第60章 第 60 章

第60章 第 60 章

好在克希瓦瑟的“饿了”是正常人生理意义上的饿了,不至于让这对刚刚才结成的室友在第一天就上演全武行。

他催促苏格兰去洗澡,也不过是让对方尽快去把在脑袋上定居的彩带纸屑和粘在身上的细碎亮片给洗下来,好早些出来吃饭。

至于他为什么会体贴地等待对方一同进食,无非是因为心虚。

先前在苏格兰总算答应住下来后,成功将重点npc圈进自己地盘的克希瓦瑟大喜过望。

当即便握住对方的双手称其为“家人”。

作为“家人”,他自认为应当有些友好的表示。

于是克希瓦瑟自告奋勇,主动提出要帮苏格兰清理头上的彩带纸屑。

致命之处被交到组织的危险分子手中,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

但苏格兰在考量了风险之后,还是答应了这份来自克希瓦瑟的“好意”。

玩纸筒烟花时的确很爽,事后收拾起来却令人绝望。

清理着彩带纸屑的克希瓦瑟双眼逐渐失去高光,并开始在内心反复质问自己:

做纸筒烟花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费劲做出纸筒烟花的plus+版本?

神情正恍惚着的红发青年手下一用力,不小心把苏格兰后脑勺的几根头发连带着彩带一起扯了下来。

克希瓦瑟:……

他悄悄捏住那几缕头发,把手往身后藏了藏。

在逐渐变得僵硬而勉强的笑容中,闯祸者迅速无声地将苏格兰的这些头发扔进了系统包裹的格子里,还顺手将其和波本、莱伊两人的头发绑在了一起。

原本发丝结成的蝴蝶结成功变成了三叶草样。

还挺好看的。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毁灭完证据后,克希瓦瑟讪讪地收回了手,后退几步,提出了诚恳的建议:“这样清理起来太麻烦了,不如你到时候直接去洗个澡吧。”

苏格兰不是没有感觉到自己后脑勺的疼痛,只是他以为克希瓦瑟是在报复自己最开始的不配合,所以才随手扯了几下头发。

特别是在这阵短暂的疼痛后,对方就表示不帮忙了,像极了找借口撒气成功就原形毕露的任性小屁孩。

比较了一下敌我双方所处的环境和精神稳定状况,他并没有把这点事说出口,来打破两人间好不容易和谐下来的氛围,而只是沉默着赞同了克希瓦瑟的话。

正是因为有过这么一出,在收拾完屋子后,猝然听到克希瓦瑟催促的话,苏格兰也只是有一瞬间的愣神,很快便反应过来了对方的意思。

不过对方愿意等他一起吃饭这件事,倒是令他略感意外。

“所以……这就是你的‘饿了’?”

洗完澡擦干头发从浴室中走出来的苏格兰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餐桌旁的克希瓦瑟。

红发青年正双手托腮,手肘撑在桌面上,见到他出来还侧过脑袋,笑眯眯地冲他打了个招呼。

这人的面前摆着碗筷刀叉,桌子中间则是放着好几个深深浅浅的菜碟。

对面的座位前也是一人份的碗筷——那应该是给他留的位置。

如果桌上的菜碟里放的不是带着血丝的生肉和摆成沙拉拼盘一样的生蔬就好了。

苏格兰停在了餐桌的几步之外,神色凝重。

在苏格兰的思维逐渐发散升华、胡思乱想即将达到顶峰时,克希瓦瑟的话将他拽回了现实。

“我已经把菜洗好、切好,也搭配好了!”坐在餐桌前的人伸出手向他展示自己的工作成果,“连餐具也放好了。”

随后双手合十作许愿状:“剩下的烹饪就交给你了。”

完成了这一系列流程之后,克希瓦瑟还顺手把一碗打发得十分完美的蛋液推到了苏格兰面前,眼巴巴地望着他,内含催促之意。

苏格兰:……

不知为什么,暂且松了一口气呢。

可总感觉再这样一惊一乍下去,自己的思维恐怕会被带得异于常人、越走越偏,迟早要滑落深渊。

既然即将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么分配家务也是正常的,这一点苏格兰倒没什么异议。

“口味上有要求吗?”

他一边套着围裙走向厨房,一边询问自己室友的偏好。

“辣的!”

克希瓦瑟迅速举手回答道。

“砧板上的那些就够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苏格兰的脚步再次停住了。

卧底先生认为,会一惊一乍绝不是他的错,也不是他职业素养的缺失。

而是因为他的新室友是一位玩弄人心、心机深沉的高手。

砧板上的辣椒被切碎,密密麻麻铺了红彤彤的一层又一层。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是断魂椒吧。

在这一刻,苏格兰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克希瓦瑟把他叫来是为了处决他的。

用这种充满恶趣味的方式。

“我个人认为,以你的身体状况,不应该吃……刺激性这么大的东西。”

苏格兰委婉地劝说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章 第 60 章

59.41%
目录
共10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