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 69 章

第69章 第 69 章

阿尔忒弥斯号上暗流涌动。

宴会大厅中不知底细的绑匪们挟持着乘客,等待着警察到来。

在相对封闭的游轮底层,以动物名为高级成员代号的组织正用幻术控制着拍卖会现场,试图夺取那颗被拍卖的罕见宝石。

在陆地之上,东京警视厅内也正因为接踵而至的一桩桩事件而焦头烂额。

松田阵平从审讯室中出来时,正巧碰见被下派下来调查志园西村一事的笠原长官。

对方步伐匆匆,行动利落,一边快速走过明亮的长廊,一边似在和身边的下属说些什么,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来来往往的同僚们身上。

卷发的警官停下脚步,半倚在墙上,微微侧过身,低头从烟盒中叼出一根烟,没有点燃。

像是在让道,又像是工作间隙的片刻休憩。

虽说对方可以算作是他的上司,但他却没有主动上前打招呼、热络交谈的意思。倒不如说,他能保持这样一个不远不近的冷淡态度已经不错了。

毕竟正是这位高高在上的长官一力主张“志园西村是黑)道组织派来的卧底”这一观点。

对方只通过报告上的只言片语便得出了结论,并推动促成了这次对志园的内部调查。

对此松田阵平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恭敬”地用背影送走这位长官之后,他还没走两步,便碰上了神色严肃的目暮警官。

“怎么了?”松田阵平不由得开口问道。

“一艘远洋渡轮上发生了命案,渡轮上有很多国内外的重要人士,辖署的同事已经先过去了,我们这边也要派些人去看看。”

说完这句话后,目暮警官却发现自家下属的表情有些不对。

“你刚才不是在审讯那名越狱犯观野良吗?结果怎么样了?”

“啧。”松田阵平夹在指间的那根烟被压弯了一些,“问到志园的事他就一副装傻充愣的样子,但在这之外倒是有点意外收获。”

“他声称,在被我们逮捕之前,他和同伙接到了一笔委托。委托方要求他们提供并运送一大批炸弹到港口附近,而且催得很急。”

“他们猜测,委托方是准备把这些炸弹带上船的。”

“我正准备去查一查这两天起航的船只。”

结果一出审讯室便被告知有艘渡轮出命案了,表情当然会不自然。

“警部你说的渡轮是哪一艘?从哪个港口出发的?”

如果能和观野良所说的信息对上,就不能排除疑犯还携带了其他爆/炸/物上船的可能性,那么自然是由自己这名专家出马最为合适。

另一边,给下属分配完任务的笠原长官保持着一副刚正严肃的表情,独自走了一段路,转身进入了机要档案室。

以他的地位,原本就有不小的权限。这一回,作为启动对志园西村调查的第一负责人,他有了进一步接触更多机要资料的机会。

而这正是他最主要的目的,并且最终也如愿所偿地得到了部分关键情报。

至于那名新人小警官的名声,完全不重要。

要找他算账或是申诉,也要先有命能回来。否则调查结果如何还不是他说了算,死人可不会给自己辩护。

依朗姆传来的消息所言,那名小警官已经被组织里的克希瓦瑟给盯上了。

组织里那些家伙是什么性子他还不明白吗?小警官的下场可想而知。

于是他更加安心地往志园西村头上不停扣帽子。

.

“阿嚏——”

正抱着抱枕、坐在地毯上打游戏的199号打了个喷嚏,手上也因此一个操作失误。

“啊——我的马里奥!”

坦然在游戏中打游戏的199号放下游戏手柄,转头望向正斜躺在沙发上、喝着波子汽水网上冲浪的六月一日。

“六月顾问,你说实话,是不是你在背后念叨我?”

“你终于要因为我付不起房租而把我扫地出门了吗?”

“怎么会?”六月一日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允许你赊账。”

“这就好。”199号一本正经地欣慰点了点头,“顾问你一定要记住,我们这是在养精蓄锐,争取以最佳的状态迎接最后的史诗级大决战。”

在自认为推断出克希瓦瑟的真实身份后,199号便从其他玩家处得知,那位克希瓦瑟(ver3.0)早已带上他快乐和智慧的桨连夜远航了。

因此,199号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

他拜托六月顾问和他一起去逮克希瓦瑟,还自己清白,但现在克希瓦瑟扔下自己出海了,他又不能划个皮划艇追上去。

就算在原地守株待兔,等克希瓦瑟从海上回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们又需要躲避多方耳目……

种种限制条件之下,就演变成了现下的这种状态——他和六月一日两人整日缩在顾问的安全屋里吃吃喝喝打游戏。

因为物资和藏匿之所都由六月一日提供,寄人篱下的199号不得不承担起了洗碗、打扫等生活服务部分。

就算是这样,他也总是疑神疑鬼,怀疑下一秒就要因为没付房租而被房主赶出去。

199号不是没有感觉到他和顾问现在这种状态的奇妙和诡异。

特别是有时候看到聊天频道里的大家热火朝天攒积分的样子,完全能想到如今外面的风起云涌。

再看看自己身下的绒毯、旁边的零嘴和饮料、怀里的抱枕和手上的游戏手柄,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

旋涡中心的自己明明该奋斗在积分任务的第一线,不是吗?

但是、但是啊……

199号缓缓躺了下来。

绒绒的毯子包裹住了他,有一小缕阳光从厚重的遮光窗帘缝中钻入,恰好洒在他身上,暖暖的。

“咸鱼真好啊……”

“吃白饭真好啊……”

“嘿嘿。”

.

琴酒裹挟着一股冰冷的气息走进组织的据点,在路过154号时,更是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但这一回,154号却没有如往常一般露出一个无所谓的挑衅笑容,再转身离开。

这名高大的男子弯着嘴角凑了过来。

“Gin,我听说组织里又发现了一只小老鼠是吗?”

琴酒瞥了一眼对方不怀好意的表情,嗤笑了一声。

“你别以为有了老鼠就可以交给你肆意玩弄,满足你那些毫无意义的嗜好,这回轮不上你出场。”

“老鼠可不在陆地上。”

在追杀212号和444号时,琴酒接到的那通电话不完全是154号的自作主张,朗姆的确有事要找他商议。

可没过多久,从组织在警视厅安插的钉子处得到的最新消息又让朗姆改变了主意。

这位组织二把手选择直接将卧底情报给琴酒,让他先去处理这件事。

解决卧底和叛徒的工作对于琴酒来说完全是专业对口、熟能生巧,问题是作为警方卧底的苏格兰此时正和克希瓦瑟一同在阿尔忒弥斯号上执行任务。

让琴酒乘风破浪,千里迢迢跑到海上去追杀对方也不是不可以。

但眼下显然有更简单的方式——船上又不是没有对付得了苏格兰的组织成员,他只需要远程指挥,在岸边等待成果就好。

眼见组织的TopKiller就要拿出手机联系同在船上的克希瓦瑟,跟在后面的154号表面神色不变。

实际上,他立马兴奋地拉出了与315号的聊天框进行现场直播。

[154号:开始了开始了他开始了——!马上就要联络你让你清理门户了@315号]

突然弹出的私聊窗口让正在翻越栏杆的克希瓦瑟手上一失力,落地时微微踉跄了几步。

一生要强的组织前辈第一时间将所有信息设置成了无弹窗免打扰,随后悄悄瞥了身边的苏格兰一眼。

确认对方并没有做出什么嘲笑或是鄙夷的神情后,他这才直起身,装作无事发生,集中精力看向154号发来的信息。

[315号:如果你找我只是为了说这句无意义的话,就等着被我拉黑吧。]

[154号:诶诶诶——?有个人给你现场直播琴酒动态不好吗?]

[315号:不好。永别了——]

从154号的态度中得知对方只是闲得无聊想看热闹后,克希瓦瑟二话不说把他拉进了黑名单,顿时神清气爽。

不过这条消息也不是全无价值,起码能让他分一丝注意力在自己的通讯工具上,以免错过琴酒的来电。

改变命运轨迹的关键时刻就要到了,为此他不禁再一次瞥了当事人一眼。

被克希瓦瑟接连着瞥了两次的苏格兰表面沉静、内心懵逼。

——他为什么总是看我?

身经百战的公安卧底早在与邪恶变态的犯罪分子的奋勇斗争之中获得了一种叫做“克希瓦瑟抗体”的东西。

这种抗体让他处变不惊、精神活跃,理解力暂时性上升100%。

他立刻从脑海之中搜寻出了先前克希瓦瑟对他的嘱托——“我相信你不会忍心让你体弱多病的柔弱前辈去干这种打打杀杀的体力活的。”

某种雷达响起,苏格兰迅速留心扫视了一圈周围环境,随后了然地冲到克希瓦瑟前方,将藏匿于黑暗中的杀手给揪了出来,并开始与之缠斗。

同时,他也在内心里暗暗重新估量着克希瓦瑟的能力。

对方竟然如此敏锐!

若不是有对方的暗示,恐怕他无法在第一时间发现这名杀手的踪迹,后果如何很难说。

怪不得以克希瓦瑟一言难尽的身体素质,还能在组织内稳稳占据高位。

就在苏格兰径直越过自己,加速往前冲去时,克希瓦瑟满脸都写着疑惑:

——为什么苏格兰突然加速了?

——难道是因为我多看了他几眼,他害羞了吗?

直到对方从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揪起一个人来后,克希瓦瑟这才恍然大悟,并将重重疑惑化作了满腔的感动。

苏格兰!真是太够意思了!

为了保护我的安全居然如此努力和积极!

竖大拇指.jpg

我也会努力从琴酒手里抢救你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章 第 69 章

68.32%
目录
共10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