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 80 章

第80章 第 80 章

警视厅内灯火通明。

近期发生的事简直是一团乱麻。警官们个个都顶着青黑的眼圈,全凭咖啡续命,没有谁能安下心来休息。

先是同僚和顾问失踪,再是居民区的枪战和越狱惯犯,现在又是阿尔忒弥斯号上这些破事——

命案、地下赌场、非法拍卖、两伙来历不同的劫匪、爆炸沉船,还有最后隐入黑暗之中的枪手和举止怪异的乘客……

无论哪一桩事,单拿出来都是会让人头大的程度。

没看见松田警官去了船上一趟后,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吗?

虽然这人平时的脸色也总是拽拽的,但他其实脾气不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挺好打交道的。

可这次同僚们都能看出来,他周身的气场与以往完全不同,变得低沉又可怕。自然不会有人不识眼色地跑上去开玩笑。

松田阵平的心情当然不好,他和他同事们的观点难得保持如此高度的一致。

最近这段时间真是——糟糕透了。

同期好友在自己面前中弹受伤,下落不明;自己却毫无防备地被打晕过去,没能把他带回来……

那时的阿尔忒弥斯号已经被爆炸波及,逐渐沉没入海,船上待不了多久。

他醒来后,第一时间在供乘客们撤退的救生艇上找了一圈,也询问了同事们,可没有一个人见过疑似自己同期的伤者。

警视厅的直升机在海面上搜寻了一整夜,沿岸的陆地上也有人员布控。

可没有人见过诸伏景光,也没有人抓到那名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枪手。

警视厅后来的确在海面上捞到了一些脱离大部队的人……可是根据调查,这些人都是身份齐全的普通乘客。

见鬼的普通乘客!

想到这里,松田阵平直接推开了会谈室的大门。里面的人应声看了过来,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住了他。

这群带着荧光绿名牌的「普通乘客」们刚才还在热火朝天地交谈,但此刻却不约而同地噤声。

他们在身份上没有疑点,也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自然不可能把他们当成嫌疑犯对待。

但在松田阵平的坚持之下,警视厅还是把这些人请了过来喝喝茶、聊聊天。

这些家伙绝不是什么「普通乘客」,甚至可能掌握了一些连警方都不知道的消息。

会有普通乘客知道「克希瓦瑟」这个名字,以及名字背后所指代的对象究竟是谁吗?!

会有普通乘客在面对枪击时,还一脸兴奋地冲上去追击枪手吗?!

更离谱的是,会有普通乘客像杂技团一样,几十人共乘一辆海上摩托艇,最后因为打水仗翻车而掉进海里吗?!

警视厅的直升机搜救到他们的时候,这些人甚至还在嘻嘻哈哈,一点儿恐慌和紧张感都没有。

这群人真是重新定义了「普通乘客」。

可无论怎么查,就是查不到一丝破绽和线索。他们的社会身份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之前完全没有相互接触过的迹象。

问他们,他们也只会说自己是「乐于助人」「英勇无畏」的「热心好市民」。

警察又不是单单凭借直觉就能扣人的,请他们过来喝杯茶已经是极限了。

从这些人手里拿不到线索、找不到突破口,松田阵平现在能做的事少得可怜。

所以说,他才会觉得糟糕透了。

从志园西村在他面前跑入火海失踪,再到六月顾问下落不明,现在又是自己的同期生死不知。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在近期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他的理智与神经。

他得找个出口才行。

于是在把当下最为紧要的事处理完、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趴在办公桌上的小警员无意瞥见正朝外面走去的挺拔身影。

「松田,你要回去了吗?」他随口问了一句。

刚点燃一支烟的松田阵平顿了顿:「差不多吧,我去见个朋友。」

「……哪里差不多了?」小警员嘟囔了一句。

但他也没有太过于纠结这句话,毕竟浓浓的睡意已经一阵又一阵地席卷了上来。他一歪脑袋,便直接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518号匆匆爬上蓝鹦鹉酒吧附近的一座人行天桥,他远远地就看见了那个站在栏杆边的身影。

对方正戴着一顶黑帽,穿着长风衣,单看背影倒是有几分那位组织杀手的气质——只不过他今天没穿[某topkiller同款套装],所以在发色上有所区别。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到苏格兰身边来,结果竟然约在外面。」

「622号呢?」克希瓦瑟双臂搭在栏杆上,望着下方往来穿梭的车流。

「她让我跟你说一声——「十分抱歉让你家小朋友牵连进来了」。」518号模仿着622号的语气,「不过她还有兼职,就先撤了。」

克希瓦瑟不置可否,语气平和地换了一个话题:「苏格兰怎么样了?」

「挺好的啊!他命挺大的,真不愧是重点n,应该很快就要醒了。」

「不如你自己去看看他?」

「免了吧。」玩家淡淡地说道,「我毕竟是组织的人,算是他的敌人。」

他现在不仅不能见苏格兰,也不能去见黑羽快斗。

在这名国中生的眼里,他是由六月一日假扮而成的。对方所信任的也只有警方顾问六月一日。

先前的情况紧张且仓促,国中生又受到了622号的误导,再加上自己与六月一日从本质上来说的确是一个人,这才暂时蒙骗过了对方的眼睛。

但当下危机解除,处在放松的环境里,如果自己再度出现在对方面前,这位细心的易容术高手极有可能看出自己脸上没有丝毫易容痕迹。

到时候要解释起来就很麻烦了。

这种麻烦事还是直接扔给六月一日吧。

「既然苏格兰现在在快斗那边,那就索性将错就错、顺气自然。」

在518号疑问的目光中,克希瓦瑟转过了身,手肘向后、整个人都仰靠在了栏杆上。

「把苏格兰的衣服往海水里泡一泡。等他醒过来之后,让快斗告诉他,他是快斗和爷爷在海边钓鱼时钓上来的。」

518号:??

克希瓦瑟面不改色地继续编造道:「为了给他请医生疗伤,快斗和爷爷不仅卖光了当天钓上来的所有鱼,还倒贴了不少钱。」

「如果他还有良心的话,就应该乖乖留下来替快斗和爷爷打工或者钓鱼,在把钱还清之前别想逃跑。」

「至少……」

至少等到对方档案上所标注的那个死期平安过了再说。

「总之,这几天我会再联系一下快斗他们,安排之后的事。」

518号了然,对方的意思就是后面的一系列收尾不需要他费心了。

苏格兰醒来的第一时间肯定会先从自己身上找线索,同时通过和快斗他们聊天来套话。

想必他会对自己中枪落水前后的情景进行复盘,思考自己所处的境况。

那么,只要在话语和物品中稍微添加一些细节,以苏格兰的聪明程度不会猜不出自己已经暴露这件事。

真希望自己的前搭档猜到状况后能安安静静地消停一会儿。

玩家揉了揉额角。

近段时间他本来就被组织盯得比较紧,又要抽空编一个「克希瓦瑟怒推搭档入海」的故事。

不用太详细,只要让苏格兰坚信自己是被收到背叛消息后恼羞成怒的克希瓦瑟推下海的就行。

至于为什么克希瓦瑟不直接用枪灭口,而非要扔进海里?

当然是想扔就扔啦!和一个神经质的人讲什么逻辑?

还要考虑到万一苏格兰猜到自己暴露后仍不死心,想要亲自确认的这种情况。

这人不怕死无所谓,硬要往组织眼皮子底下凑就是在给玩家添麻烦。

为此玩家还需要针对这种可能性做一个nb……

后续与快斗和苏格兰那边的交接就全部扔给六月一日,不过……

克希瓦瑟的脑子里正不停地拨动着小算盘,推演着后续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一时间竟然出了神,直到被一阵有些做作的咳嗽打断了思绪。

「你怎么还没走?」

克希瓦瑟一脸疑惑地望向518号。

518号:……

「你之前不是说有问题要问我吗?如果只是苏格兰相关的问题,你应该不会是那种表现。」

「这个啊……」克希瓦瑟的手指在铁栏杆上轻敲了几下,「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点好奇八卦,想问问世界频道里那些关于你的猜想是不是真的罢了。」

「比如说,有人猜你在现实里是一名医生?」

他漫不经心地问道,目光却已经对上了518号的双眼。

乍一听到这个问题的518号表情有些古怪,但他还是配合着想了想:「……是医生没错。」

「你为什么要想这么久?」

克希瓦瑟迅速抛出了下一个问题。

「呃……哈哈,可能是最近在游戏里当社长当久了吧,一时没有反应过来。」518号摸了摸脑袋。

「你一直在游戏里当社长,那你不觉得你的本职太闲了吗?你已经连续挂在游戏上多久了?」

问到这个地步,518号也察觉出不对来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玩家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盯着他。

玩家自己本身是个无业游民,整日宅在家里没日没夜地打游戏,自然不会去注意什么时候上线、什么时候下线。

但不可能所有玩家都是这样。

自身的情况让他忽视了这一点——按理说,这些现实生活里有工作的玩家,肯定不能像他一样长期挂在线上,时不时需要下线。

游戏里的世界可以为他们而暂停,那现实呢?

真的会有社畜因为打游戏而打到忘记自己是什么职业吗?

需要想一会儿才能想起来,脸上甚至还带有一丝不确定。

518号面对这个怪异的问题和315号那莫名的神色,突然觉得有些瘆得慌。

「我……其实我一直没想过这个问题。」他试着去描述自己的状态,「应该说是,本能地把这件事忽略过去了。」

「如果不是你突然问起,这些信息也许就会一直被埋在脑海深处。」

虽然之后315号玩家没有再问些奇怪的问题,但518号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两人在道别时,都十分沉默,似是沉浸在各自的思绪里。

走过一段路后,克希瓦瑟唤出了自己的玩家面板。

他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那个应该存在于某处的「登出」键。

玩家想了想自己的前几周目——他从来没有试着在一局游戏的中途登出过。

他都是在打出游戏结局,完成了这一周目后,才自然而然地被弹出的。

也就是说,他从来没有用过,乃至是见到过那个「登出」键。

这是不合理的。

克希瓦瑟一边思量着,一边慢吞吞地走进了细雨之中。

两日后的清晨,苏格兰终于清醒了过来。

他缓缓睁开眼睛,第一眼就见到有两张脸占满了他的视野。

是不认识的人。

他们正站在很近的地方低头看着自己。

警惕心让他下意识地就想去摸枪、拉开距离。

可他稍微一动,脊背处便传来了撕裂般的剧痛,无力和虚弱感也随之涌了上来。

他想挣扎,却不知道自己的挣扎在他人眼中看来是多么微弱。

这时,他昏迷前的记忆才逐渐涌了上来。

这是哪里?

他不是应该和克希瓦瑟待在一起吗?

那日枪击他的究竟是谁?

克希瓦瑟在哪儿?

这两个人又是谁?

……

一连串的疑问不断冒出来。

与苏格兰的高度警惕心不同的是,黑羽快斗和寺井黄之助两人都很高兴。

他们低下头去看这名方才苏醒的男子,并说出了十分经典的一句话。

「你醒啦!」

黑羽快斗先发制人:「你是我们钓鱼钓上来的,先得留在我们这里打工还钱。」

「看你的样子像是遭到了□□灭口,还是说刚从犯罪分子身边逃出来?不过没关系,等你还完钱后,我们就会把你送给极其可靠的警视厅顾问——六月先生。到时候是有困难还是要自首都可以和六月顾问沟通。」

「总之现在的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没时间细讲了,我上学要迟到了。」

现役国中生一手拽起书包带,一边咬着块吐司就如风一般冲出了门。

最后还留下一句含糊不清的:「bye——」

一串连珠炮似的话劈头盖脸地砸上了苏格兰,应该说是诸伏景光的脑袋。

脑子还稍稍有些不清醒的他,此时也不禁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不过有一点他没有忽略。

刚刚那名少年说他自己要去上学了。

学生?普通人?

意识到这件事后,他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那么一丁点儿。

但依旧不能松懈。

他暗暗告诫自己。

因此他转向房间内剩下的那名老人,露出一个绝对能拉人好感的微笑,正想要开口套话,却见眼前的老人拿出了几张类似于单据的东西。

对方叹了口气:「快斗少爷说得没错,这些是账单。」

「你看看,你是想选钓鱼还是打工?」

苏格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章 第 80 章

60.15%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