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 82 章

第82章 第 82 章

也许是向昏迷不醒的友人祈求真的有用,或是将那些烦恼都一一诉说出来之后,心情变得坦然开阔,事事转晴。松田阵平在天亮回到警视厅后,收获了近期以来的第一个好消息。

「那个笠原是犯罪组织的卧底?」

「没错。」目暮警官一脸严肃,「他在警视厅里潜伏了很多年,这回终于揪住了他的尾巴。」

「怎么找出来的?」

「唉——说实话,是警察厅那边给的情报。」这名颇有资历的警部叹了口气。

虽然是帮他们警视厅抓出了内鬼,但那些公安警察可是一点儿情面都没给他们留,直接大摇大摆地闯进来把人给带走了。

两边互相看不上眼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这回的确是他们理亏,只能平白咽下这一口气。

「至于是哪个犯罪组织……我们得到的消息是泥惨会。」

松田阵平一下子就听出了目暮警官这句话背后的深意。

他们得到的消息是泥惨会。

实际上却未必是泥惨会。

那些公安们很可能有所隐瞒。

但在他们这里,目前的答案只会、也只能是泥惨会。

「真不愧是盛气凌人的公安啊!」

松田阵平语气中带着嘲讽,毫不客气地把自己同期也一并骂了进去。

虽然他口头上这么说着,但脑子里却隐隐有了些猜测。

那些奇怪乘客口中「克希瓦瑟」与诸伏景光的联系、诸伏景光的中弹,不见踪影的降谷零、明显是在做卧底工作的两人……

不知名犯罪组织的卧底「笠原长官」极力推动对志园的调查、志园与六月顾问的失踪、以及他们被「克希瓦瑟」绑架的传闻……

在这种时候,笠原的身份又被公安揭穿……

一条条线索在松田阵平的脑海中逐渐串成了一串。

他绝不相信这只是偶然。

这更像是一场潜藏在黑暗之下的博弈,你一招我一招,有来有往。

隐约窥见事件背后脉络的警官因而更加担心起诸伏景光的安危来。

与之同时,他也在内心里给「克希瓦瑟」这个名字打上了重点标记。

毕竟这是两个闭环的连接点。

将这些思绪与猜想暂且压下后,松田阵平抬头问道:「那志园的事……」

「没什么问题了。」

说到这件事,目暮警官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意。

「笠原先前主张推动对志园的调查,是为了拿到更大的权限,以便进一步渗透、窃取情报。」

「警视厅里的那些流言,也是笠原散布出去的。」

「志园他完全是无妄之灾。」

「为了以防万一,上面的人可能还会进行一个简单的调查,但是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志园的清白了。」

「那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要找到他和六月顾问了。」

松田阵平微低着头,让人看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被警视厅同僚们心心念念且担忧着的199号本人,正享受着无比愉快的阿宅时光。

「在游戏中打游戏,不愧是我!」他叼着一根美味棒,含《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牢记网址:1.糊念叨着,「没想到游戏里的游戏也做得这么精细,这些游戏我怎么好像没在现实中见过?」

「官方总不可能单纯为了完善游戏内的设定,就特地开发出这么多新游戏吧?那样岂不是很亏?」

「还是说这些游戏后续会独立出来发行?」

「算了,反正不关我的事……」

可能是一个人念叨累了,在屏幕上又一次弹出「GAMEOVER」后,199号爬起身,钻进厨房里想要找些吃的。

他望着冰箱里逐渐变少的贮藏食物,难得叹了口气。

「我开始想念六月顾问了。」

「他怎么还没回来?」

199号话音刚落,就听见大门外的门铃被摁响了。

「六月顾问回来了?!」

他又惊又喜,准备跑去开门。

但还没走出两步,他便刹住了车。

那份属于警官的敏锐和细致,久违地上线了。

他的脑海中敲响了警钟。

六月顾问是有安全屋钥匙的。

按理说,为了低调行事,他不应该大大咧咧地站在门外摁门铃,而应该直接用钥匙迅速打开大门进屋。

那现在站在门外的会是谁?

199号略一思索,伸手从放厨具的架子上轻轻抽出一把趁手的菜刀,随后蹑手蹑脚地走向了玄关。

他屏息摸上门把手,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猝然拉开了大门,举起菜刀就要劈向来人……

「欸?」

总算看清楚来人后,他手上动作一顿,吐出一个极其短暂的疑问词。

可就是这片刻的停顿,让他付出了代价。

199号只感觉一阵天翻地覆。

眨眼之间,这位在役警官便如同毫无反抗之力的小鸡仔一样,被反抓着手压倒在了地面上,后腰处还被来人的膝盖抵住。

一个标准的擒拿姿势。

只不过警官先生一般是上面的那个。

他手上原本握着的那把菜刀,直立着落在了距他脑袋只有几厘米远的地方,深深嵌入了地板的缝隙里。

他甚至感觉到,自己有几缕飘飞的发丝被这利刃斩断了。

「别激动!六月顾问你千万别激动啊!」

「我是自己人!自-己-人!」

在过了好几秒之后,六月一日才慢吞吞地放开了他。

「哦,是志园啊……」

不对劲。

六月顾问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对劲。

199号意识到了这一点。

对方反应总是要慢半拍,心思似乎并不在这里,而是放在了其他事上。

脸色也不是很好。

虽然不明显,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对方的神情里带着些许担忧和焦虑。

「六月顾问,你回来怎么不拿钥匙开门?居然是摁门铃,吓了我一大跳。」

199号前后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哦。」对方依旧是慢了半拍,「忘了。」

他简短地回答道。

啊?忘了?忘了什么?

忘了自己要低调?忘了把钥匙放哪儿了?

还是说,忘了自己带了钥匙这回事?

199号的脑海中闪过一连串的疑问。

不过他没有把自己的疑问说出口,而是换了个话题。

「你不是说你有事要出门?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他多少猜到了六月一日的反常与对方出去办的这件「事」有关。

按理说他不应该在对方此刻的雷点上蹦迪,而是应该贴心地绕过这个问题。

可是……他真的很好奇。

他真的、真的就好奇这一次。

199号在内心自我说服着。

六月一日紧皱着眉头,抿紧了嘴巴一言不发。

看样子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

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到任何回应。

199号只得暗自叹息自己试探无果。

「那在你离开的时候,我让你帮忙带的零食买了吗?」认清现实、放弃尝试的199号无奈问道。

说实话,看对方的样子,他对这一点也没抱太大期望。

可没成想,这个问题却像是打开了顾问先生自主意识的阀门一样。

「对哦!零食!还要准备零食!」六月一日左手握拳,敲上右手手心,一脸恍然大悟,「忘记买了,这就出门去买!」

眼见着对方鞋都没换,就又要出门,199号赶忙拉住了他。

「六月顾问你没事了?」

「嗯?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玩家又把自己的大衣裹紧了些,「最近一直都没什么太阳,只要注意点就晒不着。」

他刻意曲解了199号的意思,把这个话题轻轻揭过。

「对了,你怎么还在这儿?」

六月一日才刚往外走了几步,又迅速退了回来,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对方。

「啊?」199号不解,「我不应该在这儿吗?」

「你在警视厅里的嫌疑不是洗清了吗?既然重获清白,现在就可以回去了吧。」

他下完逐客令就直接离开了,也没再管身后猝然得到这个消息后,仿若被雷劈了一样的199号。

一边走还一边念叨着:「也该顺便把位置腾出来了……」

直到六月顾问的身影再度匆匆消失,199号才像是刚回过神来一般,迅速呼出了自己的玩家面板,试图在聊天频道和论坛上搜寻相关信息。

很快,他在最新的讯息中,看到了另一位身处警视厅的玩家传出的情报——原本污蔑栽赃他的那名笠原长官被公安抓走了。

那么问题来了——

他不在警视厅,也能通过玩家间的信息网获得警视厅内部的最新情报。

按理说,六月顾问这段时间和他一样,是绕着警视厅走,那么这则内部最新讯息对方是通过什么渠道得知的?

不过这个问题不重要,可以暂且放一放,199号眼下更关注的显然是另一件事:

既然六月顾问让他回警视厅,那这人现在去买的零食是准备给谁的?

对方还说要「腾位置」,是要腾给谁?

199号瞬间警觉了起来。

六月顾问只是出了一趟门,就带回来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人,现在居然要为了那个人把他赶走?!

甚至还要把本来该投喂给自己的零食投喂给那个家伙?!

呔!哪里来的小妖精?

得不到这个答案,他死不瞑目!

另一边,上了车的六月一日面无表情。

他说着要去买零食,却没有第一时间发动车,而是半趴在了方向盘上。

刚才制伏199号单纯是遭受到袭击时的条件反射。

至于动作凶狠了些,也无外乎是受到了昨晚完全放开、与琴酒搏斗的克希瓦瑟的影响。

纵使有这些理由,玩家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发泄的成分在内。

因为糟糕的事情成真了。

他顺着克希瓦瑟从拍卖会上得到的线索,跑了一趟陌生的杜王町。

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一周目的重点NPC会出现在柯学世界的地图上啊?!

天知道他看见空条承太郎时是怎样一副心跳骤停的场面。

虽然那家伙好像变成熟了一些,但他绝对不会认错!

而且杜王町的那些新的旧的重点NPC们,居然都保留了替身使者的力量。

说好的力量体系不兼容呢?

凭什么NPC可以保留能力而他只剩下deuff?!

先前周目联动的猜想成真了。

可该死的游戏运营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玩家不由得再度回想起了阿尔忒弥斯号上的场景和那些未完全解开的谜团。

那颗蓝色的星星又会是谁?

六月一日内心里一阵翻江倒海。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疑问,恨不得直接把315号系统拎出来问个清楚。

可惜这家伙现在只知道装死。

任凭他怎么揉扁搓圆,对方都只是眼泪汪汪地承受着,一言不发。

看不出来,小家伙嘴还挺硬。

在杜王町时,还好他一直都保持着暗中观察的状态,闪躲得也快,没让那些NPC们发现自己的行踪。

就算空条承太郎察觉到了跟在身后的视线,只要对方没看到他的脸就行。

要不然这叫什么事啊?!

六月一日可是一周目对应的身份卡,按理说,应该是死的连灰都不剩了。

结果几年后的现在,他又突然冒出来和这些老熟人打招呼:

嗨~没想到吧,我没死。

我把自己的骨灰拼起来了,我又复活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想到这样的场面,六月一日就一阵痛苦捂额。

他果断地在地图上杜王町的位置打了个大大的「X」。

禁区!是绝对不要再去第二次的禁区!

今后顾问行事也一定要低调再低调,他一点儿也不想沾染上麻烦事。

实在没办法的话,干脆直接永久回收六月一日这张卡好了,反正他还有另外一张月一日的卡没用。

虽然没仔细看,但他估计自己已经达成第张身份卡的解锁条件了。

在心中简单捋了一下思路,打定了主意后,玩家一脚踩下了油门。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剩下的,就等问题找上门来再说。

总之,他还是要先去干六月一日该干的事。

.

夜晚的蓝鹦鹉酒吧里,一位酒保正站在柜台后,细致地擦着玻璃杯。

随着入口处的风铃响动,一名裹着大衣的男子自楼梯上走了下来。

他的装束稍微有些奇怪,大衣里的白色绷带似乎还没完全解开,但看他的行动又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请问要些什么?」

酒保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来人。

而男子仿若未觉般地轻轻敲了敲桌面。

「一杯苏格兰威士忌。」

「好的,请稍等。」

酒保话语中没有丝毫停顿,动作也无比流畅。

可能只有通过极其细致的专门观察,才能够捕捉到对方在听到酒名的那一瞬,于眼中闪过的一丝警惕和冷厉。

酒很快被呈了上来,男子慢吞吞地端起酒杯,抿了几口又放下。

他似乎是不想再绕圈子了,反正这家生意向来冷清的酒吧里也没有其他人。

「你应该从寺井先生那里听说过我。」他的食指不断在吧台上轻点,「作为身份成谜且不一般的落难者,你有什么顾忌,或是说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和我说。」

「与寺井先生他们这些普通市民不同,我现在是警视厅的顾问。」六月一日毫不心虚地摆出一副伟光正的样子,「如果你有什么想反映给警方的情报,我也可以帮你牵线搭桥。」

「还有,为了不牵连一般民众,你还是尽早搬到我这边来住吧。」自称为警视厅顾问的男子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我家还蛮大的。」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菜和零食都已经买好了,也不存在闲杂人等。」

随后这人眼巴巴地冲酒保先生眨了眨眼。

就差在最后面跟一句「所以你什么时候搬进来」了。

诸伏·新晋酒保·景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章 第 82 章

61.65%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