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 86 章

第86章 第 86 章

六月一日跟着几位警官匆匆走出警视厅。

在走到大门前时,忽地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松田阵平问道。

「太阳。」六月一日颇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手指指了指天上,「实在太大了。」

「你们先去吧,我开我自己的车去。」

面对裹得严严实实的顾问先生,警官们向来十分体贴:「行,那我们就先走了,具***置会立刻发给您。」

六月一日比了个「ok」的手势。

眼见警车闪烁着红蓝)灯、拉着警笛飞速远去,他也快走几步,钻进了自己那辆纯黑的丰田之中。

这辆丰田还是六月一日这张身份卡自带的初始资产。

满大街跑的型号、再普遍不过的颜色,十分不起眼。

考虑到车辆主人的特殊情况,车上的隔热防晒膜贴得严严实实,透光率也极低,各种防晒措施做到了极致。

说实话,冬天的紫外线比盛夏要弱得多,本不必摆出如此阵仗,特地换车的。

可站在警官们面前的是经历了「绑架」「受惊」「暗中调查」「值守多个日班」等一系列事态的六月顾问。

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想要舒服一些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点小事无关紧要。

特别是在紧要的警情面前,完全是可以忽略无视的小插曲。

更何况,六月顾问完全没有耽搁,几乎是和警车前后脚达到了案发现场。

正因如此,原本对顾问这一举动隐隐感到有些怪异的松田阵平也没再多想,而是把注意力投注到了眼前的案子里来。

普通的失火案子本不归他们3系管,但在这起案件里,报案人提到过案发时有枪击声响起,这才转到了他们手上。

「而且,目击者也说这绝非普通的失火……」

「「目击者说」?」听到同僚这句话的松田阵平不由得皱了皱眉,「啧,警方破案什么时候要参考围观民众的意见了?」

「呃……这个。」

被反问的小警官讪笑两声,夹着笔挠了挠头,随后往旁边走了几步,露出他身后的人。

「火势蔓延的趋势明显不太对劲,里面也发生过几次小型燃/爆……」

一名略显青涩的中学生正摩挲着下巴,似乎在认真思索着眼前的这起蹊跷火灾。

「我也是这么想的。」

应声的则是不远处一名肤色偏黑的金发娃娃脸青年。

松田阵平:……

他脸色有些凶恶地拨开同僚往前走了几步:「为什么封锁后的现场里还会有国中生和某些无关的闲杂人等?」

他的同期不好好当自己的犯罪分子,整天往警察面前凑干什么呢?

再者,上次在日野町的伪装□□交易中,又不止他一个人看到了对方这张特征极其明显的脸。

虽然说他们国家黑)道合法,没抓到现行犯罪行为,就不能单以其身份定罪,但是……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就瞥了一眼当时担任他「助手」一职的志园西村。

这一瞥,就正好对上199号有些傻乎乎的目光。

眼见199号往这边走来,松田阵平递给某金发混蛋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要是被逮捕了,可不关我的事。」

199号在化名为安室透的青年面前站定,一把攥住了对方的手。

然后无比热情地上下摇了摇:「您好您好,您就是本次案件的目击证人之一安室先生吧。」

「听说是您在警方到来之前,帮助我们维护了现场的秩序。」

「霓虹国有您这样的热心市民真是太幸运了!」

「哪里哪里,这是我们作为一名东京市民应该做的。」安室透笑得十分温和灿烂,「而且也不单单是我的功劳,还有那几名学生呢!」

他伸手向工藤新一一行人那边示意了一下:「这些孩子们才是国家的未来啊!」

松田阵平:??

他看了看笑容灿烂到有些恶心的某金发法外狂徒,又回头看了看正与□□分子相谈甚欢的警视厅后辈,表情变作了难以言说的古怪。

霓虹国有你们这样的警察才是最大的不幸啊!

特别是志园你!

见过一面且特征明显的潜在犯罪嫌疑人就站在你面前,你居然一点儿都没发觉吗?!

他决定回去后就抓着志园西村看嫌疑人的照片,让这位后辈好好练练自己的眼力和记忆力。

而此刻的199号正沉浸在光明正大地摸到了重点npc的手的喜悦之中。

上次在日野町那座大楼中,他们作为敌人,只能眼巴巴地远远看着。

现在就不一样了!

松田前辈没有发现对方的真实身份真是太好了!

不过,时间离得这么近的事都不记得,难道是因为松田前辈他年纪大了,脑袋不好使了吗?

199号的内心不由得涌起一阵担忧。

案件在前,三人再怎么用意念和眼神擦火花也是有限的。

还不等他们再各怀心思地寒暄下去,目暮警官的喊声便从另一边传来。

「松田!志园!你们在干什么呢?!」

「顺便把那边的目击证人安室先生一起带过来。」

着火的鸟矢志信医学研究院是一所私人研究院,由橘井集团注资,以橘井集团创始人橘井志信的名字为研究院命名。

根据鉴识科同僚们的勘定,本次火灾的起火点在药学实验室内。

实验室内存放着诸多生化试剂及各类药品,可能正是因此才造成了后续的几次小型燃爆。

没有造成更大的爆炸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火灾发生之时,在研究院内打卡上班的研究员一共有五名。

其中一人死亡、两人受伤,剩下两人事发时恰好去院子外面的自动贩卖机买东西了,因而逃过一劫。

死者尾崎浩研是当下药物研究项目组的负责人,他那时恰好处于起火的实验室内,所以被从废墟中抬出来的时候,已然是面目全非了,焦黑得看不出人形,尸体上可能存在的线索也遭到了极大的破坏。

受伤稍微严重些的那位叫做矢川仁幸,算是五人中资历最浅的,进研究院比较晚。

起火时,他正在靠近通向外部走廊的茶水间里泡咖啡,因而逃生之路还算是顺畅,只有轻微的呼吸道灼伤,皮肤略有烫伤但不危及生命。在救护车到来后,他也被第一时间送往米花中央医院。

——虽然研究院在行政区划上属于鸟矢町,但就实际地理位置而言,米花中央医院是离这里最近的医院了。

另一名受伤的研究员褚石介三十岁出头,起火时他正站在研究院门口,所以只是被浓烟呛了几口。头发和衣物被火燎过,形容有些狼狈,身上是可以当场就处理好的轻微伤。

他没有去医院,而是强烈要求留在了现场。

但对方眼下的身体情况实在让警察们有些担心,因为褚石介一直在喘着粗气。

「没关系。」研究员挥了挥手表示不需要帮助,「我这是老毛病了,一激动就容易气喘。」

「过一会儿就好。」

至于剩下的两位幸运儿分别是莱克希文和安部溪美。

前者是日意混血,虽然早就在研究院挂了名,但前段时间一直在国外,最近才回来;后者则是一名略显腼腆的女性。

「这起火灾确实有很多疑点,特别是目击者提到的枪声。」在简单整理了一下现场的情况之后,目暮警官说道,「多亏了工藤君和安室先生,案发后的第一时间就有留意现场的情况。」

「是的。」国中生点了点头,「研究院目前只有东侧这一个出口是开放的,也就是说,如果有犯罪嫌疑人的话,他只能从这边逃脱。」

「火灾发生时,我正好和同伴在街对面的甜品店,所以看得很清楚,从大门内跑出来的只有你们四位。」

「你这个小鬼什么意思?是说我们几个人是纵火的嫌疑犯吗?」

「可我说的是事实……」

「警官先生!小孩子说的话怎么能作数呢?」研究员之一莱克希文的情绪有些激动。

「我也看到了。」站在后面的安室透应和着,「事情正如这位工藤君所说的一模一样。」

「你又是什么人啊?!」

面对涉事人的质问,安室透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

「我叫安室透,目前是一名私家侦探。事件发生时,我正好坐在路边的车里——因为刚被委托人放了鸽子。」

「职业的敏感让我下意识地有收集现场周边的情况。」

松田阵平觉得自己牙有些酸。

「总而言之,案件发生之前的情况,还请各位说一下吧。」

站在目暮警官身旁的199号早已把各位研究员的基本信息给记录了下来。

「今天早上,我是第一个来到研究院的,像往常一样,将走廊窗户打开通风,也确认了最重要的实验室中无异常。」

三人对视了几眼之后,那名看上去有些腼腆的女性安部溪美竟率先开口了。

「之后再是褚石。」

「他来了后,主动提出去给大家泡咖啡。」

「平时也是他给你们泡吗?」

「啊……这个不一定的。一般是谁有空就会顺便去帮大家泡一下。都比较忙的话就自己泡自己的。」

「我是因为前两天恰好得到了一袋品质上佳的咖啡豆,这才准备拿来给大家尝一尝。」褚石介补充道。

「咖啡端上来后,白砂糖却没有了。」安部溪美接着说道,「那时候,我准备去外面买些白砂糖。」

「但走到一半,我就改了主意,不想跑太远。所以我转身去了院子里的自动贩卖机面前,想买盒牛奶兑进咖啡里。」

「那莱克希文先生去贩卖机前是准备买什么呢?你有看见同样来买东西的安部小姐吗?」

「我今天起晚了,路上没有买早饭。」莱克希文的语速很快,「但我不想空腹喝咖啡,所以去自动贩卖机那里买了两盒饼干。」

「我没看见安部。」

「警官们去看了就知道,院子里贩卖机位置不是很好,四周遮挡物很多。」

「除非是同时出现在那附近,否则很难看到其他人。」

「那安部小姐……?」

听到莱克希文的说法后警官们下意识地看向另一人。

安部溪美明白警官们的意思,她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莱克希文说得没错。」

「我也没注意到他。」

「那你们两位是谁先出门的?」

「是我。」安部溪美撩了一下自己鬓侧的碎发,「我出去时,莱克希文还坐在研究院会客室的沙发上。」

「那最后的褚石先生……请问你起火时站在研究院门口是准备去干什么吗?」

「也没什么,我只是出来透透气。」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警官先生们刚才应该也看到了,我有气喘的老毛病。」

「当时,我突然感觉到有些胸闷不适,所以想着出来透透气,休息一会儿。」

「只是没想到……」说到这里,他苦笑道,「这老毛病居然还救了我一命。」

「如果我当时没有选择出来走走,恐怕我现在……就和尾崎组长他一样了。」

褚石介叹息着将脸埋进了双手手掌中。

「那你也始终没有看到其他两个人?」

「没有。」

之后目暮警官等人还询问了几位嫌疑人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并且对现场进行了更加细致的勘察,试图找到更多线索。

特别是想要找到枪击或是子弹射出的痕迹。

「六月顾问?你现在准备去哪儿?」

对现场的第一阶段调查结束后,199号便见六月一日转身往外走去,不由得大声问道。

「我准备去米花中央医院,见一见剩下的那位矢川研究员,听听他有什么说法。」

说完,六月一日便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车前,拉开车门钻进了车中。

「六月顾问这么急的吗?」199号不禁犯起嘀咕来,「我们待会儿不是也要过去……」

纯黑的丰田很快脱离了他的视线,往米花中央医院的方向驶去。

只不过,这辆车在中途突然拐进了一条小巷,像是要抄近道。

在没有监控的地方,车子停了下来,坐在驾驶位上的主人没有下车,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

无比安静的环境当中,车子的后备箱却被缓缓打开了。

一个红发青年自后备箱中钻了出来。

仔细看的话,他的面容与驾驶位上的青年面容有几分相似。

两人没有任何交谈,也没有任何对视。

红发青年在站到地面上之后,只简单摸了一下自己鼓鼓囊囊的大衣口袋,确认里面的硬物家伙还在,就轻快无声、且极其迅速地消失在了相反方向的巷道之中。

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再度在安静的巷子中响起。

黑色的丰田重新启动,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转过拐角,汇入了前方大路的车流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章 第 86 章

64.66%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