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 88 章

第88章 第 88 章

六月一日低头,对着手机上实景地图推演路线,脑子里却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直到护士小姐拿着药物、吊瓶、注射器等一系列医疗用品从他身边走过时,他才猛然想起尾崎浩研尸体被烧之前手臂上的那个小孔。

与之同时,褚石介那副喘着气的样子莫名浮现在他脑海中。

「对了,松田……」

六月顾问抬头,却没有在身边见到松田阵平的身影,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松田刚才好像被自己赶走了。

还好自己有存鉴识科人员的电话。

「……对,是的,麻烦您把这一项检验一下,多谢了。」

他刚挂掉电话,便发现自己身前多了两个影子。

「六月顾问好。」国中生乖巧一笑。

「久仰大名了。」旁边的安室透也露出了一个十分具有亲和力的笑容。

这两人的身上手上都有些脏兮兮的。

「你们为什么也会在这里?算了……你们是有什么发现吗?」

反正不用多问也知道,一个单纯是好奇心旺盛,一个恐怕带着什么任务。

「六月顾问才是,你刚刚让鉴识科多检验氯/化/钾这一项,代表你已经有头绪了吧。」

「无关人员不要随便打探警方调查进展……」六月一日漫不经心地回拒道。

「但是我们在现场也找到了一些很有趣的线索。」工藤新一从身后掏出一个摄像机,在他面前晃了晃,「说不定和顾问你的推论是互补的。」

「……虽说如此。」六月一日顿了顿,话锋立马一转,「但我又不是警察,刚刚有个碍事的警察也已经被我支走了。」

他直起身,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和蔼可亲地对国中生说道:「来吧,让我们一起来交流交流想法。」

工藤和安室两人带来的线索正好弥补了验证他猜想的实证。

实验室所在楼栋的大门面朝北方——这是褚石介最后站立的位置。

自动贩卖机在实验楼的东侧,整个研究院的出口也在这边,只不过自动贩卖机所摆放的位置和研究院出口、实验楼大门都形成了一个视线死角。

沿着实验楼南面墙的走向有一条干净的水泥小路,可以通向靠近西端的储物柜和实验室侧门——安部溪美在买了牛奶后,正是走了这条小路,才没有和后来的莱克希文撞上。

而莱克希文在买完东西之后,同样走了这条路。据他所说,实验室是在他即将走到储物柜前时起火的。

茶水间则是在楼栋内部靠西北方的位置。

刚刚六月一日在看过实景地图之后,意识到在南面墙外,还有一条被「封死」的小路。而工藤新一他们带来的正是那条被「封死」小路的勘察结果。

这条路与南面那条干净的水泥小路是平行的。

虽然称它为「被封死的小路」,但这并不是人工所为,而是因为它的宽度只能供一人侧身通过,首尾两端又被茂密的植被给遮挡住了。

人正常来讲很难在里面行走,也不会有人特地钻进这种死胡同里来一场丛林探险。

但显然,两位侦探先生是例外,所以才会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拍摄到了现场的第一手资料。

照片中显示,封死小路的外面没有任何异常,而里面却有草木枝叶被踩乱、被折断、被撕扯的痕迹。

这些痕迹之所以没有被人消抹,一是因为一般不会有人钻进这里面去看;二则是在密密的灌木枝叶中,想要处理掉这些痕迹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想必在时间如此紧迫的情况下,没有人有这个余裕的时间和精力。

「但是在这条路中间,可以接触到实验室隔壁洗手间的一扇窗户。」

「我和安室先生观察过了,那扇窗户近期有被打开的痕迹。而从洗手间到实验室,只要动静小一些,完全不会引起茶水间里的人的注意。」

「那就恭喜我们,纵火的问题很明确了。」

在听完工藤新一的叙述之后,六月一日顺手就在他那张用于分析的白纸上添了一个人名,恰好落在「纵火」一词下方。

「六月顾问果然也是把两个问题分开来看的!」国中生一下便听明白了顾问先生的潜台词,略微有些兴奋起来,「那死者那边呢?你是怎么想到检验氯/化/钾的?」

六月一日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在连着接了两个电话之后,冲他神神秘秘地一笑:「解谜时间到了。」

这件作为开端的案子,还是尽早解决掉比较好。

玩家有种预感,案子背后的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准确来说,是刚刚开始才对。

「所以情况很明显了。」六月一日笑着看向再度喘起粗气来的褚石介,「杀死尾崎浩研,并试图将死者伪装成突发疾病身亡的,正是你。不对吗?」

此时警方和相关涉案者全都聚集在了医院里的一间病房之中。

六月一日和松田阵平两人先前的分析也已经摆在了众人面前,

「不对!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杀的?」

面对指控,褚石介情绪十分激动。

「鉴识科从尾崎浩研使用过的那个咖啡杯中检验出了异丙醇1的残留。」

「负责泡咖啡的是你,而据我所知,异丙醇使用适量的话,可以作为治疗气喘的药物。」

「你也说过,你有气喘的老毛病对吧。」

听到六月一日的这番话,褚石介却奇异地镇静下来了,甚至还露出了一个胜券在握的淡淡笑容。

「你是想说我借着泡咖啡的机会,为了毒杀尾崎组长,给他下了异丙醇?」他语调怪异地反问道,「不足量的异丙醇效果是十分不确定的,中毒者也很容易救治,作为医学研究者的我不会不清楚这一点,我又怎么可能会用这种有很高失败几率的药物呢?」

「比起怀疑下毒的人是不是我,不如去怀疑是不是有人为了嫁祸我,而故意给杯子里掺入的异丙醇。」

褚石介似有所指地看向矢川仁幸。

「毕竟组长他喝完咖啡之后,一向都是第一时间洗杯子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却一反常态,把杯子留在了茶水间的台案上。」

直面褚石介的阴阳怪气,被内涵的矢川仁幸自然忍不了。

但他一向是个斯文人,连狠话都骂不出几句来。

「你……你!」矢川仁幸的脸色涨红,「我是看今天组长精神不太好,这才主动提出帮他洗杯子的!」

「是吗?这谁知道呢?」褚石介的神情依旧轻蔑,「毕竟别人又没有听见,还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行了,你们都安静一点。」目暮警官将即将争论起来的两人给按了下去,朝六月一日示意了一眼,想让他拿出更确凿的证据。

「我可没说过,「你为了毒杀尾崎组长,给他下了异丙醇」。」六月一日不慌不忙。

「你在耍我?!」

「你下了异丙醇是事实,但不是为了直接毒杀尾崎浩研,而是为了下一步的行动。」

见到目暮警官握紧的拳头和额角爆出的十字,六月顾问也不再捉弄人了,而是语速极快地直接给出了结论。

褚石介是想制造尾崎浩研疾病身亡的假象,又不想让自己背负嫌疑。

因此,他选择先在咖啡杯中加入了异丙醇。

这种药物隐蔽性强,日常中也可能接触到。得量的话,既不容易致死,又容易控制住对方。

比如在失神诱发实验之中,给患者服用异丙醇之后,便容易让其发生失神的状况。

而食物又可以延缓其发作时间,方便他为下一步做准备。

如若被发现的话,他还可以像刚才那样为自己脱罪,将嫌疑转嫁给其他人。

在众人都离开、尾崎浩研也放完咖啡杯回到实验室之后,异丙醇的效果开始发作,他可能会出现失神、呼吸减弱,意识不清的状况。

而这时的褚石介则只需要去而复返,装作恰好碰见尾崎浩研病发的样子,就可以理所当然地为其进行紧急处理了。

「异丙醇的解毒方式中,就有包括静脉补液这一项。」六月一日手指敲了敲桌面,「所以当你拿着注射器来到尾崎浩研身边时,他自然不会反抗,而是主动顺从地让你对他进行注射。」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你给他注射的并不是救命的药物,而是高浓度的氯/化/钾。」

将高浓度的氯/化/钾做静脉注射之后就会产生和心脏衰竭一模一样的死亡症状2,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时克希瓦瑟第一眼看见尾崎浩研的尸体时,反应是「心脏衰竭」。

直到后面恰巧翻到对方手臂内侧的注射痕迹之后,这才有了现在的猜测。

「至于证据……你注射过氯/化/钾的注射器不会留在实验室里吧,你应该是打算把它带出去销毁的。」

「可惜的是,突发的大火让你失去了这个机会,而之后,你又一直处在警方的视线之下,想必没有机会把它扔掉。」

「所以,它还藏在你身上某个位置。」

「注射器的针头处可以检验出尾崎浩研的dna,针筒内则是高浓度氯/化/钾的残留,这些是只要送去检验就能查明的事。」

「那么现在,褚石先生,你想好怎么解释这种情况了吗?」

六月一日冲他笑了笑。

医院中关于这起杀人案的真相正在揭露之中,而鸟矢町志信医学研究院失火的消息也早已传开。

在某条可以望见火灾后废墟的暗巷中,一名束着长发的男子正在与他人通话。

「这不是偶然。出现这种事,让我很难不怀疑,是那个组织的内部出现了问题。」

「哼,不过这和我也没什么关系,肮脏的黑手党不就是这幅德行吗?」

「拜这件事所赐,我倒是有了点意外收获。记得从索托家族逃出去的那个男人吗?找到他了。他居然也在乌鸦的羽翼之下。」

「「他」?」

「那家伙当然还是老样子。」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天真啊。」

说完这句话后,长发男子直接挂断了通讯器,身形一隐,便消失在暗巷之中。

如果有玩家在此处,想必一眼就能看到对方头顶上那颗异于常人的蓝色星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88章 第 88 章

66.17%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