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 91 章

第91章 第 91 章

宣告延长战拉开序幕的讯号是一场爆炸。

刚完成鸟矢志信研究所失火事件后续审讯、笔录、报告等工作的警视厅警员们,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被告知,本次案件中的纵火犯莱克希文在被移交至拘置所的过程中,受到了不知名人士的袭击。

运送他的车辆发生了爆炸,车上负责看守的警员虽然多多少少有受伤,但好在没有人有生命危险。

至于被押送者本人莱克希文则是不知所踪。

在进行了现场勘验后,众人更倾向于莱克希文是自己跟着袭击者一起跑了。

说不定莱克希文早就以某种途径得到了有人将来劫走他的信息,于是这才反应极其迅速地作出了配合。

获取信息的途径要查,莱克希文的人际关系也要查。

这两条路无疑是摆在明面上的突破口。

因而警视厅的警官们又投入了新的一轮忙碌中,原本要结案封档的研究院失火事件也被暂缓,依旧存放于警官们的办公桌上。

「莱克希文有很长的一段履历是空白的?」

此刻夜色已深,周边安静得只能听见风声。

六月一日独自坐在帝丹小学门口的门卫岗亭中,双腿盘坐着挤在转椅上,他一边拿着手机和另一头的人通话,一边撑着面前的桌子使力,转椅便「呼——」地快速转起圈来。

「也不是说空白,应该说是我们暂时查不到。」仍在警视厅加班的松田阵平无比灵活地转着手中的钢笔,回答了六月一日的问题,「莱克希文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待在意大利,近来不久才回的日本。」

「意大利那边的行踪不好查,几乎没什么消息。他去往意大利之前、在国内的活动轨迹,都有被人为模糊的迹象,再加上时间久远,能得到的信息也有限。」

「而他这次回到日本,明明没有拿出什么像样的研究结果,却很顺利地就加入了鸟矢志信研究院,成为尾崎浩研所在项目组下的研究员。」

「所以,莱克希文他是怎么进入到研究院内的这一点很重要。」

六月一日很快明白了对方话中的意思。

「之前在案件侦破阶段,你不是让我们去查了一下研究院背景吗?」松田阵平信手翻开桌上的资料,「有现成的资料在这儿,还是省了不少事。」

「根据资料里显示,橘井集团下有关于医学方面的设施主要就是这个研究院。虽然他们在其他医学药物的产业链上,也有些零零碎碎的投资,但比起真正想涉足这一行,更像是在掩人耳目。」

「除此之外,从表面上来看,莱克希文和橘井集团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而橘井集团也没有任何可能与意大利那边对接的业务或是人脉。」

「两种可能性。」松田阵平最后得出了他的结论,「其一是在我们没有调查到的久远的过去中,莱克希文曾和橘井集团的某位要员有过短暂的交集。」

「其二……也是我觉得可能性更大的一种。」他顿了顿,「我觉得这件事背后,还有一股隐藏在暗中的力量,在参与、乃至是控制这一切的走向。」

「毕竟……明目张胆地将莱克希文从警方手中劫走的人还没有着落。」

「现在想想,当时莱克希文被逮捕时说的那几句话,恐怕就已经别有目的了。」

在松田阵平说出这句话后,六月一日一时没有说话。

他知道对方应该是从最近的案子及同期的表现中看出了什么端倪,也知道对方可能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些表态或是信息。

但他却没有遂对方的意:「……这不一定,至少莱克希文被劫走的案子还在我们手里……」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松田阵平有些强硬地截断了他的话,「案子没有被我们那些作风霸道的同僚抢走,不代表他们不会插手。」

「也不代表这件案子能如我们所愿的一样顺利结案。」

六月一日也不知为什么再度陷入了沉默。

话筒两端都安静了下来。

再开口时,松田阵平的声音却变得无比平和,但却极其笃定。

「你知道一些事情,对吧。」

作为回应,另一头长时间无言的六月顾问……打了个哈欠。

松田阵平:……

「算了,你回不回答都没什么意义。」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戳中关键点的警官先生没有再纠缠,而是把这个话题给绕了过去,「你现在不会还待在小学门口值夜班吧?」

「bingo——」六月一日终于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我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执着于这份工作,但你这样真的有休息时间吗?你最近白天都在警视厅吧。」

「没关系没关系。」六月一日含含糊糊地说道,「我待会儿在门卫室趴着睡一会儿就行。」

单听声音,就会觉得说话的人正处于脑子困顿、疲乏无力的状态。

「……你这样真的不会被辞退吗?」松田阵平一噎。

「没关系没关系,不出事就不会被辞退的。」

毕竟这整块地都是他的。

听着手机另一端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含混敷衍,松田无奈地叮嘱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通话断开,六月一日淡淡地瞥了一眼桌上的手机,没有再去拿起它。

本该困乏的人此刻眼中却完全没有睡意,他依旧保持着盘腿的姿势,十指交抵,整个人都窝在椅子的靠背上,再度借力,将椅子重新转起圈圈来。

他就这样在旋转中,静静地盯着岗亭低矮的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最终,仿佛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

第二天,米花中央医院迎来了一位奇怪的病人。

他身形并不健壮,但也算不上单薄,不过脸上却显露着常年病态的苍白,穿着低调又严实,火红的半长发被低低拢在身后束起。

「我要住院。」

来人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

医生:??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而且哪有人一进来的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的?

我连你什么症状都不清楚呢!

常年在外坐诊的医生总是识人众多、颇有眼色的。

虽然眼前这人穿着低调,也没有显露出什么危险气息,但医生能感觉到对方不是什么寻常人。

因此他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情绪,更没有立刻动怒或是质疑对方,而是像对待一名普通患者一样,语气平和地说道:「需要不需要住院,还要我诊断过后才知道。」

红发男子没有异议。

「姓名?」

「七月光。」

「年龄?」

「25……啊,不对,已经26了。」

毕竟七月一日这张身份卡抽出来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最近哪里感觉不舒服?说一说你的症状吧。」

「我哪里都不舒服。」

「患者」理直气壮地说。

医生:??

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这位……患者。」医生露出一个尽量和蔼且带着引导性的笑容,「能不能说得更具体一些?比如说,是不是有哪里疼之类的?」

听见医生的问题后,红方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

在短暂的思考过后,他伸出一只手,放在了对方面前,抬起下巴,示意医生摸一摸。

医生十分不解,但还是依照患者的意思,将手搭上了对方的手腕。

当他的指尖刚刚轻触到患者皮肤的那一刻,这位红发患者就直接而利索地从椅子上倒了下来,半跪在地上,开始撕心裂肺地咳嗽。

很快,有鲜血自红发患者的嘴角涌了出来,印在他苍白的脸上,十分显眼、对比鲜明。

医生:……??

他没有下毒!真的没有!

而就在此时,面前这位在咳血之后显得十分脆弱且有破碎感的患者,一把抓住了他的白大褂衣角,险些直接把他从椅子上拽下来。

红发患者随之幽幽地抬起了头:「如果我不住院的话……今天可能就要交待在您的诊室里了。」

「我走进诊室大门时,还是一名好好的病人;被抬出诊室大门时,却已经变作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医生,你有考虑过正在你诊室门口候诊的那些患者们的心情吗?」

「不!你没有!」他慷慨激昂地说道。

医生:……??

这是在威胁吧!这绝对是在威胁吧!

「所以……」自称为七月光的男子,声音又很快虚弱了下去,「医生,我可以住院了吗?」

克希瓦瑟之所以会跑来米花中央医院住院,当然不是单纯的心血来潮,而是出于那位先生的指令。

根据boss所说,那张下落不明的磁盘还在研究院剩下几人中的某位手中,要他继续追踪。

尾崎浩研已死,褚石介身上要是有磁盘,早就被警方搜出来了。

「被劫持」的莱克希文一度被警方逮捕过,身上也不会有。

那么就只剩下矢川仁幸和安部溪美两人。

在克希瓦瑟看来,安部溪美的嫌疑要更大一些。

但这位女性研究员跑得太快,短短时间内就消抹了自己的痕迹,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说实话,这一系列行为只会让她更容易被人怀疑。

可她碰上的不是敬业的组织杀手琴某人,而是十分随心、爱好消极怠工的克某人。

因而克希瓦瑟决定,就先从还老老实实待在米花中央医院内住院的矢川仁幸入手。

「早上好!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室友了!」

红发青年一把推开了病房门,冲里面正坐在病床上玩手机的矢川仁幸打招呼。

「?可我这是单人病房?」矢川仁幸的脑袋上冒出了疑问号。

「医院里病房不够,所以医生让我们拼房了。」说到这里,克希瓦瑟欢快地转头,望向走廊外那个略显萧索的身影,「是吧!医生!」

「对。」

「拼房。」

「这间原本就是双人病房改单人病房的,里面的空间足够住两个人。」

不知为什么,医生的声音平淡且毫无波澜,甚至在其中透着一丝丝疲惫的绝望。

「就是这样,医生说我可以住院了。」克希瓦瑟耸了耸肩,顺手就把门带上了,将医生完全关在了门外,「我叫七月光,你叫什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章 第 91 章

68.42%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