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 97 章

第97章 第 97 章

系统发布红包的方式是在聊天频道的界面上降下红包雨。

由于这一连串发送红包的系统信息又急又密,界面上的红包图标也是层层叠叠,自上而下地如流水般倾泻下来。

玩家们虽然被其快速下落的轨迹晃花了眼,但还是下意识地伸出手,以水果忍者的方式划开了一个又一个的红包。

[344号:我抢到了!我抢到了!]

[259号:我这是……抢到了一包小熊饼干?]

[215号:哈哈哈哈你是这什么运气啊!]

[444号:就连我这样的倒霉蛋都抢到了一个蔬菜包xd]

[411号:我敲!我抢到了一把伯/莱/塔!]

[602号:运气这么好?羡慕了quq……]

[411号:好个鬼啊!我现在正在凶杀案嫌疑人三选一的现场,抢到东西后就下意识地掏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反正脸摩擦地面的时候挺疼的。]

[444号:所以说霉运不会消失,只会转移对吗?别怕,我和212号都在拘置所里等着你哦![比心jpg]]

手速快、反应也快的众位玩家纷纷在世界频道上分享自己抢到的东西,并感谢来自315号玩家的惊喜馈赠。

也有人实在好奇315号搞这么一出的缘由。

[154号:你这是在干什么?315号]

[315号:清库存呢。]

莫名发放大量红包的人在简单回答了这么一句之后,便不再吭声,像是因为太过忙碌而抽不出空一样。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玩家除了回应154号一声以外,就没有再去看过热闹喧嚷的聊天界面。

他并不在意自己在世界频道上引发的轩然大波,只一心盯着从积分池中不断冒出来的各种道具和资源,眼疾手快地对它们进行价值判断和归类整理。

该收进包裹的便收进包裹,该转手发放出去的就转手发放出去。

系统包裹也需要不断地进行空间利用和重整,以塞进更多东西,防止溢出。

这当然是需要集中注意力才能干的活,向来容易犯困的六月一日此刻却爆发出了非同寻常的精力。

他一边在自己的意识脑海中工作,一边活动了几下手脚,毫不犹豫地就开始顺着摩天轮的支承塔架往上爬。

六月一日所在的这一面被诸多草丛灌木围住,下方能站人的地方不多,因此警方和远处围观的民众们基本都集中在摩天轮的正面,即正常游玩时,游客们登上摩天轮的那一侧。

而且为免市民被炸弹波及,警方所拉出的警戒线隔开了一段不短的距离。

再加上随时有可能爆炸的险情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绪,位于最高点的72号座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公众视线的聚焦点。

一时间也就没有人注意到,在这座大型摩天轮铁灰色的钢筋结构背后,有一个不起眼的身影,正在巨大的轴承轮辐与连杆之间灵活地攀爬跳跃。

他向上前进的方向,正是72号座舱所在的位置。

不被人注意到才是最好的。

这正合了六月一日的意,也不枉他特地换上与摩天轮轴承颜色相近的服装,还在外面套了一层用以削弱存在感的[小黑套装]。

寄来犯罪函的炸弹犯想必不会错过由自己亲手制造出的这一场精彩演出。

对方此刻必然像是阴沟中的蛆虫一样,暗中藏身于一个能看到72号座舱的地方,等待爆炸声响起的那一刻。

在这种时候,炸弹犯的眼中恐怕只能看见那唯一一个座舱。

他会自以为自己是黑暗中忍辱负重的捕食者,眼看着满意的猎物一点点步入他精心编织的陷阱。计谋即将得逞之时,将是他最兴奋的时候,一种隐秘而变态的期待感和战栗感将会席卷他的全身。

作为最关键的一处,这个座舱会在他一个人的世界里无限放大,直至再容不下其他的东西。

对于这种心理,六月一日再清楚不过。

所以他也知道,当炸弹犯处于这一状态时,往往不会太在意其他地方的动静。

这份潜藏在大脑中枢之下的忽视便是可乘之机。

此刻摩天轮的72号座舱之中,松田阵平将炸弹拆到能拆的最后一步便停了手。

他无视了座舱旁贴着的「禁止吸烟」的标识,从口袋中的烟盒里抖出一根烟点燃,叼在了嘴中,随后瞥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背靠在了座椅上。

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但或许是已经接受了自己的结局,在无事可做的当下,他的思绪竟漫无边际地发散起来。

松田阵平首先是想到了自己的幼驯染。

眼下这情况,恐怕自己也没法亲自去抓到犯人,为对方报仇了。只能让hagi这家伙自己努把力,创造医学奇迹,从病床上跳起来把炸弹犯摁在地上摩擦。

随后便是与他约了一同出去喝酒的班长,最近太忙都还没来得及赴约,也没法遵守承诺,去参加对方和女朋友的婚礼。

除此之外便是那两个毕业即失踪、再度见面时已成犯罪分子的同期。

没能拿手铐把他们拷回来真是遗憾。

虽然说自己这几年因为工作和hagi的事,很少去管自家的老头子,但如果自己不在了,老头又喝得烂醉怎么办?在家里还好,在外面谁去把他捡回来?

啊……真是头疼。

还有萩原一家、自己爆处组和搜查一课的同事们……

以及迟川一日那个不够坦诚的别扭小孩。

在毫无心理负担地给迟川一日打上小屁孩的标签时,松田阵平完全忽视了对方只比自己小7岁、已经是一名大学生的事实。

他只是觉得迟川宅里太过冷清了,很多没有被使用过的地方都积着灰。

屋子的主人也不太像是会照顾自己的样子。

每次他去迟川家拜访时,对方都是一副安静乖巧的模样。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多多少少缺了几分少年人该有的色彩和活力。

而且除了自己和邻居一家,松田阵平就没有见过其他拜访者,因此他对迟川一日的社会交际关系也抱有很大的疑虑。

多余的他管不了。

只希望之后六月一日能够遵循和他的约定,好好地去看看对方,见一面、聊一聊,这样也不至于让对方太过孤单。

如果六月顾问依旧无动于衷,甚至趁他死了,干脆鸽了聚会的话……

那他也没办法。

总不能诈尸从地下爬起来,揍对方一顿再躺回去吧。

他至多只能感叹一声自己做人太过失败、太没面子了。

连生命最后关头的话,也被人轻飘飘地抛之脑后。

在简单回顾了一程之后,松田阵平发现,这短短二十几年间,与他结下羁绊的人并不多,数来数去就是那么几个。

但就是这寥寥的数段羁绊,却都是如此丰厚和绚烂,浓墨重彩般地填满了他整个人生。

因此他从未觉得不满足。

「呼——」

想到这里的他缓缓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用唇齿将尚未燃尽的香烟碾磨了几下,随后凑到了安装在炸弹上的电子屏前,拿出手机,打开了短信的发送界面,准备随时敲下关键的信息。

还有四十秒。

就在这时,松田阵平却突然听到自座舱之外传来的一阵敲窗声。

若不是他知道自己还没紧张到那地步,他都要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半空之中,外面没有任何高台承载物,却能听见敲打声。

这还真是惊悚片标配。

但很快,松田阵平就没心思去纠结什么惊不惊悚片的问题了。

因为他顺着敲打声看过去后,见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一张他刚刚有想起、可却怎么也不应该出现在此地的脸。

「你怎么在这儿?!」松田阵平的话语中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淡然,而是一改常态的焦急,甚至低吼出声,「赶紧给我下去!」

他连对方是怎么上来的都懒得问了。

这不是现在需要关心的重点。

座舱内的炸弹还有三十多秒就要爆炸,此刻和他一起待在无处可逃的高空之中,无异于死路一条。

炸弹一响,舱门之内和舱门之外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

悬在72号座舱之外的六月一日却没有理会他的警告,而是透过玻璃,朝他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还有三十秒。

松田阵平见到六月顾问单手抓着座舱顶部的横杆,半个身子悬在空中,另一只手则是举起了一把正高速「滋滋」转动的电锯(德州电锯杀人狂ver),直接冲着他所在的方向挥了下来。

他下意识地避过一个角度,才没让飞出的铁片和火花溅到自己身上。

奇妙的是,电锯虽然转得很快、锯齿也很锋利,但在切割时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六月顾问的动作很大,技巧却很好。

被切开的座舱一面不仅没有直接掉下去,反而仍然挺/立在原处。

松田阵平默默看了看自己右手边随时能打开的座舱大门,又看了看左手边被顾问用电锯整个切割开来的座舱舱壁。

……说实话,他不是很理解。

难道顾问是怕自己不愿意打开舱门放他进来,所以决定自己动手,开辟新道路吗?

虽然自己确实不愿意打开舱门放对方进来吧……

但真的会有人因为这一点而选择背着一个大电锯徒手爬上几十米高的摩天轮吗?!

不待松田阵平多想,被整齐切割开来的舱壁轻轻摇动了几下,像是有外力正在调整它的状态。

很快,被切割的分界线处出现了一条缝隙,而被移动的铁皮却以一种违反重力、不是很「科学」但很「柯学」的方式,稳稳卡在了座舱一侧。

六月一日的脑袋随之从缝隙外探了进来。

他先是比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示意松田阵平动静不要太大,仿佛是笃定自己如此夸张的行事不会被炸弹犯注意到。

紧接着他开口了——

「我是来带你下去的。」

六月顾问完全无视了自己脑袋旁边不到半分钟就要爆炸的炸弹,面上绽开的笑容十分灿烂。

还有二十秒。

「我要在这里等最后三秒的提示。」松田阵平望着眼前丝毫没有紧迫感的六月顾问,话语间变得极其严厉,几乎命令式地对对方说道,「你立刻顺着连杆后的轮辐直接滑下去。」

六月一日却似乎没有感受到自警官身上散发出的具有压迫性的气场。

他只是眨了眨眼,用无比平淡的语气陈述着事实。

「你会被炸死的。」

没有等松田阵平回话,他又神情放松地笑了起来:「但是有我在,你不会死的。」

「我们都不会死的。」

这摆明了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从六月一日的口中说出来,却显得如此笃定。

笃定到让松田阵平都不由得想要相信他。

「你能有什么办法?」

见到对方坚持不肯先下去,饶是松田阵平也没了脾气。

一起死就一起死吧,他总不能直接伸手把人从半空中推下去。

「没关系没关系。」六月一日得意地微抬起了下巴,「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等最后三秒钟的提示也好,发短信给佐藤警官也好,按照你原本的打算来就行。」

「其他的就交给我吧。」

「三秒钟你又能做什么?」松田阵平嗤笑了一声,「你这是特地上来给我临终关怀,顺便给我陪葬吗?」

「我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魅力了。」

还有十秒。

六月一日在听了松田阵平的话后,却只是神神秘秘地一笑。

他歪着脑袋问道:「松田,你玩过蹦极吗?」

松田阵平:??

还不待座舱中的警官发出疑问,炸弹上的电子屏猛然亮起,有一串红色的文字自界面闪过。

那便是炸弹犯留下的提示。

最后三秒。

松田阵平不再和六月一日说话,而是面色认真地将屏幕上的信息准确输入手机的短信发送框中。

他的手指十分灵活,打字也很快,敲击按键时仿佛舞出残影,在这种时候发挥出了十足的优势。

就在他专注地敲击手机时,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下一空,仿若是悬浮起来了一般。

转瞬间,整个座舱内被耀眼的爆炸光芒映亮。

刺眼的光线依旧停留在他眼底的同时,他意识到,自己被带至了舱外的半空中。

随即便是受到地心引力的影响,像跳楼一样从高处极速往下坠。

其实这时候的松田阵平十分想吐槽:

——这不就是把炸死换了一种死法,变成摔死吗?

这种高度,就算是多了一个人也没法充当肉垫啊!

只不过是从单层的肉饼变成了双层芝士夹心牛肉堡而已!

别问夹心是什么,问就是72号座舱侧面的那块铁皮。

但他却没有把话说出口。

不单单是因为自由落体的过程中风声太过呼啸,足以阻断人说话的声音,更是因为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下坠的过程中,他依旧紧紧地握着手机,直到确认短信成功发出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炸弹的倒计时归零。

漫天的火光、遮天的尘烟和极强的冲击波吞噬了整个72号座舱,自上空有一些残存的零部件散落而下。

地面之上的人们或惊呼、或惋惜、或恐惧,也有试图挽回些什么的撕心裂肺的喊叫。

远处能看到这一幕的地方,始作俑者正缓缓放下望远镜,露出一个得逞后病态的笑容。

而松田阵平正随着尘烟下坠,等待着降落到地面的那一刻。

但这一刻迟迟未曾到来。

在坠落到极低的位置时,突然有一股极大的向上拉力阻拦住了他们下坠的趋势,再度将两人弹起了些许高度。

最紧要的工作完成后、终于有空闲和余裕来思考其他事情的松田阵平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关于六月一日先前所说的「蹦极」,究竟是什么意思。

也正是这时,他才发现六月一日的腰间系上了一根类似于强力伸缩吊带的东西。

以现下的情况来看,这根吊带大概是充当了「蹦极」时橡皮牵引绳的作用。

在火光与热量、还有冲击余波之中,这根吊带居然没有断掉,猛地一下承载了两名成年男子的重量,也依旧安然无恙。

质量似乎好极了。

松田阵平不是玩家,自然看不到吊带上面的备注。

但六月一日却看得很清楚。

这个名为[某柯学的强力伸缩吊带]的道具和先前抽到的道具[滑翔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具体体现在它们的备注当中都被抹去了一部分内容,替换为了黑色方格的马赛克。

[备注:想要拉开汽车吗?想要打掉直升飞机吗?某■■■■■同款的强力伸缩吊带,还是经过系统调整过的加强版本哦!质量上乘、弹性十足、收缩无限,吊起区区一座摩天轮不再是梦!]

玩家不是很在意这根伸缩吊带究竟能不能吊起一座摩天轮。

他只要确认这根伸缩吊带能让他在摩天轮上玩一趟蹦极,就足够了。

而松田阵平在注意到了这根伸缩吊带的同时,也总算注意到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那便是他和六月一日此刻的姿势。

可能是为了让他能够安心地发送短信,所以向来在警视厅众人眼中十分脆皮且柔弱的六月顾问……是直接用双手端着他走的。

也不知道对方将手上那把「德州电锯杀人狂」版的巨大电锯扔哪儿去了……

总之六月顾问就这样用双手端着他,跳了摩天轮。

换个洋气且含蓄一点的说法,那叫做「公主抱」。

没经历过这架势的松田阵平:……

他一时有些愣怔。

而在这时,他恰好对上了六月顾问有些苍白的脸。

也对,虽然说像是在蹦极,但肯定不能完全等同。

吊带又是拴在对方身上的,承受了如此大重量的来回拉扯,自然不会好受。

况且,他们现在还晃荡在半空中,随着惯性往摩天轮的轴承处撞了好几下。

那可都是实打实的钢铁结构。

不知为什么,松田阵平突然想起了二人刚开始下坠时,浮现在自己脑海中的那段吐槽,以及其中的奇妙比喻。

可能是直觉他们已经度过这次危机、能够成功存活下来了,所以即便是在尚未完全脱险的当下,松田阵平也不禁将一句略带着轻松意味的话脱口而出。

不带脑子的那种。

「下去之后,我请你吃双层芝士夹心牛肉堡怎么样?」

松田阵平:……

六月一日:……?

话出口之后,连松田自己都沉默了。

六月一日难得没能跟上对方话题跳跃的节奏,于是也只能沉默地看向对方。

两人一时间面面相觑,进入了某种诡异的平衡状态。

随着这句莫名其妙的「双层芝士夹心牛肉堡」出口,松田阵平npc介绍面板上的资料终于全部解锁。

[姓名:松田阵平]

[年龄:26岁]

[身份: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一课第二强行犯搜查杀人犯搜查第3系巡查部长]

面板上的这几项基础资料始终忠实地反映着时间的流逝,以及职位的调动信息。

虽然比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内容变化了很多,但因为这些资料是实时更新的,所以六月一日一直看在眼里。

他匆匆掠过这早已知晓的几行,只去看最后一项[具体资料]。

这一年,随着攻略进度不断推进,很多npc的资料都在逐步解锁,向他反馈一条又一条的情报线索。

松田阵平本人的资料也不例外。

玩家已经逐渐知晓了他的喜好、过往经历和人际关系等等,而如今最后一部分信息也终于向他解锁。

[具体资料:……原为警视厅警备部机动队爆/炸/物处理班拆弹专家……四年前,同组好友萩原研二在拆除第二现场爆/炸/物时……犯人重新引爆本已停止的炸弹……殉职……申请职位调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号了吗?
上一章下一章

第97章 第 97 章

72.93%
目录
共1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