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152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01.

迦具都玄示的事情告一段落。

“我完成了对他的攻略。”清彦认认真真给中原中也描述。

中原中也看了一眼旁边入江正一一脸吐槽的样子,决定将这句话带来的危机感彻底扑灭。

虽然他不在现场,但看到入江正一的表情,就知道其所谓的‘攻略过程’一定无语到令他没有探究的欲望。

周末,沢田纲吉家大聚会,大家热热闹闹聚集在一起吃大餐,侃大山。……还挺押韵。

包裹着面包糠的炸香肠,还配有酸酸的柠檬可以随时挤上去调味。像这种的油炸食品口感自然是一级棒的,因为是沢田奈奈做的,所以也没有太大的健康隐患。当然,油炸食品本身的健康问题是避免不了的。蘸一点儿事先调好的红色酱汁,再搭配上旁边的卷心菜一起送入口中,一口咬下去,香肠里面的油水和肉汁混合在一起流淌出来,那感觉简直不可思议。

饱满的肉质,酥脆的表皮,辛辣的黑胡椒风味,惊艳的口感和醇香的味道,让人一口接着一口,完全停不下来。

旁边还有口味清爽的各种沙拉一起搭配,来中和油腻的大餐。

主食是日式咖喱牛肉饭,日式咖喱又名欧风咖喱,不过事实上还是日本人改良的。日式咖喱同传统咖喱相比主要的特点是加入了浓缩果泥,所以一般不会太辣,还多了不少甜味。用勺子咬一口挂着咖喱汁的牛肉和米饭放入嘴里,那种满足感无法用语言形容。

总之就是非常快乐。

吃饭时聊起了最近的事,沢田纲吉说自己前段时间在和风学习中国的吐纳之法。

“这个我懂。”清彦说,“吐纳最好在清晨,这时候天地间阳气没那么重,正好吸收。如果是中午的话在太阳底下吐纳那吸收的阳气太过猛烈,火元素在体内横行,经脉就会因此受损。”

沢田纲吉认真听着,感觉清彦说的真是那么回事。

Reborn看了一眼认真听讲的沢田纲吉:“……你那是关于中暑的文艺描述么。”

“是呀,但这不殊途同归吗。”清彦说。

正在认真听讲的沢田纲吉嘴角抽搐了一下。

啊,自己好像,再一次、再一次的被误导了。

以及神特么殊途同归……这词是让你用来这么狡辩的吗?!

无语半天后,沢田纲吉踌躇了会儿,说道:“清彦,有一件事情想和你说。”

“听我说谢谢你?”清彦问道。

沢田纲吉纳闷地挠头,然后无视了清彦这句话。他告诉清彦说自己即将去意大利正式担任彭格列教父的位置,希望清彦参加正式的交接仪式。

“这样啊。”清彦想了想,“正式的交接仪式有啥啊。”

“一些演讲什么的……”沢田纲吉说着还将自己的演讲稿递给了清彦。

“彭格列一世的血脉流淌在我的体内,奔涌向前……”清彦读着读着就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血液在你体内奔涌向前啊哈哈哈好一个奔涌向前……”

沢田纲吉捂脸:“不要读了。”怎么由清彦说出来这么羞耻。

“还有你出生那天院子里的花都开了,这什么百花公主。”清彦惊叹:“原来黑手党也讲究这套啊。”

“没有办法。”Reborn看着沢田纲吉已经快将头塞进桌子底下了,便被自己的学生找补:“彭格列是个历史悠久的黑手党家族,老一辈的人很注重这个。”

清彦点头:“哦我懂的懂的,就是弄点东西来提高逼格。像天命玄鸟降而生商,颛顼生了个企鹅国什么的……”

刚从桌子下面钻出来的沢田纲吉当场就“噗”了。

Reborn:“……第一句我倒是听过,后面那是什么东西。”

清彦一本正经地解释:“《山海经》,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驩头也就是企鹅了。直接翻译过来不就是颛顼生企鹅吗?”

Reborn:“……”

沢田纲吉:“有点微妙。”

清彦轻哼了一声:“这有什么,蚩尤还威风凛凛骑着食铁兽到处跑呢。想一想骑着大熊猫的画面就有点想笑。”

……顿时更微妙了。

不过这也只是一种说法罢了。

沢田纲吉:“说起来,一直想问……你从哪儿得来这些神奇的东西的。”

清彦毫不犹豫地说:“因为我靠沙雕在二次元苟活。”

“不,分明是你让我们苟活吧。”沢田纲吉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清彦说。

沢田纲吉:“突然渣男语录喂!”

清彦扑上去开始摩擦沢田纲吉,摩擦得两人身上都是静电,头发都竖起来了。

沢田纲吉嘴角抽搐的推开清彦:“你干什么?”

清彦回答:“这才渣男语录。”

沢田纲吉一头撞墙上。

他已经明白了清彦想说啥。

——这叫我就蹭蹭不进去。

什么叫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让沢田纲吉更为悲哀的是,自己居然秒懂了。

自己完全不想拥有这么强的适应力啊喂!!!

最后,沢田纲吉凭借着坚强的意志将话题拖回正轨:“想让你在场。”他顿了顿,认真地看向清彦,“唯独想让你在场。”

想让你看看我的成长,想让你看看我的蜕变。

从一开始的刺杀,到现在,我真的改变了很多,和其他人不同,你对于我来说是特殊的同伴。

他的目光非常认真,认真到让人想要躲避。

“身为彭格列教父可不能说这样的话。”清彦没有躲避,他也同样认真地说了一些玩意儿,“你得学会端水。”

极轻的笑容掠过沢田纲吉的眼底。

“他们是我的同伴,而你是我的……朋友。”他说。

“原来你管这种关系叫朋友。”清彦摸着下巴,表情一下子就猥琐了起来。

沢田纲吉跟着一下子猥琐的清彦一下子破功了:“……是什么关系啊!别说的这么让人误会啊!”

“互相摸过尸体的关系吧。”清彦继续摸着下巴说。

沢田纲吉无语:“好吧。”

“说起来,端架子和端水只能选择一个,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只能端一个东西。”清彦继续说道,“突然间开始富有哲学了……”

沢田纲吉:“突然就说了一些莫名其妙但是还挺有道理的话啊喂!”

“莫名其妙为表,有道理为里。”清彦说,“就是这个样子了。”

总之,清彦还是约好了和沢田纲吉他们一起去参加继承仪式。

于公于私都没有问题,毕竟自己也属于彭格列的编外人员。

他现在称号长的让他想起龙妈的那个笑话了。①

03.

“接下来,所有的一切都步入了正轨。”

清彦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写日记。

“说起来老师,我感觉类似的描述已经提到过好多次了。”他写着写着探头喊道。

一般来说五大干部就到头了,但清彦年轻,所以接下来还得‘步入正轨’多少次他也不知道。

毕竟再往上可就是那个位置了。

中原中也坐在房间的另一端的办公桌上,他此时正在电脑上打字。听到清彦的话后,他敲击键盘的声音没停,机械键盘发出雨点一般的声音,这让他的声音有些影影绰绰的。

“因为你的位置在不断变化吧,对于你来说,正轨的定义也一直在变。”

“是这样吗。”清彦将椅子转了一圈看向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办公桌上放着一个黑色烤漆的铁艺台灯,他被钨丝灯照亮了一半,侧颜很安静,仿佛加了滤镜一样。

如雨点般敲击键盘的声音停了下来。

“有什么想说的吗?”

觉察到清彦的想法,他停下工作,问道。

清彦从椅子上起来蹦到床上,然后在床上滚了两圈滚到了中原中也身边:

“那么不断变化的正轨——对于我来说,正轨究竟是什么?”

“活下去。”中原中也毫不犹豫地说道。

片刻后,他直视着他的眼,补充道:“以及,和我在一起。”

他没有逃避,而是非常认真说着这句话。

他成了清彦的锚,而且他自己明白这一点。

也坦然接受了背负这份责任。

他说这话时,声音带着微微的沙哑,钴蓝色的眼瞳里涌动着幽深的旋涡。

有点危险,但很动人。

“那么,我现在正走在人生的正轨上。”清彦拍了下中原中也的大腿,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哦,如果我离开老师,那就是双重意义的出轨了。”

中原中也将清彦还停留在他大腿上的手扯开:“……我应该为这种说法感到不爽吗。”

“你不爽的话我可以让你爽爽。”清彦张嘴说出虎狼之词,然后想到什么突然跳起来背对着中原中也,开始拼命蠕动身体。

中原中也:“你又是在干什么……”他眼睛里现在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清彦一边蠕动着身体一边用爽朗的声音说:“因为真正的男人,就应该用背影来回答对方的问题!②”

中原中也:“我可以打你吗?”

清彦:“在这样相互表白的钟情时刻你居然要打我吗?”他很震动。

中原中也认真地说:“因为打是亲骂是爱。”

清彦:“……”

清彦更加震惊地看着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表情有所崩裂。

清彦继续用更更震惊的表情看着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一脸扭曲。

清彦:“老师,你终于走上这一步了吗……”

中原中也:“我……”

清彦:“好吧,看起来你失败了。”

中原中也颓废地倒在了床上,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自己是傻瓜吗。

清彦也笑着躺到了他的身边,抱住他的手往自己脸上蹭了蹭,表示安抚。

“好啦老师,不要颓废了,这样的老师很可爱。”

中原中也把头埋在枕头里,“老子才不可爱。”

清彦:“据说在喜欢的人面前会不自觉变得可爱或者是油腻,老师你选一个吧。”

中原中也从枕头里抬起头:“……那我还是可爱吧。”他有气无力地说。

清彦:“嘿嘿。”

夜晚的氛围是非常好的。

卧室里没有开灯,只有两人的电脑屏幕发着荧光。

清彦的电脑是游戏机,装了五颜六色的风扇,房间里正对着电脑的那面墙也被灯照的五颜六色的。

手臂是挨着的,能感受到的彼此的温度。

这样的感觉很安心。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最近的事情。

“明天晚上要出发去意大利那里,参加阿纲的继承仪式。”清彦说,“老师你明天出差对吧?”

“是的,没法去送你。”中原中也应了一声,“注意安全。”

清彦:“诶嘿,要注意也是老师注意安全,我在那里很安全的,他们都可厉害了,如果发生什么事的话他们会保♂护我的,毕竟我们在一条时间线上是那种关系哈哈哈哈……”他显然是故意找事儿。

“是嘛。”中原中也哼笑了一声,他将手臂撑到了他的身侧,另个手有一搭没一搭抚摸着清彦的头发。他此时的表情很肆意嚣张,像是在面对敌人似的——或者他此时正在面对某个假想敌。他俯视着他的眼神带着某种漫不经心:“哦,我说的就是你注意安全。如果过于靠近他们的话小心我嫉妒狠了,打断你的腿把你关小黑屋。”

这样的中原中也真的是浑身肆意散发着荷尔蒙。

清彦鬼迷心窍,脱口而出:“那我就在断腿上长出一堆手来,这样老师就恶心得下不了手了。”

中原中也的荷尔蒙中断了一些:“……我以为一般人面对这种威胁时会感到害怕。”

清彦洋洋得意:“但咱不是二次元么,这种事在二次元是很兴奋的。”

中原中也默默放下了手,重新躺到了清彦身边:“我居然试图和你讨论这种正经的事情,算了……”

清彦:“所以要讨论不正经的事了吗?”

中原中也:“……倒也不是不可以。”

清彦也发出闷笑:“老师太和善啦。”

两人一起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清彦转过身看着中原中也。中原中也正看着天花板,他的帽子放到一边,头发散开,他的侧脸真的非常好看,棱角分明。

“说起来继承仪式那里,彭格列要搞什么天命高贵之类的。”清彦说。

“也是黑帮的老一套了,再过多少年说不定港黑也这样。”中原中也说。

“但老师本来就是神啊。”清彦说,“所以搞这套也是正常的。”

中原中也:“你是想说我是荒神吗?”

清彦:“不,我是想说,你是我滴神。”

中原中也:?

清彦:“你叉叉,让你系安全带你不系。”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拿起自己帽子往清彦脸上一扣,让清彦没法继续发癫。

而清彦则让全身都长了一堆手,牢牢把中原中也抱住:“老师呜哇老师呜哇——”

中原中也被清彦紧紧缠绕住,一脸生无可恋:“……那随你吧。”

清彦一边缠绕着中原中也一边一本正经地说:“让·杰克·卢梭有个定义——文明诞生于人类开始建造樊篱之时。”

中原中也:“然后?”

清彦继续一本正经回答:“所以束缚play是好文明!”

中原中也:“……”

清彦:“老师我可以继续做下去吗。”

中原中也:“……对不起,现在没这个兴致。”

于是临走前的一夜,以中原中也的萎掉结束。

……这又是什么鬼。

可想而知,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会发生很多。

但更多的却是他们彼此的温暖陪伴。

“我们各??过?段旅程,现在是时候携?同?了。”③清彦这样对中原中也说。

这句话非常动人,中原中也不禁有些感动。

清彦继续说:“这句话是抄的,但我爱你是真的。”

中原中也的情绪波动了一下。

……这,倒也行吧?

清彦:“其实上面这句话也是抄的。”

中原中也:?

清彦:“虽然如此但我爱你还是真的。”

中原中也:……呵呵。

清彦:“老师你的心情是不是此起彼伏?”

中原中也:“……还用你说吗。”

清彦:“那我希望你的身体也在我身上此起彼伏。”

中原中也:??

窗外阳光正好,天空晴朗。

清彦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中原中也【】的一天也开始了。

【】代表什么可以随意填空。

正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写激情片段的的,结果清彦一直在说笑话,很气人,作者自己也控制不住,那就番外写激情吧

正文以男主枯萎结束,很意味深长,很符合本文基调,笑死了。

正文结束,接下来是与正文主线无关的一些番外

颛顼:有些人可能不会读这两个字,我来标注拼音:zhelianggezi,现在大家会读这两个字了吧,一起来试试吧~

开个玩笑,读zhuanxu,三皇五帝中的五帝之一,也就是高阳氏

*

①龙妈头衔老笑话:龙妈夜半投宿敲门,门后老妪问:“门外是谁?”龙妈:“风暴降生丹妮莉丝,不焚者,弥林女王,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大草海的卡丽熙,奴隶解放者,卡奥终结者,龙之母……”老妪:“我这住不下这么多人!”

②因为真正的男人,就应该用背影来回答对方的问题!-日语常见描述:日语中有句描述男子汉的话叫做“用背影诉说”

③“我们各??过?段旅程,现在是时候携?同?了。”-唐顿庄园

*

网上看到个‘男孩女孩’类型的感动语录:

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正在驾车游玩,突然男孩毫无征兆的停下车,命令女孩立刻滚下车,而且不给出任何解释

女孩很生气,删除了所有她的朋友圈以及俩人的合照

第二天女孩听说男孩车祸死了,他开车撞到了一面墙上

原来男孩那时候便注意到前面有面墙,所以只能临时停车,并且在他撞向墙之前,救下了女孩的生命

说起来,上次看到这么弱智的,我记得还有一个她给他打电话时他在玩游戏于是挂了电话她一直在抽烟,一直抽,等他回到家时她已经抽了99根烟了。他哭着抱住她说,宝宝我错了。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靠沙雕在二次元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我靠沙雕在二次元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2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100%
目录
共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