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开山门

第529章 开山门

许洛一口答应自己所求,齐泰山明显大松口气,又恢复了往日的沉稳冷静,将事情原委娓娓道来。

若是不出意外,乞活盟确实还需四年后才会开山门,十年一次的大开山门也是整个碎空海的盛事,堪称大多数人一生中唯一可以跳跃龙门的机会。

可没几个人知道的是,每次乞活盟大开山门纳入新血之际,也正有一批最为精锐的弟子要走出山门。

经过十年积蓄,玄清气又到可以收取的最佳时机,诡仙域大大小小势力都会齐聚神木洲。

各方大势力自然是光明正大的去抢去夺,小势力、散人只要稍有些心气的,也奢望着能偷偷搏一把。

乞活盟做为人族势力擎天柱,在现在人族日渐势微之际,自然更不会放过每一丝壮大机会。

哪怕近百年来每次都被诡族刻意针对,门人死伤惨重,甚至全军覆没的时候亦不在少数。

可无论如何,乞活盟一次又一次的在苦苦支撑着,就凭这一点,就能明白为诡族能容得下御神、烘炉等宗门,却对乞活盟深恶痛绝、杀之而后快。

乞活盟家大业大,这么多年沉淀下来可谓是大小山头林立、势力盘根错节,其中腌渍事肯定不会少。

可唯独在这件事上,却没有任何一方势力有异议,甚至会争先恐后送出最为优秀的门人子弟。

这些人去到神木洲跟各大势力的天才搏命厮杀,替自己、宗门以及所有人族,在神木之巔、苍穹之上抢夺玄清气。

这每十年一次的残酷争夺,也被乞活盟称为泣血年!

由于被诡族各部恨之入骨,这些年乞活盟每次派出的弟子,能回来的几乎是十不存一。

这也导致神木出产的清气分配份额少得可怜,没有玄清气,哪里来的合气境,乞活盟势力自然也日愈削弱。

原本还有几年时间筹谋挪转,可这世上最没有意外的,就是十之八九会有意外发生。

负责监控神木洲的补天阁突然传出消息。

天地气脉流转有变,原本应该几年后才会在神木之巔显形的玄清气,极有可能会提前出现,有志收取玄清气的各大势力,需要尽快做好准备。

“补……”

许洛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藏书楼那么多古书典籍也压根没有提过这个宗门,他下意识就疑惑出声。

可第一个字才刚刚吐出口,齐泰山已经脸色大变挥手阻止,他朝着上方苍穹看了眼,然后小心翼翼从怀里摸出个八角破旧石盘放在桌上。

许洛眼中露出思索神情,想起以前在绝灵域时,那些人提到诡仙域时的诸种作态。

他马上明白过来,这应该又是某种预知神通!

其实有枉生竹镇压,这世上绝大多数预知、占卜、甚至诅咒类似的神通,都根本无法在他身上起到作用。

可这个猜测,连许洛自己都只是有个隐约念头,别人就更不可能知道。

齐泰山在石盘上转动两下,直接掏出整整一把灵露放进石盘中心,刹那间一股无形波动凭空生成,将整个钟楼都笼罩其中。

这个时候,齐泰山才满脸肉疼的长叹出声。

“这混天盘用倒是好用,可就是太消耗灵露,白大哥刚刚是想说从来没有听说过补天阁可对?”

许洛悄然点头,再次询问出声。

“补天阁难道是势力滔天,足以镇压八方不服,不然凭什么由他们来监控神木,又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宗门?”

“大哥可能有些误会,论起实力来,补天阁在诡仙域只能算是中下。

别说诡族各大部落,便是放在我人族为主的各大势力中,

亦是不起眼至极。

补天阁根本功法《顺天应命真解也压根不以战斗见长,反而专注于各种卜卦推算之道。

其实这也是各大势力,放心让补天阁守住神木洲这块宝地的根本缘故。”

“所以才会需要这叫混天盘的东西?”

许洛饶有兴趣看着桌上八角石盘,下意识问道。

“此物竟然如此神奇,竟然可以隔绝推算、混淆天机?”

齐泰山苦笑着摇头。

“哪有你说得那般逆天,也就是能暂时隔绝一方小空间与这世间的所有联系罢了。”

见许洛还是很感兴趣模样,他索性将混天盘推到许洛面前,任其打量。

“这么多年来补天阁几乎没出过错,那这次推断十有八九也会成真。

咱们乞活盟本来在各大势力中就敬排末座,也就是借助碎空海这特殊地域才能偏安一隅,所以凌云峰才决定将开山门时间提前,尽快做好应对!”

“泰山兄,恕我直言,兄弟还是没看出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其实听到这里,许洛已经明白为何自己凝煞成功,烟真人这些大老就明显另眼相看。

可他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希望齐泰山多透露些内幕,这些大家子弟在这方面的优势着实太大。

“本来是没有关系的,可白兄既然凝煞成功那就很有关系,何况白兄的战力在同阶中还如此出众!”

说实话不光是齐泰山,就连烟真人他们都想不明白,为何许洛刚刚晋升凝煞,战力就如此恐怖?

见许洛还有些疑惑,齐泰山终于说出其中原因,经过这么多年的厮杀搏命,诡仙域各大势力早已默契达成共识。

凡是能去往神木之巅抢夺玄清气的修行者,最高只能是凝煞境,这个并没有什么契约约束,但几乎没有人会去违反。

原因很简单,大家都死不起了!

最开始时各方势力几乎是倾巢而出,凝煞合气只配打前哨,三花真人为主力、五衰散仙掌棋局……

那打起来当真是风云变色、天翻地覆,别说玄清气,连神木叶子都快被他们媷光了。

结果回来一算账,哦豁,尼玛抢得那些玄清气连自己的损失都弥补不了!

特别是那些真人散仙,随便死一个,都足够任何一方势力心痛无数年。

哪怕只算凝煞、合气境的族人弟子,那其实个个都是机遇心性皆可称顶尖的人中之龙,这样下去谁都受不了。

何况这种烂仗隔个十来年就要来一次,这才有了合气不登神木的规矩。

正好这些玄清气也是由凝煞境来享用,那就由小辈们自己去打生打死好了,然后再凭各方门人弟子的表现,来定后面的玄清气份额。

至于上去搏命的那些人也不亏,除了能任意挑选合适的玄清气以外,更会得到各大势力的倾力培养。

甚至若是能活着从神木洲回来,这样的人才只是掌权者脑子不进水,那肯定就会当做自家下一代的核心人物培养。

所以像下院烟真人、裘结衣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当年能活着从神木洲走出来的狠人。

许洛心里已经将所有事情全部串到一起,也不再装模作样。

“泰山兄弟已经决定去神木洲?”

自己人都已经腆着脸上门,齐泰山自然不会瞒着他直接就点头。

“正是如此,不瞒白大哥,自从初次见过大哥,兄弟便明白大哥非是池中之物,这才刻意结交,还望大哥莫怪兄弟存有私心!”

见他如此坦白,许洛也不禁摇头失笑。

“凡事论迹不论心,自从相识以来,泰山兄弟可是助我良多,这份恩情白至乐从来都是铭记于心!

若是大哥真得有幸能被挑中,那咱们两兄弟就一块去见识见识,诡仙域各路天骄就是!”

齐泰山腾的站了起来,满脸欣喜若狂神情,激动的说话都有些结巴。

“多谢白大哥应允,若是以后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尽管说便是,我齐家在玄龟城还算有几分脸面。”

许洛伸手又让他坐下,对他如此信任自己也有些好奇,直接就问了出来。

齐泰山下意识伸手摸摸肩膀,露出不好意思憨笑。

“嘿嘿,大哥听了之后可莫要生气,兄弟伴生物名为水火蛟,天生灵识敏锐,能预知吉凶。

从第一次见到大哥起,这小东西便露出罕见的畏惧情绪,说实话兄弟原本也是不信的。

当时大哥不过通脉境,可水火蛟见你,却比见那些三花真人还要畏惧些,就如同遇到天敌一般,这也未免太过骇人些……”

听到这里,许洛心里不禁狠狠一跳。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种奇兽,竟然能悄无声息感知到自己体内凶猿气息,这他娘的上哪说理去?

齐泰山一边解释,又似乎怕他不相信索性将水火蛟召出来。

一头红黑两色的狰狞凶兽,陡然出现在他肩膀,这时正作贼般不时用眼角余光偷瞥许洛。

只是这时它体形不过尺许长,原本的狰狞凶悍反倒显得有些萌态。

许洛将体内凶猿气息尽数收殓,正想仔细打量下这小玩意。

可他的目光一落到水火蛟身上,它就跟老鼠见到猫一般,嗖的一声消失不见。

许洛嘴里还没来得及说出的夸赞之语,又生生咽进喉咙。

这场景齐泰山也没有料到,可他仅仅呆愣片刻就立即反应过来,再看向许洛的眼神明显都带上几分惊惧。

“大哥,若不是你来历亲白、还在玄龟城厮混过这么多年,兄弟都会以为你就是头披着人皮的洪荒凶兽。

水火蛟出生时便是尊阶精怪,又自小便与我开灵共生,现在虽然还没成年,可即便遇到王阶精怪亦不会是如此作态。”

许洛心里暗自叫苦,只能尴尬笑着解释几句。

“估计跟大哥所凝浊煞特殊有些关系,当初大司命初次见我都是惊讶不已。”

齐泰山这才反应过来,随意探测别人修为可是件大忌,赶紧挥手打断他说话。

“大哥不需要再解释,这是你自己的机缘,兄弟也无意打探。

说实话,此次若是神木洲真得成行,大哥藏得越深,兄弟越是高兴,你明白吗?”

许洛停下话语定定打量他半晌,可这回齐泰山眼神却没有半分犹疑,尽是坦然与他对视。

许洛脸上终于露出发自心底笑容,伸手在他肩膀上轻拍。

“那大哥就不废话了,咱们男人尽量少说多做。”

齐泰山目的达成心情明显有些兴奋,他应声点头后又担忧道。

“刚刚那秦时月过来,可是来请大哥去天英坊帮手?”

许洛脸上浮出一抹讥讽笑容,顺手又给他将茶斟满。

“他来有什么用,若不是司命早有交待,我哪有心情去管这等闲事!”

齐泰山顿时一愣,继而又明白了什么嘿嘿古怪笑起来。

“原来如此,司命竟然也慧眼如炬看中了大哥,这下兄弟就更放心了!”

许洛手上动作一顿,咦,这头诡物果然没有这么简单!

齐泰山既然已经与他结成同盟,也没有再卖关子意思。

“上院马上要大开山门,大哥已经知道,可大哥肯定不知道凌云峰会用什么方式来挑人?”

许洛脑中灵光一闪,下意识脱口而出。

“考核从现在就开始了?那这次的诡物作祟之事……”

还没等他说完,齐泰山已经脸色慎重点头。

“这种事情上院从来就不会明说,也没有人敢去问,但从我齐家这么多年经验来看,已经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

大哥既然想去神木洲,那就尽量不要留手,彻底展露出自己的潜力,这样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就是你上次特意提醒我的原因?”

说起正事,齐泰山再没有往日的憨厚沉闷作态,眼中精光闪烁不定。

“大哥上次干脆利落逼得步家求和,就连我齐家老祖宗亦有所耳闻。

再加上这次百花楼杀诡之事,肯定早已进入有心人眼线,但兄弟要提醒你的是,千万不要因为上次的事情而小看这头诡物。”

说到这里他突然又掏出把灵露,拍在在桌上一直没收起来的混天盘上,随着嗡嗡轻响无形光幕再次笼罩钟楼。

许洛心里微凛,见他这般小心便知道接下来的话应该非常重要。

哪怕是有混天盘混淆灵机,齐泰山仍然下意识的四处打量一眼才凑过来。

“接下来兄弟的话都是从老祖宗里偷听来的,大哥就当个闲话听听就成。”

他是这样说,可就算许洛脑子里全是豆腐这时也不会当真,他长吸口气直接点头应承。

“诡仙域每个人都知道,诡族是我人族宿命大敌,但大哥可曾亲自见过诡族?”

许洛差点从矮几前弹起来,像他这样的人,齐泰山只要稍微提点,哪还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

见他神情大变显然已联想到什么,齐泰山又舔舔嘴唇,语不惊人誓不休。

“我也不知道,为何这诡族能突然进入玄龟城?

这其中关窍简直是匪夷所思,要知道这护城符阵,可是开创乞活盟的那位大能手笔。

已经不知护佑我千万人族多少年,可以说天生就是诡族的克星,偏偏这诡族就这么悄无声息潜了进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灯驱邪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提灯驱邪人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9章 开山门

98.88%
目录
共5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