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乡巴佬的气势

第二百零二章乡巴佬的气势

“朕是问众爱卿,没有了农民辛苦耕作,你们吃什么,穿什么?”

“这.....”

下面开始窃窃私语,看似很简单的道理,但只要沾染上利益,一切将便的不一样。

姚奕衡里面提到了一条惩治擦除贪官一事,也正和皇帝心意。

姚奕衡思想大胆前卫,调理清晰,且年轻有为,皇帝很是满意。

“夫人,夫人。”初一骑马狂奔回来。

“初一,别吓坏了小少爷。”初二看着袭珍珠挺着的打肚子提醒道。

“夫人。”初一难掩自己激动地心情中了,家主中了,皇帝清点的头名状元。”

袭珍珠抱着手里面的多肉,笑眯了眼。

小六比袭珍珠更兴奋:“我就知道你看中的男人不会差到哪里去。”

袭珍珠笑的更开心了,拿出营养液给每一朵花加餐。

今天是个好日子,都高兴高兴。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当然这些只有袭珍珠听得见。

初二靠近初一,好奇的问道:“那谁,叫什么鱼的第几名?”

初一笑的更欢了:“那货哪能入皇上的眼,听说不仅没进前三,好像都丢到了后面去了,至于是多少,谁还关心。”

哈哈哈……

初一初二笑做一团,袭珍珠更是放下了心中的石头。

话说那张遇趾高气昂的进了皇宫,最后却落得灰头土脸溜的比谁都快。

前三名,带着大红花,跨上精挑细选的马,姚奕衡走在前面,一行三人跨马游街。

姚奕衡还有些惨白的脸色被喜庆存托,也显露出了红晕,他要第一时间回去告诉袭珍珠。

大街两边围满了人,都在一睹状元郎的风采。

“小姐,你看状元郎好年轻。”

阁楼上,李尚书的女儿李娇娇早已注意到了姚奕衡。

“兰翠。”李娇娇对着兰翠一阵耳语,兰翠便撒丫子跑了出去。

姚奕衡一心往家走,猛然间被人拦住。

“前方是何人,敢拦路。”领路的官爷呵斥着。

兰翠上前给了每人一吊钱,“知道官爷辛苦了,这是我家大人的打赏,这游街已经有些时日了,想毕状元老爷一定口渴了,我家老爷特意让奴婢来秦,状元老爷去茶楼喝杯清茶。”

姚奕衡顺着目光看向茶楼的方向,人头攒动也不知道是那位老爷。

出于礼貌抱拳向着茶楼的方向打招呼后人群中的李娇娇以为是在跟她打招呼。羞涩的红了脸。

“这位姑娘,麻烦你回去回禀你家老爷,家中妻子还等着我回去报喜,改日我一定登门造访。”

姚奕衡一心回家,怎么会停下来。

“驾。”

姚奕衡勒紧马绳,双腿一动,马便动了起来。

“诶。状元公。”兰翠被迫让到一边。

李娇娇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心中的状元郎消失在视线中。

“怎么样。”李娇娇脸色绯红,想着自己的好事。

“小姐,状元郎已经有家室了。”

李娇娇一颗热情的心立刻冷了下来,她绝对不会去做小的。

李娇娇咬着下嘴唇,心中不甘。

回到府中的姚奕衡不知自己游街之时,已经有人放心暗许。

“相公,你这是干什么。”

袭珍珠好笑的看着将耳朵贴在自己小腹上的姚奕衡。

“嘘,我在跟儿子说话。告诉她为父是皇上亲点的状元。”

姚奕衡最后被任命到翰林院任职。

现在已经入夏,温度回升,庄园里面又开垦出大量的土地种植花朵,温房花伯一手负者,种植稀有花朵。

这些花当然是花伯根据袭珍珠提供的花在培育的,他们比外面的花好一个等级,但和袭珍珠空间中又是不能比的。

袭珍珠每天都会花时间将空间中的话提炼出来,这些精油和花露专供VIP。

另外她又培养了一批美容师,只为VIP服务。

京城中的贵妇们,没事聚在一起便是八卦加比较,最后比来比去的,有头有脸的都来了花语。

运起还的话,还能得到花语店主的亲自接待。

宫里面的太后娘娘们用的都是袭珍珠一手打造的,当然更具效果,让贵妇们没进一次宫都暗暗羡慕对方的保养,跑去花语的次数便更多了。

“名妇见过楚王妃。”楚王妃今日盛装前来。

楚王妃上前,虚扶“珍珠,快起来,这里又没有外人。”

袭珍珠打量起楚王妃身后的所谓不是外人的人。

“看我,还没给你们介绍了。“楚王妃掩嘴轻笑。

“这位是马大人的夫人,马夫人。这位是.....''”

“夫人您好,欢迎光临花语。”袭珍珠得体的一一招呼着。

“对了,这位可是新科状元的夫人,今年出了明的庄园和花语都是夫人的私产。”

“楚王妃,您客气了。”

明显的这话一过,在场的夫人眼中从淡淡的嫌弃和疑惑中出现了羡慕。

有着楚王妃的介绍,袭珍珠结实了一批京城的贵妇人,她会打听好夫人们的生辰,到时便以朋友之名送上根据每个人打造的生辰花。

送了第一束后,以后不用袭珍珠免费送贵妇们变主动为家人定制花束。

“宿主这走你打算用什么主题做花束。”小六很好奇,袭珍珠的脑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为什么每一周都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花束,还能被人喜欢。

“你难道不会想想,还说自己是系统,功能不够啊。”袭珍珠手上不停,嘴上继续每日的调侃。

“啊啊啊啊啊”小六。

“夫人,有人想见您。”林语眼色慎重“夫人,几人好像来者不善。”

“有多不善,还能有你家夫人厉害。”

林语立刻露出笑容,跟上袭珍珠。

袭珍珠整理好衣服,摸着自己的肚子:“宝贝,妈妈爱你,你要乖乖的哦。”

肚子越来越大,站的长了,袭珍珠便觉得腰酸背疼的。

林语和初二一左一右的扶着袭珍珠。

“你就是花语的店主。”王夫人眼神不算友好,上下打量袭珍珠。

林语搬了凳子来,袭珍珠坐着让对方继续打量。

看吧,看吧,看够了我们在说。

呵呵。

初二为袭珍珠端来鲜花茶,静静的站到一旁。

李夫人一直冷眼旁观,不做任何言语。

袭珍珠端起茶杯,余光将两位看了个遍。

衣着不凡,谈吐吗。

狗眼看人低。

“两位夫人,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一步,店里面还有人等着。”袭珍珠被扶着慢慢起身。

“站住,果然是乡野村妇,一点规矩都不懂。”王夫人一脸的横肉堆积到一起。

“对不起夫人,我这里是花店,如果你有关于花的问题和美容的为我一定知无不言,如果是别的,或者是只拿眼睛看,店里面的花,很好。”

袭珍珠是明白这告诉对方,自己不是物品,请管好自己的眼睛。

“好大的口气,知道我们是谁吗?”王夫人黏着花瓣,眼神一如既往的轻视。

袭珍珠勾唇带笑:“我当然不认识你是谁,但我知道自己是谁,我是乡野村妇,不足以和夫人呆一处。”

袭珍珠起身,准备离去。

两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彻底的无视了。

“既然这样,我就不跟你废话了。”随着王夫人的话,旁边的丫鬟拿出一叠银票,递了过来。

王夫人将银票摔在桌上,斜眼挑眉:“你也是上辈子修的福气,宫里面有人看中了花语,这是给你的钱。”

王夫人端起茶杯,等着袭珍珠感恩戴德。

袭珍珠将银票拿了起来,一张一张数了起来。

“12345……”

王夫人轻哼出声,乡巴佬。

小六才不相信袭珍珠会卖自己的店,“宿主,一万两你要数到什么时候。”

“哦,花语才值一万两,那人的狗眼真没救了,你说是吧,小六。”袭珍珠慢慢悠悠数着。

“岂止是没救,是瞎,宿主要不要给您弄点好东西。”小六手痒痒了。

“小六你变坏了。”

“也不看我跟的什么人。”

袭珍珠能说什么。

十张银票被袭珍珠整整数了十分钟。

林语看傻了眼,初二怀疑自己的眼睛,夫人好像和平时不一样。

王夫人喝王了整整一杯茶。

“还不快谢过夫人。”那丫鬟忍不住了,拿眼睛看天。

“啪。”

林语一巴掌拍了过去,“下贱奴才,这么跟主子说话的,这京城中奴才还不如个乡下人。”

林语早忍不住了,主子不能打,奴才可以打吧。

“放肆。”丫鬟反手甩了过来,被林语轻易躲了过去。

“夫人,你怎么样。”铁辅带着人找准机会冲了进来,抬手一巴掌,那丫鬟立刻变成了猪头。

“夫人,你没受伤吧。”铁辅面上焦急好像袭珍珠真被打了。

林语瞧见那猪头,差点没笑出声。

“放肆。你.....”王夫人怒气横生:“袭珍珠你手下打了我是丫鬟怎么说。”

铁辅摸着脑袋,一脸的憨厚:“夫人,我们在外面听见动静,以为她要打你。是吧,兄弟们。”

“是。”整齐划一,进来的十人一致看向王夫人和李夫人。

“你们这是要造反。”王夫人脊背发凉指着袭珍珠。

“哦,造反,啥是造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宿主她的种花DNA动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宿主她的种花DNA动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二章乡巴佬的气势

100%
目录
共20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