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0八章 吃包席

第一百0八章 吃包席

“青色等烟雨,而等!”

故作傲慢姿态,双手环抱,扫视了一遍眼的群,悠哉地哼着歌。

“妈的,今给爷说芝麻点儿,就等着阳间当失踪口吧!”群一脸挂着溃烂刀疤的,恶狠狠地骂。

“好饭怕晚,做么古董行,点耐心好好?”

“雨青云处,自汝窑颜色。”待话音落,一口唾沫从群里飞,喷到脚边。

紧接着,一身穿白背心的寸头男子从群后面挤了,斜眼瞟了瞟瘦高男子手里环抱的青瓷梅瓶,闷声:“子,虽说铲地皮、跑筒子的,如那些鉴定师水平高,但也随意以糊弄的,说玩意儿汝窑?”

“嘿嘿,今遇到老子算倒霉!恰好老子之铲一次汝窑!汝窑的釉色青色,假,但汝窑的支钉芝麻铮钉,跟芝麻粒儿差多!”

“喂!瘦子!把梅瓶底儿亮给家瞧瞧!”寸头男子对着抱着梅瓶的瘦高男子喊。

瘦高男子因为寸头的语气,些高兴,为了确定手里的东西真假,还将梅瓶的瓶底对着家。

“哟!子!还宝祥,丢现眼!”

群轰动了起,骂骂咧咧的声音越越。

“爷什么候说汝窑了?瞎插什么话?把能的!”对着寸头男吼。

一间,四周都安静了,所都盯着。

“些铲地皮、跑筒子的,点能耐就冒皮皮!”

“雨青云处,那种蓝色,汝窑的确,但实际,都后瞎传的,古说得明明白白,种雨青指柴窑!”

“咕噜!”

知谁咽了口口水,没接话,很明显,家都睁眼睛盯着瘦高男子手里的梅瓶。

“相信以诸位的眼力,东西开门货,肯定没问题!唯独奇怪的,便窑口看吧?”反问。

“便世所罕见的柴窑!价值汝窑的倍数啊!”声说。

“超!特么柴窑!别说,还真能!”群里爆发一声惊呼。

“汝窑现也算找到窑址了,河南的清凉寺那边儿,柴窑呢?到现也没听说窑址哪?”

“柴窑,得名于晚唐五代期的柴氏家族,家族割据于最富贵的江南。说柴氏家族家能没听说,但说钱氏王朝,家总得耳闻了吧?”笑着问。

“嘿嘿,实际,柴氏家族后便了钱氏王朝,而钱氏王朝经常向原王朝进贡的瓷器便柴窑,而柴窑据说,钱氏王朝从高丽购入的,因为域外烧的瓷器,国内自然找到窑址了。”

“信的话,鉴定名书《格古论》里说,柴窑青如,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滋润细媚细纹。,把件梅瓶传着看看。”

一边说着,一边抱起脚边的梅瓶,递给了离得近的一穿绿色T恤的胖子。

“先说好,咱能坏了规矩,买定离手,位瘦瘦的帅哥还没放手,两件东西都归目,家就算想买,也得先等等!”声说。

“哎哟!就说,咋怎么看都开门,原柴窑啊!”

“还真别说,格古论里说的,都能对!”

“现作假作种感觉!”

“嘿,现一件汝窑的碗都以卖一亿左右,咱整点柴窑瓶子,岂发了?”

群讨论热烈,瘦高男子怀抱梅瓶的手也因激动变得颤抖起。

“兄弟,两收了,一口价,别高!”瘦高男子满脸期待地看着,说。

没立马说话,只把手一伸,比了五字。

“五万五常币?行,马给!”瘦高男子露黄牙,笑得灿烂。

“五万?那准备次再碰碰机会吧!五十万!”没好气。

瘦高男子想了想,咬了咬牙,头一点,“成!五十万就五十万,谢谢兄弟了,真宝祥啊!”

心想,花市面百万的,一倒手赚几亿,买卖放谁身都乐意。

将五常币叠好放进裤兜,瘦高男子立马将梅瓶抱走,推开群快步离,走后久,群里几混混互相对视了一眼,也跟了。

“兄弟,一次阴场也容易,就真的没多的了吗?别敢拿,地方,会事儿,放心!的话,吃包席!”墨绿T恤胖子抢先问。(吃包席,古玩行话,指论古董品相好坏,花高价一次性全买了,点现的梭h哈之感)

眼见着面群愿离,正知怎么办,只见远处张子玉对挥舞着手,而后又晃了晃手里的红色塑料袋,里面似乎一团报子,包着什么东西。

顿明白了,子真坏,原本想着搬完砖头,直接跑路,没想到张子玉还嫌够,竟然打闷包。(打闷包,古玩行话,指合着伙坑骗买家)

“哎呀,哥还么兴致,弟就明说了吧,东西肯定,最后三件,宝祥,一口价,一百万吃包席!”

见众些犹豫,又说:“周文,蜀七门周家,如果卖假货了,尽管周家找!”

“好!老子了!货拿!”穿墨绿T恤的胖子从群里走,声喊。

“周文!咋?搞得怎么样了?卖啦?”

,张子玉提着塑料袋挤开群,走近拍了拍的肩膀,笑。

“刚走了五十,现走一百,兄弟,把货递给位哥,吃包席。”趁着手接触塑料袋的瞬间,用蜀七门的暗语张子玉手心划,闪。

知眼花了,就张子玉现的一瞬间,穿墨绿T恤的胖子似乎笑容一凝,但很快笑着接了递的塑料袋,掂量了一,便将把五常币塞到了手。

趁着胖子蹲地一层层打开报子,指了指远街角处原本卖高丽青瓷的干瘦男子,“那位教头,两就抛砖引玉,寻缘的!”

群一看,街角瘦高男子身地摊摆着好几件刚刚卖差多的柴窑,一间,发疯般冲了。

趁乱,对张子玉使了眼色,拔腿就跑。

“草,妈的两贼!敢老子搬砖头!谁帮抓住俩,送一件!”

远远的,便听见瘦高男子的声音,从将团团围住的群,艰难的传。而群,顷刻间,像一被捅破的马蜂窝,无数的向逃跑的方向奔。

“格老子的,打老子闷包,老子弄死!”墨绿T恤胖子吼着,将层层报子包裹的石头用力摔地,迈开步子冲。

跑了概十几分钟,给张子玉累得够呛。

“哎,年头,还真能看胖子,原本打闷包,就盯着跑快,好了,追得最近!”气接气地说。

“跑动了,阴场里的空气对劲,剧烈运动就像高原一样!”

“面座石拱桥,咱先躲桥洞吧!实行,只能杀了!”张子玉嘴唇发白,气喘吁吁。

“哒哒哒!”

就张子玉刚刚沿着土陂,滑到桥洞里躲好,桥面响起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只听胖子愤怒地喊:“还格老子跑,待会儿拔了的筋!”

而后,脚步声随着的呼号,逐渐远。

,轮到张子玉面面相觑了。

胖子,明明看见了,却故意带着众跑远。

连忙掏五常币,借着阴场幽绿色的光,看了看,没错呀,真的。

被打了一百万闷包,又放,到底想干什么?

“哐当!”

正认真思考,桥洞里靠近桥面的昏暗空间里,突然传一声轻响。

一黑影,晃悠悠站里起。

看着,倒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黄泉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黄泉之上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0八章 吃包席

100%
目录
共10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