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致【0野】的1封信

第349章 致【0野】的1封信

......

...

“千野,你好啊,我是幼幼!”

“你消失的时间还真是长到爆炸,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是回到家里了吧?”

信封上落了些许灰尘。

上面的字迹也显然失去了墨香味,反而因为没开窗户导致的潮湿有了杂影。

很显然,这封信写下的时间已经有了一段时间,至少不会是两个月内留下的......

“嘿嘿嘿,这真有些废话,你都看到这封信了,我居然还说应该回到家里......”

“千野啊,你知不知道,你不在家的这些时间我好无聊,电视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台,屋里的游戏机玩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没什么可玩的了,我也不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

“我明白,你在那边一定受了很多委屈吧......”

“所有的事情,本来你可以不用知道,本来我可以将这一切都给隐瞒下去,然后给你一个想象中的结局,还有一个想象中温暖的。”

“但,这是一件残忍的事。”

“我总觉得什么都不告诉你,会把你搞得像个二傻子一样......”

林小小为千野持着信。

在千野观看内容的时候,她也顺便看了下去。

文字语气不像是一个男孩子的,除非对方是个小孩,不然不会用那么做作的说法......

那么......

会是谁呢?

千野的女朋友?

还是说,是千野的妻子?

虽说与千野相处的这些时间里,林小小因为没有看见过千野的真实面貌,所以对年龄代沟之类没多大在意。

不过在回想起来时候,她还是清楚对方年纪要比自己大一些......

如果是妻子的话。

那好像不是没有可能......

林小小思绪冗杂,带着疑惑继续往下看去,也想明白信上所说的,千野受的委屈会是什么。

“在那边,不太好过吧?”

“有间她大概是已经去找你了,毕竟现在你的发展超过了那群家伙的想象,他们应该迫不及待,没有时间再继续耗下去。”

“可能你现在还活着,可能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你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真正的你看见了这封信,那就证明我那么努力的留下信息,这是一件没有浪费力气的事情。”

“我决定了!”

“我要去那个地方帮助你!”

“就像过年时候,你帮助我把我带回家里一样......”

“或许就像以前的时候,你不费心思的对我那么好一样。”

“他们让你受的委屈,我可看不下去!”

“别人不会心疼你,但我会!”

“当然......”

“我是不会和你见面的,这要是被发现了,那咱俩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顶上集体,不知道你有没有在出来后听见过这个名字。”

“我所说的那群家伙,就是这个集体中的人。”

“假如你有遇见这个集体中的人,尽量远离吧,他们会把你带入不属于你的生活圈子。”

“......”

“千野,我知道你更喜欢平静的日子。”

“就如往常那样躺平,每天就随便吃吃饭,写写,或许是无聊时候出去转转,这就是你大概期望的生活......”

“我也由衷的。”

“希望你能够那么幸福的,安好的生活下去......”

“有间那边,你就不用去想太多了。”

“他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总是以自我为中心,不听别人解释做着自认为对的事,毫无在乎其他人的感受。”

“冥冥之中,你就当作是自己运气不好倒大霉吧,不用去深究......有句话很土,不过很适合现在的你,那就是狗咬了你一口,你总不可能咬回去吧?”

“千野,其实我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救下你。”

“那群家伙手里的东西很变态,估计安仅他们在进去时候,就没有想过会把你放出来......”

“当然,我会尽力的。”

“毕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我会让他们知道小孩子也是不好惹的!”

“好吧......”

“拿起笔时候的确有很多话想说,可落笔时又觉得想法太多,从哪儿开始写都不适合。”

“好多好多的事情,纸在笔下却写不出来。”

“算了,你就当作幼幼曾经是你的一个朋友,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这就足够了。”

“现在的你,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存活下来并且看到了这封信,但我还是想把一些事情告诉你......”

“顶上集体的那群家伙,他们不是好惹的。”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善良,全都是些圣母婊的仪态,可背地中的骨子里肮脏得不行......”

“双拳不敌四手。”

“好汉不吃眼前亏。”

“宰相肚里能撑船......”

“......”

“总之,你就别太计较这件事,假设真活下来,那最好是隐藏好自己,不要太过高调,以免被顶上集体的人注意到。”

“对了,另外提一句......”

“如果你没有杀死自己体内的那个家伙,最多只是让他滚出你的身子,或者是换了种方式压制,那你可得小心一些了。”

“因为那个东西的本源是个种子,无论它去了哪儿,都会留下关于自己的东西,论成长起来只是时间问题,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最好的方式就是找个办法将它除掉,那是最保险的做法。”

那个家伙......

千野没有推测错的话。

这里的幼幼应该是指曾经住在自己身体里的另一个【千野】......

原来这小姑娘知道得那么多。

并且看样子她晓得的事情不止这么些。

来路神秘的她,现在让千野更加摸不清楚头脑了一些......

不过还好。

目前就根据幼幼的说法,那个曾经存在的【千野】会留下种子什么的,现在基本不需要有任何担心出现。

修改剧情的能力只有千野一人知道。

估计幼幼也没有料到,最后他会选择丢弃掉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成为怪诞这种做法......

至于所谓的“顶上集体”。

千野可不信奉什么狗咬了自己一口,他总不可能咬回去这种话。

他就是这个性子。

什么叫做总不可能?

就算是被蚂蚁给咬了,千野也不会放过报复对方的心思......

依照幼幼的语气形容来看。

即使对方没有明确点出确凿的问题。

不过还是被千野给看出了端倪......

很可能。

自己所遭受的并非有间一个人的计划。

而是来自于“顶上集体”这个刚听说到不久的东西......

幼幼一直反复强调的让自己远离,大概率是他们没有打算就此收手,反而在之后或许还部署着计划,就等待着猎物出现。

“再是最后的最后。”

“就沿用一下老套一些的告别方式吧......”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幼幼已经不可能会在你的身边了,以后也不可能会去找你,你也不用来找幼幼。”

“其实说起来有点遗憾,不过仔细想了想,觉得我们之间有那么一段友谊也算不错,至少幼幼总算能够近距离的和你生活过一段时间。”

“幼幼走了......”

“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接下来的事情,幼幼就不能帮助你了哦。”

“你留下的诅咒源我给你放在书房了,如果你需要带上的话,可以去到书房里面拿。”

“说实话,那些小虫子好多啊,幼幼抓了老半天,才总算把它们给全部抓回了小瓶子里。”

“其它的事......”

“就基本没有什么了。”

“反正你只要记住,在听到顶上集体这个名字的时候,尽量去远离他们就行,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心善的。”

“千野,可惜我不能当着你的面,认认真真的给你好好告别一次。”

“我们两个呢,就算是这么认识和结束了......”

“要记住,幼幼是你的好朋友!”

“这是必须要做的事!”

“如果你给忘记了,那我会很伤心的......”

“再见了。”

“千野......”

...

文字到这里结束。

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

没有因不会写字而用拼音代替的地方,尽管幼幼的年纪看上去很小,话语间也总是透露出未懂事的小女孩的感觉。

可千野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貌似是,对方好像在尽量去把自己给营造成一个小孩子。

是的,就是这样的没错。

整封信给留下,结合起千野所认识的幼幼,他感觉到了违和感......

有人伪造的?

还是说,是隐藏着什么?

故意把信写得很像小女孩的感觉,这又是在图些什么?

千野很清楚,幼幼不是一个正常的小孩子,也不可能会像正常小孩一样幼稚与不懂事。

从对方告知的信息来看。

她了解的东西一定要比千野知道的要多得多......

顶上集体这种玩意儿,千野可不认为是什么人都能够知道的。

包括于其中关于【千野】的细节,幼幼也似乎全部清楚,只不过碍于某些问题没有告诉给千野罢了。

【明明说了,不想什么事情都对我隐瞒,不然会显得我很我委屈,可为什么还要打这种哑谜呢......】

望着林小小手中的信纸。

千野开始思索起来,认为自己大概是忽略了某些问题,才会感觉这封信读起来会那么怪。

【不,不对......】

【信这种东西,不像见面说话什么的,也与用手机发消息不同,后者还有密码保护,但信这种玩意儿,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能看见。】

【假如幼幼真有什么秘密想对我想说的,完全可以存进电脑里,她很清楚我会写,电脑不会放在角落不用的。】

【只要我打开电脑,那就一定能看得到她写下的东西......况且,打字要比写字要轻松很多,她不像是这种不会偷懒,故意找麻烦事做的人。】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

【这封信,确切意义上讲,是写给包括我在内,其余的所有人都可以看的!】

繁琐的内容。

以及主题是要千野远离顶上集体的意思。

幼幼留下这封信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推测到或许千野没有安全出来,然后留给其他人所看的。

而这其中最大的可能......

就是曾经占据掉千野的意识,剥夺掉他身体里被种下种子好几年的那个家伙!

【给他看的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

千野想不明白。

假设说这封信是给【千野】看的,那么主要想表达的意思,又或许是起到的作用会是什么。

总不应该是让【千野】远离顶上集体吧?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毕竟有间之所以会把那家伙种在自己身体里的原因,最主要是要将其“复活”,重新存在于世界上。

当时安仅与有间似乎是闹了矛盾。

前者不同意这样干,认为【千野】如果回到了现实世界,那会将现实搅得一团糟,从而引发出灾难之类的一系列问题......

不过如果真的平行仪没起作用。

千野也没用修改剧情给拿回自己的身体。

那个家伙真的从邀请会世界走出来......

这封信的意义。

会在哪里?

借着给千野说话的名义,实际上是让【千野】远离顶上集体......

哟哟埋下的棋让千野没有办法看懂,压根就推测不出个什么东西过来。

无奈。

他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少。

包括顶上集体也是最近不久才听说的,更别讲以前和未来发生过还有即将发生的事......

千野只能先默默将其记在心里。

等之后假设碰到了什么线索,再去解开幼幼留下这封信的原因。

【字里行间全说的是对我的思念。】

【明明才认识没多久,却说得好像是认识很长时间的忘年交一样......】

【连再见都要刻意说得深情饱满,这小妹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幼幼不是普通小孩。

这点千野非常的清楚。

在知道这封信很可能不是留给自己看的以后,他对所有的内容都产生了怀疑,-甚至还想过这会不会是某种藏头诗,摩斯密码,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暗语。

翻来覆去的没看懂,倒是给自己留了谜团......

千野叹了口气后,这才发现林小小持着信纸的手臂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由于千野一直是在心中想,没有吭声的原因,让林小小误以为千野还没有看完,便傻呆呆的一直举着。

待到体力耗得差不多,手快要举不动的时候千野才有发现。

【看完了,放下吧。】

千野开口说道。

闻言的林小小松了一大口气,将手里的信纸给放回后,赶紧甩了甩自己发麻的手臂。

同时,她也看着信纸。

好奇于这是谁留下的东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能修改自己的剧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我能修改自己的剧本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9章 致【0野】的1封信

100%
目录
共3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