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我就是他

第217章 我就是他

来人是谁?

正是已经一年多没露面的,金国赵王府的小王爷完颜康。

当年在嘉兴铁枪庙,郭默透漏了几条消息给他,成功的将祸水北引,同时也换得两百匹战马的承诺。

倒真不是完颜康小家子气,想赖掉这两百匹战马不给。

而是,他回去之后,实在是一连串的忙碌。

一回到中都,就跟赵王完颜洪烈密谋了半天,甚至连夜进了皇宫,将郭默告知的消息一一禀明金国皇帝。

此时的大金国,还是史称金宣宗的完颜珣在位,从辈分上来讲,算是完颜洪烈的堂哥。

完颜珣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身子骨一直不太好,大金国在他手里也彻底走衰。

金国统治下,多有不稳定的区域,要么倾向蒙古,要么心往大宋,而女真人的发源地,也断绝联系多年。

当他听到完颜洪烈父子的阐述,倒没怎么吃惊。

这个在位多年的皇帝,很多事情也是心里明白,只是往往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

“六弟,你方才提供这几条信息至关重要,蒙古的狼子野心,已经昭然若揭,今后的抗蒙之事,还需要你来多多分担啊。”

完颜珣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完颜康。

“康儿也二十岁了吧?该出来做事了。到河东北路去吧,先熟悉一年半载军务,我希望你能在太原府,训练出一支三万人的精兵来。”

说完,从龙书桉上,拿起一支金批令箭,又在一张空白圣旨上,刷刷点点写了一封任命书,亲自盖上金国的玉玺。

“此军就命名为‘忠勇军’吧,希望你能不负‘忠勇’二字,所需物资可找你父王全权解决。”

“你就以赵王府世子的名义,在军中领定远大将军吧。”

好家伙,这一下子就是从四品的官职,还是掌控三万兵马的实权将军。

蒙金边境,金国驻防将领的筛查,

对宋政策和驻军的调整,完颜珣自会找人去做,无需完颜洪烈父子操心。

自此之后,完颜洪烈忙于北方防务,而完颜康却悄悄进入了太原府。

为了儿子军旅的顺当,完颜洪烈不惜血本,将自己的几位幕僚和得力干将派了过去。

实际上,所谓的“忠勇军”还处于初创,从各地驻军中征选一批,又从边境征召平民入伍。

这时候的河东北路,大体相当于后世的SX省中南部,西北方向跟西夏接壤,向南过黄河就是河南府。

一年多的时间,完颜康除了学习基本的军务,更多的心思放在那本“玄冥神掌”上,越练他越觉得此功法的不简单,甚至自带有内功心法。

完颜康本来就有“全真心法”打底,修行了那么多年全真教的武功,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又从梅超风那里学到了“九阴白骨爪”。

再练眼前这个“玄冥神掌”,正邪两派的武功,在他一个人身上练就。

一年多的功夫,完颜康的武功肉眼可见的增长,已经突破一流境界。

其实,完颜康本身的学武资质上佳,只是全真教的武功,入门容易学精难,而且多是水磨的功夫,练到一定年月才真正见效。

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自己都没练到正路上,况且她是会教徒弟的人吗?

这本“玄冥神掌”,算是这么多年来,完颜康获得的最完备的一门顶级武学秘籍。

前边那么多年的基础已经打好,正是快速提升之时。

虽然他人在太原府,完颜康对江湖上的信息,可并不闭塞,尤其是欧阳克一再在郭靖、郭默手中吃瘪的消息。

让完颜康更加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武学上要走的路还很长,整个人变得莫名的沉稳。

只是别人不知道他的行踪,完颜洪烈对外也声称儿子闭关了。

除了练习“玄冥神掌”,自己也时不时到军中去露露面。

虽然“忠勇军”的招募、训练,自有完颜洪烈派来的人在进行,短短半年之内,已经招满了名额。

军需方面,有赵王完颜洪烈在朝中,自然是优先供应。

但完颜康也知道,军队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更牢靠一些。

偶尔到军中走走,也磨练一下自己的骑射功夫,甚至下场跟军中的骄兵悍将比试一番。

当年学艺的时候,完颜康也曾从“长春子”丘处机那里,学到过“杨家枪法”。

虽然只是江湖上流传的大路货,根本无法跟杨铁心家传的“杨家枪法”相比。

但是,在已经是一流好手的完颜康手中施展出来,整个“忠勇军”中,还真找不到敌手。

所谓“钱压奴婢手,艺压当行人”,完颜康时不时来露上一手,就在“忠勇军”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本身金国军士,尤其是中高层,那是女真人出身,也是崇拜强者的。

当完颜康一把枪,连败军中十几名悍将之后,再也没有人议论他是靠着有个好爹才谋取高位的了。

兴致来了,完颜康甚至从底层的军士里,亲自挑选了五百名精明强干之人,作为自己的亲卫队。

无论从物资供应、粮饷待遇,还是训练强度,都是整个“忠勇军”最高的标准。

略微显显手段,就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汉子们,摆弄得服服帖帖的。

完颜康这一年多来,无疑是值得称道的,可整个金国的大形势,却日趋没落。

即便提前有了准备,当蒙古军进攻西夏的时候,超出对方一倍兵力的夏金联军,即便处于防守位置都连连战败。

为了抵御北方强敌,在南方宋金边境的驻军抽调了大半。

甚至一再减免宋朝的“岁赋”,就是为了能够有一个稳固的南方,然后可以全身心地应对北方的强蒙。

可就在这个时候,金国高层内部竟然还有脑残之人,派兵进入两湖境内,配合欧阳克那小子,去争什么丐帮帮主?

最后,欧阳克在“西毒”欧阳锋,和“铁掌水上飘”裘千仞的双重护持下,竟然也完美地败北。

连带五千金国骑军,也完全葬送在两湖地区。

这还不算完,百十年来,已经当惯了大爷的金国人,怎么能咽下去这口气呢?

再次集结一万两千步骑,可依然是全军覆灭的结局。

反倒是一次次接战,帮大宋练出了“敦武军”和“靖难军”两支劲旅,更是连续丢失邓州、唐州,整个汴京路眼见都难保了。

今年开春后,蒙古大将木华黎,突然出兵五万,攻打金国。

如摧枯拉朽一般,短短不到三个月,就席卷了金国长城以外的地方,直逼居庸关。

年老体衰的完颜珣,二话不说,直接将都城迁到了汴梁城。

如此一来,金国北方的将士更无战心,居庸关也在告急。

这已经够乱了,完颜康居然接到消息,有一支数千人的蒙金联军,正在追杀一支从大漠来的几百人队伍。

这支几百人的队伍,强悍得很,屡屡被围又屡屡杀出,蒙金联军竟然不断损兵折将,现在已经一路杀到了太行山附近。

完颜康就坐不住了,这也算是到了自己辖区了。

谁这么不长眼,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跟蒙古人联手?

一再损兵折将,那就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存在,蒙古人的敌人原本应该能成为金国朋友的,这不是在作死吗?

因此,完颜康顾不得“忠勇军”的训练,自己带着五百亲卫队,赶奔太行山。

等完颜康到达太行山的时候,正是郭默他们全歼蒙金联军的第二天。

本来,当地的金国驻军,集结了三千人马,想要把已经进入怀州城的郭默百余众一网打尽的,被到来的完颜康生生拦住了。

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是谁到了怀州城。

郭默,那个让他感到最无助,也最无奈的人。

仿佛自从见到此人,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被人家压得死死的。

武功再怎么练,貌似根本没有赶上对方的可能。

带兵打仗,自己一年多了,好容易训练出三万名像模像样的“忠勇军”。

对方,却已经是“敦武军”、“靖难军”、“忠顺军”的实际掌权者。

这次,又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全歼了数千名蒙金联军。

完颜康已经知道了,那个跟蒙古人合作的脑残,正是欧阳克那个衰仔。

他们也算认识多年了,一开始完颜康挺羡慕欧阳克的,有一位名扬天下的好叔叔,“西毒”欧阳锋那是武学宗师的存在啊!

后来,却发现这位克兄,武功也算高强,却好色至极,更是霉运不断。

只要有欧阳克参与的事情,貌似就没成功过一次?

总是被人家打得落花流水的,得亏他有个好叔父,要不然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完颜康耐着性子等了两天,并不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的事情,而是他接到的一份情报太过震撼。

这两天,他将自己的亲信派往南边,渡过黄河去确认消息去了。

刚刚昨晚得到证实,心灵震撼之余,又感到无可奈何。

这不,一大早只带了六名亲兵,拿着那份情报,进怀州城来求见郭默。

没想到一见面,郭默竟然提起当年自己的许诺,不禁老脸一红,毕竟也算是自己爽约了。

“郭兄玩笑了,以郭兄如今的身份、地位,区区两百匹战马,您还放在心上?据我所知,现在太行山下,您就有不少于两千匹战马吧?”

完颜康难得的好脾气,对郭默也客气得很,甚至都有些尊敬。

他的这个态度,让郭默一时还真适应不了。

这还是那个自觉高人一等,颐指气使的金国小王爷吗?

“小王爷,这可不能混为一谈,你那两百匹,是郭某拿重要情报换来的。而这两千匹,那是兄弟们拿命换的,是郭某的战利品。”

“小王爷,你不至于为了想赖账,就想拿这个来说事吧?”

郭默一时间,没办法确定完颜康的来意和态度,而自己身处在金国境内,尤其还带着老人和孩子,由不得他不谨慎些。

因此,他也不谈正事,只是揪着当年这个承诺来闲扯。

“郭兄难道就不请我进去坐坐?这里虽然是金国境内,今日我可是来登门拜访的客人,总不至于就这样站在门口说话吧?”

完颜康微笑着问道。

郭默更诧异了,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完颜康。

没错,人还是那个人,怎么一年多的时间,整个人的变化会如此之大?

这种人,如果作为对手,可要比原来的难对付多了。

“哈哈哈,既然自认为不是恶客,那就往里边请吧——”

六名亲兵自然在院子外边守着,完颜康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郭默要真想对他不力,又岂是区区六名亲兵能保护得了的?

“师...师傅——”

刚进院子,迎面正走来了“黑风双煞”,完颜康一眼就看到了梅超风。

无论怎样说,当年人家也教过自己武功,完颜康对着梅超风行了一礼。

“我可当不得小王爷这一礼,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自寻死路就好。”

梅超风没有给他好脸色,让完颜康多少有些尴尬。

二人进到客厅,分宾主落座,张世杰亲自送来茶水,然后就站在师傅身后。

“世杰啊,这位说来也不算是外人,他是你小师弟的亲生父亲。”

郭默端着茶杯,有意无意地介绍道。

张世杰不是很清楚这里边的事情,既然师傅这么说,也急忙冲着完颜康行了一个晚辈的礼。

“郭兄,这是令高足吧?”

完颜康看着眼前的张世杰,不禁对郭默又多了一份嫉妒。

“是啊,这次我带了三个徒弟过来,也想着让孩子们开开眼,长长见识。”

“孩子...他还好吗?”

完颜康也喝了口茶,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眼睛却盯着郭默的脸。

“小师弟挺好的,在‘桃花岛’上,大家都宠着他,杨爷爷和穆婶婶也都挺好。”

张世杰见师傅没有搭茬,在旁边接话道。

“小王爷平日里是个大忙人吧?这次来见郭某,既然不是为了还我两百匹战马,那么不知道有何贵干呢?”

见郭默问的这么直接,完颜康也不再转弯抹角。

“郭兄,从金国得到的消息看,郭兄在如今的大宋军方,举足轻重。只是事关重大,在下还是想亲口问一句,郭兄到底能有多大的权力?”

完颜康面色郑重地问道。

“怎么?想探探我的底?还是有大买卖要合作啊?这么跟你说吧,不管你开出多大的盘子,只要对大宋有利的,郭某都敢接,也都能接得住。”

郭默也不再调侃,金国如今的处境,明眼人都看得一清二楚,郭默也不怕完颜康耍什么花招。

“看来郭兄还是不能完全相信我,在下先给郭兄看一份情报,这是昨晚在下刚刚核实过的,以表示在下的诚意。”

完颜康说完,从怀中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那份情报。

张世杰看了一眼师傅,上前去把情报接过来,递到郭默手上。

郭默有些错愕,情报是写在绢布上的,内容不算很多,却也让郭默感到震撼。

“获悉,宋国‘敦武军’都统制孟共,奉大宋‘燕王’军令,率领所部一万步骑,协同‘靖难军’郭靖和‘忠顺军’余阶,共计三万步骑,于七日前攻取汝州。”

“三日前,在丐帮的协助下,又分出一万人偷袭洛阳,河南府大部已归宋国所有。”

郭默反复地看了两遍,不禁为孟共的战绩叹服。

本来他给的建议是攻取汝州,没想到连河南府也给拿下来了?这样一来动静可就大了。

大宋的势力,一下子就延伸到了黄河南岸。

更重要的是,邓州、汝州、河南府这条南北纵线,将金国的疆土东西分割。

就从东、南两面,把金国熙秦路、庆元路、京兆府路给半围了起来,今后想拿下此地,易如反掌啊。

郭默心里很是激动,表面上却一点儿也没露出来。

“这几个小子,这次做得还马马虎虎,倒没让郭某失望。”

郭默随意将绢布放在桌子上,就像是看到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难道此次行动,完全是郭兄一手安排的?”

完颜康可不是傻子,将前后事情联系起来,不难看出大宋这三支劲旅的行动,真可能是为了配合郭默。

只是,令他想不通的是,郭默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大的能量?

郭默一边喝着茶,脑子却在飞速思考着。

孟共他们这样一来,只要能守住此次的成果,宋金之间的强弱态势就立马易位了。

现在天下的局势,可以说很是微妙。

蒙古铁骑南下早了几年,在没有攻取西夏和高丽的前提下,就直接跟金国开战了。

使得蒙古的战略储备完全不够支撑的,在北线势如破竹,木华黎已经打到居庸关前。

在西线,窝阔台却被横空出世的完颜陈和尚,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损兵折将。

再加上“七贤庄”这件事,窝阔台又折损了三千多名骑军。

而“成吉思汗”铁木真另外的两个儿子,大王子术赤和二王子察合台,却也在更遥远的征西路上。

他们没有,也不想参与中原之争,而是将目标,放在比西域还要遥远的欧罗巴洲。

如此,蒙古帝国的实力尚未集聚到顶峰,却已经被分散开来了。

这里的蒙古,远没有另一个时空里那样的强势,毕竟“早产”了几年。

而西夏尚存,高丽的存在也牵扯了蒙古一些兵力。

金国倒是比另一个时空更加虚弱,由于郭默的存在,相反大宋这两年却要强硬了许多。

郭默觉得,也许是该做出点儿改变了。

思考再三,郭默从怀里,掏出了那枚“如朕亲临”的金牌。

“不知小王爷可识得此物?”

郭默大大方方地递给了完颜康。

完颜康见郭默并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而是从怀中取出一物,也有些好奇。

接过来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这是你们那位‘燕王’殿下的令牌?可以调动大宋所有军队?”

这可是件好东西啊,完颜康看得眼热的很,心里却清楚,这东西不是自己能碰的,尤其在郭默这位煞星面前。

“不错,所以我才说,无论你开多大的盘子,郭某都敢接的。”

“那好,我就先说一下我的想法。我已经下令此地驻军,不得出兵骚扰郭兄,之前种种完全是欧阳克的个人行为。”

“郭兄可以带着所有人,和那两千匹战马离去,到了黄河渡口,我想南岸自然会有人来接应你们。”

完颜康说到这里,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护送郭默他们过黄河,是他手中能够拿出最大的一个大筹码。

现在随着河南府的失陷,人家根本就用不着他来护送。

完颜康可没傻到去纠缠汝州和河南府的事情,吃进去的肥肉,难道还有吐出来的道理吗?

他已经无力去管整个大金国的事情了,只想着自己能在这个乱世之中,去争取一个立锥之地。

“小王爷如此好心,不会没有什么条件吧?”

郭默听完颜康所说,略带嘲讽地问道。

“实不相瞒,在下这样做完全是出于私心。金廷南迁之后,北方防御将士,大都将无战心,最晚年NMG铁骑必然能够入关。”

“我不确定大金国最终能否守得住,只是在下现在奉命镇守河东北路,统领三万‘忠勇军’。”

“如果蒙古铁骑到了河东北路,我希望得到郭兄的大力支持,共抗强蒙。”

郭默没想到完颜康提出的竟是这样的要求。

转念一想,郭默心中不禁有些好笑。

眼前这个家伙,口口声声自称完颜康,但是眼见金国要大厦将倾了,却也生出了私心。

说句更透亮的话,内心深处已经不再和金国的命运绑在一起了,也开始为自己找后路,而他所谓的三万“忠勇军”和河东北路,应该是最后的筹码了。

“好,我答应你,哪怕只是看在杨叔父的面子,看在你是过儿亲爹的份上,我答应你的请求。”

郭默答应的很痛快,这没什么好犹豫的。

已经占领了河南府,过了黄河就是河东北路,就算他不请求,难道自己就不去抗击蒙古了?

有完颜康这个金国的皇室贵族这面大旗立着,也许很多事情也更方便操作一些。

见郭默答应了,完颜康很是高兴,但是依然犹豫地问道。

“郭兄,不是在下矫情,如果,我是说如果到时候,您调不动河南府的宋兵,坐失了良机,恐怕会让河东北路落入蒙军之手。”

“哈哈哈——”

郭默闻言,毫不遮掩地一阵狂笑,倒是让完颜康有些不知所措。

“小王爷,以你之见,最近两年来,大宋军中何人最为耀眼?”

完颜康不明白郭默的意思,思索了片刻,还是照实说道。

“以在下看来,大宋如今的三支劲旅,‘敦武军’、‘靖难军’和‘忠顺军’,其中很多将领都可为一时之选。”

“但要说到‘耀眼’,在下认为可有两人?”

“哦,两人?”

郭默听完颜康给了两个名额,突然好奇心满满。

“两人!头一位当然就是郭兄你了。”

“以弱冠之龄,一举夺得武状元,一手创建‘敦武军’,授封‘提点皇城司’,更是取得一场场胜利,为大宋开疆扩土。”

“年纪轻轻,官封兵部侍郎。虽然现在郭兄表面上蛰伏了起来,明眼人都知道,‘敦武’、‘靖难’、‘忠顺’三军,六万多将士,是掌握在郭兄手里的。”

“另外一位嘛,在下以为应该是那位神秘的‘燕王’殿下。此人仿佛从天而降,被大宋官家收为义子,赐名赵昊。爵封燕王,特赐金牌,如朕亲临,可调动大宋所有兵马。”

“这份信任、这份权力,别说在大宋,就算是西夏、蒙古、金国,所有的国家都算上,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关键还是这位燕王,从来就不露面,但每次军令下达,都那样的恰如其分。每一道命令,都能换来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幸亏此人只是大宋官家义子,这要是亲子,不出十年,大宋必然会是全天下最强大的国家。”

完颜康说着,眼睛里竟然不自觉流露出崇拜和向往之情,让郭默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嘿嘿,多谢小王爷谬赞,郭某愧不敢当。如果,郭某告诉你,方才你所说这二人,其实就是一个人,不知小王爷会做何感想?”

“什么?——”

完颜康当场惊得站了起来,竟打落了桌子上的茶杯.....。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射雕之剑归何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重生射雕之剑归何处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7章 我就是他

94.78%
目录
共23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