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偷窥

第15章 偷窥

两人挨得足够近。

她睫毛细长,又密,根根分明,翘起的弧度很柔软,慢慢地一眨,又一眨,将他瞧着。

顾临越也就不说话了。

他目光安静往下,到她秀挺的鼻梁,再往下,薄纱后隐隐透出樱唇的轮廓。她的脸被面纱遮住了,但他知道,她脸小,是他一掌就能握住的……在大堂,顾昀澈想扯落她面纱,而现在,他很难说自己没有欲望。

若是他的手,她会不会也那样拍掉?

楚凝呼吸越来越缓,在想,摘了面纱,挪开团扇,他们当时的气息能有多近?

经不住深思,耳尖先红了。她下意识往后仰,想要退开些,至少……别贴这么密。

她身后正挨着那扇虚掩的门。

刚一动,男人的手及时覆到她后腰,微微用力握了一下。

她心头突颤,一动也不再动了。

这姿势,人像被他搂抱着,她便想到,屋里的女子方才也是这样,软在那个男子的臂弯里……万幸,他没有再做别的什么,只是安静地和她对视。

门后奇怪的声儿细细碎碎地响了一阵,她听见屋里头男子沉沉在喘,仿佛某种情绪就要呼之欲出。

楚凝完全不能懂,却还是面红耳赤了。

他无声的注视令她心砰砰跳着,她耐不住低下头,目之所及是他的腰腹,锦袍荼白,被一截金纹暖玉宽带束着,勒出好看的窄腰……

里面的男子终于发泄,伴随一声沙哑又粗重的命令,隔着一道门听来,似乎是在对那女子说——

“咽下去!”

楚凝握扇的手麻起来。

像有人空抛了一把碎珠子,全都凌乱地击落在了她心上。

她头绪已经乱了,而他另一只手抬向扇柄,握过来,手指拢住了她的手背,将唇前的团扇慢慢移下。

他手的温度反常,竟是烫的。她满脑子便只剩下这一个想法——那就是烫。他的指烫着她手背,让她觉得后腰也开始烫了,烫得她有些眩晕。

扇子移开,眼前是他的唇。

薄薄的,唇形漂亮,颜色很淡。

楚凝盯着他嘴,极近的白檀香让她不能多余思考了,不知怎地便低软下来,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愣愣问:“咽……什么?”

他好似一顿,微妙地抿住唇。

半晌都没见他再有动静,楚凝一点一点抬起睫,望进他静邃的琥珀色眼瞳。

她望着望着,他倒是忽地透出一声哑笑。

楚凝不明所以,清清白白的眼含起窘迫。她见他垂下眸,视线落的地方,也许是她对襟领口的那颗玉扣子。这没什么,偏她止不住想到那女子,她的戏服领儿有不少盘扣,便是被人一颗,又一颗地给解了……

她热着脸,净在想些不正经的。

这时屋里的女子连出几声粘腻的哼吟,她心蓦地跳得快了。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啊,怎能在此窥人私情这样久……楚凝咬唇,慌忙反握住他手,拉上他就跑,径直跑进了先前歇息的那间房。

门合上,楚凝舒口气,慢吞吞回过身。

她是第一次窥见那种事,不承想被他撞见了,瞅过去的眼神是既羞耻又心虚。

顾临越被她这做错事的模样惹得一笑,好心安抚道:“我不说出去。”

楚凝一时哑然无言。

不提就罢,这一点破,跟她真怎么了似的。

“我见门不严实,才、才要过去瞧一眼的……”她磕磕巴巴地,低下声:“没想故意偷窥。”

不打自招。顾临越弯唇:“嗯。”

以为他不信,楚凝着急强调:“当真的!”

她眼下的样子,与在大堂时很是不同。那时像只冰凌凌的小刺猬,碰一下就要扎疼人。这会儿却成猫了,绒绒一团,温糯软语地,看着便极好欺负。

顾临越凝着她,有意揶揄:“没见过?这样子……”

闻言她心忽又稳不住了,摇摇欲坠着。

虽说姑娘定亲前,都要请婆子来教房中术,那种事确实寻常尔尔,可她毕竟没到学的时候,还一窍不通的,怎受得住他这样问……

“难道你看过?”楚凝轻轻嗔怨。

话落便想到,他都如此年纪了,只怕是懂得很,非但看过,还……做过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媚色藏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媚色藏娇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章 偷窥

38.46%
目录
共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