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故安舍坐落于城郊的言蹊源畔。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弯弯绕绕将近一个时辰,马车终于在河边停靠,楚凝撩开半幅锦帘,仔细去踩札凳,云萝立马上前护扶。

“四姑娘来了。”门徒笑逐颜开相迎。

楚凝含笑应声:“齐先生可空着?”

“先生今日有贵人拜访,四姑娘请到院中稍作等候,在下这便去启禀。”门徒拱手请她。

楚凝两道柳眉下犹如春池的水眸眨了一眨。

好生稀奇。

但见他不便回答,楚凝就也没多问。

后院竹屋,长案一侧的陶瓷香炉中一缕檀香渺渺弥散。

男人坐于案旁,修长的手指捏着一把茶匙,将茶荷中上好的湄潭雀舌慢悠悠挑入陶瓷壶内,檀香缭绕而散,落在他雪色锦袍的衣襟处。

坐在他对面的齐先生一身鸦青缎衫,鬓发浮了些许灰白色,虽至不惑年,他眼中的清明却分毫未褪。

书罢两行,齐先生笔端掠过砚台,重新润了润墨。

“这回的方子多添了三味药,另外还是同过去一样,余毒未清前,切忌莫要留下子嗣。”

暖煦的阳光透过窗棂那幅竹帘,束束缕缕筛进,淌入屋内,好似金箔覆在男人的面庞,使他的容颜虚化不清,晕上几许不真实。

“好。”

男人嗓音清沉,淡淡的,听上去对此不甚在意,只专注地将热水倾倒壶中,再滤去第一泡,不紧不慢洗了遍茶。

齐先生搁下笔,正欲言语,玉屏后先传来了门徒的禀声。

“先生,楚四姑娘到了。”

男人执壶的手略微顿了顿,但只是极短一瞬,随后便就不动声色继续手中茶道。

齐先生目光在他若无其事沏茶的手上停留了片刻,稍微深下了眸色,语波不惊:“这就来。”

门徒应声,识趣地退出了竹屋。

人一走,只听案旁的男人呵出一点慵懒的气音,薄薄带笑。

齐先生敛眸须臾,别有深意道:“老夫师从楚家太老爷,他老人家仙逝多年,这姑娘是他唯一的孙女。”

那人封上陶瓷壶盖,好整以暇:“哦?”

屋内静了下来,唯有檀香在微茫中一缕一缕萦绕着。

无声少顷,齐先生清晰的字句再次缓缓道:“楚凝是好孩子,圣上赐婚她也是情非得已,还请殿下给老夫个情面,莫为难她。”

六王妃与当朝太子,又怎会是一路人呢?

“先生希望孤如何待她。”

顾陵越将一盏温茶摆到齐先生面前,而后才给自己也倒了一盏,递到唇边浅抿了口,慢慢悠悠放下。

细碎的阳光落在顾陵越眉睫,将他幽邃的瞳色蒙了层难辨悲喜的遥远之感。

他静凝着杯中剔透明澈的茶面,捏盏的指腹轻摩,“收为己用,又或是……”

顾陵越俊眸一点点眯起。

“永绝后患?”

他凉薄的语气亦真亦假,清俊的眸子淡淡抬起,便被拂面的日光映亮了那一双琥珀色瞳仁。

漂亮的剑眉是有几分君子英姿的,可分明眼窝深邃,透着寡淡,一如他修长的眼尾,似挑又似敛。

凭眼睛,总捉摸不清他笑愠与否。

两人就这般沉沉相视了良久。

眼前这位风姿绝尘的太子爷,在世人以为不过缠绵床褥的病秧子,但齐先生是明了的,表象空有不二,他的心思最为莫测。

最后,齐先生面未改色,只缓慢将药方折合。

“楚氏一族世代忠良,便算皇后有所谋算,但楚家人的品性,老夫信得过。”

顾陵越慢慢转弄指间白瓷盏,盏中的雀舌茶随之一沉一浮。

齐先生把方子折入纸封内,递放至太子手边。

“楚凝打小便聪敏得紧,善恶她自会分明。”

是么,父皇钦定的六王妃,他的准弟妹。

顾陵越未作言语,只薄唇略微上勾。

这刚及笄的小姑娘可是一开口就咒他短命呢,提防都不会,怕是给颗糖都能忽悠走,懂什么善恶是非。

不过……还能想着改嫁东宫给他守活寡,后半生安身立命,倒也算有点儿机灵。

顾陵越仰头,饮尽盏中茶,微抬的下颔线条利落紧致,衬着轮廓完美的侧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媚色藏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媚色藏娇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第2章

5.13%
目录
共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