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沉默

第23章 沉默

他面着日照,脸浴在光里,朦胧得像是梦中人。楚凝对上他目光,眼前如隔云雾,足下不太有实感。

“随你……去京师。”她低声重复他话。

顾临越眼里光影温煦,话再说明白:“我尚无妻妾,你在,东宫便只你一人。”

那时在山亭,她无意对他说过,不做妾。不知他是否因为记住了,才要特意向她说明。

楚凝很清楚这话意味着什么。

一场病来去匆匆,大抵是将她的恐惧和无措都烧空了,闻言,她竟十分平静。

菩提树下有位小和尚正尘扫落叶,竹笤帚沙沙拂在地面,除此,四周再无旁的声响。安静相视顷刻,楚凝垂下眼。

“你送的册子,我日日都有在临摹,”她慢慢往前继续走:“却也只是依模画样,不得风骨……想是不能学会了。”

顾临越随她踱向禅林:“要想学,我教。”

她不是这个意思。

楚凝摇头,轻轻道:“想归想,不能强求。就像京师开不成芙蓉,锦官也养不出那样美的牡丹。”

她确定,他是能懂她深意的。楚凝没抬头去看他此刻的神情,只知道身边的人沉默了。

“要受什么苦,要失去什么人,全都躲不过……”她回想净空师父的话,低眸走着:“这一席禅理还悟不透彻,但已受益良多。”

顾临越依然沉默,完全没有要深谈此话。

也不知是谁引导在先,他们颇有共识地一路就往禅林的方向去了。那时山风很温和,他们安静走着,谁都没说话。

前面便是那座四角小山亭。

楚凝站亭下,去望那飞檐的铃铛,阖上眼,铃铛轻轻撞响,那是风的声音。

那夜在这里,他写的那句“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她还记得。他说,梦是起心动念,觉悟了,就会醒。

她那时一定是糊涂了。

天色还不迟,若快些下山,想是能在戌时前回到锦官的。

“我现在……”楚凝轻声道:“清醒了。”

顾临越透出一点笑,总算是回应了她。

“求而不得,当舍则舍。”他问:“想说这个,是不是?”

她虽肯定他早明白,但听见他亲口说出,心底难免不是滋味。就好像她递出去一碗毒汤,他全喝了,还对她云淡风轻地笑……楚凝不忍,也有些悔,却是没法再回头。

话在心里反复练习很久,她暗暗吸口气,“嗯”了声:“我是要去京师,但不是和你。”

终于说出来了,她心里似轻似重,不太敢看他的眼睛:“听那位先生说,你一宿都在照顾我,还是去睡一觉吧,会累坏的。”

等你睡了,我就走。她这样想。

顾临越大抵是猜到了她的意图,但他没揭破,只静了会儿,低声道:“好。”

她们各自回了屋,或者说,是楚凝回到他的房间,他大抵是在隔壁。她在屋里静静等了小半个时辰,想确定他睡着了,再悄无声息走掉。

外面有侍卫随时候着,楚凝推开门的那一瞬,眼睛莫名有些酸涩,但她及时敛住了情绪,麻烦候在门口的人准备一辆马车送她回锦官开国公府。

楚凝还在思考如何解释,请他先不要动声张,他竟是什么都没问,也没去禀告,直接应声去办了。

顾临越并没有睡,他正坐案前执笔行书,九七站边上等。不多时,齐先生走进屋来,告诉他人走了,有侍卫护送。

他未有一丝震惊表露,平静写着书信。

“嗯。”

齐先生过去他身边坐下:“你明知道她不可能答应。”还要问她跟不跟他走。

“感受感受被姑娘抛弃的心情。”顾临越淡淡一笑,不以为意。上辈子是他放弃在先,就让她讨回去。

“也好,此时跟着我,反倒要被麻烦招惹。”他搁笔,折纸放入信封,递给九七:“送去沈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媚色藏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媚色藏娇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章 沉默

58.97%
目录
共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