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孩子

第28章 孩子

男人慢悠悠逼近,楚凝脸煞白,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屋外寒风突然刮起,撞得雕窗砰响两声。

身后抵到书案,人晃了下,楚凝一慌张双手后撑桌沿,碰到手边的烛台,烛火摇曳了下,笼罩身前的男人那高大的阴影也随之如鬼魅晃了一晃。

“躲什么?”

顾昀澈徐徐再迈近一步,黑金长靴抵到姑娘家的绣鞋,阻断了她所有退路。

楚凝只能后仰,拉远与他的距离,竭力稳住错乱的呼吸,,澈如明珠的瞳仁含着点不悦,凝住他:“王爷这是做什么?夜闯女子闺房,未免有失大体。”

“大体?”顾昀澈胸腔透出一声笑,人往前倾,胳膊从她身侧过去,双手压到她的手两边,带着不容置喙的压迫圈她在自己和书案之间。

他唇靠近她耳畔,气息灼热,声音低缓:“本王来看自己明媒正娶的王妃,顾什么廉耻?”

楚凝偏开脸,指尖掐住手心,强自镇定:“成婚还要半月,王爷这话说早了。”

顾昀澈呵笑了声,两指捏住她下巴,强硬地掰回她的脸对着自己:“本王就是今夜在这儿要了你,看谁敢多言?”

楚凝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阴冷和危险,闻言心慌了,再佯装不下冷静,下巴挣了挣,想要摆脱他的束缚。

顾昀澈指间的力道用了狠劲:“贺书雁非要你住进丞相府,真当我不知你们那点儿心思?”

楚凝身子一僵。

见她这反应,顾昀澈挨近她脸:“凝凝倒是说来听听,这半月来,你与我皇兄都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了?”

楚凝受不了他离自己那么近,闷声不吭,手往他胸膛不停推搡。

顾昀澈因她的抗拒被激怒,眼神沉沉,一把推她到案上,不由分说吻下来,楚凝蓦地侧脸避开,他的唇落到她脖侧,男人情绪失控,就要往下,楚凝惊叫,失措之下抬手胡乱扇向身前那人。

“啪——”一记清晰的巴掌声。

顾昀澈脸歪着没动,舌尖抵了低右脸颊,感受到那丝痛意,他的眼神彻底冷下来,慢慢回眸,宛如一匹被惹怒的饿狼,死死盯住身.下的人。

楚凝那只手还悬空抬着,掌心火辣辣地疼,见他神情,她害怕得指尖开始颤抖,侧身欲逃开,转瞬就被顾昀澈拽回到书案。

“救命——唔……”

顾昀澈捂住她嘴:“怎么,凝凝是要把府上的人都喊来,看着本王和你欢好吗?”

楚凝眼角沁出眼泪,不停挣扎,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领口的衣裳被撕扯开的那瞬,突然也不晓得何处来的力气,楚凝猛地推开他,激烈拉扯间,楚凝一踉跄,人倾倒,额头“砰”得磕到桌角。

脑袋剧痛袭来,随即眼前只余阵阵眩晕,她倒了地,很快失去意识。

再之后的事,楚凝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只是很沉很沉地做了个又长又混乱的梦。

梦中也是同样的场景,寒夜,书案,烛火。

只不过不是丞相府,而是在宣王府。

梦里的她已经在床上躺了许多日,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像个木偶。

额上缠着纱布,是前几日在和顾昀澈拉扯时,不小心撞到桌角磕伤的。

“王妃,该用午膳了。”婢女端着托盘,按时进屋来送餐食。

楚凝侧躺着没回身,一动不动,恍若不闻。

婢女没办法,将餐食放到桌上,正要离开,就见顾昀澈从屋外走了进来。

“王爷……”

顾昀澈挥了挥手,婢女会意退下后,他走到床边,拉楚凝坐起来:“不吃不喝身子如何受得住?乖,过来吃点儿。”

楚凝没听也没挣扎,木偶般失神坐着。

曾经生如美玉的姑娘,如今面色惨白,一双眼睛麻木涣散,再不复当初盈亮。

仿佛成了一只蝴蝶。

她爱答不理,越是为了另一个男人这般作践自己,顾昀澈越来火,前一刻还好声好气想哄她,后一瞬便恼了,强势地拽着她到桌边坐下。

本想用硬的,一碗粥,很容易就能灌她下去,可一瞧她那张失了血色的脸,顾昀澈抑不住生出些心疼。

他目光落到楚凝白色寝衣下那微微隆起的小腹,拳头捏紧又慢慢松开:“就那么喜欢他?”

楚凝睫毛轻轻一颤。

捕捉到她细微的反应,顾昀澈掌心落到她发上,轻抚:“凝凝,你用绝食气我可以,但你肚子里的孩子呢?不想要了?”

楚凝眼睫垂了垂,像是终于听进他的话了,只这一句,她如梦初醒似的,望向眼前的午膳,因多日未进食,浑身无力,努力伸出手,端起那碗粥,虚弱地握住瓷勺,低头吃起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媚色藏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媚色藏娇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孩子

71.79%
目录
共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