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同榻

第30章 同榻

屋里半明不暗,微光昏淡,影影绰绰间照得榻间一袭艳红婚服的人宛若芙蓉浅浅盛放,清魅夺目。

榻边,顾临越拭着楚凝的手,凝过去一眼,目光在她莹白泛红的脸颊停留少顷。

湿帕放到一边,指尖碰到她腰间的红丝绦时,顾临越有片刻犹豫,不过也只有片刻,榻上的姑娘难.耐地往他身上不停蹭,他拽住丝绦,扯开,轻轻地抽出来。

婚裳随之散开,顾临越并没有去看。

红色的丝绦绕到脑后,他系了个结,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那丁点儿微弱的亮度也被完全遮尽。

被他揽肩捞过去的时候,楚凝可怜巴巴哼吟着,寻着那片浅淡的檀木气息,情难自控地偎进他怀里。

她软得跟没骨头似的,黏上来,像只小暖炉一样烫。

“眠眠,不可乱动。”顾临越捉住她不安分乱摸的手,呼吸不经意间略微乱了。

楚凝蜷长的睫毛簌簌颤着,另一只手不听使唤地又攀了上去,紧紧揪住了他蟒袍的领襟。

顾临越刚想扯远她一些,这姑娘直接靠过来,轻悠悠的重量施加到了他身上。

眼前只能见得微微的红光,可阻了视觉,其他感官反而更加清晰。

尤其她灼灼的指尖蹭到他寒凉的肌肤。

顾临越沉默片刻,没再掰扯她。

楚凝带着微弱的哭腔说难受,顾临越暗吸口气,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别怕,没事的,我教你一遍,会了自己来。”

然而楚凝当时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迟迟得不到疏放,她哼哼唧唧的,听着很是委屈。

“听进去没有?”顾临越无奈地拍拍她头。

她哪儿还会理他,非但没答,还欲求不满地将他的领口胡乱拽开了大半。

顾临越呼吸又重了些,沉下嗓音叫她一声:“眠眠。”

话音方落,他便又兀自蹲了声。

算了。

这会儿她肯定是听不进去了。

他也是男人,是男人就不可能无动于衷,顾临越平复了会儿气息,屏息扣住她细软的腰肢,哪怕盲着眼也不影响,他没再迟疑,速战速决般掀起那红色绣鸾裙袂,捏着她手腕,精准地拉下去。

起初,楚凝还咿咿呀呀地抗议,兴许是那未经的陌生感觉令她害怕了,泣咽着,下意识不停拍打他。

顾临越只能咬牙,哑着声叫她放松。

许久后尝了味,她所有的惧意慢慢都被药效覆没。

见怀里的人酥软下来,偃意了,顾临越便立刻撤了手,留她自己在那儿。

楚凝一下懵了。

他这么一走,她突然就不晓得要怎么办了,抓心挠肝的不适重新涌来。

楚凝枕在他肩头,糯兮兮地又开始哭。

饶是糊涂了,闺女骨子里的羞臊还是在的,自己那样做难为情,可又好想,稀里糊涂地就去拉他的手。

听着她黏腻的腔调,顾临越喉结动了下,索性往后靠到背垫,将她的手捉回来,领着她反反复复。

楚凝就这样软软嗯着。

顾临越的气息越来越重,在她的声音里,想起上辈子的这一天,新婚夜,她哭着说自己不想嫁,从他腰后抱上来,不让他走。

她踮脚凑上来的那一个吻,剥夺了他那时所有的理智。

之后艳红的婚裳和金玉蟒袍交错在地,她也是这般,在他之下曼声而吟。

那是禁忌的终结,也是情债的开始。

事后,顾临越扯过锦衾掖到她肩头,阖目,唇轻轻在她额头落了一下。

顾临越就着榻边躺了下来。

暗影里他的面色稍许泛白,似是耗尽了力,他闭上眼缓缓调节心气。

顾不得想其他,眼下乱了计划,顾临越全部心思都在另寻他法,琢磨要如何悄无声息送她离开。

他闭着眼,慢慢地,婚房里逐渐淡了声息。

楚凝断断续续梦了很久。

梦见自己坠在深渊里,体内比走了火还要焦灼,直到摸索到一丝凉意,依过去,才慢慢冷却。

刚舒服,腕上忽觉一道寒凉,似是被人一把捉住了手腕,耳边接着响起一道声音。

男人的声音。

“和孤这般,想过后果么?”听来似古琴空弦,质感那样低沉。

梦里她不知道说了什么,只知道良久后,她整个人无力地陷在柔.软的被衾里,婚裳里里外外扔了一地,男人交扣着她的十指,摁在玉枕边,克制着嗓音问她,怕么。

光亮透过窗格,折来一缕落到楚凝眉睫,她长翘的睫毛覆在眼睑上,忽而颤了颤。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媚色藏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媚色藏娇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同榻

76.92%
目录
共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