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夫君

第31章 夫君

婢女推门而入时,便见她们的准王妃披着婚裳自内室步出。

纤细的指尖理着颈前的金玉扣,婚裳章绣丹红如云,裙袂随着她漫步而来的动作轻轻逶迤摆开。

一肩墨亮的青丝如瀑倾散着,杏眸丹唇,肌肤白若霜雪,不知是因小憩过抑或其他缘故,她双颊泛着浅浅潮.红,纯柔中透着慵媚的味道,配着一身尊贵的真红华裳,华美得令人一眼便被摄去了心魂一般。

无怪王爷非是要这位锦官来的楚二姑娘不娶了……

瞧着她款款而近,婢女们不由屏了声息。

楚凝轻轻瞅了眼为首的那姑娘。

她一身秋香色裙袄,着装与其他人大相径庭,显然并非寻常婢女,约莫能猜到,是顾昀澈的侍妾之类。

“奴谢蓁,见过王妃。”

谢蓁生了一张极为清秀无辜的脸,细眉粉唇,那双眼睛好似随时都是泫然欲滴的状态,弱不禁风般,显得十分招人怜惜,她低眉垂眼着,略曲膝朝楚凝揖了一礼。

楚凝将她略作打量,平静说道:“我自己梳洗,你们都出去罢。”

谢蓁越过楚凝的肩,望进内室,目光在床榻垂合的红绣金纹幔帐上停了停,再不动声色敛回眸。

“王妃金贵,怎能自己动手,还是由下人来。”谢蓁有一腔温润的调子,说话间含着淡淡笑意:“奴为王妃整理被衾。”

话落,谢蓁便欲向内室走。

楚凝心突得跳了下,下意识往右移了半步挡住她去路,捡了句不相干的话:“你在府里是做什么的?”

谢蓁一顿,恭恭敬敬答道:“奴曾是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得王爷垂爱,这才随了回王府服侍。”

她答得详细,但其实楚凝并非真想知道,顾昀澈有多少相好的姑娘她不在乎,不过是刚刚情急之下随口想了个话头,才问出口。

“你替我更衣罢。”楚凝这样说,阻止她进屋里去。

谢蓁迟疑顷刻,无可回绝,便也只能笑了笑,应声取来木施上鲜红的婚裳外皮为她披上,又半俯身去系她腰间的金玉腰绅,说话间略抬下巴示意了眼奴婢。

楚凝未察觉,那奴婢上前几步进了内室,一把拉开床幔。

循声楚凝回眸,忽地大骇,惊呼声都到了喉咙,生生卡住了。

床榻空空的,并没有人在。

那奴婢脸上明显闪过一瞬意外的神色,与谢蓁目光交流了会儿,若无其事低头去整理床榻上凌乱的被衾。

谢蓁浅浅皱了下眉头,似是感到疑惑。

“王爷便将回府,请王妃前往堂殿等候片刻。”谢蓁放垂下她腰间佩戴的流苏,直起身时恢复了那坦然的笑容。

他什么时候不见的?人去哪儿了?从何处走的?

楚凝想不明白,惊魂未定,闻言,魂不守舍地淡淡“嗯”了声。

大婚未成,府中道道长廊红灯高悬,奴仆捧着各式各样的红漆箱或招待用的果盘来来往往,仍沉浸在一派喜气中。

谢蓁领着楚凝走出主苑,往行拜礼的堂殿去,走了一段路,她眼神示意身边的奴婢,然后对其余几个奴婢说道:“你们先回去候着,待爷归府为他更衣。”

“是。”

楚凝看着那几个奴婢告退离开,身边只余下谢蓁和方才整理床榻的奴婢,不由感到一丝微妙,却也寻不到蛛丝马迹。

待走至一条水上回廊,楚凝望了眼在前头带路的两个人,渐渐意识到不对劲。

那片地界有些冷清,所有人不是在前院便是在堂殿忙活,几乎无人经过。

她们似乎是刻意要引她往此处走。

“衣冠繁重,宣王府又甚是气派,一路走来怪累人的。”楚凝停下步子,对上谢蓁回首望来的眸光,面不改色淡声道:“我歇一会儿。”

说着不顾她们神情,兀自坐到了汉白玉柱旁的靠凳,斜望靠背后那波光粼粼的湖面,暗暗在心里寻思着法子。

在楚凝看不见的地方,谢蓁眉眼间露出微恼之色,与奴婢对视一眼,那奴婢便懂了。

楚凝正想回头说什么,身侧一道黑影压过来,她面容刹那失色,来不及抵抗,被一个力道猛地一推,额头硬生生撞上了汉白玉柱。

“砰”地一声,用力又使劲。

剧痛过后,楚凝只觉头脑阵阵眩晕,人无力地倒了地,眼前的景象逐渐恍惚,片刻后便彻底失去意识。

……

半山腰,她手心握着一颗紫檀念珠,迈上一级山阶,再一次跪下,掌心合十,虔诚地磕头而拜。

凛冽刺骨的风冷得她双颊发紫,身子骨因病虚弱,体力也早就吃不消了,呼吸有一下没一下,嘴唇全是惨白的。

她却还是颤颤悠悠地站起来,继续往上走。

“姑娘,我们回去罢,你这样身子如何受得了。”云萝跟在她身旁,却也只能干着急。

楚凝只当没听见,又一次上阶,重复着跪下磕拜的动作,一袭白衣在风中扬落,美得凄凉。

自古有一传说。

眉山九千九百九十九阶,一阶一叩拜,心至诚至灵。

“姑娘……”云萝劝不动,哽咽着声:“姑娘是要求什么呢?”

楚凝手中的紫檀念珠慢慢捏紧,磕头拜到山阶上,自言自语般很轻地言了句:“求他留在北地……万不要带兵南下。”

云萝懂她意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媚色藏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媚色藏娇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章 夫君

79.49%
目录
共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