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就寝

第33章 就寝

“这……”云萝欲言又止,她自幼候于楚凝身侧,还是初次见她这般缠人,见状觉得不妥却又不知从何劝阻。

顾临越哑然顷刻,无奈道:“胡闹。”

楚凝委屈地咬了下唇,脸从他胸前离开,低头瞅着自己的红色婚鞋,小声嘟哝:“那便不沐浴了。”

这姑娘失忆后娇气得很,还很不讲道理,顾临越拿她没办法,吩咐云萝去备水,而后摸摸楚凝的脑袋,抬手指了指一帘之隔的外殿,哄道:“眠眠在这里沐浴,我就在那儿等着,可好?”

楚凝顺着他手指瞧过去,两处似乎离得不远,迟疑着想了会儿,总算勉勉强强点了头。

珠帘外,顾临越背着身,负手而立。内殿的水落声有一下没一下地哗啦响了一阵,随后慢慢地只余下滴滴答答的声音,仿佛是滴在了他的心上,跟随着他心跳的频率。

于良心而言,很难说他没有一丝邪念。

顾临越浅浅阖上眼,分开思绪,去回想今日发生的事。

从她中药到失忆,一切都在意料之外,到头来假死药也没能及时服下,乱了他所有安排

齐先生离开前暗示他的那一眼,顾临越知道他想说什么。

楚凝赖着他,而他也是一定要留她在东宫的,绝无可能放她自己在宣王府。

可如此,假死这条路便走不通了。

她可以在王府出事,但不能“死”在东宫,那样是给顾昀澈送了个问责的把柄,未婚的妻子在东宫没了,顾昀澈没有不闻不问的道理。

且楚凝如今神志不清,只认定他,要名正言顺留她在这里,帝后那儿也是一道难关。

下一步该要如何走,顾临越一时也理不清方向了。

正沉思,两条细柔的胳膊突然从身后拥住了他,背后一片温暖而柔软。

“夫君,我好了。”姑娘家的声音软绵绵的,脸隔着锦袍蹭在他背部。

顾临越身子微微僵住。

片刻后,他回过身,便见她净了面,穿的是宫女准备的那套浅紫色广袖襦裙。

没了出阁时那艳丽的妆容,她一张素脸白里透红,肌肤细腻如羊脂白玉,眼睛清清亮亮地望着他笑,秀丽清美,入目全是她最原本的样子。

无忧无虑,尚有着涉世未深的单纯。

已太久没见过她这般模样了。

顾临越瞧得入了迷,顷刻后他不由自主地抬手,轻轻抚到她颊侧。

指尖感受到一抹凉意。

顾临越顿了下,恍然发觉她衣着单薄,皱眉吩咐侍候一侧的宫女:“取孤的狐氅来。"

宫女很快将狐氅捧到他面前。

顾临越抖开狐氅,轻轻披落到楚凝肩上,修指灵活地在领口系了个结。

“天寒,不多穿些就跑出来会受凉。”

楚凝下巴陷在一圈雪白柔软的狐狸毛里,垂眼看看身上宽大厚实的氅衣,又抬头去看他,眼睛眯得弯弯的,笑容略有些娇憨:“不会的。”

顾临越没撤,慢慢摇了下头,指腹隔着纱布,小心虚碰了碰她额前的伤口:“方才可有碰到水?”

“没有的。”她笑容可掬地说。

目光相望着,顾临越的心渐渐静了下来。

忽而觉得,还在乎世俗纷扰做什么呢,她眼下能如最初那般开心,便什么都好了。

额头撞得不轻,楚凝用过午膳后,头又开始昏昏的,顾临越坐床边陪着,没一会儿楚凝便困顿得睡熟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长久昏沉,再醒来,四下黑漆漆的,没有透进一丝光亮,只在坐起身拂开床幔后,从雕窗缝隙瞧见几许深红的颜色。

她这是睡了一下午,已至日落西沉时分。

黑暗和空旷,让楚凝心中的恐惧一瞬蔓延开,她慌忙下床,在视野不清下磕磕碰碰,跌撞着跑了出去。

云萝和宫女们一同候在殿门外,突然眼前身影一晃,便见她直往外跑,都惊得愣了愣。

“姑娘,姑娘外边儿冷——”云萝赶忙回殿内抱了狐氅出来追上去。

刚跑到花园,楚凝就被宫女们拦住出不去,她望着面前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害怕得哽咽了声:“我夫君呢……”

“殿下去了宫里,应该就要回了,楚姑娘先回寝殿罢,奴婢们为您准备晚膳。”

云萝气喘吁吁地赶到,敞开狐氅想要给她披上时,她忽地一扭头,拎着裙裳又跑开了。

只不过花园里遍布着鹅卵石,她赤着脚,一不留神踩到一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媚色藏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媚色藏娇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就寝

84.62%
目录
共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