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

第8章 第8章

楚凝不敢无视他,弱弱唔了点儿声。

她忽然觉得,远嫁失身都不算什么了,岁月静好了十五年,她就没见过尸首,逞论就这么死在面前的。虽说这嬷嬷害她不浅,可一条人命没了,涉世未深的女儿家怎么可能不恐惧。

楚凝就这么站着,一动也不动。

站立旁侧的闻楼都于心不忍了,想着殿下可真是不体贴,没清理完血迹就请人姑娘进来受怕。

前边儿没动静了,顾陵越又看了她一眼,她颤巍巍的长睫下,一双眸子漾着水光,也不知是她的眼睛本就盈润如波,还是要哭了。

见识过她哭,吵闹,还骂不得。

“坐。”顾陵越有意无意放缓了语气,擦干净手,帕子扔回盘中。

“……谢殿下。”楚凝小声向他行礼,怯怯走近,跪坐到他旁侧的软垫。

女官将她带来的青纹茶盏摆到案边,而后躬身退出大殿。顾陵越闲闲掠一眼茶盏,便漠不关心地从案上拿了本政要。

“来做什么的?”

他头抬也不抬,淡淡一问就让人心无处藏匿。

楚凝心虚得彻底。

当然是准备占着理谴责他卑鄙,居然骗她吃糖,小瓷罐都带来了,但现在,她再不敢硬刚。

什么委屈都可以独自承受,但她怕死。

如今走投无路,可她好歹是王妃,这人应该不至于随随便便就要了她小命,只是楚凝忽然意识到,硬碰硬太危险,得软着来。

楚凝稳住心神,轻轻地、委婉地试探。

“殿下赐的避子药,好像……不起作用。”

对面的男人却是平静如初,手指修长,一页一页慢条斯理地翻着书。

楚凝自墨睫下觑他一眼,抿了抿嘴。

他还无动于衷,就不担心她真有了吗!

“妾身讨药,也是为了省殿下一桩麻烦,出了那样的事,到底是错了,妾身与殿下现在……”

楚凝顿了顿,琢磨顷刻措辞,她提起胆子,看进他的琥珀色瞳仁。

“是共犯。”

那样正经的语气,颇有谈判的意味。

只这词儿用到他身上,属实是以下犯上,有谁敢将当今太子和错事儿拉扯到一处?

顾陵越眸光终于算是从书页上移了开。

四目对上,才发现她望来的眼神有多直白。

将面前的人略一端详,他深谙的眼底突然掠过极淡的笑意,大概是觉得她这说法挺有意思,也可能是意外这小娇娇居然有几分胆识。

“所以呢?”

他的口吻不生喜怒,只透着少许懒意,但楚凝知道,这已是他最容易说话的时候了。

楚凝咬牙将掩在袖中的小瓷罐摆到案面。

即使畏惧,今日她也得将事情挑明,否则再往糟糕了恶化就真没余地了。

“那夜之事皆因奸宦阴谋而起,你我都不情愿,这事儿张扬出去对谁都没好处。”

楚凝咬着一口过分动听的腔调:“妾身怕伤了身子,一连喝了五日姜汤,可这芝麻糖丸性平,哪有驱寒的必要。”

她说辞含蓄,虽算不上高明,也假淡定得明显,但胜在温温的软调很让人动容恻隐。

顾陵越慢慢合上那本政要,反扣在案。

事情就这么和盘托出了,楚凝搅着袖下的纤指,人也紧绷着,生怕一不小心惹到他,小命不保。

在他开口前,楚凝赶紧先低低呜咽起来:“那姜汤,真的很难喝……”

嗯,只是讨厌姜汤,不是责怪他的意思。

她含春的杏眼湿漉漉的,哭腔很轻,一哽一咽,带着姑娘家别有味道的嗲和糯,却是不觉反感,讨喜得很。

顾陵越静静瞧着她那副哀怜的委屈样儿。

他说什么了就哭。

默然片刻,他抬了修手,取过空碗旁的新瓷罐,瓷盖一开,淡淡的甜香便散了出来。

楚凝继续小小地哽着,但她不敢真哭,那天醒来这人就凶巴巴的,而且她也哭不出来,只是刚刚被吓到才湿了点眼眶。

楚凝正想偷偷往上瞟一眼,观察那人神色。

垂敛的视野里突然出现男人好看的手,拿着一只开了盖的翡玉小瓷罐,倾倒的姿势。

楚凝嘤啼声忽顿,愣愣伸出手,摊开。

他倒了一颗糖丸到她掌心。

望着手里他给的这颗圆圆的乳白色香丸,楚凝微懵,不懂何意,是要直接毒死她吗?

楚凝苦着脸看向面前的人。

这惨兮兮的眼神,一看便知她在胡思乱想,顾陵越云淡风轻地将瓷罐搁回去:“杏仁味,不难吃。”

那张粉润的芙蓉面一瞬煞白。

她不想吃毒,杏仁味的毒她也不想吃。

主子这样欺负小姑娘,闻楼实在不忍再看:“王妃,这是御厨熬制的蜜浆所制,融了数十种名贵药材,滋补养身,只供东宫。”

楚凝倏而怔愣,哑口无言。

顾陵越凝了她一眼,见她还是揪着眉不敢信,索性又倒一颗,自己不慌不忙吃了。

见状,楚凝方意识到,这真是糖啊。

楚凝在男人气定神闲的目光里讪讪低头,微张唇,将糖丸含入口中。

是甜的,细腻醇厚,真好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媚色藏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媚色藏娇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第8章

20.51%
目录
共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