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冲锋狼人单清风

第204章 冲锋狼人单清风

岳不群向吴清源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弟子岳不群,恳请师叔指点。”

吴清源拿着他那张磁铁制成的棋盘,微微一笑道:“岳师侄无需多礼,你使什么暗器?”

岳不群微笑的:“师叔不用担心弟子,弟子不用其他的暗器,师叔的暗器便是弟子的暗器。”

这话属实有些狂妄了,吴清源强忍着怒气说道:“既如此,那师叔便不客气了。”

他那棋盘上满是黑子,白子却一个不见。

但见他从棋盘上摘下一枚黑子,中指微曲,轻轻一弹,那黑子瞬间便向着岳不群咽喉激射而去,去势甚急。

小小一枚棋子,竟然发出了丝丝的破空声,显是上面力道十足。

岳不群微微一笑,伸出右手,食中二指成剪刀状,横于面前,待到那黑子飞到他的两指中间时,他两指轻轻一夹,不费吹灰之力便夹住了这枚黑子。

岳不群这一手行若无事,不待带丝毫烟火气,仿佛那黑子是自动送到他手指上一样。

气宗何清云看到,大声喝了一声彩。

宋清山心里一沉,这岳不群有点本事,这份眼力和反应,正是暗器必须具备的资质,这暗器较量可莫要像刚才轻功那样翻船啊!

吴清源“哼”了一声,说道:“口出狂言,果然有点本事!”

他右手一挥,已然夹住两枚黑子,微一使力,两枚黑子分别在空处划出了两道大弧线,一左一右向着岳不群的左右太阳穴袭来。

岳不群岿然不动,等到两枚黑子欺近他身周一米之内的时候,他闪电般的出手,将这两枚黑子又全都接在了手中。

吴清源大喝一声:“岳师侄接得好!”

他右手一挥,三枚黑子,成品字形向着岳不群面门呼啸着袭来,速度奇快。

岳不群将右手掌心中的三枚黑子依次弹出,将那三枚黑子一一撞飞,落到地上。

华山派众人都大为惊奇,这岳不群啥时候学习的这暗器功夫?如此厉害的暗器功夫,

怎么平日里却没见他用过?

他们却不知这岳不群哪里使用的是暗器功夫,他完全是把“一阳指”功夫当做“弹指神通”在用。

岳不群当年在昆仑山练功的那两年里,把“一阳指”练的精熟。

只可惜这“一阳指”功法因为缺少了最后一层心法,无论他如何发力,他的“一阳指”指力最多离身三米。

也难怪当日嵩山派陆柏眼睛眨也不眨的就将这秘籍拿了出来,这残缺版“一阳指”功法的攻击范围比之手握长剑也高不了多少。

岳不群苦思很久,最后灵机一动,他在地上挑选了一些小石子,分别以“一阳指”劲力将这些小石子弹出,这一下便解决了残缺版“一阳指”指力不能及远的缺点,也能达到“一阳指”完全版大成的几分功效。

却没想到岳不群误打误撞的练成了一门不俗的暗器功夫。

他这不伦不类的功夫与昔日南宋时期天下五绝中的东邪黄药师的“弹指神通”颇为类似。

以吴清源目前展露出来的暗器功夫自然是奈何不了他。

吴清源冷笑道:“没想到岳师侄竟然还是个暗器高手,既然如此,那师叔就不再藏拙了。”

他内力一震,将棋盘往上一抖,瞬间数十个黑色棋子飞至半空中。

吴清源右手快若闪电,在这数十枚棋子上一一拂过,他或清弹或重击,这数十枚黑色棋子在吴清源精妙的暗器手法操控下向着岳不群的周身大穴打去。

这些棋子速度有急有缓,去势急的发出丝丝破空之声,直接击打岳不群的前胸大穴,去势缓的方位却甚是飘忽,在空中划出道道曲线,忽左忽右,飘忽不定。

数十枚黑色棋子分散击打岳不群身上数十个不同的位置,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要手忙脚乱。

但可惜他遇上的却是岳不群,但见岳不群双手快速挥动,几乎留下了阵阵残影,那些黑色棋子被岳不群一一接下,一颗不拉。

吴清源大喝一声:“岳师侄好功夫!再接我一招试试!”

他如发炮制,又是数十枚棋子腾空而起,向着岳不群击打过去,这一批这数十门棋子来势却是极缓。

这批棋子尚在空中,棋盘上又是数十名棋子腾空而起,速度甚急,向着先前那批棋子追赶了过去。

后一批棋子在岳不群身前三米的时候追上了前一批棋子,一颗照顾一颗,一一撞上了前一批棋子。

两批棋子原本的轨迹顿时大变。前一批棋子方位改变,陡然加速,来势更急;后一批棋子同样方位大变,陡然减速,但每枚棋子都对着岳不群的要害而来。

吴清源这招委实非常厉害,非但出其不意,而且将到身前三米的时候,所有的棋子速度方位全都大变,反应稍微慢一点的根本来不及反应便会中招,即使反应快的在如此凌厉的攻击之下也不得不稍避风头。

吴清源在江湖上采用这招击败不少好手,此招实是他的杀手锏之一。

但这招对上岳不群却是全然无用。岳不群的神识掌控遮护开来,周身三米的情况尽在掌握,无论有多少枚棋子袭来,在岳不群的神识掌控之下尽做了无用功。

但见岳不群或闪避、或击落、或接过棋子,这两批三四十枚棋子竟无一枚能伤岳不群分毫。

吴清源脸色郑重,他心知不出绝招是不行了。

这岳不群暗器手法虽然拙劣无比,但是手速委实快的惊人,反应速度也是极快,他们使暗器的最怕遇到这类人。

他对着岳不群喝到:“岳师侄,再接我最后一招!”

岳不群面色凝重,瞧这神情,吴清源这最后一招非同小可,可容不得半点马虎。

但见吴清源将棋盘一拍,所有的黑色棋子全都浮现在了半空中,紧接着他的双手不停的挥动,那些空中的黑色棋子像被他一一拨出,呼啸着向着岳不群飞来。

与此同时,他的身上各个部位也突然出现大量白色棋子,一颗接着一颗的向着岳不群呼啸而来。

瞬时间三百来个黑白相间的棋子组成了一张大网,向着噼头盖脸的盖了过去。

岳不群将神识掌控提升到最高,所有来袭棋子的速度、力量、方位等等全都被他大脑计算的清清楚楚,并给出了一条最优解。岳不群依照大脑中反馈的方案,将这些棋子一一击落。

黑白相间大网瞬间散去,岳不群毫发无伤,吴清源失魂落魄。

他苦涩的说道:“没想到岳师侄暗器功夫竟是如此高强,吴某常常自得暗器功夫华山第一,却是小瞧了岳师侄。”

“从今日起,吴某这华山暗器第一的名号,该是退位让贤了。”

岳不群谦让道:“吴师叔书过谦了,弟子只是侥幸而已。”

单清风大叫道:“吴师兄,你和岳不群只是打平而已,并没有输,为何要自承不如呢?”

吴清源摇了摇头说道:“吴某一身暗器奈何不得岳师侄,已经是输了,再比也是无益。”

单清风大叫道:“吴师兄,方才师伯曾经说过,这场比试是关乎我华山掌门的归属,是无比重要的事情,所有人都要全力以赴,吴师兄这就不记得了吗!”

吴清源脸现怒色,大声道:“吴某本就不敌岳师侄,认输都不行吗!”

单清风道:“胜负未明,何来认输!”

吴清源大怒道:“单清风!要打你来,吴某没你那么厚的脸皮!”说完,他大步走出圈子,不顾而去。

单清风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大踏步的走到场中,对着岳不群道:“岳不群,方才那轮轻功比试,单某输的不明不白,这次如果你能在暗器功夫上赢过单某,那单某就服你!”

单清风这番不要脸的行为有人看不下去了,关清松阴阳怪气的说道:“想不到单师弟暗器功夫竟然如此高强,比吴师弟还高,真是令关某佩服!”

其他弟子也都鄙视单清风的这番行为。

宋清山故作惋惜的说道:“单师弟,你何必~~唉!”

单清风充耳不闻,铁了心要试试岳不群的暗器功夫,他对着岳不群大喝道:“岳不群,来吧!”

岳不群微笑道:“吴师叔暗器功夫高强,弟子自然不敢言胜,但是单师叔吗~~”

他说到此处,拉长了声线,连连摇头,显是非常鄙夷。

岳不群看出来了,这单清风应当是宋清山的党羽了,他一个劲的位宋清山冲锋陷阵,更是两回都亲自上场,誓要把岳不群打败。这单清风是只冲锋狼人没得跑了。

单清风怒道:“要打就打,不打就认输,婆婆妈妈的做甚!”

此言一出,现场顿时嘘声大起,众人都十分佩服单清风的脸皮厚度。

但是郑玄机不说话,显是默许单清风的行为,也无人出声斥责。

郑玄机面带微笑,饶有兴趣的看着单清风。

岳不群亮出右手,指尖上现出一枚黑色棋子,他夹着黑子,对着单清风说道:“单师叔,师侄用手中一枚黑子便可将你打伤,你信也不信?”

单清风冷笑道:“胡吹大气,如果单某没有被你打伤又如何?”

岳不群毫不迟疑道:“那就算弟子输了!”

单清风大喜道:“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要食言!”

他对着周围的华山弟子说道:“大家都听到了吧,这岳不群说他会用手中那枚黑子将单某打伤,否则,就是他输了!”

岳不群长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单清风道:“很好,废话少说,出招吧!”

他抽出长剑,摆出一副凝神以对的样子。

见他如此如临大敌,众人又是一阵嘘声。方才岳不群就没有动用武器,怎么到了单清风这里,连武器都用上了呢?

岳不群一声清啸,说道:“单师叔,小心了!”

他右手一翻,手心向上,曲指弹出,这枚黑子自他手中呼啸飞出,径取单清风的胸口。

这枚小小的黑色棋子,发出异常尖锐的破空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已至单清风面前。

单清风疾退,一剑拍下,只听“当”一声巨响,单清风虎口巨震,几乎把持不住手中长剑,但终归是将那枚黑子给拍下了。

单清风大喜,正要开口嘲讽岳不群,忽听宋清山一声大喝:“小心!”

他正在不明所以,忽觉自己后背被一物撞击,如同一根巨木狠狠的撞在了背上。

单清风瞬间便忍不住,口一张,一股滚烫的鲜血脱口喷出。人也被巨大的力道带着朝前踉跄了几步,一下子扑到在地上。

单清风背心剧痛,但神志却是清醒的,他回过头,看到宋清山已经来到了身边,正在查看他的伤口。

宋清山轻声对他说道:“别动,师兄先帮你处理伤口。”

他迅速在单清风背后点了几个穴道,止住出血,站起身来,对着岳不群道:“岳师侄,同门切磋,出手是不是太重了?”

岳不群澹澹的道:“岳某学艺不精,无法控制力道,打伤了单师叔,还请赎罪。”

宋清山大怒道:“你!”

他方才在旁边看得真切,这岳不群先亮出右手那枚棋子,再以言语麻痹单清风,让单清风误以为他只有一枚黑色棋子,却没想到此人藏在背后的左手里还有一枚黑色棋子。

在他右手棋子吸引了单清风的注意力之后,身后左手里的那枚黑子也射出了。

此枚黑子向着岳不群身后地上射出,在与地上一枚棋子碰撞后,以一个极大的弧度绕过了单清风的视线,击打在了单清风的后背,直接将单清风打成重伤。

单清风看着岳不群,强压着胸口的烦闷说道:“岳不群,你输了!”

“你告诉我只用你右手中那枚黑子便能将单某打成重伤,如今却用了另外一枚!”

岳不群左手一张,四五粒黑子散落到了地上,慢悠悠的说道:“弟子说了用右手中那枚棋子吗?貌似弟子只是说用手中黑子将师叔打伤吧!可没说过左手右手!”

单清风略一回想,事实果然如岳不群所言,但他方才将那枚黑子举到自己面前说了那句话,任谁在那个时刻,也不会想到他指的是藏于身后的左手中的棋子!

单清风大叫道:“你耍诈!”

他再也忍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就此昏迷。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问道诸天从笑傲开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问道诸天从笑傲开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4章 冲锋狼人单清风

98.56%
目录
共2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