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八章

第42章 第八章

第八章

〖检测到逻辑错误。〗

〖逻辑错误已修复。〗

〖请尽情享受游戏的时光,尊贵的Moira阁下。〗

※※※

木叶的夏日祭确实非常热闹。

现在是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的第6年,也是九尾袭村之后的第5年。无论是战争的伤痛还是灾难的恐怖似乎都已经远去了。曾经被九尾妖狐破坏殆尽的废墟之上重新盖起了房屋,曾经痛哭流涕的人们也重新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毁灭的痕迹已经被扫去了,除了死掉的人无法回来、破坏的东西需要重建之外,一切仿佛都和从前一样。

人们照旧的生活,照旧的经营,照旧的说说笑笑。除了某些瞬间,活下来的人们,看起来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就像什么也不曾失去那样。

我牵着美琴妈妈的手,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糖,没什么表情地想。

但其实什么都已经不一样了。

再也不会一样了。

“这个没什么味道。”我把苹果糖往右手边一递,有些不高兴地说,“给你。”

“不要每次都把自己吃不下的东西塞过来啊。”宇智波佐助抱怨着,但还是接过来咬了一口,“……你在胡说什么啊,明明就很甜好不好?”

“有吗?”我歪了歪头,凑过去在他拿着的苹果糖上又咬了一口,“嗯?好像的确还挺甜的……”

那刚才是怎么回事?味觉又失灵了吗?

“喂、别凑这么近!”宇智波佐助后退了一大步,脸都涨红了,“你这家伙怎么总是这样!一点距离感都没有的!”

“有吗?”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比了一下我们两个之间的距离,“不是还挺远的吗?”

“那是因为我躲开了啊!”佐助脱力地低下头,认输似的把手一举,“喏,苹果糖还你,想吃的话就自己拿着吃。”

“不用啦。”我摆摆手,“你吃吧,我想去试试那边的章鱼小丸子。”

“——只许买6个!不许只吃一个然后把剩下的都塞给我!”

“知道啦,佐助好小气。”

“我不是小气!”宇智波佐助气急,本来就炸的黑发看起来都更炸了一点,“是你总是这样!真是的,不知道哥哥到底是怎么忍受你的,你这个任性的小鬼!”

“那当然是因为鼬哥哥和某些家伙不一样,不是个小气鬼啦。”

我转过脸去,拉下眼睑,冲佐助吐了吐舌头。接着又刷地一下回过头去,在佐助彻底炸毛之前高高举起手来,冲在手推车上忙乎的摊主高高举起手来。

“6个章鱼小丸子!多加章鱼多加木鱼花!”

“好嘞!”

摊主用毛巾抹了把脖子上的汗,冲我笑出一口大白牙。

“看在你们两兄妹感情这么好的份上,多给你们两个!”

“谁和她感情好啊?!”←这是佐助。

“谢谢叔叔,不过我才是姐姐哦!”←这是我。

章鱼烧的摊主爽朗地大笑起来,就连一边向来严肃的富岳老爹也弯起了眼睛。美琴妈妈单手掩住嘴,呵呵地笑了起来。

“确实。”她无限怜爱地看着我们两个,“佐助和纯云罗确实感情很好呢。”

“……妈妈!!!”

佐助气恼得脸都红透了,别别扭扭地把脸扭到一边,怎么也不肯看我们任何一个。所以他也没看到,富岳老爹难得微笑着看了他一眼,拿出几枚钱币来,放进了摊主的钱盒里。

“麻烦你了。”他的语气也难得的温和,“家里的孩子都被他们妈妈惯坏了,让你见笑了。”

“没有没有,这么可爱的小孩谁不愿意多看几眼呢!”摊主一边麻利地把章鱼小丸子翻过来,一边抬起头来,“宇、宇智波队长……”

原本笑容满面的摊主在看到富岳老爹的脸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别说笑脸僵死了,他连手都不动了。

富岳老爹也敛去了微笑,目光沉沉,比平日更加沉默冷肃了几分。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只有油在热.铁上发出滋滋声,在接触到蛋面糊里的水分之后,骤然炸开,发出颇为刺耳的噼呲声。

在这份诡异的沉默中,我牵住富岳老爹的手,微微踮起脚尖来。

“丸子要糊了喔。”我抬抬下巴,示意摊主去看自己的锅,“不翻一下吗?”

“哦哦!这就翻、这就翻!”

摊主匆匆低下头,手忙脚乱地翻动起小丸子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额头上的汗冒得更多了。似乎是留意到了我的视线,他慌忙抓起毛巾抹了一把,手上的动作加快了不少。

不消多时,一盒热气腾腾的章鱼小丸子就被递到了我面前,摊主带着僵硬的笑容,催促着我快接过去。

“小心烫,吹一吹再吃。”他小心翼翼地说,“不过也不要放太久……冷了就不好吃了。”

“好啊。”

我松开了美琴妈妈和富岳老爹的手,接过那盒小丸子,吹了吹上面的木鱼花,看着纸片一样的木鱼花随着热气腾舞的样子,兴冲冲地往佐助面前一递。

“看,佐助!你喜欢的木鱼花!”我高高兴兴地说,“木鱼花在跳舞,很好玩吧?”

佐助到底性子单纯,听我这样一说就忘了自己还在闹别扭这件事,巴巴地凑过来看,嘴里还发出小声的惊呼。

“真的诶。”他赞叹,“好厉害!”

被我们两个这样一打岔,原本要冻结成冰的气氛也缓和了下来。富岳老爹放松下肩膀,露出些许无奈的神色。美琴妈妈看看我们,微笑着伸出手来,在我们两个的脑袋上虚虚一拢。

“好了好了,快走吧。”她没有再看章鱼烧小摊的摊主,只是看着我们两个,“烟火就要开始了,再这么拖拖拉拉的,可是找不到好位置的。”

““好——””

我和佐助难得异口同声地拖长了声音,发现这一点之后我俩对视一眼,到底是我先撑不住笑了起来。佐助素来是别扭惯了的,见我笑了就又别过脸去,只是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

我们离开了那个摊位,谁也没有多看一眼。

只是,正如美琴妈妈所说,烟火大会的确人多,我两只手都被章鱼烧的纸盒子占着,没法牵住任何一个人的手。一阵突如其来的汹涌人.流之后,我就被和他们三个挤散了。

我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到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身影,也没有看到宇智波一族标志性的团扇族徽,只好无聊地踢了踢地面,选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向走了过去。

总之,先站到高处总没有错吧?

就算找不到他们三个,至少站的高一点,也方便他们找过来吧?

我这样想着,便慢悠悠地朝着定好的方向走了过去。

要说这里最高的地方……果然还是那里吧?

夏日祭是在木叶的主街上举行的,距离火影岩只有一段不远的距离,等我爬到火影岩的头顶上时,意外地发现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客人了。

“呜哇啊!!!”

那是一个金发蓝眼的小男孩,穿着一件印着木叶火焰纹的白色T恤和短裤,看到我的时候就像见了鬼一样,差点整个从四代火影的脑袋上翻下去,手忙脚乱地攀住了石像的头发,这才艰难地爬了上来,流了一脸的冷汗。

“你这家伙怎么上来的说?!一点声音都没有啊!!!”

“嗯?”我看了看自己的脚底,“就这么上来的啊?”

不就是把查克拉凝结在脚底吗?偶然看过一次宇智波止水这么做,学了一下还挺好用的,我就经常这么干了。又能爬.墙又能爬屋顶,控制得好的话甚至不会留下一点脚印,也就不会被爸爸妈妈发现我半夜睡不着爬到屋顶上看月亮了,这不是很好的事吗?

“呼……总之你不是鬼对吧。”

那个金发小男孩松了好大一口气,他的脸上生着六道胡须一样的印记,看着倒很有些像野猫,这么怀疑地看着我就更像了。

“那你上来这里干什么?你总不会是别家的间谍吧!”

“有人会用这么小的小孩做间谍吗?”我超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也对哦!”小男孩一脸了悟,抬手挠了挠自己那头金毛,“对了,我叫漩涡鸣人,你是……”

咕噜咕噜——

他的肚子传出好响亮的一声肠鸣,吞没了他话音里剩下的那个“谁”,小男孩顿时红透了脸,手忙脚乱地捂住肚子,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我。

我露出了然的神情,从纸盒里叉起一个章鱼小丸子,把整个纸盒都递向他。

“要吃吗?”我咬了一口已经凉到恰好入口的小丸子,问他。

“……要吃。”

小男孩别扭了好一会儿,还是伸出手来抢过纸盒,大口大口地咬起了小丸子。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这个别别扭扭的样子,我莫名想起了佐助。

他们两个还挺像的。

这点相似让我对他多了点耐心,我抚了抚浴衣的裙摆,在他身边坐下。又从纸盒里叉了一枚小丸子吃起来——还真别说,这家的章鱼小丸子确实挺好吃的。

就是可惜,我以后应该不会再去吃了。

我淡淡地想。

“……你不下去吗?”

金发小男孩漩涡鸣人一边咬着章鱼小丸子,一边指了指下面灯火通明的街道,含含糊糊地问。

“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我很无所谓地说,“反正大家也不怎么欢迎宇智波家的人。”

“你是宇智波家的?”漩涡鸣人猛地扭过头看我,我甚至听见他的脖子发出格拉一声,“好厉害!”

我笑了起来,很好心情地捏了捏他的脸。

“你也很厉害。”

毕竟不是每个人体内装着九尾妖狐都能这么生龙活虎的。

虽然不太明显……但他身上的确有九尾的查克拉,我能感觉到。

能用人类之身压制那么大的野兽,这个叫漩涡鸣人的小男孩,确实非常厉害。

“是、是吗?”漩涡鸣人一下红了脸,手忙脚乱地去挠自己的脑袋,“也、也不算什么啦哈哈哈……本大爷一直都很厉害!”

“是是是。”

我微笑着点点头。

烟花就在这时候在上空炸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漩涡鸣人看着我的眼睛都看呆了,好一会儿才匆匆转开视线,要我一起去看天上的烟花。

“你、你看这个!”他超大声地说,“烟花很漂亮吧!”

“嗯。”

我回过头,看着烟花在夜空中争先恐后地盛开,然后离散、消弭。

轰华绚烂,热烈万分,像是要燃尽自己全部的生命,竭尽全力地盛放,然后迎来盛大的凋亡。

那些五颜六色的花火倒映在我的眼中,将世界染得缤纷而后泯灭,热闹得几乎让人心中生出些许欣羡来。

“确实很漂亮。”我轻声说。

漩涡鸣人回过头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在他开口之前,那双蓝色的眼睛便忽然睁大了。

在烟花隆隆的盛放声中,我听到极轻的脚步,稳稳地落在了我的身后。

不需要回头,我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

“哥哥!”

我高高兴兴地转过身,一把抱住了来人的腰,投入了这个还带着血腥和硝.烟味道的怀抱。

“你回来了!你还是赶回来啦!”

宇智波鼬的手顿了顿,很轻很轻地放在了我的脑后。

“嗯。”他说,“我回来了,纯云罗。”

“是爸爸妈妈让你来找我的吗?”我仰起脸看他,看不到自己也知道我脸上一定挂了一脸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你一向喜欢高的地方。”他垂下眼看我,“我猜你大概会在这里。”

“猜对了!”我开开心心地高举双手,做了个要抱抱的姿势,“今天走了一天,我好累了——背我背我!”

宇智波鼬露出些许无奈的神色,到底还是蹲了下来,向后摆了摆手。

“好耶!”

我欢呼一声扑到他的背上,勾住他的脖子,回过头去,冲漩涡鸣人摆了摆手。

“再见,鸣人!”我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有时间的话,去宇智波族地找我玩呀!我爸爸是宇智波富岳,你和族里的人说,他们都知道的——一定要来呀!”

“喔……哦。”

漩涡鸣人低下头,含混地应了一声。

宇智波鼬看了他一眼,到底没有说什么,而是背着我慢悠悠地往下走。

等到走到再也看不到彼此的地方,他才缓缓开了口。

“那孩子不会来的,纯云罗。”他说,“他的身份很特别,木叶不会允许他接近宇智波的。”

“九尾的人柱力嘛,对吧。”我满不在乎地说,“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不错的朋友。”

“……你知道了。”

“嗯,家里的典籍里不是有吗?”我把脸埋进哥哥的脖颈里,两脚无聊地在他的臂弯里一晃一晃,“写轮眼可以操纵尾兽,操纵人柱力……什么的。不过都无所谓吧,我又不是为了那个才想跟鸣人当朋友的。”

“是啊。”宇智波鼬苦笑起来,他叹息着重复了一遍,“是啊……可惜没有人会相信的。”

“那又不是我的问题。”我大大地哼了一声,“错的不是我,为什么要我改正?我才不要。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在乎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的想法?”

“……是啊。”

宇智波鼬又叹息了一声,扣着我的手臂紧了紧。

“我会想办法的。”他说,“总有一天,宇智波和人柱力也能自由自在相处的时候会到的——你的愿望会实现的,我保证,纯云罗。”

我笑起来,把宇智波鼬抱得更紧了一些,在他的肩上仰起头来,看着夜空中仍在接二连三盛放的烟火。

那些五彩缤纷的花火升上夜空,照亮了行人的脸庞——也照亮了我和哥哥的——随即黯淡。明明灭灭,反反复复。

如此美丽,如此短暂。

我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将脸颊贴上了宇智波鼬的颈侧,无声地蹭了蹭。

“我相信你,哥哥。”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我所陌生的……如此忧愁的微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只要我死遁够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只要我死遁够快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章 第八章

67.74%
目录
共6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