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十二章

第46章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你的好友“宇智波止水”已死亡。】

※※※

宇智波止水的死讯正式传来的时候,我正因为换季感冒倒在家里休息。

对于忍者学校的小毛孩来说,换季也就是打几个喷嚏的事情,大家虽然看起来只是一起上上课,但是细究一下,每个人的体力训练都很惊人,所以虽然称不上各个都是龙精虎猛,但至少都是身体强健。

但我长年卧病在床,免疫系统基本已经报废了,再加上不明原因的内脏衰竭,我的身体基本上就是一个四处漏风的破房子,暴风雪一来,我当场就不行了。

当我听说宇智波止水自.杀的消息时,我已经烧得起不来床了。

送来消息的当然是奥伯龙,他还很好心地拓了一份止水的遗书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让我死得更快一点。

我一边咳嗽一边推开他,用仅剩的力气把遗书的拓本抢了过来,看也不看就揉成一团丢到窗外,自顾自拉高了被子,把自己埋到了被窝里,整个人咳得都要喘不上气来。

“你还好吗?”奥伯龙倒了一杯水给我,“真意外,我还以为你会很生气来着——你不是最讨厌自.杀的人了吗?”

“咳咳、咳咳……那种东西……”我好容易冒出头,拿过水杯喝了一口,这才勉强能说下去,“那种东西,是忍者的话有一万种伪造的手段吧?而且,他们找到他的尸体了吗?”

“的确如此。”奥伯龙点了点头,又道,“可是止水一死,族里的人都在怀疑宇智波鼬。他的处境现在非常艰难,真是可怜。”

“为什么?”我再一次被这个世界的人神鬼莫测的脑回路惊到了,“他们有毛病吧?鼬和止水是最好的朋友啊?他们两个人要好得跟一个人似的,鼬怎么可能杀止水呢?”

“好像是和宇智波家的血继限界有关——就是写轮眼。”奥伯龙单手撑着脸颊,慢悠悠地说了下去,“据说万花筒写轮眼的开眼条件就是要亲手杀掉自己重要的人,亲人、朋友、恋人都可以,宇智波一族的人现在好像怀疑你哥哥杀掉了止水来寻求力量。毕竟,就像是你说的那样,是忍者的话,有一万种伪造字迹的手段——而写轮眼无疑是其中最好用的手段。”

“那也不可能是哥哥。”我斩钉截铁道,“绝对不可能,哥哥做不出来这种事。”

我了解宇智波鼬。

他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有的时候,甚至有点过于温柔了。他这样的人,就算是自己粉身碎骨,把自己的血烧干,灵魂也磨成齑粉,他也绝对不会干出为了寻求力量杀死挚友这种事。

他这样的人……他们这样的人……

莫名的剧痛袭击了我的颅脑,又是那种无视了痛觉调整的痛楚,仿佛能够贯穿我整个灵魂。我不得不捂住自己的脑袋,痛得整个人蜷缩在床上不住发抖。

剧痛所伴随的强烈晕眩中,我依稀听见奥伯龙叹了口气,将冰冷的手搁在了我的前额上。

“生病的时候就不要胡思乱想啊。”他的语气带着些许无奈的意味,“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哥哥想想吧——他还等着你去帮他呢。”

是啊。

我模模糊糊地想。

不振作起来不行,不冷静下来不行……因为哥哥,哥哥还在等着我。

在这个游戏的最后,哥哥在等我。

……

……

……

等我晕晕乎乎醒过来的时候,正好感觉有人在给我换冷水毛巾。我习惯性地伸出手去,握住了一只结满老茧的手——少年的手。

“有哪里难受吗,纯云罗?”哥哥抱着我,让他靠在他的怀里,用毛巾擦拭着我的后颈,“会头晕吗?想吐吗?都没有吗?那会口渴吗?要不要喝水,或者我去开个罐头过来?”

我只一个劲地摇着头,怎么也不肯松开手。

“没有,没有,不会,不要。”我含混地念着连自己都不太明白意思的词汇,小声地说,“留下来陪我,哪里都不要去……哪里都不可以去。”

宇智波鼬怔了怔,而后轻轻摸了摸我的脸,应了一声“嗯”。

在确定哥哥不会突然离开之后,我便微笑起来了。

“哥哥。”我抓住少年因为浸了冷水而格外冰凉的手,贴在自己滚烫的脸颊上,“你不要太难过了。”

宇智波鼬的手顿了顿,用另一只手将凉凉的毛巾搁在我的额头,之后也没有抽.出手,而是慢慢在我身边坐下,任由我把脸在他的手心埋得更深。

“嗯。”他很轻很轻地说,“我没有难过,纯云罗。”

“骗人。”我小声说,“你明明就很伤心。就像你开写轮眼那一次,你也很伤心。”

我说的是几年前,宇智波鼬还没有升上中忍时候的事情了。

在一次任务里,他的队友死在了他的面前,虽然他和那个队友的关系并不和睦,但他还是因此开启了写轮眼。

“那一次回来大家还恭喜你,父亲还因此觉得很骄傲……八岁就能开启写轮眼很厉害什么的……”高热让我的脑子也晕晕乎乎的,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了,“真是蠢死了,你明明就很伤心吧。不是很伤心的话,也就不会开启写轮眼了。居然拿这种事情来恭喜你,富岳老爹也好,宇智波家的大家都好,都是一群笨蛋嘛。”

“……”

宇智波鼬沉默了好久,忽然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疲惫得就好像……他就要没有力气了一样。

我这个时候,也只能模模糊糊地想,啊,父亲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呢?哥哥也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而已啊。

“是啊。”他说,“真的是……一群笨蛋。”

哥哥自己也没有发觉吧,他扣着我的手慢慢用力了,用力到……我原本已经模糊下去的视线因为这份突如起来的外力而变得清晰起来。

清晰到可以看见,在哥哥猩红的眼瞳中,三枚勾玉旋转着连接起来,变成了手里剑般锋利的形状。

锋利得……像是迫不及待想要撕裂什么,想要割开什么一样。

我下意识伸出手去,想要触及……或者说,想要阻拦那快要破裂的锋刃,然而在我的手指触碰到宇智波鼬的眼睫之前,他已经回过神来。他低下头来,原本猩红的眼瞳已经恢复了平日的纯黑,尽管黯淡,但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哥哥。”我轻轻抚摸着他的眼睛,问出了或许只有他能回答的问题,“止水是为什么死的?”

宇智波鼬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他终于睁开眼睛,注视着我,没有退让,也没有逃避,而是平静地给出了他的回答。

“为了大义。”他说,“为了更好的未来。”

“这样啊,我明白了。”

我点了点头,手指从宇智波鼬的眼睛上移开,轻轻点了点他的眼尾。

“那么,哥哥不可以这么做。”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让我都觉得陌生的冷静,“不可以因为大义伤害自己,不可以为了更好的未来死掉。”

我笑了一下,虽然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

“不然的话,我会疯的。一定会疯掉——疯到无法活下去,疯到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我看着哥哥,温柔地,迷乱地,近乎疯狂地注视着他。带着连我自己都无法明了的执拗与恳切。

“答应我好吗,哥哥,答应我——答应我你永远不会像止水那样,不会留下我一个人。”

宇智波鼬注视我良久,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他说,“我答应你。”

于是我微笑起来了。

于是我终于松开他的手。

于是,昏昏睡去的我,没有看到他将手指抵在我的额头,没有听到他对我说那句“对不起,纯云罗”。

我只是在药物和重感冒的双重作用下昏昏沉沉地睡着,做了一个下着雪的梦。

……

……

……

梦里下了很大很大的雪。深深的积雪几乎要将街道都掩埋起来。我跟着某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行走,就算穿了厚厚的衣服,套上毛绒绒的雪地靴,积雪还是越过了我的膝盖,一直要灌到脚脖子里面去。

梦里的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除了无边无际的大雪,还有无休无止的寒冷。

我抬起头,想要看清身边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能看到的只有一团模糊的影子。

不知道是不是觉察了我在看他,那个人停了下来。

“很冷吗?”

模糊的光影中,有谁捧起了我的手。那双手很大,也很温暖。握着我被冻得通红的手掌,凑到唇边,呵出一团暖暖的白雾来。

“这样会好一些吗?”

那个人问我。

“嗯。”

小小的我笑起来,握住那双温暖的手,把冰凉的脸颊也贴上去,我听见那个幼小的自己的声音,带着依恋与撒娇的意味。

“谢谢哥哥。”我说。

“走吧。”

那个人牵着她,在雪地里迈开脚步。

“去吃一点暖和的东西怎么样?”

“好啊。”

小小的自己一边说一边回过头去,看着雪地上留下的一大一小的两列脚印。

然后,梦境结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只要我死遁够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只要我死遁够快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章 第十二章

74.19%
目录
共6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