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二十三章

第57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亲爱的Moira,请友善对待NPC。】

※※※

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几乎是在冲进死亡森林的同时就对视了一眼。

——被盯上了。

他们都有这种直觉。

视线追逐着他们,如影随形,无论他们跑出多远,那被注视的感觉都不曾消失。

而且……

两人的目光落在已经不自觉握住了苦无的春野樱身上。

……连小樱都已经觉察到的话,就说明这个人是故意泄露自己的气息给他们的。

就像猫捉老鼠一样,不紧不慢地缀在他们身后,好整以暇地观察着他们的反应,悠悠然地……玩弄着自己的猎物。

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同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诶?”春野樱也停了下来,环视左右,“佐助君,鸣人……”

“喂!”漩涡鸣人的忍道就是有话直说,他当场耐不住性子大喊起来,“到底是谁!快点出来!可恶!不要偷偷摸摸的,出来我们正面打一架!看我解决你!”

回应他的,只有风吹动森林树叶的沙沙声。遮天蔽日的古木投下巨大的阴影,随着风声无声摇动。无声无息地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他们。

“别躲了。”宇智波佐助冷哼一声,也将苦无握在了手里,“从森林入口跟我们到现在,也是时候现身了吧?”

他的目光猛地落向某个方向,露出了鲜红的写轮眼。

而后,那里响起了一声轻笑。

稚弱的,听起来几乎还是一个孩子的声音。

女孩子的笑声。

一阵风过,女孩如同蝴蝶一般轻盈地落下。系带长靴的足跟落在树枝上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短款和服的衣袖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在她两侧张开,而后轻飘飘地下落。

那是一件黑底的二尺袖,袖口与衣摆层层叠叠地落满了薄红的樱花,自上而下,由雪一样的白渐变成了血一样的红。金色的蝴蝶在红樱间纷飞。黑色的百褶裙随着她的动作如花一般散开了又收拢。

而少女就那样抬起头,白底红纹的狐狸面具后面,露出了蛇一般的金瞳,从上方遥遥地俯视着他们。

漩涡鸣人几乎是一瞬间就认出了她。

“啊!你是那天那个——”

“哎呀。”她笑着说,“我刚才还在想,要是这样你都发现不了,我就要给你一点小教训了,佐助。”

“——怎么又是冲着佐助来的啊!”漩涡鸣人大声抗议起来。

而宇智波佐助的神色则是暗了下来:“你是谁?”

写轮眼毫无疑问是当世最强大的血继限界,对所有人都充满了诱惑。自从中忍考试开始,想要挑战宇智波一族末裔的人就数不胜数,无论是木叶的小李和日向,还是砂隐的我爱罗,亦或者是其他大大小小的忍村的忍者……宇智波佐助实在是这场中忍考试的最大热点,万众瞩目的中心。

换句话说,就是第七班开考以后遇到的每一个人,似乎都要来挑衅宇智波佐助一下。

但是这个人……

佐助握紧了手里的苦无,目光死死锁在少女的身上。

……这个人和他们都不一样。

他的直觉,他的理性,他的一切都在向他诉说着这句话。

“什么啊。我还为了见你特意换了一身新衣服呢,佐助居然还没有认出来吗?”

少女委屈巴巴地拉直了自己的衣袖,像是想要向他展示和服的花纹一样。这个动作让宇智波佐助的瞳孔瞬间缩紧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

“嗯?看你的表情,是认出来了吗,佐助?”女孩愉快地笑了起来,“那真是太好了,要是到这一步都认不出来,我可是会伤心的。”

“……纯、云罗。”佐助的写轮眼更加猩红,双勾玉飞速旋转起来,似乎是想要看出破绽,“不对,纯云罗的眼睛不是这样的,更不可能带着音隐的护额——你到底是谁?”

纯云罗。

Moira。

这个名字在森林里唤起了一阵小小的寂静。

从三个字的发音与回忆里的名字对上之后,漩涡鸣人的表情就是一片空白,春野樱怔了一会儿,在想起这个名字所对应的那个人时,她的脸色也顿时一片刷白。

“宇智波纯云罗?”春野樱惊愕地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树上的少女,“你不是……不是失踪了吗?”

从某一天开始,宇智波纯云罗就没有再来上学了。大人们谁也不肯谈这件事,就算去问老师也只会得到含混的苦笑和“她退学了”“你们最好也不要去打扰佐助”之类的话语。而宇智波佐助回到学校以后,也不肯再提一次纯云罗。再加上纯云罗一向孤僻,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渐渐不再问了。

但是,像那么漂亮的孩子是很难忘记的。

春野樱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时候的宇智波纯云罗。

小小的,苍白的女孩子,因为身体不好从来不用上体术课,所以也和她们不一样,总是穿着轻飘飘的裙子。她有着和佐助君一样漆黑的长发,眼睛的颜色却好像比佐助更深,总是幽幽地注视着虚空的某个方向,总是拿着别人看不懂的书在读,偶尔还会自言自语。

像这样的孩子其实是很容易惹人讨厌的,但是纯云罗实在是太好看了,比女孩子们私底下玩的人偶还要好看,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好看。

有时候……真的只是有时候……春野樱甚至觉得她比佐助君还要好看。

在那个年纪的小女孩眼中,宇智波纯云罗就是最接近公主的形象。

虽然在现在的自己回忆起来,才能感觉到那种好看,是她记忆里最早体会到什么是“美”。

那个要用美丽去形容的小女孩,总是让人觉得是格格不入的,就好像和他们不是一种生物一样。春野樱甚至觉得,大家对于纯云罗的消失接受那样良好,或许就是因为他们都觉得她本来就不是他们之中的一员。

就算在年幼的春野樱心里,纯云罗的离开也是理所当然的。

月亮上来的公主,总有一天也要回到天上的。

但她没有想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宇智波纯云罗会用这样一种方式,这样一个形象再出现在他们面前。

毫无疑问,她还是美丽的。还是像小时候那样,不能用漂亮或者好看这种模棱两可的形容,只能说是美丽的。但是那种美丽中间多了什么东西,和她的声音,和她的举止一样,多出了什么春野樱所无法形容的东西。

那种东西让春野樱如芒在背,让她不得不抓紧了手里的苦无,以一个防卫的姿势横在胸前。也是那种东西让鸣人却步不前,让佐助露出了比平时更加阴沉而危险的神色。

这个人……这个人真的是纯云罗吗?

她忍不住这样想。

“真让我失望。”树上的少女轻笑出声,缓缓抬起手来,“不能亲眼见到就不会相信吗,说好的双子之间的心电感应是被丢到哪里去啦?”

那只雪白的手从漆黑的衣袖中探出,扣上了她脸上的狐狸面具。

“不过,我们两个之间好像本来就不存在那种东西就是了。”

狐狸面具如同在嗤笑他们一般移开了,露出了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就算长大了,就算有了些许的改变,他们也一眼就认得出来——那就是宇智波纯云罗的脸。

金色的蛇瞳弯了起来,高高地俯视着他们。

“好久不见了,佐助,鸣人——还有小樱。”少女笑着说,“真是让人怀念啊。看到你们都这么健康真是太好了。”

——那是一双没有任何笑意的眼睛。

“纯云……罗?”漩涡鸣人喃喃,在确认了面前的人的确长着和失踪已久的朋友一模一样的脸之后,他的声音陡然提高了许多,“纯云罗!你到底去哪里了?还有你为什么会戴着音隐村的护额,还有还有你的眼睛……啊啊啊!怎么都是弄不明白的事!总之你是纯云罗对吗?你是纯云罗吧!”

“别被骗了,鸣人!”

最先吼出来的居然是佐助。黑发的少年露出了他们几乎从来没有见过的阴郁神情,激愤、怨恨、难以置信……种种激烈的情绪混杂起来,在他的脸上点燃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复杂之色。宇智波佐助抬起头来,血红的写轮眼死死锁住少女的脸庞,双勾玉激烈地旋转起来。

“纯云罗已经死了——就在那天!就在我眼前!那个男人已经把她杀死了!”他咬紧了牙关,几乎从牙缝中咬出血来,“她流了那么多血,就倒在我的眼前……那个男人也说他杀了她,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看到死者被亵.渎的愤怒,看到有人利用自己亲近的人的形象这样玩.弄嘲笑自己的怨恨,以及无穷无尽的……从那一天起就无穷无尽冲刷着他的悲伤,几乎要把佐助给燃烧殆尽了。

“居然敢利用死者……不可原谅、绝对不可原谅!”

少年猛地抬起手来,双手飞快地在胸前结印,速度快到令人眼花缭乱——他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结出了父亲曾经教给他的忍术。

“火遁·豪火球之术——!”

巨大的火球冲着目标而去,高温将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热流掀起热风,吹动在场每一个人的衣襟与头发。春野樱不得不闭上了眼,以躲开这阵炙烤着皮肤的热浪。

然而——

“这样啊,哥哥是这么告诉你的吗?”

火光之中,骤然盛开了一朵红花。

不,那并不是真正的花。而是张开的蛇眼伞。

红底白纹的纸伞旋转着,一圈一圈的花纹宛如万花筒,永无止境的重复盛开。

明明是极易燃烧的纸伞和竹骨,却不知道为什么,如此轻而易举地拦下了高温的火焰,连一丝焦痕也没有留下。

凝聚了所有愤怒和怨恨的火焰,就这样消弭在了空气中。

少女抬起蛇眼伞,好整以暇地搁在肩上,慢悠悠地旋转着,在伞下绽开了赤红的微笑。

“你还真是和过去一样呢,佐助。”她的语气如此温柔,却也如此残酷,“不管哥哥说什么,你都会相信他。不管他骗了你多少次,只要是他说的话,你一个字都不会怀疑。”

宇智波佐助的眼睛猛然睁大了。

“真是,不长记性。”她面上的笑意更甚,“看来我得好好教教你才行呢,佐助。”

谁也没有看清她究竟是怎么动的。

几乎是眨眼之间,宇智波纯云罗就跃到了佐助眼前,而在写轮眼的视野中,树上的残影才刚刚消失。

——太快了。

在少女的手指搭在他的肩上时,佐助忍不住这样想。

——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来不及反应,快到甚至无法做出任何应对,快到不管是小樱还是鸣人,甚至都来不及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潜影蛇手。”

他听见少女的声音,带着低低的笑意,轻轻吹拂着他的耳畔——那一句话,她是贴着他的耳朵说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只要我死遁够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只要我死遁够快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章 第二十三章

91.94%
目录
共6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