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乱三

暴乱三

索菲娅一直住在医院里面,她交代多佛前去寻找凯恩斯.马丁,因为这个男人将要做的,就一定是莱昂的安排。

但突然而来的袭击,也让索菲娅陷入危境,她知道这些人都是为了某个人而来。

莱昂.索图卡!

医院里面已经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监察员,影徒教会,或许还有其他势力此刻都在寻找他。

索菲娅以最快速度赶到莱昂的房间,可她第一个见到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她是谁?监察员?影徒者?现在最好的选择只有躲在门后,寻找机会。索菲娅心想。

“你们终于来了,米兰朵。”莱昂挺拔着身子,毫无防备。

米兰朵从腰间拔出左轮,对准莱昂的眉心:“蒂安莱夫的神言在哪?”

“我们应该有七年没见了吧,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莱昂打趣道。

怦!

女人扣动扳机,子弹从莱昂耳边擦过:“不要说多余的话,莱昂先生。”

莱昂闭上眼睛:“他们让你来,就是为了让我心甘情愿说出你们想知道的事情,对吗?”

米兰朵用力平复心情:“三秒钟,你只有三秒钟。”

没错,教会所委派的任务是从莱昂那里知道蒂安莱夫的信息,至于莱昂本人,就地处死。

背叛者的下场只能是这样。

“3.2.1!数完了,米兰朵小姐。”莱昂露出绅士地笑容,然后张开双手,等待死神到来。

米兰朵大吼:“你还不明白吗?我在救你啊,所有人都希望你死,你不知道吗?”

“我早该死了,米兰朵。”莱昂走上前抱住女人,他悄悄说了什么。

索菲娅看到这一幕,惊讶万分!

这位影徒教会的女人,似乎与莱昂有些微妙的关系。

莱昂松开拥抱,左手把住米兰朵的手柄,扣上扳机。

“我的任务,就到这了,父亲说过每个人都有存在的意义,我想这是我最后能做的了,开枪吧,米兰朵。”

米兰朵怔怔发呆。

“开枪!”莱昂大吼道,将女人惊醒。

女人顿时泪流满面,然后缓慢闭上双眼,手指逐渐发力。

怦!

结束了吗?莱昂似乎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他睁开眼睛,才看到索菲娅将米兰朵压在地上!

米兰朵立刻反应过来,左手擒拿住索菲娅地右臂,一个翻身就要将索菲娅转压在地。但索菲亚右膝上前一顶,抵消了这波攻势。

可那把左轮已经被米兰朵重新拿在手里。莱昂不知道索菲娅为什么突然出现,但如果她被米兰朵打死,卡莱家一定会有大动作。

莱昂上前抓住米兰朵的手臂,将左轮卸下。

“莱昂!我可不管你跟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但你现在还不能死。”索菲娅甩开凌乱的头发,焦急道。

“莱昂.索图卡!”米兰朵有些生气。

“小心!”索菲娅看见莱昂的背后出现一人,从窗口爬进。

来人没有犹豫,亮出一把尖刀,双手垂直合十要将莱昂狠狠地钉死。

但他收到提醒,立刻反应过来,转身左钩拳打在来人脸上。

“提多米勒?”莱昂惊呼。

提多米勒用一种仇恨的眼神死死地盯住莱昂,恨不得要将他扒皮抽筋!

“莱昂,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可以让你干脆点死掉!”提多米勒捂住胸口,很明显刚才蒙托对他造成的伤势极为严重。

米兰朵冲过去搀扶住了提多米勒,莱昂递出一个眼神,示意刚才告诉米兰朵的事情一定要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

“走吧,哥哥!”米兰朵红着眼眶。

“按照计划,我现在来应该看见的是他的尸体!”提多米勒咬牙切齿地叫喊道。

“他得为曾经做过的肮脏事付出血的代价!”

“他的命,你们拿不走。”索菲娅回答:“你们最好现在离开,乌托普勒驻军骑士还有几分钟就会到达现场,到时候你们只能留下来了。”

米兰朵听完,立刻将提多米勒的手臂架在脖子上,作势从窗外离开。

怦!一声枪响打中了米兰朵的小腿。

“今天你们谁也走不掉。”

“犹达伦?好哇,都到齐了!”提多米勒转头看着突然出现的犹达伦,十分惊讶,难道刚才的重型蒸汽装甲没有拦住他。

犹达伦从提多米勒的眼神中猜到了一切:“那玩意儿,已经过时了,现在只是一堆破铜烂铁。”

犹达伦漫步走进来:“提多米勒,我们也有好久没见了。”

“犹达伦,你会下地狱的,一定。”提多米勒与米兰朵互相搀扶,极为狼狈。

“从我出生那一天,就是有罪的,而现在是我的救赎之路罢了。”犹达伦展现出一种痴迷的表情。

“那可未必。”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

熟悉的梦魇。自从犹达伦将冯墨送上绞刑台的那天起,他就有一个多年的困扰,这一天终于来了吗?

“好久不见,我的兄弟,耐德.索图卡,我就知道,你会来的!”犹达伦笑的狰狞,他知道今天便是真正的清算日:“所有人都到齐了。”

_______

乌托普勒南部城寨

凯恩斯得到地址后一路小跑,没有丝毫停留,花了半天的时间才赶到。

建立在高坡上的贫民窟,乌托普勒最混乱的地方。驻城军也对这里保留态度,因为地形原因,错综复杂,管理起来,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

凯恩斯特地换了一身衣裳,毕竟这里如果还穿的那么体面,恐怕会惹很多麻烦。

“年轻人!”凯恩斯听到有人叫他。

是一个瘦巴巴的老头,看起来已经六七十岁了,嗯,能在乌托普勒活到60多岁的,年轻时候身体也不会太差,因为特殊地理位置的原因,乌托普勒阳光极为匮乏,而忒比塞斯平原上飘起尘土都会落在这个城市,不少人都会在四五十岁患上肺病。

“您好,老先生!有什么事吗?”凯恩斯恭敬地回答。

老人清了清嗓子,又将手上的烟杆敲了敲,然后别再裤腰带上。

“外来的?”老人问到。

他怎么知道我是外来的?凯恩斯心想。

“别乱想了,你的动作一看就不是住在这里的人。”老人那沙哑的声音不由的让人头皮发麻:“我在这生活了这么多年,你们这些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凯恩斯尴尬地露出笑容,从包里拿出一张地址:“老先生,我能问一下您,这里是哪吗?”

老人接过图纸,眯着眼睛瞧了半天,陡然睁大眼睛!

“疯婆娘!你找她干嘛!”

凯恩斯心里一紧:“我跟她有点远方亲戚关系,想问点事情。”

老人半信半疑,身子后仰,上下打量凯恩斯。

“刚才说的话不要往心里去,你们家的这位老长辈,头脑有些问题。”老人支支吾吾地说。

头脑有点问题?看来得抓紧时间了。

“她在哪?”凯恩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

老人五官挤在一起,露出了一个难看且狡诈的表情,然后拍了拍空瘪的破布口袋。

凯恩斯弹了两枚乌索币,这个数量应该不算多也不算少了,他不想犯这种低级错误。

“诺!”老人指着山坡上的最高处,那一个孤零零的破茅屋子。

凯恩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有些不好的预感。

“太谢谢您了,老先生。”凯恩斯跟他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

十几分钟后,他从那些崎岖且复杂的巷子里拐了上去,真是丑陋的规划。

“有人在吗?”凯恩斯轻声喊道。

但是没有人回应。

嗯?凯恩斯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要进去吗?这样不会不礼貌吗?他想。

其实凯恩斯更害怕的是那种诡异生物又比他先到一步,如果真是这样,恐怕得交代在这里了。

凯恩斯将手放在腰间,做好拔枪的准备,一步一步慢慢靠近,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快速跳动,呼吸也粗重了起来。

吱____

门被凯恩斯打开了。

什么!

凯恩斯被冲出来的人影扑倒在地,铁盆妆的物体不停的朝在他头上来回重击,砰砰直响。

凯恩斯第一时间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几下过后,发现这玩意儿好像不怎么痛。

他抓住那人的胳膊,往旁边移开,才看清楚。

一个老太婆,满头凌乱的白发,双眼空洞的可怕,像是盲人,皮肤苍白,瘦骨如柴,嘴里胡言乱语地飚出臭气熏天的唾沫星子,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有多久没洗过了。

“停下,老太太!我对您没有恶意!”凯恩斯叫喊道,依然紧紧抓着他的胳膊。

她似乎情绪很不稳定,是因为两个孙子死了吗?

凯恩斯大吼:“我与莫尔两兄弟是朋友!是来看望您的!”

老太太的目光在听到孙子的名字时,恢复了一些清明。

“你。。。你是谁?”老太太木讷的看着他。

“我叫凯。”“莫尔!!你回来了。”老太太打断了他的话,双手颤巍巍地摸着他的脸,我以为你也死了,我的乖孙子。老人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我们得离开乌托普勒!孩子!他们就要来了!”老妇人哭着说道。

凯恩斯心里一惊:“谁要来了!”

“他们!是他们!那群魔鬼,那群可怕的魔鬼!!!他们会杀了你的!你的弟弟就是被他们杀死了!”老妇人说的越来越癫狂。

她已经神智不清,把凯恩斯当成了他的孙子。

不对,她怎么知道莫尔弟弟已经死了?她的身上还有些血迹!!!

老妇人压低声音,拉着凯恩斯跑进了屋里。

好浓重的血腥味道!屋子里一片漆黑,连蜡烛也没有,凯恩斯有些看不见,他觉得自己可能患上夜盲症了。

刷!一抹亮光跳出。

老人扶着墙壁,慢慢地从里屋走出来,火光映在她的下巴上,阴影打得棱角分明,凯恩斯觉得如果有个孩子在这里,估计会被她吓得心跳停止。

这是什么??

凯恩斯看见一个瓶子里面,装着乌黑的液体,其中有个红色的东西似乎发出点点光芒。

过来,孩子!

快过来,救救我。

!!!

一股巨大的恐惧感从凯恩斯的脚底猛然攀升至头顶!

这是什么东西!

快过来,我的孩子。

凯恩斯的手不由的发颤,但他的脚步却忍不住靠近,他想看看这究竟是什么!

“别靠近他!”老妇人尖叫。蜡烛不小心掉落在地,地上的干草,杂物被瞬间点燃,火焰突然爆了起来!

怎么会这么快就被点燃!

快过来,我的孩子!

凯恩斯转头回看,火光将屋子照亮,画面顷刻清晰。

心脏!!!

这个玻璃罐里面装着一颗心脏!!!

一切都合理了!

莫尔弟弟的心脏不是被诡异生物掏出来的,而是胸膛被匕首划开,取走的。

而拿走心脏的人,就是这个老妇人,莫尔兄弟的奶奶!

凯恩斯瞬间从腰间拔出左轮枪,但是当她回头看的时候,那个老妇人已经不见了!!

凯恩斯拿起瓶罐,从房里冲了出来,狂暴的火焰已经把这件茅草屋吞噬了,整个城寨的居民都望向了这里,他们都听到了一种声音。

我的孩子们!快过来!你们会得到救赎。

当然,凯恩斯也听见了,这个心脏居然在说话!!与他的灵魂沟通。

哗啦啦!茅草屋发出什么爆裂开的声音!一个被火焰包裹的人影,爬了出来。莫尔!!救救我!救救奶奶!

那个老妇人!

此刻这个可怜的老妇人,被火焰撕咬全身,原本完好的皮肤如同焦炭般发出破裂的声音,她像从地狱里面爬出的诡异魔鬼一样,哀嚎着,带着无尽的怨恨,直勾勾地盯着凯恩斯的眼睛,后悔,折磨,痛苦,怨恨夹杂在一起冲击着凯恩斯的灵魂!

该怎么办!我要救她吗?

凯恩斯陷入两难,因为他的直觉告诉她,靠近这个老妇人,自己的结局不会太好。

她已经不是人了,笨蛋!

又有一种声音出现!是一个女孩发出的声音。

用枪了解它吧!

“啊!不要!我不想死!”老妇人发出痛苦的哀嚎。

突然,她从地上跳了过来,就像野兽扑向脆弱生命般。

魔鬼!老妇人的表情就像丧心病狂一般,她要啃食了凯恩斯。

开枪!

“我已经没有子弹了”凯恩斯感觉自己都要尿了,他从来没见过这幅场景!

开枪就对了!

凯恩斯闭上眼相信了这个声音,他扣动了扳机!

轰!

一股狂风从枪管中爆出,巍峨的飓风如同摧毁万物的魔法,把老妇人身上的火焰全部泯灭,连同她的肉体以及大火中的房屋。

你好,凯恩斯,我叫蒂安莱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上一章下一章

暴乱三

44.44%
目录
共3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