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杀手二

未知的杀手二

莱昂今天不打算回总署,因为他感觉有点疲惫,回家休息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他到达了家门口,沃特街33号,正当他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了他的动作。

“莱昂先生,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

莱昂回头望去:“索菲亚小姐,您今天不上学吗?”这个女人是他的邻居,一个人在这里住着,就读于卡莱大学。

两人平时没太多交流,偶尔遇见会打声招呼,但索菲亚今天的打扮让他眼前一亮。

白纱长裙配了顶蕾丝绸缎太阳帽,光滑白净的玉足被一双高跟鞋包裹,淡淡的口红在这抹纯净中增添了几分灵巧。

莱昂正经的说:“今天下雨,这一身不是很方便的。”

索菲亚笑了笑:“下雨可抵挡不了快乐的宗旨,您家里有酒吗,我想喝一杯。”

“你不是刚要出去吗?”莱昂问。

索菲亚嘴角上扬:“我已经出来了。”

莱昂愣了一下,但还是打开了门,并将帽子摘下,放在胸口作出了请的手势:“荣幸之至。”

索菲亚快步走进了房间,环顾四周惊呼:“您的房间。。。可真,乱”

“平常比较忙,别介意。”莱昂右手快速伸进了外套左袖,将缺少纽扣的衬衣袖口折了两卷,然后缓慢脱下衣服,随手扔在了门后的衣架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到索菲亚前面指:“你坐那吧。”

莱昂的客厅比较宽敞,但即使摆放的物件很少,也无法让人直视。

索菲亚望向他指的方向。

三个凳子围绕在矮木桌旁,干净整齐,仿佛与其他胡乱摆放的东西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随后走到窗边安静的坐下等待。

当她转头望向窗外,这里居然还能看到乌托普勒的森林,设计师不都很忌讳吗。她想。

莱昂拿了两盏酒杯跟一瓶福卡啤酒,走到她旁边。

“福卡啤酒?莱昂先生,如果是其他女人,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在你脸上泼水走人哦!”

“但是你并没有这样做。”莱昂坐下来,用牙齿咬开瓶盖,将酒倒在两个杯子里面。

“溢出来了!停下!”莱昂倒的太猛,杯子里的酒直接洒了出来。

莱昂擦了擦桌子上的酒,露出了尴尬的笑容:“抱歉,习惯了。”

“刚才我不能保证,现在我很确定,除了我,谁都会泼你一脸的。”

“但你还是没有这样做。”

莱昂拿起酒杯碰了碰,然后咕咚咕咚喝了一口,粗鲁之极。

“想知道为什么吗?”索菲亚掩面笑了笑。

“嗯?”

“你自己猜去吧!。”

一饮而尽。

“我看您平时回来的很晚呢。”索菲亚用手帕擦了擦嘴。

“是的,工作需要嘛。”

“监察总署可是一份好工作,我们学校挺多人毕业都去了。”

“那可不能比,卡莱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来监察总署,以后是有机会进入参议院和军卫处的。像我这种,一辈子都是个小监察员。”莱昂悻悻回应。

索菲亚望向窗外的渐沉的夜幕:“您谦虚了,据我所知,参议院有些也没有读过大学呢。”

“那是因为他们都确实有才能,跟我们这种小人物不一样。”

“那您也可以呀,因为您也有才能的。”索菲亚压低声音缓缓说:“不是吗,莱昂先生。”

莱昂眼角露出笑意,

拿起酒瓶又倒了一杯:“现在已经是我最大的幸运了。”

“那幸运的人介意我抽支烟吗?”索菲亚问。

“额,不介意。”

索菲亚扭过身子,从挎包里拿出了一个银色的小盒子,然后将其平摊翻盖,露出了整齐的卷烟,她捻起一支递向莱昂。

“你知道我抽烟?”莱昂惊讶。

“你身上有股劣质香烟的味道,比较明显。”索菲亚抬起手肘,食指与拇指向上捏着第二支细烟,俏皮的看着莱昂。

莱昂立马从衣包里拿出打火机伸到她的脸庞,左手护住。

“唰~”

火光在手中燃起,索菲亚凑近,可能是天暗的缘故,两人的脸庞都被微弱的火苗打上了橙色的高光。

烟雾迷漫在窗口,莱昂感到了一丝怀念。

索菲亚看着男人的胡渣:“前天晚上爱娜阿姨的狗死了,你知道吗?”

“死了?那条图莱亚尔?我还说昨晚上怎么没有听到烦人的叫声。”莱昂漫不经心的回答。

“死的很惨,头跟身子有十几米远的距离。”

莱昂露出惊讶的表情:“爱娜没去报警吗?谁这么残忍?”

“不知道,警署还没找到线索。”“要不,你帮她找找?”

“如果是她的头没了,那我很乐意。”

“监察署查的都这么血腥?”

莱昂笑了笑,没有说话。

索菲亚又想找一个话题:“您干这行多久了?”

“七八年应该是有了。”

“我感觉你每次回来都挺晚的,有时候我都已经睡下了,才听到你开门的声音。”

“因为我们平常还有巡逻的任务,不过也比较轻松,你也知道,忒比塞斯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莱昂抓了抓脸颊。

索菲亚捂嘴笑了:“哦?是吗?”“你去过其他国家看过吗?例如亚兰托叶,或者莫兰,卢士?”

莱昂露出窘态:“抱歉了索菲亚小姐,我没出过忒比塞斯。”

“那你就不能说外面没有这座城市安全。”索菲亚越说越起劲。

“忒比塞斯是圣城,神的孩子不会在这座明洁城市做肮脏的事情。”莱昂轻声说。

索菲亚像是听到世界上最好的笑话一样。

两人就这么看着窗外的夜色沉默了一会儿。

“你前天回来的挺晚。”安静的气氛被打破了,似乎还带了一点冷意。

莱昂托着腮看向她:“觉得是我干的?”

“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看到了。”索菲亚笑了笑。

“天太暗了。”

“监察员说这话,未免过于夸张了。”

“监察员也有疲惫的时候。”

莱昂此刻才明白,眼前的女人不仅仅身份神秘,头脑恐怕也不简单。

两人的眼神碰撞在了一起,外面漆黑一片,但还是不妨碍他们看得到对方的眼睛,压迫感传来,让莱昂不得不转移视线。

“眼睛不干吗,索菲亚小姐。”他打趣道。

“还好。”

“既然您没看到,那就算了,不过您可以留意一下,我感觉这条街似乎有点脏。”

“我会的。”

索菲亚将烟头插在烟灰缸里面,起身收了收裙子:“今晚聊的很开心,酒也不错,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您的胡子没刮干净。”

“没那么多时间,索菲亚小姐。”莱昂歪头问“这么早就走了?不再聊两句?”

“不了,头有点晕。”索菲亚转过身子,准备离开。

怦!

酒瓶被她的胳膊碰倒,发出了声响,余酒顺势洒到了莱昂卷起来的袖口上,染了一大片。

索菲亚见状,立马拿出手帕俯身靠近:“实在抱歉,我失态了先生。”

她握住了莱昂被打湿的袖口,准备用手帕擦拭。

莱昂另一只手立马抓住了她拿手帕的手腕:“不用了,一点小事,我自己能处理。”

两人互相连着对方的手臂,场面看起来比较滑稽。

“实在抱歉先生,明天我给您带瓶好酒赔罪。”索菲亚不甘地松了手,抬直腰板转身,走到门口时,回头留下了一个歉意的微笑便离开了。

“呼~”直到她关上门,莱昂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喃喃道:“索菲娅.卡莱,已经长大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上一章下一章

未知的杀手二

5.56%
目录
共3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