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文.索图斯

欧文.索图斯

莱昂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丝毫没有前几天死过人的迹象,就好像从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这是家旅店?”莱昂问。

凯恩斯摆了摆手:“这哪算旅店,就是一个三层自建土屋,给钱就能住而已。”

“可悲。”

莱昂进门后,看了下格局:“老板在哪?”

一个人影从桌台后面起身,睡影朦胧道:“找谁?”

莱昂看着面前的邋遢小胖墩不由得想起耐德,随后亮出银标:“带我去看看前天死人的房间。”

小胖墩打了个激灵,马上点头哈腰的带领两人上了楼。

这个土屋到处散发着糜臭味道,虽然没有排泄物难闻,但也好不到哪去。

莱昂看到了倒在走廊的醉鬼,裸露衣裳依靠门槛的女人,以及不知道哪个房间传来的婴儿啼哭声,男人叫骂声,此起彼伏。

总之,除了觉得环境恶劣了点,其他没什么问题。

但他上第三层时,突然眉头紧皱。

有些独特的味道,说不上香臭,甚至还有点舒服。

莱昂揉了揉鼻子,跟着小胖墩走到了最里间,打开门,一股腥臭扑面而来。

凯恩斯紧皱眉头,捂住口鼻:“味道还没散?”

“你打扫过?”莱昂询问。

“没有,老爷们发话了,我动都不敢动。”

莱昂环视四周,想找到点什么。

“不谈死者与凶手认识,但他们一定有联系。”莱昂自言自语。

“废话,没有联系杀他?”凯恩斯调侃。

邋遢少年:“这里以前是杂物间,另一头也是。”

“选择这种地方,连窗户都没有,几个通风口十来岁的小孩恐怕都钻不出去,你觉得他为什么选在这里。”

“当然是求死了。”凯恩斯回道:“这些我们都知道。”

“哦?”

“你说!”凯恩斯向邋遢青年点了下头。

少年先是一愣,立马回:“他上楼之前,在楼下喝的酩酊大醉,嘴里念叨的着什么诺安拉还是什么来着,问他也不理我。”

“精神受了刺激。”莱昂点头道。

凯恩斯故意凑到莱昂耳边小声嘀咕:“说点有用的吧,监察员阁下!”

“另一个死者呢?有没有印象?”

阿罗西摇了摇头:“晚上来这睡觉的太多了。”

莱昂没有理会凯恩斯,而是望向天花板:“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阿罗西。”

“阿罗西?谁给你取的?”凯恩斯愣道。

“我!”

凯恩斯看着他,眼里露出玩味:“你?”

阿罗西

是乌托普勒这片土雅兰神话中的人物,一个自私的神。他曾隐瞒克洛捷尔,偷取月亮赠予恶魔,导致了人间灾难。

乌托普勒的人常常把小偷叫做阿罗西,寓意为无耻恶贼。

“为什么取这个名字?”

“好听。”阿罗西回道。

凯恩斯冷笑:“笑话。”

莱昂若有所思,然后望向阿罗西:“所以你是最后一个见到死者的,对吧。?”

少年露出紧张的表情。

“现在只要你跟着我就行,协助调查一下。”莱昂拍了拍他的脑袋。

“可我还得看店呢!”阿罗西嘀咕。

莱昂摆了摆手:“有什么东西丢失,凯恩斯会负责的。”

“为什么是我?”凯恩斯不满地喊道。

莱昂忍住没笑。

“走吧,这里没什么看的了。”

凯恩斯嬉笑:“不是吧,大监察员什么都没看出来?”

莱昂已经习惯凯恩斯的恶嘴了,他知道回他一句能再听十句。

“去这个男人家里找找有什么发现。”

“家?乌托普勒可不像忒比塞斯有人员统计,安曼街可是很大的,执法队都还没有找。。。!”凯恩斯抗议着。

莱昂还没等他说完,就快步离开了房间,然后声音从楼道里传来:“阿罗西,如果我发现你跑了,那只能藏当作凶手的同谋,所以你最好跑快点。”

阿罗西沮丧着脸见状立马跟上:“忒比塞斯的老爷都是这样的吗?”

_____________

沃特街

索菲亚很早就起了,因为今天晚上有一场舞会,叔叔希望她能先回家准备一下,晚上来的都是大人物。但是她知道,这不过是政治家的一次交流罢了。

而今晚的舞会的年轻人,都是交易的明面筹码,但是她无法拒绝,因为她已经不是爱发脾气,胡乱任性的孩童了,而且,母亲也在天上看着她。

她讨厌世俗的规律,贵族的礼仪,至亲人的虚伪面具,但要想离这些东西远远的,就必须先靠近它,了解它,以最大的善意痛吻它。

“母亲,您真幸运啊!”索菲亚望着远方喃喃道。

时间的流逝在劳动者的眼中是一种希望,而在野心家的眼中,仅仅是一串冰冷的数字。

忒比塞斯内环城

这座伟大的城市分为三环,每一环都被动地象征着地位,毫无疑问内环城是一片繁华尊贵之地,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祖先,第一代西征骑士。

内环城的东北角落,这里是一个庄园,大概有五百亩,平日这里较为寂静,但今天却格外热闹。

卡莱家族举办的舞会,不仅邀请了忒比塞斯的一半贵族前来参加,还包括前日来的大人物____亚兰托叶帝国六世皇帝亲派的内阁使者。

庄园主堡

老人杵拐远眺不由得感慨:“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是的,父亲,今晚一定是个难忘的夜晚。”站在在阴影里的男人回答。

老人双手合拢闭上眼:“你的侄女回来了吗?”

“她中午就到了。”

“那就好,今晚会很美妙的,为她订的法伦舞裙以及各种首饰一定要按时送到。”

老人名叫墨菲.卡莱,不仅是这处庄园的主人,更是参议院元老之一,他手中握住的权利和沉淀了百年的财富,是人无法想象的,曾经有人说过,只要卡莱家想,即便是亚兰托叶帝国的皇帝,也会为其禅让。

“父亲,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欧文还会记得她吗?”

老人笑了笑:“艾佛啊,你知道你的缺点是什么吗?”

“请父亲指教。”男人是墨菲的第三个儿子,是他最为器重但却不是最喜欢的儿子。

“不懂男女情爱的快乐。”

艾佛回答:“情感,很容易影响正确的判断。”

“艾佛,你记住,没有什么话是错误的,错误的是说话的人,如果是你的哥哥,那你刚才说的这句话,毫无疑问,是对的,但放在你身上,不合适。”墨菲转过头,注视着艾佛的眼睛。“如果靠你刚才的那句话,卡莱家族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铁蹄下了。”“不被情绪左右判断,是你的优点,但也是你的缺点,它可以帮助你解决很多事情,但也会让你失去许多机会。”

艾佛愣了下:“所以您的意思?”

“欧文跟你的哥哥是同一种人,这是他们的致命弱点,而索菲亚就是一剂毒药。”老人叹了口气。

“去吧,好好招待今晚的贵客!”

“好的,父亲。”艾佛退了出去。

墨菲.卡莱又回过头继续看着外面,而此刻一道目光与他碰撞在了一起。

欧文。

老人低头看着他,脸上露出止不住的笑意,而欧文举酒示意表达尊敬。

______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上一章下一章

欧文.索图斯

55.56%
目录
共3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