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莱墓地

卡莱墓地

忒比塞斯_卡莱庄园

索菲亚已经能够确定,他一定拥有某种特殊的炼金物。

在神秘人走进家族内院时,就像不存在,没有人关注他,甚至梅姨都没有异常表情出现。

“刚刚那是谁?”索菲亚问她。

梅姨一脸茫然,似乎对刚才的陌生人一点记忆也没有。

“小姐,您在问谁?”

“没事,我看错了。”“我去方便一下,你照顾下客人。”索菲亚说完继续跟了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索菲亚觉得心烦意乱,因为她不仅要注意那个人的行踪,还要与庄园内的人打招呼,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最后来到了庄园南面的树林。

这个人的目的一定不简单,因为穿过这片树林,就是卡莱家的墓地,也是禁地,在她的印象中,只来过三次,第一次是刚来到卡莱家的第一年,自己跟几个堂兄弟跑到这里,打赌谁敢进去,索菲亚当然不会怕这些,直接冲了进去,到是那几个哥哥怕的屁滚尿流,逃了。

直到她失去方向。

最后是欧文把她带了出来。

第二次,那天她记得很清楚,灰蓝的天空,紫色的薰衣草,风中弥漫着花香以及哀悼,还有波瓦诺的笑容。

母亲死了,她得了一场大病。

波瓦诺将母亲抱进一副简单的棺木里面,端详了许久,最后在所有人的面前亲吻了她的脸颊。然后沉下身子,把棺材扛在左肩上,腾出来一只手牵起索菲亚。

一大一小走进了森林。

家族为母亲选了一片空地,但波瓦诺并没有在那里停下,而是径直走向只有姓卡莱的人才能死后葬入的地方。

索菲亚哭的很伤心,波瓦诺却在笑,还笑的很大声,他嘲笑索菲亚的滑稽样子,最后还学着做起鬼脸。

索菲亚不知不觉被他逗笑了,然后用自己的小手捧着土,像洒雪花一样,她一下子觉得没那么难过,好像母亲也很快乐。

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

波瓦诺摸着那块普通石碑说了些话,但索菲亚已经不记得了。

思绪拉回

她这才发现那个男人已经走进森林,索菲亚犹豫了一会儿,也硬着头皮也跟进去。

男人毫无顾忌地在森林里穿梭着,完全不在乎周围能够瞬间让人灰飞烟灭的铭文炼金阵,对这里仿佛极为熟悉。

索菲亚暗暗心惊!

卡莱家族的禁地,设置了众多机关,都是由各个国家最顶尖的工匠打造,再由炼金术士刻阵组合。

想要进入墓地的方法应该只有那几个人!

索菲亚额头出汗,小心翼翼跟着他的步伐,生怕一步走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的身体开始乏出丝丝麻意。这些古老铭文与巨大且复杂的炼成阵就像通往地狱的颂歌一般可怕!

“如果多佛在就好了。”索菲娅开始想念那个不懂礼貌的监护人了。

墓地极其宽广,整个设计群呈金字塔型,拾阶而上,层高代表了墓主的身份地位,最顶上用纯金打造的墓碑就雕刻着卡莱初代家主的名字。

那个曾跟随主教,建立忒比塞斯的三位门徒之一。

男人在第一层环视了许久,似乎没有什么发现,打量了会这些复杂的铭文后又继续延着阶梯向上。

索菲亚感到疑惑,冒着极大的风险来到这种地方,就为了寻找一个身份普通的人?为什么?第一层与第二层仅仅是家族历史上平凡的成员。

就在索非亚准备回头寻找救兵时。

男人好像发现了什么!他朝着右边的角落里走去。

记忆逐渐清晰,熟悉的感觉慢慢跃上心头,不安地躁动感让她恨不得马上冲上去了解他的性命!

是的,女人的直觉一般都很准。

他要找的是索菲亚的母亲,波瓦诺的妻子。

索菲亚无法忍受,为什么?即使他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你们还不肯放过她!你们都该死!该死!

她正要冲出去的一瞬间。一只手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嘴巴,索菲亚大惊,慌忙转头,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的脸。

“欧文?你跟踪我?”索菲亚愤怒地打出手势问。

欧文没有看她,而是观察神秘人,片刻后才转过头来:“你站在原地不要动。”然后他悄悄地摸到了台阶下方。

两人仅仅相隔五米,但欧文屏息没有选择动手,因为他想知道闯入者的动机。

时间慢慢推移,索菲亚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神秘人站在墓碑旁拿出一封信,嘴里念叨着什么,然后轻轻地抚摸了下墓碑,最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一缕发丝飘到了索菲亚的眼角处。

风?

索菲亚警惕,这里怎么可能出现风,不可能呀!卡莱家的炼金阵是最强大的魔法,它可以改变小范围格局方位,影响自然运转,对于这种生物常态,是不可能没有想到的。

难道?

还没等索菲亚反应过来。

欧文拔剑爆射而出,高高一跃,在空中作圆月劈砍,身躯弯转形弓,紧绷弧度,将张力激发到身体负荷的最大程度。

是的,欧文已经察觉到了。

他这是在刻画炼成阵从而抵消墓地的影响,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是一旦阵成,即便是欧文也会付出代价。

劈成一半在说吧,他不喜欢事情脱离掌控的感觉。

神秘人察觉到了他的动作。

“晚了!”

欧文速度已经到达了生物极限,剑刃如同流星坠落!

“。。呼#___”

刹那间,飓风涌起,强风袭面,欧文被迫闭上眼睛。

“如果你觉得剑术靠的是眼睛,那下辈子可得注意了”他开口说。手臂突然涨开,额头青筋暴露,身型如巨人持斧竖劈!他居然要以绝对力量来对抗未知的炼金术!

轰!

一声巨响炸开,索菲亚无法看清高处的景象,只能等烟雾散去。

!!!

画面清晰后,她看到欧文半膝跪地,青黑色的墓地石板,被砸的四分五裂。

居然躲开了!

索菲亚大惊。

欧文也知道,但他没有慌张,而是顺势拔出蒂安莱夫,将扑面的风刃打乱。

“蒂安莱夫的神言?”欧文心里疑问。闭上眼感受他的方位。

索菲亚见状露出脑袋:“他逃了?”

“没有,他只要是人,就承受不住那种风力带他离开。”“他还在附近!”

轰!欧文没有猜错!

一股巨大风压从天而降,将欧文死死地压制在了地面上。

我居然无法动弹?欧文对此有些诧异。

神秘人现身,他站在欧文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没人告诉你这样看人很不礼貌吗?”欧文轻声说。

“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如果有,那位小姐已经死了,你也看出来了,她的跟踪很不熟练。”

索菲亚大声喊:“那你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神秘人平静的说。

索菲亚被气笑了:“什么东西?”

神秘人没有回答,而是回头看着索菲亚母亲的墓碑。

他抬起了右手。

“啪!”神秘人打了一个响指。

“不!”索菲亚惊慌。

以墓地为中心掀起尘浪,从上至下的飓风形成了尖锐的点,将愤怒钻开,余威如同炸弹一样,紧接着,一口桐木棺被龙卷拉出,在空中漂浮不定。

索菲亚愤怒到了极点,她可以对一切都不在乎,除了母亲!

索菲亚口中默念,双目渗出黑血,整个人的面容都不再光鲜亮丽,他渐渐抬起左手,对着神秘人虚空一握!

两人同时吐血!

棺材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神秘人回头踉跄了几步,捂住心口,满脸惊惧的看着这个女人,他打消了开棺的念头,起手一挥,将索菲亚死死地按在地下,食指环绕,一股强风以索菲亚为圆心,形成了小型龙卷。

巨大的风压吸干了空气。

无法呼吸!

局面瞬间回到了他的掌控:“我对你们没有恶意,拿了东西,马上离开。”两人已经无法对他构成威胁,男人不再犹豫,转过头一拳打穿了棺木,在里面搜寻着什么。

“欧文!!!咳咳!!”索非亚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不会这样就倒下。

“找到了!!找到了!!”神秘的男人颤抖了起来!男人慢慢地从里面拉出手臂,一道深蓝色的光从里面射出,照在他的脸上。

索菲亚想起来了。。

!!!

那东西是波瓦诺.卡莱留下的!

记忆越发清楚!

男人牵着她的手,把这两个东西放进了母亲的木棺里!

!!!!

一时间,两个东西发出绚丽的蓝色光芒照亮了整个炼金墓地,如同海底晨曦。

“欧文!!”索菲亚用尽力气呼唤着。

而此刻欧文闭眼沉思,似乎在准备什么。

男人瞥了眼索非亚,抬起右手将其中一根举起,托在面前双目凝视,然后张开了嘴巴。

他竟然要吃了这玩意?

索菲亚的意识逐渐消沉“欧文,你有办法的,对吗?”就在她完全闭上眼的一瞬间,那个男人站起来了。

是的。

欧文如同风暴中的神明,他嘴里噙着笑意,头发在狂风中飘舞。他动了,强壮的左臂在压力下挥舞,蒂安莱夫的挽歌此刻就像一只精灵自由飞翔。

鲜血骤然溅出!

紊乱的风压将红液爆成了血雾,覆盖在了他的脸上,此刻的欧文就像死人堆里最后的生还者。

神秘人那只抬起的手臂被直接斩断,如同坠落的蝴蝶,孤独的摔在地上,迎接死亡,他张着嘴,瞳孔放大。

“你为什么?”

话还没说完,欧文俯身左手又一剑出,右手接住掉落的水晶。

“这是风的挽歌。”

欧文望着曲折的剑尖即将滑入他的皮肉,“结束了。”

!!!

飓风霎那间爆发出几倍的强度,一道巨大龙卷硬生生将蒂安莱夫挪开了片寸,但依旧在他的脸上划出了一道伤口。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神秘人暴退!拉开了距离,他的呼吸粗重了起来,显然刚才的龙卷,让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欧文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胸前也染红了一片,他笑了。

“知道这把剑,为什么叫挽歌吗?”欧文目光轻柔的看着剑身喃喃道。

神秘人警惕地看着他。

“它是风所铸成的剑,但却饮了太多的风血。”

“现在,它又渴了。”

欧文露出病态似的笑容,眼底深处爬满了蓝色的血纹:“你用的是蒂安莱夫的神言,所以你身上有储存神言的贤者物,对吧。”“把它交给我,你可以离开。”

神秘人退后几步,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拿回另一个了,一旦僵持下去,恐怕自己会死在这里!

他用剩余不多的力量,狂风席卷整个墓地,然后问:“你的名字!”

“欧文.索图斯。”

“我会记住你的。”

“我也是。”

男人在尘雾风卷中隐去踪迹,留下了一个不甘的眼神。

炼金墓地重新恢复了平静,只剩下一片狼藉。

欧文确认他已经离开后,深呼吸一口气,将夺到的东西揣在了包里。最后快步到索菲亚旁边,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抱起她,向墓地外走去。

你这次可欠我一个大人情啊!

另一边

神秘人从空中逃出了庄园,在失去力量前将自己重重摔在了树冠上,好依托着层层阻力,好让自己落地的时候不会那么疼。

“怦!”

情况并不是跟他想的一样。他感觉自己又断了几根肋骨:“该死!”

“!!!”有人来了?

几个脚步声跑进了他的耳朵,

“你怎么了,诺安拉!”

他回头望去,看到了几个孩子焦急地蹲在身后,眼里含着泪水。

诺安拉强忍着剧痛站起身:“你们快点离开这里!”几个孩子立马围在了他的身边。

其中一个孩子大哭了起来:“你的手怎么不见了?”

诺安拉强咽下血水:“我没事,听着,你们好好记住我的将要说的话。”

“可是你的手!”孩子哭喊。

诺安拉抓住他的肩膀怒吼:“给我听好!”

几个孩子立马死死的憋住眼泪。

“去忒比塞斯外环城西,卡特街12号,郎乡酒馆,找一个叫做耐德.索图卡的男人,告诉他波瓦诺这个名字。”诺拉安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剩下的,他问什么你答什么,记住!从现在开始。”

“跑!”

几个孩童被一种死亡的恐惧笼罩,从不同方向疯狂逃离!诺安拉吐出一口气,倒在了树旁。

没过一会儿

“出来吧。”诺安拉叹息。

“你要死了,年轻人。”一个沙哑的可怕声音响起。

“废话太多了。”诺安拉流血过多,说话已经有些吃力了。

老人看着这浑身浴血的年轻人,有些可惜:“蒂安莱夫的神言,乱用是会死的。”

诺安拉跌倒在地,他已经没有力气了:“想试试?”

“你觉得呢?”老人笑问。

磨盘铁杆突然被风卷起,化作长箭射向老人。诺安拉再一次施展神言!

“炼金术,我好像也会点。”

铁杆在触碰到他指尖的一瞬,变成了漫天花瓣,随风起舞,墨菲觉得这个场景很美,像跳动的焰芯突然绽放。

诺安拉看着这些绚丽火花飘到了自己的身上露出自嘲的表情:“还是没能逃出去啊。”

“不错的一场葬礼,可惜只有我看得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上一章下一章

卡莱墓地

63.89%
目录
共3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