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索

线索

凯恩斯来到了劳务派遣大厅,这里是乌托普勒最拥挤的地方,巨大的圆形穹顶透着微弱的阳光,汗水夹杂在喧闹中发酵,这里是忒比塞斯的建筑设计师设计的第一个建筑,模仿的莫兰城司法大厅,许多乌托普勒人通过这里去往了世界各地工作。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一切本来应该很美好的。

穿过大厅后的长廊,就是一片广场。

“没想到已经成这个样子了。”凯恩斯可惜地说道,曾经精致的石砖地板因为年久失修,都被拆除,只剩下被雨水冲刷无数次的脏泥,忒比塞斯已经抛弃了这座城市。

凯恩斯捂住口鼻往那栋立在广场中心的小破屋走去。

“真是臭气熏天的地方啊!”凯恩斯抱怨。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头也不抬,只是伸了个手指:“5乌索币,去那边等消息。”

凯恩斯望了望手指的方向,那是广场最北角,许多人紧挨着坐在一起,等着工作派遣,不过大部分的最终归宿都是那个矿场。

“我来是想问个人,并不是来找事情做的。”凯恩斯摆了摆手。

男人可能是今天遇到了什么事,心情烦躁,被凯恩斯这么一问,直接暴怒:“没钱混蛋!别他妈在老子这里扯废话!”

凯恩斯面色不变,左手一抬,将城卫队徽章丢在了桌子上:“好好说话。”

男人刚刚凶神恶煞的暴徒形象立刻变成嬉笑的样子:“老爷!老爷!刚才没看清,您要问什么,我马上给您打听!嘿嘿。”

凯恩斯静静地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男人颤颤巍巍的抬起双手摸到凯恩斯的手背:“老爷您消消火,你想问谁?我立马给您找,他只要在乌托普勒,我就一定能给您找来。”

“你认识我?”凯恩斯看见男人锁骨上的疤痕,像是烧伤,但中间凹进去一小块,拉着周围的皮肤,觉得有点熟悉。

男人嘴巴咧开,呼吸加重:“没有,怎么可能呢老爷。”“拿着这玩意到哪都是老爷”

凯恩斯冷笑:“我还是喜欢你刚才的样子。”男人尴尬的喘着气。

“你这里有个叫亚托的人吗?”凯恩斯收回回想,指尖敲击着桌面。

男人像小鸡一样疯狂点头。

“他在哪?”

“好像。。是洛克街还是洛特街来着,我记不太清了。”男人眼睛向上思考着。

凯恩斯玩笑似地把枪掏了出来:“要不我帮你回忆回忆?”

“3”

“老爷我真记不太清了,您让我去查查行吗?老爷!”男人慌乱地叫着。

“2!”

老爷我马上给您找,马上马上,您就等二十分钟。

“下辈子注意点。”凯恩斯的食指扣在了扳机上。

“洛克街!!洛克街11号!!!”男人疯了似的大吼出来,浑身冒汗的颤抖着,牙齿也不停抖动。

凯恩斯收回枪,面露绅士笑容:“谢谢合作。”然后转身往广场出口的方向快步走去。

他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沉。

“该死,那小子认得我!他一定认得。”凯恩斯脑里不断回忆着。

七年前的那个杀戮夜晚!是他!一定是他!中了一枪居然还能活着!

影徒会!这群该死的老鼠!!!

______

“他认出来了。”男人喃喃道。

“雅克布你想多了,怎么可能?你当时带的面具。”女人安慰。

雅克布摇了摇头:“不,他的眼神很明确,这枪伤即使用火灼烧过,依然骗不了他的眼睛,凯恩斯.马丁,他远远没看上去那么简单。”

“为什么不能让他加入我们?”

“加入?开什么玩笑?”雅克布长叹一口气。

“可是他的父亲,为我们献出了生命。”女人争辩。

“是的,托尔.马丁先生是一位伟大的人,与冯墨大人一样。”“但是凯恩斯,他根本不了解这些,他恐怕一直怀疑是我们杀死了托尔先生!”

“可是!”

“没有可是,莱雅,我们已经不能再承受一次失败了,而且这乌托普勒还有藏的更深的敌人!那几个心脏失踪案听说了吗?很可能与他们有关!”雅克布觉得头大,他刚才与凯恩斯的交谈中已经示意同伴去通知亚托了,希望他能先到一步。

凯恩斯加快步伐,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洛克街11号,这里与普通街道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区别。凯恩斯心想。

他往巷子深处走去,喧闹声愈来愈少,也没有白天横躺在地面上乞讨的乌托普勒人。

突然,一股熟悉的气味飘进了凯恩斯的鼻腔里。

“不好!”凯恩斯大惊!是那玩意儿!他与莱昂曾经在巴加仑被杀死的房间闻到过!

后背的汗水一瞬间浸湿了衣服。

凯恩斯拔出火枪,慢慢挪动步伐,脑海里不断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死亡的逼近。

安静,死寂,就像深海中的未知黑暗。

凯恩斯靠在了11号的门外,脑袋死死地抵在门槛上,然后转侧身体,以最小的弧度让眼睛能够看到里面的景象。

!!!

一个人倒在了血泊里。

又来晚了吗?

“啊_”

“他还活着?”凯恩斯听到了他微弱的呻吟。

但凯恩斯依然在犹豫,他不知道那个恶心的玩意儿还在不在。那天它带给自己的压迫感,迄今为止是最强的!如果贸然冲进去纯粹是赌命!

但那个人快要死了!他如果是亚托,那我就会失去所有线索!凯恩斯心想。

“可恶!”

凯恩斯咬紧牙关朝里面丢了一个烟雾弹。

“怦!”白色的雾一下子炸开了整个屋子,凯恩斯一瞬间热血上涌,疯狂地冲进了房间!然后拉起那个人的胳膊,右手环绕在他的腰间,拔腿就准备跑。

只要到人多的地方!

就当两人要冲出房间时,一声巨响,一只血淋淋的大手从墙后破出!熟悉的场面!

“尝尝这个!专门给你准备的!”凯恩斯喊道!

怦!

黑色骤然迸出!瞬间在怪物的手中爆开!紧接着巨大的火焰从异生物的手臂缠绕至全身,将它吞噬!

它疯狂的惨叫了起来,没有方向的狂舞那蠕动的利爪,承重墙都被一撞而散,尾部的触手胡乱刺穿着一切存在的东西。

“快走!”被重伤的男人无力地喊着,他知道这玩意儿根本无法对抗!

凯恩斯眼底泛出一丝疯狂:“它快不行了!”这个怪物与他父亲有关!没错了。

影徒会的产物,这群肮脏的变态的老鼠!

“快走!!它会杀了我们所有人的。”

凯恩斯将男人拖了出来,正准备回头!意外发生了!

!!!

男人用尽力气推开了凯恩斯:“小心!”

“噗!”那是肉体被穿透的声音。

一支肉刺血淋淋地穿过了胸口,男人被高高地挑了起来,鲜血不断的从空中洒下,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把凯恩斯吓到了,他手足无措。

下一刻,男人被撕碎了,血雾扑到了凯恩斯的脸上,他的舌头似乎尝到了血的滋味,一阵恶心从胃里翻腾涌出。

“这下真得死了。”凯恩斯无助地摊在了地上,看着屋子里异生物慢慢地挪动臃肿的身躯向他走来,还有未曾熄灭的火焰依然攀在它的皮肤上。

凯恩斯闭上眼。

“轰!”

一个巨大的柜台从天花板坠下,直接砸在了怪物的头顶上,直接将它压在了地下室里面。

凯恩斯对着突然而来的一线生机,立刻反应了过来,冲进房间拿起掉落的左轮枪往里面打出了仅剩的一颗燃烧弹。

轰!烈焰从地面喷涌了出来,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具有威慑力。

雾霾中突然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凯恩斯,凯恩斯大惊!定神一看,发现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快走!”陌生人背起了那个救下凯恩斯的男人。

“你是谁?”凯恩斯疑惑,但还是跟着男人跑出了屋子,此刻洛特街乱成一团,不少人都逃命一样的向外跑,巷子里挤满了人。

凯恩斯回头看着那间着火的房子,他心里不再抱有侥幸,因为他已经认为靠自己是没办法杀死它的,或许莱昂有方法。

很快,镇守在乌托普勒的城卫队来到了这里,凯恩斯记得莱昂的话,他只能隐瞒,但是依旧告诉他们里面有影徒会的人,让他们千万小心。

凯恩斯交代完就带着跟自己跑出来的男人到了一片空地。

男人递出一支烟:“谢谢。”

凯恩斯接过后没有点上,因为他还沉浸在刚才为了就自己而死的悲伤情绪中:“你是谁?”

男人似乎有些惊讶,:“你不认识我?”

“我应该认识你吗?”

“我是亚托呀!”男人露出了警惕。

凯恩斯又问:“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亚托退后了几步:“你是谁?”

凯恩斯突然知道了什么,立马拔出枪,虽然已经没有子弹了,但亚托不清楚。

“我叫凯恩斯.马丁!”

男人的表情突然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你听说过我的名字,对吧!亚托!”凯恩斯轻生问。

亚托佯装镇定:“不,我不认识你,没听过这个名字。”

“哈哈!”凯恩斯用枪指着亚托的脑袋:“没想到抓到一条老鼠!”“你是影徒教会的人,对吧!”

亚托突然扑向凯恩斯,捡起一块石头朝他的头上重重砸去!凯恩斯见状立马用枪挡下!

啪!

火枪被砸飞了出去!

“亚托!只要你老实交代,我可以放你一马!”凯恩斯一脚将亚托踹飞了出去,两人缠斗了起来。

“做梦!”亚托爬起来飞身一脚被凯恩斯侧身闪躲,凯恩斯接着一鞭腿抽出,狠狠的踢在了亚托的腰上。

“看来你在影徒会干的不是体力活呀!”凯恩斯跟清楚亚托不是他的对手,轻松的叉起了腰。

亚托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捂住腰,面露痛苦:“打爆我的头吧,马丁家的少爷!”

凯恩斯一愣:“你很明显认识我!”然后立马抓住亚托的肩膀,抵在滴上!“你为什么认识我!”

“哈哈,你跟托尔先生比起来,真是个好孩子!”亚托吐出口水。

“妈的!”凯恩斯爆出粗口,一拳直接打在了脑门上,亚托当场昏了过去。

晚上7.00

“我。。。这是在哪?”亚托艰难地睁开眼睛,随之而来一阵疼痛,他刚想站起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禁锢在了板凳上。

他想起来了,自己被凯恩斯.马丁一拳打晕,意识恢复后便是现在这个样子。

“聊聊吧。”声音从黑暗的角落传来。

亚托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捆在了固定椅子上,蜡烛的火苗左右摇摆,他只能从面前的木墙板上看见自己朦胧的影子。

城卫队的监狱吗?

“我被抓住了,对吗?”

“可以这么说。”“不过只要你交代,马上就能离开。”

“是吗?”亚托摇晃脑袋,深呼吸了一口气,最后用干哑的喉咙发出嘶吼:“来吧,凯恩斯!用上你们这儿最厉害的东西!老子想很久了!来吧!让你们这些自称神的老爷看看!谁才是狗熊!你们这些蠢蛋!”

亚托疯狂咒骂着,不断用语言挑衅,可事实跟他想的不一样,角落里没有再发出声响。

时间整整过去了半个小时。

亚托已经无法用自己的喉咙再发出刚才的起初的气势了。

房间内的气氛逐渐冰冷了下来。

“骂完了?”

凯恩斯从阴影处走出,光影打在了半张脸上,似乎有些恐怖,他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然后对着亚托的脸吐出了一团浓雾,亚托晃动着脑袋用力闭上眼睛。

“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瞧瞧,现在这个地方可不是监狱!”

“嗯?”

“这里只不过是一处地窖罢了,当然,监狱能做的,这里也可以。”凯恩斯平静地说着。

亚托的身躯不断起伏,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愤怒,还是害怕。

“所以你想动私刑?”亚托不解。

“我没这个兴趣,现在,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凯恩斯靠近了几步。

“你们跟那个异生物,是什么关系?”

亚托先是一愣,然后嘴角上扬:“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什么都不用?可笑!”然后闭上眼扬起骄傲的脑袋。

凯恩斯一点也不意外,这些年抓住的影徒会,都是这个样子,但可惜软骨头还是挺多的。

凯恩斯慢慢弯下身子低声:“你知道,影徒教会的人被抓住的下场吗?”

亚托没有说话。

“我如果把你送到城卫队,忒比塞斯军卫处自然会有人来接你,亚托先生。”凯恩斯叹息:“我见过几个像你一样的人,张口闭口都是为了乌托普勒,他说他们有崇高的理想,愿意成为真正的先驱,可以为了那渺茫的希望付出生命。”

“但是几天之后,说这种话的人就没那么多了。”“虽然还是有,但你不会想知道他的下场的。”

亚托依然紧闭双眼,但鼻腔似乎在轻喘,身体也把绳子崩得硬直。

“看来你们认识。”凯恩斯淡淡的说。

亚托心中的悲伤情绪已经无法压制:“是的,他本来可以活下来。”

“由金铸成的挖肉罐,筒口直径只有1厘米,内壁镶着密密麻麻的钩子,可以随意改变方向,在全身每一处非致命的地方插入,将手指头沾点红药液体,从罐口伸进去,搅拌里面的肉体,我记得有个行刑人曾经说过那种感觉,你知道吗?”

亚托闭上眼睛,脸色苍白。

凯恩斯凑到亚托的耳边:“颗粒感。”“就像很多小肉球,摸起来密密麻麻的。”

“杀了我吧,凯恩斯。”

凯恩斯摇了摇头:“我不会把你送进去的。”

“你说这句话,自己相信吗?”

凯恩斯从桌上拿起火柴盒,刷的一声点燃,再将烟塞进了亚托的嘴里。

亚托以为这是人生的最后一口烟,立马狠狠地攥了一口,紧张的感觉消退了不少。

“当时在那个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他救了我,我想知道他的名字。”

亚托扬起头有些伤感:“萨乌。。萨乌.德普。”

“不怕我调查他的背景?”凯恩斯以为亚托不会那么直接说出名字。

亚托带着眼泪颓废地笑了出来:“他是德普家最后一个人。”

凯恩斯转过身摘下帽子放在胸口,闭上眼睛埋下脑袋。

他是在哀悼吗?亚托想。

此刻黑暗狭小的空间内,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一个平静,一个急促。

大概过了三分钟,凯恩斯转向亚托。

“他救了我,作为报答,我会放了你。”“但在此之前,我恳求你,告诉我你知道有关于那玩意儿的一切。”

亚托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凯恩斯.马丁与托尔先生是一类的人。

他们父子很像。

亚托妥协了,这个男人给予了他足够的尊敬。

“你们一直以来,都认为乌托普勒只有我们,而且相信只要把我们全部杀死,乌托普勒与忒比塞斯就能恢复从前的样子,对吧?”亚托缓缓的阐述。

凯恩斯点了点头。

“并不是这样的,凯恩斯,你想的太简单了,乌托普勒不止有我们,还有一个极为神秘的组织,如果不是他们,七年前的夜晚,我们不会失败。”

凯恩斯露出震惊的表情:“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凯恩斯,你以为你很了解乌托普勒?这个城市有太多的秘密了。”

“而他们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称他们为。

“鬼!”

_________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上一章下一章

线索

77.78%
目录
共3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