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代重型蒸汽装置

1代重型蒸汽装置

刹那间,七八个教徒口吐鲜血地飞了出来,他们眼睛里都透出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影徒教会!对吗?”

低沉,雄伟,就像狮子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提多米勒不由得捏紧手中的短刀,前所未有的压力扑面而来。

蒙托将地板踩的龟裂,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地面的抖动。

膨胀的肌肉,金色的竖瞳,低沉的嗓音,恐怖的力量,以及无法摧毁的肉体。

“奥古斯家的神言吗?龙语!”

传说坦特隆山脉中的最后一条龙,被奥古斯的初代家主斩杀,沐浴龙血,并用拉美涅之石打造出的炼金物带走神言。

“奥古斯,对吧。”提多米勒问道。

“蒙托.奥古斯。”

两人同时冲锋,提多米勒用刀尖划出火星,一道刀炎凭空而出,划出十米高的斩痕,蒙托闷哼一声,他硬扛住了这道冲击。

东门的人已经所剩无几,没人敢冲进这场恐怖的对决。

“来吧!让我看看!奥古斯家到底有多强!”提多米勒大吼。

“如你所愿!”龙语低吟。

蒙托左脚狠踏住地面,力量转化成速度,冲到了提多米勒的面前。

男人顿时感觉一片黑暗,那种身体如同山岳一般压住自己。

蒙托抬手一拳直击心脏!提多米勒横刀一挡,直接被巨大的力量揍飞,像皮球一般撞上了树干,喷出鲜血。

蒙托一步一步慢慢靠近,显然这种样子也是种负荷,他得保留体力,做好退出的打算。

男人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用短刀抵住地面,支撑着自己身体,他感觉刚才那一拳至少打断了两根肋骨。

“真是怪物!”

“投降吧!你会死的。”蒙托不想杀他。

提多米勒气喘着笑出声:“我的命已经不属于我了。”

蒙托无法理解,他认为生命是人最宝贵的东西,没有什么比生命重要,奥古斯家虽然信奉主教,但蒙托觉得,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更何况,神也是会死的。

“我的命已经留给了这座城市的未来,就像冯墨大人一样,他虽然是忒比塞斯人,但却比乌托普勒人更像乌托普勒人。”

“冯墨先生被你们洗脑了!”蒙托从来不会相信那位学院的伟大导师会做那些事情。

提多米勒扶住身后的树,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你根本不知道,忒比塞斯那些尊贵的老爷们要对乌托普勒做什么!”

“做什么?我们帮你们摆脱了野蛮,带来了语言文明,但你们呢?血色七月杀了多少忒比塞斯人,那些是无辜的孩子!女人!”

提多米勒惨笑:“你真的以为那是我们做的?哈哈。”

“难道不是吗?”蒙托不想再拖延时间,一个箭步,挥舞出拳。提多米勒侧过身子,在蒙托脖子上重刀一击。

蒙托的皮肤如同钢铁一般坚硬,连划痕都没有留下。

“你们高贵的活着,却把我们踩进泥土里!!乌托普勒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曾经的我们,自由,和平!现在呢?你们带来了什么?堆着乌托普勒人的尸体在篝火旁跳舞,喝我们的血,唱着我们的歌,信仰我们的神?”

提多米勒说的话让蒙托背后发凉,丝丝麻意覆盖在头皮上。

“狗屁!!”蒙托大声怒斥这个人的谎言。

但这个男人的表情眼神没有一丝变化,他从比萨里教院所学任何心理,

情感知识都无法在这个男人身上找到任何欺骗的痕迹,相反男人的悲苦面容却透露出决然。

______

2.10

犹达伦回到莱昂的房间,将一把左轮丢给他便离开了,临走时丢下一句话:“他们来了。”

莱昂站起身,看样子有些释然,他整理好衣服,对着镜子洗了把脸,再将凌乱的头发打湿,尽力向后抹成背头。

玻璃中的男人似乎年轻了许多,男人笑了笑,又做了个鬼脸。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有点饿,想吃点东西,男人突然想起什么?立马跑出卫生间,扑到床上,在衣服包里搜出了一颗奶糖。

他吞咽下口水,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将奶糖塞入嘴中。男人露出笑容,不断地咀嚼着粘牙玩意儿,好像从来没吃过一样,泪水,鼻涕渐渐涌出。

他蜷缩着身体,抱着膝盖。

“真甜。”

2.15

“!!!!”号角声从远方传来!

监察团的脸色从害怕变成了欣喜,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声音,是乌托普勒驻城军骑士团的冲锋号角!

“所有人!把子弹上膛,我们坚守此地只需要10分钟!!”犹达伦高喊。

“遵命!先生!”

影徒教会的攻势越来越凶猛,但手段却很简陋,仅仅是个别人员拥有火器,其他的依旧是贴身冷兵器攻击,可即便如此,监察团的人依旧招架不住,毕竟他们的存在是为了处理一些特殊事情,虽然具备攻击手段,但相对于军卫处,城防驻军,还是差了一些。

“十分钟,已经够了。”某一处角落的人影平静地说道。

提多米勒将手中的短刀,用尽力气扔向了监察团最集中的位置,蒙托反应过来时,已经赶不上了,但他依旧用尽全速飞身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把刀一定是炼金术所铸成的,不可能只是划出火焰而已!

事实跟蒙托.奥古斯想的一样。

短刀在空中突破模糊了起来,这是热浪!!温度急剧升高,像四周扩散,空气密度发生变化,光线就会产生折射!!

难道!

红色的炎纹爬满了刀神,剧烈地颤抖起来。

“趴下!”蒙托.奥古斯发出怒吼,他在告诫所有人。

!!!

爆炸如同炙阳般悬在空中,产生的毁灭浪潮以那里为圆心像四周高速扩散,所有遮挡物顷刻间灰飞烟灭,一切的声响都被掩盖,蒙托只觉得白茫一片,听到一种极静下的聚音。

“!!!”

2.08

“我的天!”欧比森看着大爆炸,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站在那里,恐怕灵魂都灭了。

耐德拍了拍穿在他身上的炼金蒸汽装甲:“该你了!”

“明白,先生!”欧比森晃了晃脑袋,感受着一种庞大且模糊的力量,拔地而起,巨大的雾浪将周围所有的东西吞噬,耐德也消失在了原地。

“蒙托少爷!!”一名老人匆匆赶到,他在远处亲眼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他无法想象如果蒙托.奥古斯死在这里,自己将会受到各种处罚,即使自己已经服侍了奥古斯家两代人了。

因为蒙托少爷涉及到奥古斯家未来至少三十年的发展计划,一旦他被确定死亡,奥古斯家在大陆各国之间的筹划,以及门徒都要进行变动。

卡莱,图灵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少爷!蒙托少爷!”老人焦急地重复着话语。

“够了!我还活着!”废墟中传来声音,但却虚弱。

老人一拳直接将障碍碎石击穿,单手甩得老远,他暂时不能判断蒙托的伤势,只能从周围慢慢挖掘。

突然!

一个巨大黑影从天而降,直直地踏碎石板,引起大地颤动。随之而来的是蒸汽喷发,热浪让周围还活下来的人尽全力逃离。

老人停下动作,抬起脑袋,望着这个危险敌人。

“一代重型炼金蒸汽装甲?亚兰托叶帝国是想要与我忒比塞斯圣城宣战吗?”老人沉声道。

欧比森在装甲之中,不动声色。

他瞬间抬起左装甲手臂。

砰砰砰!由钢铁铸成的蒸汽装甲犹如巨型生物一般横冲直撞地冲了过来,老人知道现在只能打败眼前的东西,才能继续接下来的行动。

喝!

老人大吼一声,身体暴涨,年迈的身躯一下子充满了力量感,身高也渐渐拔高。

轰!

一人一甲双拳相撞,巨大的罡风爆发出来,将气雾打散。老人刚才凶猛的气势一下子被这个冰冷的钢铁玩意儿压制的死死的。

犹达伦从障碍物后爬起,看到眼前的一幕,愈发震惊!亚兰托叶帝国的一代重型?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那位皇帝终于要行动了吗?

欧比森在装甲中有些苦恼,他的任务是犹达伦,并且牵制住监察团。但没想到有冒出来个老头。

犹达伦似乎感觉到了欧比森的目光。

他的目标难道是我?

重型蒸汽腾空而起,顺势拔出背上的钢铁重剑,依靠重力速度,要以极致的力量摧毁这位老人。

就在接触的一刹那,一只粗壮的胳膊从废墟中探出,硬生生扛住了钢铁手臂。

“蒙托少爷!”老人松了一口气。

蒙托气喘着笑道:“我不会死在你前面的。”

“那真是太好了,少爷!”

蒙托左手摊开,抵住蒸汽装甲左臂与身体躯干的连接处,然后脚底发力,一股澎湃的力量从地面涌出,他以下半身为支点,腰部为圆心,居然将这种接近2000磅的钢铁抬离了地面!

“何等恐怖的力量!”欧比森感觉到无从发力,因为蒸汽装甲需要的不仅仅是燃烧能量,还需要一个发力点,离开地面就代表着自己必须是在自己可控的情况下才行,而现在自己只能挥舞上半身,可蒙托的力量居然硬生生地压制住了这幅钢铁之躯!

!!!

蒸汽再次喷发!高温热量拥抱着蒙托的身体,无情地撕咬着他。

“啊!!!!”蒙托双瞳愈发炙热,忍住痛苦,将这幅恐怖装甲过肩狠压在地!

“该我了!”蒙托.奥古斯全身只剩下半截裤子,但依旧没有狼狈的样子,就像死地求生的高贵骑士,一只脚踩在钢铁重型的胸甲上。

他再一次肌肉暴涨,变成了一种夸张的样子,如同上古锻造之神一般,捶打着钢铁!发出震耳欲聋的叮当。

就像灭世的丧钟!

大地翻滚了起来。

欧比森感觉很不好,如果不是这幅钢铁护甲,自己可能已经变成一滩烂泥了。而且胸口的气息越发低沉,呼吸逐渐困难。

“尝尝这个!”蒸汽再一次爆发,钢铁左臂抬起,一发隐藏在护臂的炮弹倾泻而出,爆炸虽然没有刚才凶猛,但足够欧比森脱离险境。

!!!

蒙托被巨大的冲击弹飞了出去,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这种钢铁怪物已经不是自己能够解决的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

奥古斯家族从来没有因为背后受伤倒下的人!

“来吧!!”蒙托的浑身的肌肉第三次爆发吧,身型直接达到了三米,似乎失去了一些人类的特征,凶狠残暴的气息散发开来,就像丛林中的巨型野兽。

“犹达伦.索图卡先生,我以奥古斯家的名义恳求您的帮助,当然你可以拒绝,但如果蒙托.奥古斯少爷死在乌托普勒,相信我,即使是图灵家主,玛莎.图灵,也保不住你!”老人朝着周围大吼。

犹达伦停下了离开的步伐。

很明显这玩意儿是来对付他的,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已经悄悄潜入了医院。但是那位奥古斯家的管家说的没错,如果蒙托奥古斯在自己的面前死掉,毫无疑问自己也会成为陪葬品,即使这些年在图灵家的势力范围中已经站稳了脚跟。

权利的牺牲品。

犹达伦捏住腰带,轻轻一甩,一根铁条舞出,然后层层锁定变成了一把长剑!

脚步逐渐变快,只是一瞬间就来到了重型的头顶,犹达伦高高举起剑柄插入了钢铁组装的连接处,火花四溅!

他这些年基本上来往于忒比塞斯与亚兰托叶之间,对于一代重型的缺点优势极为清楚。

力大无比,拥有极强的抗击打能力,甚至能在炮火轰炸轰炸区来去自如。对于旧时代的骑士简直是碾压。

但缺点也很明显,只是适用于战场,在巷战,或者障碍物多的地点时比较笨重,而且组装关节焊接工艺不成熟,只能用钢架包裹,影响了行动力。

欧比森心里一惊,耐德虽然告诫过他一定要保证犹达伦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但蒙托根本无法让自己专心。

同时对付两人!先生您可真看的起我!

欧比森卡住剑身,用力一甩,左臂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动力缸再一次加塞,左臂启动到最大程度,与蒙托对峙一拳!

双方拉开距离。

欧比森依靠着自身的力量,再一次冲了过去,蒙托如同人型机器,与欧比森直接贴近,最原始,最暴力的战斗模式,两人不停的互换拳头,发出当当当的声响。

犹达伦围绕二人,抓住机会,从两人凶猛的争斗中拔出铁剑,再依靠重力全力搬开。

怦!重型的右臂瞬间爆开,无数碎片四溅而出,犹达伦的左腿被钢铁穿透,血流不止。

欧比森的右臂留在了那条钢铁中,鲜血飙了出来。

“先生,这下我可亏大了。”

当当当当!!重型再一次启动,发出加塞的声响。

“小心!”

白色的蒸汽又一次爆发出来,遮挡了重喷视线。欧比森拿上掉落的巨剑朝犹达伦冲了过去。

蒙托听见了声响方位,也发狂奔跑急追。欧比森用尽力气抬起仅剩的钢铁手臂朝着犹达伦当头劈砍!

犹达伦看着从烟雾中凸显出的钢铁巨刃笑了。

______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上一章下一章

1代重型蒸汽装置

86.11%
目录
共3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