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

演员

“抱歉,我来晚了。”耐德.索图卡蹲在欧比森的身旁轻声说道。

重型蒸汽装置里面传出微弱的回答:“这里面很冷,先生。”

“马上就暖和了。”

广场尘烟散去,安静的可怕。

骑士们死死地盯住那个男人,没有轻举妄动,为首一人提前示意众人,因为他知道,只要男人想,他们很快就会倒下。

耐德在众人的注视下,将蒸汽装置的固定按钮旋转打开,齿轮响起运作的声音。

残缺的人影从中显现。

正是失去两条胳膊,濒临死亡的欧比森。

耐德俯身将他轻轻护住,然后抱出。

“我已经打算在海边建一个酒吧了,欧比森!你得打起精神。”

“真的吗?先生!真是……真是……太…棒了,海边很……暖和吧。”

剧烈的疼痛让欧比森身体不时地颤动。

“是的,你在那里肯定不会觉得冷。”

“真好。”欧比森胸口微微起伏:“记住…多招几个人…先生。”

“你想偷懒吗?那我可得扣点酬劳。”耐德笑着回答。

“真…小气,先生。”

“叫我耐德吧。”

“好的,耐德…先生。”

欧比森露出笑容,汗水裹着血滴从他眼角掠下,在苍白的脸上划出一抹色彩。

他死了。

朗香酒馆的唯一一位侍者,也是今晚的逝者。耐德闭上眼睛,扬起脑袋:“欧比森,你如果不那么固执,该有多好。”

哒哒哒哒哒!比乌托普勒驻军骑士团刚来时更加凶猛的忒比塞斯圣卫骑士团发起了冲击。

耐德从旁拉过一匹马,将欧比森背上,再撕下一截布条将两人裹住。调转马头后,他正面对视着即将到来的军团。

“去里面看看吧,可能还有活下来的人。”耐德这句话是告诉幸存下来的监察员与乌托普勒驻军骑士的。

他们没有犹豫,冲进大楼后,开始寻找犹达伦,而驻军骑士开始搜寻还活着的战友。

骑士团与耐德的距离愈来愈近,他也清楚地看到了这群勇士的装束。

与乌托普勒驻军骑士团不一样的是,他们不仅是武器,就连盔甲都被雕满炼金阵,银白复杂的花纹爬满全身,在月色下熠熠生辉,每人腰配卡莱长剑,手持奥古斯长矛,背着新式火枪。

他们再离耐德十米距离的时候分散开来,再迂回包抄形成圆圈。耐德高昂头颅,用蔑视的眼光盯着骑士长。

“耐德,你不该搅入这件事的。”骑士长突然开口道。

“赫尔,有些事情没有该不该的说法。”耐德平静地说道。

“你会死的,但我不希望你死在我的剑下。”赫尔骑士统领说。

耐德不再说话,双腿稍稍用力,战马迈动步伐,啼嗒啼嗒向黑压压的骑士靠近。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幅场景。

他是要赴死吗?周围人内心冒出了一个想法。

但下一时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黑压压的骑士全部整齐地让处一道空路,他们拔出利剑,竖直立于胸膛。

“忒比塞斯第三护城骑士团为耐德.索图卡先生送行!”呐喊声高度统一,震慑了所有人。

耐德不再吭声,今天是一个悲伤的日子,他累了。

“不能放他走!”监察团几人冲过来,剩下的骑士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但是这场战斗他们损失太大了。

他们在三楼里侧的房间,发现了两具尸体,分别是犹达伦.索图卡大人与影徒教会提多米勒。

整栋楼都有随时坍塌的风险,监察团进去时,看到建筑右侧已经严重损毁,断裂多根承重墙,很明显刚才有一场战斗在这里上演。

………………

赫尔瞥了眼监察员说道:“请问,你觉得该怎么做?”

“应该就地处死!”

“如果我告诉你,做不到呢?”

监察员脸色有点难看,然后说道:“一级监察使牺牲,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且圣城最高通缉人:莱昂.索图卡逃离,发生这种事,即使军卫处与监察司互不相关,但只要我上报这件事,相信我,元老院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你就去吧。”

蒙托突然出现。

监察员有些震惊,为什么奥古斯家居然也……

他刚才与重型装置以性命搏杀,怎么可能会放过他们?他想。

“好,我会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如是上报,裁决庭见。”监察团重新开始打理战场,不久便离开了。

他们此刻谁都没有注意到,犹达伦的尸体,动了一下。

蒙托望着马背上的统领说道:“赫尔叔叔。”

赫尔翻身下马后上下打量蒙托的伤势,神色慌张。

“您不该强行动用这种级别的神言,要知道,现在也唯有拉塞尔.奥古斯大人,才能完全掌控它,让我看看炼金物损坏程度。”

蒙托点了点头,拉起破烂不堪的衣袖,一个布满奥古斯家族特制的炼金纹路的手镯出现。

那是由拉美涅之石打造而成,再以炼金术加持赋予的物品,里面承载着拉曼级神言,坦特山脉巨龙之语,只有三次使用的机会。

如果超出,炼金物将会崩溃,严重情况下会让使用者失控。

“听说前日您去卡莱家赴宴已经用过一次了,您不该随意用出的。”赫尔语气中透露出责备。

“我必须得那么做,赫尔叔叔。”

“为什么?”

“那只是名义上的宴会罢了。”蒙托笑着说道,“实际就是一场忒比塞斯内部的拍卖会。”

“什么意思?”赫尔示意骑士团开始搜寻暴徒,并将蒙托带到一旁。

“欧文.索图斯,那位亚兰托叶钢铁骑士团长需要利用我。”

“他怎么敢利用您。”赫尔感觉里面有问题。

“蒂安莱夫,您知道吗?”蒙托问。

“旧约中曾经提到过的天空之城?跟那有什么关系?”

“您不看报纸的吗?赫尔叔叔,前些阵子亚兰托叶帝国宣布的呀!”

“我好像看到了,然后拿垫桌脚了。”

蒙托露出嫌弃的表情:“七十年前亚兰托叶五世皇帝,宣布找到了一把剑,它被称为天空城的挽歌。”

“哦哦哦!这个我知道。”赫尔微微抬头恍道:“但很多人都说那是谣言,只是为了亚兰托叶正统帝国之位而编造的谎言。”

蒙托摇了摇头。

“那是真的。”

“真的?”赫尔有点不信,因为旧约在他的观念里面跟神话故事似的,只是通过神秘之地的超自然语言而编造的故事。

蒙托继续说道:“他此行的目的,很清楚,就是为了搏一搏亚兰托叶的命运,我与他之间的决斗,无非是向忒比塞斯的贵族们证明,那把剑就是旧约中的遗迹钥匙,现在就等谁能给出相应的筹码了。”

“你是说,真的有雅兰古神?”赫尔保持怀疑。

“坦白来讲,雅兰古神只是人类给他们起的名字,一个代号而已,但你想想看,神言,不是人类能够创造的,炼金术是一种控制它的手段,而拉美涅之石则是承载它的物品,使用者都是借用那股神力罢了。”

“我们家族早在新历534年就发现了这些,而之所以能不对大陆任何势力下注,还能存在至今,并稳稳压制卡莱与墨菲,就是因为坦特隆山脉那条巨龙,当然了,这些你们都知道。”

“可那条巨龙,不是神啊,只是生物范畴的怪物罢了,可能是极为强大的长毛人。”赫尔提出想法。

蒙托笑了笑:“抱歉了,赫尔叔叔,我已经告诉你很多了,剩下的是家族秘密。”

“你跟我说的,好像大部分人都知道吧,”赫尔抗议道。

蒙托转移话题:“耐德老师怎么样?”

赫尔一愣,然后脸色微变:“你们要对他出手了?你看看我后面这些兄弟,心中还一直把他当骑士长呢。”

蒙托其实内心也很认同这位老师。

“父亲告诉过我,七年前那件事有很多疑点,但爷爷依然没有找到理由为冯墨大人开脱罪行,所以…”

赫尔用一个眼神打断了他将要说的话,告诫道:“有些事情不能多说,蒙托,你现在被多个家族关注,不能有一点差错,当然,自从冯墨.索图卡死后,军卫处在元老院的影响力确实衰弱了不少。”

如果他还在的话,奥古斯家现在,恐怕不会这么被动。蒙托心里叹息道。

不得不说,卡莱与图灵家真是下了一步好棋。

“蒙托少爷,您该回去了。”管家上前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眼下乌托普勒时局动荡,如果不尽快回到忒比塞斯,恐怕还会有其他不稳定因素。”

“好的,我知道了。”

蒙托答应了一声。转头看向赫尔说道:“赫尔叔叔,您要小心一点。”

“好的,您也是。”赫尔立马召集了十名圣城骑士,并认真嘱咐他们一定要安全把蒙托.奥古斯送回忒比塞斯。

最后两人以骑士团军礼互相告别。

赫尔环顾一圈后,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便带领骑士团收拾好影徒教众的尸体,带领军队返回了忒比塞斯。

某一处角落里。

多佛看着昏迷的索菲娅,抹了一把汗水喃喃道:“装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歇歇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上一章下一章

演员

100%
目录
共3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