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凶手五

未知的凶手五

索菲亚环顾着这间屋子,有些恍惚。

明明才两年。她想

她缓缓走到镜子面前坐下,打量着自己,过去的回忆猛然冲进了脑海,眼泪如雨直下,窒息感扑面而来。

“咚,咚,咚!”

门外传来声响,索菲亚立马手指并拢抚掉眼泪,紧皱眉头回望:“谁?”

“是我,索菲亚小姐。”

“梅姨?”索菲亚的眉头舒缓开来,眼角微抿,站起身快步前去打开门:“我还以为您被他们辞退了。”

索菲亚把老妇人搀扶着接近了房间,老妇人一边摆手一边念叨:“可别这样小姐,让其他人看见了,可饶不了我这个老婆子。”

索菲亚闻言怒道:“谁敢欺负您!”

“没有,小姐,我说着玩呢。”老妇人愣了下。

“他们怎么又把您接回来了?”索菲亚高兴的问。

梅姨闻言泪流:“因为您呀小姐,他们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才将我带回来的。”

索菲亚抱着她说:“别难过了梅姨,以后有我在,谁也不敢欺负您,就像您小时候带我一样。”

老妇人哭的更凶了。

“咚咚咚。”

梅姨立马身子摆正,挣脱索菲亚,站在一旁。仿佛刚才哭的人不是她一样。

来人没有等索菲亚问就已经打开门走了进来。梅姨见状立马低头:“老爷,您来了。”

男人没有回话,老妇人快步钻了出去。

“你来干嘛?”索菲亚冷冷地说。

艾佛沉声:“怎么,连叔叔都不叫了?”索菲亚没有回话,整个房间无声寂静。

“就因为我把那个老婆子轰走了?”

“放尊重点,艾佛。”索菲亚怒道。

“那也请你尊重我。”男人声音里面没有一丝情感波动,就像齿轮传动的机器一般。“今晚是家族重要的舞会,你跟几个哥哥都要参加,打扮的漂亮一点。”

男人说完就转身走向门外,

突然,艾佛停住身说:“对了,给你一句忠告,离梅斯密夫人远点。”

“为什么?”索菲亚质问。

艾佛没有回答,径直离开了房间,留下索菲亚一个人怔怔发呆。

晚上7.00

艾佛站在高台上,端起酒杯:“先生们,女士们,感谢各位今天莅临参加卡莱庄园的宴会,我们深表荣幸。”

一片掌声响起。

“当然,还有一位重要的客人,但这位尊贵的朋友也是我们的家人,多年前我们忍痛将他送到亚兰托叶去,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艾佛露出难过的表情。

“不过结局是好的,他带着荣誉回到了这片养育他的土地!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忒比塞斯人!他的灵魂属于这里!所以,让我们以崇高的敬意欢迎欧文.索图斯回家!”

掌声不断!

众人纷纷回头看向那个男人,白色庄重的礼服勾勒着金色的丝线,花纹簇拥显示地位的不凡,长发披肩,没有厚重感,整个人站在那里即像大理石制作的艺术雕塑,也像轻飘飘的羽毛。

欧文面带微笑,对众人点头致意。

“客套话我也不多讲了,大家尽情玩乐。”艾佛打了个响指,音乐家便演奏了起来。

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围到了欧文的旁边,询问了他这些年经历的事情。欧文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不时抬头张望寻找着什么。

庄园的佣人们也依次摆好了佳肴,以供客人们享用。

索菲亚此刻身着淡黄色的华贵舞裙,头戴浅色面纱,脚踩白色镶钻高跟,露出的白色小臂让不少年轻人忍不住偷看,但也有细心者发现她的胸针极为普通,甚至可以说简陋,但却不影响整体感官。

索菲亚无心这种场合,她现在只想等宴会结束,立马回到自己的小屋,脱下这该死的高跟鞋,四仰八方的躺在床上。

“索菲亚小姐,能否赏脸跟在下跳一支舞?”一个声音打断了索菲亚的思绪。

她抬头望去,是一个身着黑色礼服的青年,颇为俊朗,虽然脸上洋溢着自信和说不清的傲气,但眼神中却泛着一丝孩童般的期待。

“我不会跳舞。”索菲亚直白的回答。

年轻人显然没想到这个回答,面容有些错愕,但只是一瞬:“我可以教你。”

“如果我说我不想学呢?”索菲亚笑着反问。

“那我可以跟你聊会天,我想这你总不会拒绝吧。”年轻人回答。

索菲亚直接用手拿起一小块蛋糕,一口吃下:“可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蒙托.奥古斯,现在知道了。”男人伸出手,示意索菲亚。

“有趣!希望你不怕疼。”索菲亚捂嘴笑了声,然后伸出手准备挽上这个男人。

!!!

一只胳膊挡在了两人中间。

“我想索菲亚小姐的第一支舞更愿意跟我跳。”

不速之客?

声音有些熟悉,索菲亚微微转头。

尘封的记忆如同云浪翻腾,阳光,雨水,花香,人语,种种已经消失的情感味道在这一刻杂糅在了一起,天旋地转,让人不能自己。

索菲亚呆呆的站在原地。

“好久不见。”男人的身形轮廓被夕阳的余晖染上了金色,一如当年背对日出的落魄少年。索菲亚记得那天他的背影,虽然明亮,但却寒冷。

索菲亚有许多想说的话,三天三夜也不够。但现在却说不出口,她觉得没有意义。

“欧文先生,索菲亚小姐已经先答应我了。”蒙托面带微笑有礼的回答。

欧文.索图斯

亚兰托叶帝国械翼骑士团团长,此次跟随皇帝派遣的朝圣使团来访。传闻他拥有近乎神迹的剑术,身怀超自然秘宝。

欧文挺拔的身躯微微一斜:“蒙托先生,实在抱歉,若有机会我会到您府上拜访,但今天可否让索菲亚与我单独舞一曲?”

可能是长时间征伐的缘故,欧文已经习惯了大声说话,周围的宾客纷纷往这里集中目光,不少年轻人也挪动步伐向他们靠拢。

蒙托依然不肯放弃:“如果我说不呢?。”

话落,周围哄闹了起来,平日时常注意礼仪行为的贵族们也如闹市酒鬼一般。

蒙托.奥古斯,新一代奥古斯家族的第三子,天赋极高,且从小受到精英教育,无论在学识还是剑术方面,都是忒比塞斯新生代中的佼佼者。

更何况,奥古斯家族,是忒比塞斯三大豪门之一,论影响力,与卡莱不相上下。天生的骄傲,不允许自己放弃,即使是帝国的骑士长。

欧文听到他的话没有感到意外,因为蒙托的背景,别说自己,恐怕陛下亲至,也不会妥协,亚兰托叶帝国还没有奥古斯家族历史长。

但欧文走到今天,靠的可不是亚兰托叶。

他是天生的孤独者。

“那我们只能以特定的方法解决。”

“我同意!”

艾佛挤开人群走了过来:“看来今天可不单单是场舞会。”

欧文面带微笑向艾佛点了下头:“请您为我们做见证人。”

“没问题。”艾佛应答。

“好的,那就各自准备一下,十分钟后在舞台中央。”欧文神色轻松。

蒙托点了下头,转身向远处的宾客休息室走去。

欧文望着他的背影,依稀感觉在哪见过。

索菲亚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哈哈大笑,没有一丝贵族女士该有的样子,艾佛都忍不住咳嗽了下。

索菲亚见状收敛了些,然后继续寻找着美食甜点,她对这场关于她的决斗没有丝毫兴趣。

休息室内

“蒙托少爷,您能赢吗?”年老的仆人轻声说。

蒙托用绷带缠着手臂说:“大概率赢不了。”

“那您还要挑战他?”

“那么多人看着,你以为我想啊,传出去非得被那两个混蛋笑死。”蒙托想着那个场面,就觉得尴尬。

仆人也感觉无奈,明明今天就是代表奥古斯来参加下宴会而已,晚上回去夫人肯定要生气了。

唉,还是跟着穆勒少爷少操心些。

“给我后背上面的绳拉一下”蒙托弯着背叫喊。

“诶诶诶,来了来了少爷。”老仆人慌乱的凑过去帮忙。

十分钟过去

欧文已经早早等待着,人们将场地围成了一个圆,好给他们留出足够的范围。

而另一边

庄园主堡会客厅的两个老人正在交谈着什么。其中一个老人与蒙托有些相似,挺拔的身姿与墨菲佝偻的朽背相反,银白的头发如同瀑布般垂下,尤其是那双眼睛,让人想起早时的晨露。

清澈,纯净。

奥古斯.拉塞尔

当今奥古斯家的家主,也是忒比塞斯三位裁决官之一。

“你觉得蒙托能行吗?”墨菲.卡莱笑着问。

拉塞尔没忍住,噗嗤一笑:“你觉得呢?”

“赢肯定不太行,输也不至于。”

拉塞尔抬起眉毛一瞥:“你比我还了解?”

“那当然了,有时候我觉得他长得挺像我孙子的。”墨菲没忍住,占了个便宜。

怦!

房间发出震动!

另一边

蒙托身披软甲,腰挎长口钢刀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众人纷纷为他让开道路。与欧文相比,他显得笨重了点。

欧文认真的说:“很高兴你重视这场比试,我会尽全力。”

“我也是”蒙托回答。

艾佛站在场地中央,等待着双方示意,古老的决斗,一直都是原始精神的体现,尊严要远远高于生命。

两人深呼吸一口气,同时点了下头。

“3”

“2”

“1”

“开始!”

喧闹声沉寂,观看者都屏住呼吸,死死的盯住两人。

!!!

蒙托左手推鞘,右手拉刀,在空中划圆,借助前冲的力量,仅一瞬就逼近了欧文的面前,自下而上劈开。

旁观不少女士惊呼,闭上了眼睛,不敢继续往下看那血腥场面。

但事实并非他们所想。

欧文侧身一转,五根手指捏住了刀锋,掌心空悬。整个人就像钉子一样杵在原地。

“有点速度,但是不多。”欧文笑了。

蒙托没有说话,再次拉刀,借助欧文的握力,右膝对准他的下巴的向上一顶。这一下蒙托感觉到了肉体的阻挡。

顶到了!

周围的小孩大声吆喝了出来。

但接下来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欧文左手掌心隆起,握住了蒙托的膝盖,掌背贴住自己的下巴,一如既往。

居高临下!

蒙托叹了口气,随后松手。

两人卸力,蒙托退了回去,欧文拍了拍手。

战斗往往在一瞬之间,而刚才蒙托深刻的感受到欧文的强大,那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打败的。

“再来!”蒙托背刀横冲,在最后一步一百八十度斩开,欧文退后一闪。

拔剑!“他拔剑了!”旁边有人惊呼!

欧文脚底发力,速度暴涨,周围不少大人物都按耐不住踮起脚尖。除了残影,只有衣服与空气的摩擦声。

再等定住眼神,人们只看到蒙托用刀面死死抵住欧文的剑尖,但身上的软甲都已经裂开,不少丝线组织也搭拉在地上。

“木剑?”

“居然是木剑!!”

掌声响起!!

艾佛心理感叹:“无可挑剔,剑术讲究虚实中的致命一击,而他已经达到无虚的水平,就像那位大人。”

“还要继续吗?蒙托少爷。”欧文有些失望,奥古斯家的新人,似乎不够看。

蒙托低头看着自己的破损不堪的软甲,叹了口气,随后望向远处的会客厅,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随后咧嘴一笑:“等我脱下软甲。”

周围又开始熙熙攘攘了起来。

此刻,艾佛退出了人群,回到了父亲所在的会客厅。

他发现拉塞尔叔叔已经不在了,便问:“父亲,那位大人呢?”

墨菲摸了摸脸:“刚走了。”

“走了?”艾佛愣了一下:“冕下不看蒙托的决斗吗?”

墨菲笑了笑:“接下来不用看了,蒙托赢不了。”“应该是的。”艾佛回答。

“但也不会输。”

“嗯?”

“你静静看着就好。”墨菲回想起了年轻时候的拉塞尔,不禁感概。

蒙托跟他很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上一章下一章

未知的凶手五

13.89%
目录
共3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