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骑车师傅侃大山

第一百五十二章 骑车师傅侃大山

“店长,长途电话。”收银台有人喊。

彩香和德义很惊讶,毅虹从来没有长途电话,莫非是思锁的爸爸打来的。看来,毅虹不肯嫁给华军是对的。他俩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耳朵却竖得像兔子,多么希望真是思锁的爸爸啊。

“白部长,我是毅虹,你好吗?啊……哦哦……”

这是白静从海通市打来的电话。此时她已经落实政策,从十里坊回到海通市妇联工作。她的老领导眼镜儿被任命为主任后,她就被提拔为副主任。

不知白静说了什么,毅虹很伤心,都哭岔了气。

彩香连忙从毅虹手中接过话筒,白静她告诉彩香,郝奶奶病危,嘴里总是念叨着毅虹的名字。

彩香帮助毅虹张罗行李,德义立即差人买火车票,当晚毅虹就踏上了去申海的列车。

火车长吼,她不禁望望窗外。想当初,刚踏上这片热土时,这里还是城郊接合部,而今却被层层繁华所包围。

这座城市给过她不小的伤害,但更多的是给予,她深爱着这座城市。虽然说是暂时的离别,但多少还有点伤感——她与思锁和向城、华军没有来得及打声招呼。

向城左手携着思锁,右手搀扶着华军急匆匆地向她的车厢走来。望着自己的儿子和两个爱着她的男人,她的眼睛湿润了。她不停地向他们挥手,然而开动的列车已经把他们甩得很远很远……

毅虹此行是回衣胞之地,那可是不堪回首的地方。她曾经发过誓,一辈子不再踏上十里坊的土地。然而对自己有大恩大德的郝奶奶病危,就是有天大的理由也不能不回。她琢磨,除了郝奶奶和白静,其他什么人也不见,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她不忍再勾起痛苦的回忆。

她从申海十六铺码头乘船来到海通。一出码头,就簇拥着很多人,有拉吃饭的,有拉住宾馆的,有拉乘车的,也有提着篮拎着筐粘着强买强卖的……

毅虹问:“有车吗?”

“有!”四五个人推着自行车围上来,喊着,“坐我的车便宜。”

一个用草帽罩着半个脸的男人,在外围不吭声。毅虹打量了一番,他脸上有明显的烧伤。她明白了,因为毁了容担心顾客害怕,而低调地在外围让顾客自己选择。

坐谁的车都是给钱,出于同情,毅虹选择了毁容的师傅。

师傅问:“小姐,去哪里?”

毅虹答:“十里坊。”

师傅问:“小姐一定是BJ来的吧?”

毅虹很奇怪,他凭什么这么问,便敷衍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师傅说:“我告诉你,十里坊走出去不少人,比如金锁、沈家三朵金花,他们都不回来。倒是大官冷不丁地回来看看。上个月炳侯回来去了十里坊小学,昨天霖候回家看望父母。”

毅虹知道他说的炳侯是总长,霖侯是部长。她从内心感佩这两位首长的家乡情结。但是让她始料不及的是,金锁和毅彩、毅花竟然也没有回来过。

姐姐和妹妹不回来,大概是担心父亲沈万固不认她们,甚至会秋后算账,这从情理上似乎说得通,可是金锁为什么不回来呢?

师傅一边蹬车一边侃大山,似乎这样能轻松许多,这倒打断了毅虹的思绪。他说:“有不少从BJ来十里坊的人,我拉了不少个。有的说是总长的部下,有的说是部长吩咐来的,其实他们是专门来十里坊看望大佬的父母的。”

毅虹问:“与老人家素不相识,

为什么千里迢迢跑过来?”

师傅说:“我们都觉得奇怪,有钱没处花?等到炳侯和霖侯回来,家人才知道了原委。那些人都是想攀总长、部长的高枝,好通关系走后门。后来两个大佬都为家里安装了电话,凡是BJ来人,当时就电话联系。这一招真灵,从此BJ来人就明显减少了。”

“本地找上门的人也不少,特别是那些头头脑脑,逢年过节必到,说是慰问老人家。比炳侯、霖侯爹娘年龄大得多的人有的是,咋不慰问?群众心里都清楚,他们是想通过大佬的关系和影响力,为升官铺路呗。”

毅虹出于礼貌,就嗯啊地附和他,师傅说得就更带劲了。

说来特别惹笑,炳侯的娘感冒发热,十几天不见好。来了一辆救护车,把她拉到海通市人民医院。家人和亲戚紧张起来,都认为老太太得了重病。就请瞎子算命,瞎子详细询问了原委,就掐指算了起来。瞎子说,老太太的阳寿还有半个月,阴兵已经盯住了她,随时可能捉拿押去阴曹地府。但是也有破解的办法,只要有高大威武,并且在鬼门关厮杀过多次的人守在老太太身边,就能镇住那些缠身的小鬼。家人想,炳侯身材魁梧,身经百战,屡次从鬼门关闯过来。如果他能回来,老太太必能过关。

一份“母病危”的加急电报,把总长从BJ召回。市领导作为医疗领导组组长,照着讲稿向首长汇报老太太的病情和治疗方案。总长说:“请医生讲吧。”

医生说:“患者患病毒性感冒,已用了数日抗生素,效果很好,可以出院。”

总长哭笑不得,他是从一个重要会议上请假回来的。他立即到病房看望母亲,吩咐弟弟把母亲接回家,不得麻烦政府,而后就匆匆返回了BJ。

简直像说书一般,毅虹嘴里嘀咕:“竟然有这样荒唐的事?”她觉得这是民间以讹传讹杜撰的无聊故事,就岔开话题问:“你说的金锁是怎么回事?”

师傅说:“金锁是从十里坊出去当兵的,他父亲金楚生和金锁的同学沈毅虹搞破鞋,生了个儿子叫思锁。回来探亲时,正巧碰上他们心门口挂着破鞋的牌子,被揪着游斗,金锁觉得没脸见人,当天就气走了。”

金锁探亲所发生的这一幕,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毅虹当时还向金锁使了眼色。金锁走后,毅虹给他寄了一封长信,详细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要他收到信,一定不会相信十里坊人嚼的那个舌根子,一定为有了儿子思锁而欣喜若狂。哎,真是捉弄人啊,帮助传书的白宁插队去了,毅虹一直没有收到金锁托她转交的回信。她长叹一口气,心里在说:“不想了,金锁,你可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师傅继续说:“后来,金楚生因为贪污集体卖猪子的钱被判刑。女儿来弟去探监,说金锁因为父亲犯罪,声明断绝父子关系,不久金楚生就在牢房里自杀了。他老婆本来眼睛就不好,儿子走了男人死了,一气之下眼睛就哭瞎了。来弟本来可以嫁人的,家里没有男人撑着怎么行?就让未婚夫倒插门,人家不干,她就不嫁,一直在家陪瞎子老娘。”

毅虹为金锁家的变故唏嘘不已。金楚生自杀虽然可惜,但也是罪有应得。他妻子哭瞎了眼睛,毅虹打心眼里同情老人家。来弟还是那么好强任性,为了母亲独身不嫁倒也值得赞赏。金锁不回乡,毅虹或许能理解,但是断绝父子关系,她压根没有想到。金锁是真的变得无情了吗?她不敢再往下想。

师傅说:“你以为来弟熬得住?还有更有趣的事呢。”

当年毅虹在生产队时,来弟总是与她过不去,对于来弟身上发生的事情,毅虹还挺感兴趣。

毅虹的哥哥毅千和弟弟毅里都打着光棍,见来弟独身不嫁,都想吃她的豆腐。其实,也不能算吃豆腐,孤男寡女偷偷打上一炮,各得其乐,外人还能说什么?

还是弟弟毅里玲珑,他第一趟去来弟家就与她勾搭上了。此后,三天两头总是在深更半夜往来弟家跑,有时整宿不回家。

大哥毅千与来弟年龄相仿,他觉得与她般配,就试探来弟。可是她总是扭扭捏捏,毅千哪敢进攻?

毅里顺利得手,毅千很不服气。论年龄弟弟比来弟小七八岁,论个头儿他比弟弟高多了。做大哥的脸往哪里搁?恰巧毅里摔伤了腿,伤筋动骨一百天,来弟按捺不住寂寞,就让毅千钻了空子。

来弟安排得井井有条,一三五,二四六,兄弟俩从未撞过车。

后来,毅里知道哥哥毅千玩了他的女人,怒火中烧,就瞅准时间捉奸。一次,来弟和毅千正在疯狂,毅里破门而入。毅千吓得从床上滚下来,求弟弟原谅。

“什么鸟大哥?没用的东西,敢做不敢当,像龟孙子似的。”来弟把毅千骂得无地自容。

她一点也不忌讳,掀掉被子就下床冲洗,毅里像馋猫似地盯着她。她吼道:“洗屁股有什么好看的?你有什么资格捉奸?我什么时候就是你的人啦?你提过亲行过彩礼吗?”

毅里被问得没了脾气,他看看大哥,大哥也看看他。兄弟俩被来弟收拾得服服帖帖。

来弟一反常态,一边系裤子一边笑嘻嘻地说:“毅里,趁着你大哥在,咱把话说清楚。你是个情种,我喜欢。只要愿意倒插门来我家,以后你怎么管,我都从了你。”

毅里一口答应,第二天就和来弟发了喜糖。毅千气得七窍生烟,几天没有出工。

来弟想着与毅千有过几夜的情份,就托媒为他提亲。安排见面的女人不是瘫子就是哑巴要么就是瞎子,毅千宁可打光棍也不肯娶残疾人。

他日,媒婆带来一个十七八岁的水灵灵的小姑娘,说是花两千块就可成亲。毅千家穷得叮当响,哪里凑得这么多钱?只好作罢。来弟倒是义气,前未婚夫不是不同意倒插门吗?她就把人家的彩礼钱扣了下了,她把这笔钱全部给了毅千。毅千娘很感激来弟的慷慨,她二话没说,把她娘传给她的首饰全卖了。就这样,那小丫头成了毅千的媳妇。

哥哥、弟弟与来弟发生的这些丢人的事,让她感到羞愧,但是哥哥弟弟都结婚成家,这也是一件欣慰的事。对于来弟,她还真刮目相看,她的慷慨大方这是毅虹压根就不曾想到的。

师傅还想侃下去,只听得嘣的一声,自行车的链条断裂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怀春之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怀春之女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骑车师傅侃大山

95.27%
目录
共14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