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手中无钱

第一章 手中无钱

“别哭……了!”

躺在塌上的男子嘶哑着声音,费力的低喝,之后便是断断续续的咳嗽,时高时低,止都止不住。

一直哭个不停的少女,满脸的泪痕都不及擦去,一下子扑倒在那男子的身上,嚎啕大哭。

“爹爹啊!你不要死,不要死啊,呜呜呜呜……”

听到屋子里有响动,立时过来的小女孩,很果断的用脚踹开门,老旧变形的木门,立时发出刺耳的吱呀声,为她敞开一个口子。

扫了一眼哭哭啼啼的大姐姐,以及被她压着大有一口气喘不上来随时可能驾鹤西去的大伯,在心里狠狠的叹了口气,冲向屋子里唯一的一张桌子,飞快的倒了水,稳稳当当的端到榻边。

“大姐姐你再不起来,大伯就被你压死了。”

小女孩稚嫩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沙哑,少了天真,多了些她这个年纪少有的沉稳。

那少女立时慌乱起来,忙不迭的站起来,“我……我不是……爹……”眼泪又再次盈满眼眶。

总算还知道接过来,一边哭一边给亲爹喂水压一压。

行了姐姐你就别添乱了……

小女孩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却不能诉之于口,天知道这个大伯家的姐姐简直就是泪水里面泡大的,日夜垂泪,若不是大伯被打的下不得塌身边离不得人服侍,怕是早就一个人郁郁寻摸地方自我了断去了。

非是她脑洞清奇,而是在这个压抑女子的年代,招惹了登徒子而使亲爹险些因此送命,除了一死以证清白,似乎就再没别的出路了。

“二丫!二丫!快给你爹整点水,嗓子都冒烟了!”门外传来自家老爸的破锣嗓子,确实能听出来干渴的不行。

被唤作二丫的小女孩,认命的接受这个土得掉渣的名字。

手脚麻利的给自己辛苦的爸爸倒了水,端出去,看着老爸豪爽的一饮而尽,喝完还抿嘴,显是不够喝,但还是理智的没有再要。

这天太热,热的不正常,村边的小河沟子都干了,村里的几口井水位也下降许多,老人们说这是要闹灾,家家户户没日没夜的攒水,自己舍不得喝,全都灌到地里,眼看春种的麦子就快能收,不能在这时候功亏一篑。

“妈咋没回来?”小女孩低声问道。

“还在地里呢,唉!你说这都什么事,咱家招谁惹谁,好端端的要来过这种苦日子,你娘是城里人,一辈子没下过地,现在顶个大太阳在那割麦子,那镰刀又不好用,光磨就费了半天功夫,我俩早上出门到现在,连一亩地都没收完……”

一家三口老老实实在家,早上睁眼就换了地方,女儿说他们好像是穿了……

穿就穿吧,好在一家人整整齐齐,不服又怎样?也没地抗议去。

被爱看网文的女儿科普以后,三口人开始努力回想,想的头秃,也没回忆到半点原身的记忆……

然后是各种实验,光手指就划出好几个口子,各种涂血,也没出现个滴血认主的宝贝。

后来女儿教他们各种喊:系统,系统大大,系统小宝贝……

就,很羞耻。

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放弃了他们,就这么着吧。

在这个听都没听过的古代,努力活下去。

唯一让他们安慰的,恐怕就是年龄。

一下子小了二十岁,除了二丫各种不适,他和媳妇就——还好。

啊!那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它回来啦!

就是生存环境有些惨淡,

他们穿来的这个家,穷的很,要啥啥没,家里还有个被打伤的大哥,这几日忙着给他看病抓药,从总是哭哭啼啼的大侄女口中倒是问出不少话出来。

这家大哥竟然是个秀才,要知道这年头寒门出个读书人可是千难万难的不易,有功名者更是万中无一。

秀才大哥的娘子早年难产没了,留下一子一女,大侄子在镇上上学,大侄女今年虚岁十四,明明还是个孩子,被个无赖看上,成天的围追堵截不说,还到处嚷嚷他俩好上了,败坏大侄女的名声。

秀才大哥气不过,找上门去理论,也不知到底说了啥,总之,是被人抬回来的。

这又是气又是伤的,内外加重,本身身子骨又单薄,这不,烧了好几天,好不容易退烧,咳嗽却没那么容易好,大夫说能活下来真是万幸,余下还需静养,改了方子,以温养为主。

他这个当弟弟的,听说也挺混账,地不想种,活不想干,成天瞎混。

学着亲哥读书,学问连大侄子都不如,成天呼朋唤友参加什么文会,其实就是出去混吃混喝,厚着脸皮靠大哥过日子。

亲大哥也真够意思,给盖房子,给娶媳妇,给养孩子……

两兄弟没分家,一个锅里吃饭,大嫂又早早没了,这个家是他媳妇当家,管着一家子的吃吃喝喝,大哥每个月都给些银钱做家用。

可惜他们记忆全无,压根不知道钱放在哪,看病的钱都是挂账。

只盼秀才大哥有钱,能自己结掉。

他今天又知道一件非常悲催的事,不敢和媳妇说,找了个借口跑回来先和闺女商量对策。

“闺女啊,那什么,我才知道,外面还有欠账呢……”

闫——不知道自己大名叫什么——二丫:……

“啥欠账啊?欠谁的?欠多少?”

“唉!赌债!欠了赌坊二十两银子呢,那借据我都看了,指纹印的真真的,你说这可咋整?还好一进村他们就看到我,要是真找上咱家,你大伯不得气吐血啊,再给他气死咱可造了孽了!”

“二十两?!”闫二丫咬牙,“爸你知不知道,二十两在古代有多值钱?一个鸡蛋一文钱,馒头两文钱,一千文才是一两,二十两能买两万个鸡蛋,一万个馒头!”

听着姑娘小嘴叭叭的给他算账,闫爸爸就很无奈,他也不想啊,他也很冤啊,谁知道这村里人嘴里挺混账的弟弟,竟是个这么不是玩意的东西。

靠大哥,不劳动,还敢去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手中无钱

0.25%
目录
共39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