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为了赏银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为了赏银

是的,少的那一边衣服尚可遮体。

多的那一边全都赤着脚,衣服也被撕成一条条,英王世子竟能领会他们的意图……

该是在找可能存在的夹层。

“可数过有多少?”世子轻飘飘的问道。

“572!”

“一共呢?”

“804!”

英王世子默然。

他要如何相信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

如果这八百余北戎是小安村与谷丰护城军所杀,他有几个问题需要弄清。

一,为何小安村比谷丰护城军杀的北戎超出两倍之多?

二,他刚刚站高而望,小安村尽收眼底,满打满算没有两百户,去掉老弱妇孺,每户两个青壮已是算多,何以能杀五百余众?

三,小安村究竟藏了多少刀弓?

“捧书,去查一查,人数可对。”英王世子交待道。

捧书喊了两个护卫帮忙,领命而去。

“你可知虎踞城此役毙敌几何?”英王世子语气略显郑重,自问自答道:“仅千余人!”

闫玉倒抽一口气。

咋这么少?

那他们村子这里……

“眼前的尸首做不了假,死去的的的确确是来犯之北戎,那么小二,谁能告诉我,小安村何以做到?”

他非常严肃的看着这个孩子,一字一句道:“你们不是正规军,只是刚刚落籍虎踞的逃荒之民,户籍清白,世代耕农,那么,杀敌五百余人,你们出战多少人?用了什么方法?依靠村中的五座高塔吗?”

“本世子一眼望去,小安村所杀北戎,亡于箭下者多,小安村,刀弓究竟几何?从何而来?”

闫玉知道,这些都必须交待。

想要拿到赏银,她之前那种春秋笔法的说辞,是不行的。

上一回杀了六个北戎,府城那边的衙役便是如此,盘问的十分清楚,事无巨细。

关州重军功,赏杀敌之勇,却不好湖弄,凡事都较真。

闫玉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她看似被世子严肃的话语镇住,实则是在复盘昨夜所发生的一切。

有无不能言之处。

有无不能说之关节。

英王世子本没有打算从这个小儿口中问出什么。

虽是读书人家,念书早,亦早慧,可到底是个孩子,能知道多少……

“世子大哥,我家老家在齐州府,今年天旱,滴雨未下,村边上的小溪都干了。

我大丫姐日日要走好远,才能找一些发黄的野菜回来。

村长爷爷带着一家守着村里唯一一口还有水的老井,每天每家打水都要定量,谁也不许多。

家家吃水都不够,村里的叔伯婶娘还得从嘴里省出来几口,浇到地里,眼巴巴的盼着地里能多点出息。

后来,井里的水越来越少。

我们熬不住了,便一路往关州来。

大伯说,这边天冷,冻人的很,也有北戎常常入关劫掠,很危险。

可我们还是来了,天冷就多穿衣,烧柴烧炭取暖,我们那时候还不知道北戎会来这么多人,骑着马进村来抢,想都想不到……

在逃荒路上,我们见了不少。

有将老人女人孩子都把着,占着人家粮食,将男人扔出去的那种恶人。

有守在狭窄出口让留下买路粮的。

还有乐山府的山匪,山路难走,我们走的很慢,碰到好几拨……

世子大哥,我们本来应该从谷丰进关州,就因为官道上有山匪,这才绕了好大一圈,从西州入虎踞。

在路上的时候,我们人更多,

现在只剩下这些了……

落籍的时候,我们特意挑了这有山有河的地方,大山里吃的多,靠着河再也不担心没水喝。

咱们村子的人都特别稀罕这里,没日没夜的干,开荒,下菜种,盖房子,没一日得闲。

世子大哥,村长爷爷说我们要扎根在这里。

所以北戎来了,抢粮,杀人,我们不能让。

我们也要活下去!”

闫玉的神情认真而严肃:“世子大哥,咱们村子,小孩子都敢杀敌,你信不信?”

英王世子恍然,有些明白为何之前在塔上见到的都是孩子。

经历过逃荒……

他确实听说过逃荒路上的残酷。

“最一开始,有六个北戎翻山过来,我们害怕,才起了心思要修箭塔。”

闫玉做了个请的姿势:“世子大哥,你跟我来。”

英王世子随着她走。

“这里,是我们的训练场。”闫玉二话不说就开跑。

飞奔、跳跃、攀上爬下。

动若脱兔,匍如曲蛇。

一个来回,气都不喘一下。

“村里的孩子们都在这里训练。”她刻意顿了顿,故作隐忍,道:“逃荒来的时候,大人们总是小心周全着我们,跑的不快会被追上,躲闪不及会被伤到……

所以我们就想,一定要跑快些,手脚灵活些,再遇到坏人叫他们追不上。”

“这些弓和草靶,是我们练准头用的,射箭特别有用,能在山林里打猎,我们经常能猎到肉回来。”闫玉腼腆一笑:“我大伯射箭就准,他说这是君子六艺之一,让我勤加练习。”

她随手取了把弓,上弦,拉弓,射!

准准的扎在靶心。

英王世子真的刮目相看。

就这般粗制滥造的弓,木头削的箭,入靶寸许,无论是准头还是力道,实属难得。

而且这不是小弓,是成人所用之弓。

如若真如闫家小二所言,这一村子的孩子都能如此……

歼灭来敌,并非无有可能。

“昨夜,北戎初入村只有四十八人。”闫玉决定给他细讲一遍,结合实地,演示一番他们究竟是如何将这几百北戎拿下的。

“他们来之前,帮村里盖房子的卢师傅正好归家,深夜带着家人过来,给我们全村都喊醒了,说北戎杀进他们村子,人很多,他们挡不住,让我们快跑。”

“可大晚上跑哪去?人家有马,我们也跑不过,就想着藏到塔里……

叔伯们拆了好几个门板,举起来挡住下面的入口……”

英王世子听这孩子将如何用之前缴获的六张弓六把刀,依高塔之利,以门板为盾对抗四十余北戎之事娓娓道来。

孩童在上射箭,青壮在下御敌。

这第一批北戎让小安村大了胆子。

收缴了他们的刀弓,又卸下全村的门板,将村人分开,各自占据高塔……

“哪里有那许多箭?”英王世子相问。

闫玉:“都是现削的,藏在塔里的人用菜刀、镰刀削一根,往上送一根。”

“箭在何处?”

“都洗干净在谷场晒着呢。”闫玉答道。

又带着世子去看了谷场晾晒的木箭竹箭。

纯手工粗制。

世子并没有好奇为何会有竹箭,这小安村打南边来,世子妃便是南人,他知南边爱用竹器。

闫玉带世子来到罗家看罗大伯。

“罗大伯带人在河里守着木筏桥,都冻坏了。”

又带着世子走进戚家的院门。

“第三批北戎来的时候,村里已经没几个好门板。”闫玉面露沉重:“这是我戚四叔,因为门板碎了,还得守着塔口,只能拿身体硬扛,死撑着不退。”

戚四被护卫检查,脸涨得通红,说不出半个字来。

“禀世子,皆是正面刀伤。”护卫恭声道。

几个护卫望向戚四的目光中透着钦佩!

是条汉子!

砰!

咕噜噜噜……

院内传来声响。

众人出来查看。

便见戚大和戚五两个从外面回来。

戚四躺在那里只觉得这人挺高挺壮,可看到站在院里的戚大和戚五,方知这高不是一般的高,壮也不是一般的壮。

村里各家都没有门板了。

戚大戚五便从林子里往家搬木头,为了图省事,两人一趟捆了好几根,进院往地上一撂。

就是他们刚刚听到的声响由来。

两人浑身冒汗,进了自家院子,索性就脱下衣服,光着膀子。

这一身晃眼的腱子肉啊!

还有一地数量有够夸张的木头……

英王世子:……

众护卫:……

闫玉:戚大伯戚五叔好样的!

来吧,展示!

让他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开开眼!

一个护卫走上前去,在戚大和戚五惊讶的目光下,抬起一根木头。

扎扎实实的木料,沉手的很。

他没敢往身上搭,不是背不动,而是这对比未免太过……

咳咳,弄不好就得现眼。

“小二,这……”

戚大话没问完,便被闫玉打断。

“戚大伯,没事,你们忙你们的,我带世子来看看我戚四叔。”

戚大哦了一声。

戚五也收回目光。

哥俩又开始忙活。

量好长短,抡起旁边的斧子……

几下子一根,几下子一根。

看得一众护卫直咽口水,心也随着那斧子,一下一下的乱蹦。

阅读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最新章节请关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为了赏银

94.44%
目录
共39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