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游刃有余

第二百三十九章 游刃有余

刘恒忽然注意到张含烟的眼圈有点红,好像哭过的样子,就问她眼睛怎么了。

张含烟不便回答,韩夫人便替她说了:“适才张长使和珍夫人发生了一点误会,她怕是感到委屈了吧!……”

“珍夫人教训妾身是应该的,妾身并未觉得委屈。”张含烟连忙道,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刘恒就心疼,追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张含烟当然不敢说,于是刘恒就问韩夫人。

韩夫人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就将刚才珍夫人要处罚张含烟的事情说了出来。

刘恒果然生气了,“岂有此理,身为后宫之长,怎能盛气凌人呢?”之后又安慰张含烟,表示一定会训斥珍夫人。

韩夫人在旁看到刘恒面对张含烟时,目光和说话的语气都非常温柔,心里是醋海翻腾。

但也知道刘恒必定会宠幸张含烟,于是更加坚定了收拢张含烟的念头。

说了些话后,刘恒还要继续看奏章,便让韩夫人和张含烟先回去。同时嘱咐韩夫人对新来的家人子多照看着些。韩夫人乐意非常,欣然领命。

韩夫人和张含烟离开了广元殿,时候还早,她便带着张含烟御花园散步。

来到御花园,看着满园鲜花迎风招展张含烟就想到了春艳阁的花园。

“姐姐有看过春艳阁的花园吗?”她问道。

韩夫人怔了一下,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问起这个,也许只是偶然想到吧!!

“没有。”韩夫人答道,她去春艳阁的次数不多,即便去了也没心思赏花。

张含烟淡淡一笑,“这么看来,姐姐和那位窦夫人关系很一般咯?”

韩夫人心里一惊,强作微笑,道:“怎么会呢?”

“噢……”张含烟淡淡道,“那是我会错意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

如果窦漪房和韩夫人关系很好的话,有这么漂亮的一座花园,这么会不请韩夫人去游览呢?

韩夫人感到莫名其妙,想要慢慢套她的话,但张含烟却不愿多说了。

“姐姐,我有些倦了,这就先回去了……”张含烟道,“谢谢姐姐今日为含烟解围,这个恩情,含烟一定会报答的……”

“妹妹客气了,珍夫人为人刻薄,我也是看不下才帮助你。你要记住,离她远一点就好了……”韩夫人道,心想这么一来张含烟就不会站到珍夫人那里了。

张含烟点头应承,然后告退。

回去的路上,她就问小鱼韩夫人和珍夫人是不是有过节。小鱼觉得路上说话不方便,说了回去再告诉她。

秋茗阁。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张含烟道。

小鱼犹豫了,张含烟紧张了,“说好了要告诉我的!”

“好吧……”小鱼下定了决心,“但少使千万别对外人说起。”

张含烟指天发誓,小鱼就把韩夫人和珍夫人为了争夺王后之位而进行的较量说了出来。

其实有很多内容都是她从别处听来的,并不完全具备真实性。不过到可以作为参考,对这代宫里的人物了解越多,她就越容易执行她的任务。

夜,夜深。人们都进入了梦乡。这时候,小鱼却小心翼翼地走出了秋茗阁,来到幽兰宫外。

幽兰宫外墙的阴影下站着一个人,他已经站的很直了,但身影依然显出将要鞠躬的样子。他早已习惯了点头哈腰,自己以为自己站得很直而已。

即便是面对等级比自己低很多的宫女,他也依然是微微弯腰而不自知。

“见过万公公。”小鱼说道。

“这些日子,观察得如何?”万全问,“她有没有特意地向你打听某些人或者某些事情?”

“少使倒是问了奴婢不少事,不过并非特意,她问的都是和她有关的事情……”小鱼将张含烟问过她的问题一一告诉万全。

万全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他让小鱼先回秋茗阁,继续监视。小鱼走后,他疲惫地叹了口气。

有时候他会感到做这些事情很累,但有时候他又会觉得很有意思,他现在都快觉得自己要分裂成两个人了……

“退朝——”

嘹亮的声音在雕梁画栋的宫殿上空回响。

大臣们退出前殿,自在大块青石板铺就的道路上,每个人都对今天的朝会感到满意。

本以为大王生病之后,就会落下一大堆的事物要处理,没想到所有的事物都处理得井然有序,没有丝毫拖沓。

刘恒的勤政让大臣们非常欣慰。

能够在这样一位君主手下做事,谁不心悦诚服。

刘恒大病初愈离了上朝的大殿,便要前往墨韵堂。

万全相劝道:“大王病体初愈,还是应该多休息才好!!”

刘恒挥了挥手,不赞同他的意见。

路上,刘恒问起张含烟的情况,“它是否有异常的举动呀?”

万全答道:“根据宫女小鱼的多日的观察,张少使心性好奇,所以问了许多问题。但是她的提问不是有意为之,或是偶尔想起,然后就问了,问的事情也都和她自己沾边。”

“话虽如此,还是不得不防啊!!”刘恒道,“今后不要让她到处走动。”

“是。”

“还有,在她面前不要谈论朝廷的事情。”

“是。”

来到墨韵堂,刘恒坐下来开始看奏章。其实也那么多奏章要看,只不过他习惯了事必亲躬,让自己变得忙碌起来而已。

如果不找些事情来做,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打发时间。不过或许以后就不会这么忙了。

因为大病初愈,刘恒的精神有限,很快就觉得双目干涩,四肢乏力。

他放下了笔,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忽然又坐了起来,问万全道:“汉宫不是送来了两位家人子吗,还有一位呢?”

“还有一位尚欠调教,奴才让她到渡云楼学习去了……”万全答道。

“渡云楼……”刘恒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去那里了,于是起身欲要前往,忽然又想起自己还在服丧期间,去渡云楼极为不妥,于是就作罢了。

而且他对张含烟已经很满意了,对另一位家人子的期待也就不高了。

却说朱千云进入渡云楼之后,因为她性格孤僻,便极少与人又交流。万全吩咐了渡云楼里的姑姑好好教导她学习歌舞。

她也认真学了,而且学得很好!!

总之,你叫她去做什么她都做得很好,只是又不和人交流。这就让渡云楼里的歌姬们误会了,认为她是目中无人。

于是,她们便开始排挤朱千云,还经常使些小伎俩来恶作剧。

一开始,朱千云也没有在意,对那些恶作剧不闻不问。

这就反而就纵容了那些使坏的歌姬们,让她们以为朱千云是好欺负的,结果,她们就变本加厉。

一次,朱千云打水回来准备沐浴,就出去收衣服的空挡,有人就钻进了她的房里,在浴桶里放了些沙石。沙石沉淀下去之后,再加上房间里光亮熹微,从水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朱千云不明就里,脱去衣物之后便坐进了浴桶里。涌动的水流瞬间浮起水底的沙石,朱千云勃然变色。

就在这时,躲在她房里的歌姬们拿走了她所有的衣服,包括她刚刚脱下了那些衣服也被拿走了。

朱千云很生气,但是她的生气却不会显示在脸上。

她的表情看起来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她本想去追,但光着身子去追也不体面,索性就一直坐在浴桶里。

过了许久,歌姬们发现朱千云一点动静也没有,自己先不安起来了。

“把衣服还给她吧……”有人提议道,“要是她向姑姑告状可就不好了……”

“怕什么,姑姑听她一个人的还是听我们这么多人的?”

“可是……要是她着凉病倒了呢?”

“进去看看再说!”

四名歌姬一同走了进去。

她们所住的房间就是一单间,一眼就能看到所有,帘子后面就是浴桶了。浴桶的影子投在帘子上,可却不见朱千云的影子。

难道她走了?

歌姬们纳闷了,走过去查看,浴桶里果然没有人。

朱千云去哪里了呢?

拿走朱千云的衣裳后,歌姬们就候在门外,等着看着朱千云冲出来,可是她们根本没有看到朱千云出来。

而且这个房间没有窗户,朱千云如果离开了的话,是怎么离开的?

就在她们惶惶不安的时候,浴桶里突然溅起一个很大的水花,只见个人影从浴桶里冒了出来。

原来,朱千云听到她们进屋的脚步声后,就潜入了水里。她们没想到朱千云还会待在已经凉了的浴桶里。

朱千云这一冒出来,伸手便抓住歌姬们的大姐大的后项,将她按进浴桶里。

那名歌姬猝不及防,吞了几口水,挣扎起来。但朱千云反扣住了她的手臂,她挣扎得越是厉害,手就越疼,直似要断了一样。

其他三命歌姬待要去帮忙,见到朱千云冷冰冰的眼神里充满的杀气,便吓得跑了出去。

“快,去叫姑姑来!”其中一人说。

朱千云手里的那名歌姬渐渐没了力气,再不能呼吸只怕就要溺死了,所以朱千云放开了她,将她推倒在地上。

那名歌姬趴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呕吐着,朱千云已从浴桶里走出来,然后将这个浴桶向歌姬那头推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未央颂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未央颂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九章 游刃有余

96.09%
目录
共2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