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摆阵开府门

第38章:摆阵开府门

齐仙挂完齐父的电话后,就一直盯着手机,等电话打进来。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她才接到齐大伯的电话。

“仙儿啊,你爸简单把事情跟我说了。那我和你小叔过去,我们要带什么过去?”齐大伯不知道齐仙为什么要去地府一趟,但他也没有多问,而是询问齐仙,他们需要准备什么。

齐仙也正想跟齐大伯说,让他们准备点东西。

要去地府,要准备的东西多着呢,她现在的身份,一时也筹不到那么多东西。

齐大伯那边拿着笔和本子,记下齐仙要的东西。

七星灯灯座,灯芯,灯油,朱砂,空白黄符纸,墨斗,十八对白烛,纸钱,纸扎无字无画白灯笼,一只活鸡,一只成年公的黑狗,一个消毒的大针管,四个墨斗,以及银器玉器各六十个。

齐仙又报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两人才挂断电话。

“那个,你去地府,会不会很危险?”曹敏在一旁听着齐仙报的东西很多,有点担心。

她是想再见她姐姐一面,当时她脑子一热,才想让齐橙帮忙,让她跟姐姐见一面。

但现在看着齐仙要准备很多东西,曹敏又想退缩了。

“对我来说,还好。”齐仙毫不在意。

她去地府,可不仅仅是为了把曹敏姐姐曹颖带上来。

她啊,还是去给地府一个通知。

齐大伯那边要准备些东西,齐仙这边也得把能准备的准备了。

她得多准备几张,用自己血画的符咒,以免出什么差错。

想着,齐仙便下楼,找张鸣要空白符纸。

曹敏也跟着齐仙下了楼。

“我符纸不多了,一共也才带五张过来。”张鸣把自己剩下的四张符纸掏了出来。

这符纸质量好着呢,一张就得几十块一张,张鸣有点心疼自己的符纸。他这临出发时买的,自己还一张没用过呢。

“不用太多,3张就够。”齐仙看着张鸣肉疼的模样,直接从他手里拿过三张空白符纸。

她也不白拿,连带之前用掉的一张,齐仙拿微信直接,给张鸣转了卡里仅剩的600元过去。

“诶,不用这么多。”张鸣看着齐仙转过来这么多钱,准备把多的退回去。

“不用转回来,多的就当你护法的费用。”齐仙直接摆手。

“行。”张鸣没推辞。

道门的人,讲究一个因果缘法。齐仙这是不想让他沾上此事的因果,所以打算拿金钱交易。

张鸣也明白了齐仙的用意。

不过,他更加好奇齐仙真正的目的。他可不相信,齐仙整一趟这么麻烦的仪式,去地府,只是为了把曹颖带上来。

可如果她去地府有什么事,那么昨天她召唤来黑白无常后,又为什么要让齐橙这个人格出来。

“你不用这么盯着我看,知道得越少越安全。”齐仙用脚趾头也猜得到,张鸣那么目光灼灼盯着她看是什么意思。

曹敏听着两人的对话,又脑补起N多的情感剧场。

真不怪她多想啊,这两个人好像有那么点子默契。

这个高阳道长不说话,脐橙儿都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为什么就我看着张鸣看着脐橙儿的眼神,有点那啥意味呢?

对于曹敏的眼神,齐仙也懒得去解释了。这种事情,越解释,越不好说,越描越黑。

晚饭是张鸣做的,齐仙和曹敏打下手,剥蒜折菜。

曹敏很惊奇张鸣会做饭。她以为道士都是那种仙风侠骨,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没想到张鸣居然会做饭。

齐仙剥完蒜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完全不管张鸣到底做什么菜。

曹敏坐不住,一会跑厨房看看张鸣做得怎么样,一会儿又跑客厅,跟齐仙一起看电视。

齐仙特别无聊,看得居然是新闻。

曹敏坐过来,也不是完全想看电视,而是她有一肚子话想问齐仙。

但她一想到,现在这个人格不是齐橙,而是齐橙的另一个人格,她就问不出口了。齐仙的气场,她有点害怕,就跟见了教导主任一样。

而张鸣,她又不好意思去问,毕竟今天才认识张鸣。且张鸣还有一层道士身份在,她敬畏却不敢跟张鸣玩笑。

所以,曹敏憋得难受,可这事,她又不能找人分享。这让她熊熊的八卦之火,不知道往哪里烧。

齐仙看着曹敏来来回回跑,欲言又止的模样,皱紧了眉头:“有什么事,你说。”

来来回回的跑,整得人挺烦的。

曹敏闪亮的眸子盯着齐仙看:“你跟高阳道长真的没什么吗?我觉得你们好配啊。”

齐仙霸气十足,张鸣唯唯诺诺不敢惹齐仙。一个人攻气十足,一个人人妻十足。

曹敏脑子里各种歪歪剧情。.(/ω\).就嗑到了呀。

齐仙黑人问号脸。这娃又在想些什么?

“没有,不是,你想多了。”齐仙伸手捏了捏曹敏的脸,“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就知道一个道号,我跟他?估计下辈有那个可能吧。”

曹敏看着齐仙一脸嫌弃的看向张鸣,被浇了一盆冷水:“可是,你们真的挺般配的。好可惜啊。”

被齐仙残忍破坏想象后,曹敏一脸可惜。

她觉得,齐仙这种性格和高阳道长性格,完全互补啊。当然如果忽略齐仙是齐橙的第二人格的话。

这两人,曹敏感觉,就是妥妥的搞笑沙雕风格小说的男女主。

不能想,不能想,真的好可惜啊。QUQ~

齐大伯和齐小叔,在齐仙他们吃完晚饭后一个小时才到。齐仙在这一个小时里,也早就把自己需要的三张符纸画好。

齐家大伯和小叔到了之后,齐仙则让张鸣处理杀鸡取血,黑狗的血,则用针管抽,然后就着朱砂混合在一起。

混了血的朱砂,留三分之一写符纸用,另外三分之二,全部做墨斗用。

墨斗的线要浸染帮个小时,而之后的布阵,又必须得用到墨斗。

趁着等得这半个小时,齐仙又让齐大伯齐小叔还有张鸣,一起画引路符纸和假死符纸,以及防御性保护性的符纸。

张鸣虽说天赋可以,但是修行不足,他也只能帮着画引路符纸。

齐大伯和齐小叔担心自己侄女安慰,多画了些防御性保护性的符纸。

而齐仙则画了些引路符和假死符。

引路符,是为了开地府的门,以及回阳间用,假死符则是为了遮掩身上的生人气息。说是假死符,不如说掩息符更为确切。

半个钟头到,齐仙拿着齐大伯随身带着的罗盘,开始掐指在别墅院子里走脉,找好最佳的位置后,就开始和齐大伯齐小叔以及张鸣,开始用墨斗线在地上画十天干十二地支阵盘。

画完阵,齐仙拿着银器玉器按照天宿星象摆放。只是这阵,还得根据午夜十二点时的天气变化重新改过。

之后,则是准备齐仙的七星命灯。每盏灯灯油里,齐橙都滴了三滴血进去,还把自己的生辰八字画作符纸,烧成灰,倒进灯油里。

等做完这些,七星灯原本烧得红色火焰,渐渐变成了绿偏蓝的幽光,且火苗蹭蹭往上窜,比之前的火苗,长了三倍有余。

七星命灯没有摆在外面。而是摆在了别墅一楼里。且一楼所有门窗都关紧了,连空调风扇都关了,一楼的灯,也只留了厨房的等。这是为了防止灯灭,关灯也是为了防止,七星灯灭了而没能及时发现。

等时间接近十二点时,齐橙看着星象又重新摆了一次银器和玉器,之后把十八对白烛,全部点上,在阵法的死门出往外,摆出了一条甬道。

而白灯笼,在画符时,就被齐仙用自己的血混着之前的混血朱砂,在灯笼上写了“引”字,而灯芯则是十八张引路符符纸,只不过没有点燃。

在等待十二点到来的时间段,齐仙也随便把自己一件衣服改成了挎包,符纸和纸钱都被她塞进来挎包里。

临到凌晨最后一刻,齐仙站进了阵法中心,手上也早就拿好了引路符纸,额头上还贴着一张假死符。

等时间到来那一刻,齐仙小声低念了句咒语,随后,高喊了一声“燃”,她手上的白灯灯芯,瞬间点燃。

而在同一时间,白烛甬路上瞬间涌出黑雾,随着黑雾的出现,白烛的火焰,瞬间变成了绿色的火焰。齐仙的身体也倒在阵法中间,但她手里的白灯笼,却并没有随着齐仙倒下,而摔落地上。

曹敏在一旁看得大气不敢出。她没有开天眼,自然看不到齐仙的魂魄正拿着灯笼。

齐仙的魂魄已经出了肉体,她右手执白灯笼,左手从挎包里掏出纸钱,往前面撒。

等撒了七次纸钱,甬道尽头才隐约出现了一道古朴厚重又阴森的大门。门上牌匾,雕刻着血红色的“阴曹地府”四字。

齐仙这才踏上了白烛甬道,她左手撒钱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

等人到了门前,地府门才开了两个拳头大的缝。

齐仙一只脚踏进了门里,整个人就被吸进了门里。

曹敏的视觉看,就跟看现场版的鬼片一样。

一个发着光的白灯笼,慢慢飘进墙里,就不见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主播她才是真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侦探推理 主播她才是真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摆阵开府门

63.33%
目录
共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