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小友有得学啊

第60章:小友有得学啊

齐橙阿青和曹敏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她们就接到杨升的电话,说云湖卫生所的事,直接由滇市的特殊部门接手了。

三人整准备回公司,就碰到张鸣和几家的道士,以及特殊部门的人。

齐橙和曹敏除了认识张鸣之外,其他人她们都不认识。

且,看到张鸣,也是曹敏眼尖看到的。

不过,齐橙要是认真看几眼也能发现张鸣。

他们都穿着自己的道服,来的齐橙她们住的旅馆。

不过,也只有她们住的这个旅馆,能在网上订房了。

齐橙觉得有道门的人来处理,她们也可以放心走了。

但她没想到,张鸣身边的一个老道士,主动过来,让她留下来。

齐橙不知道老道士的倒算,但看着张鸣跟着他,也知道这老道士肯定是张鸣的长辈,索性就决定留下来了,掏出手机就把机票退了。

她猜测,可能也是想留她下来,一起去处理废弃医院的事。

阿青和曹敏看这情况,只好陪着齐橙留下来。

曹敏等齐橙,是因为她的身份是齐橙的私人助理。

而阿青想留下来,就是想凑个热闹。

毕竟,今天来了不少门派的人,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道士呢。

几个道长和特殊部门的人,去了房间商量废弃医院里的情况。

而张鸣则抽空出来,找齐橙。

虽然他的辈分高,但他跟来,其实也就是跟自己师父大大下手。

原本张鸣师父和师伯们是想先找其他几个门派的师叔师伯们,测算下齐橙之事,但正好他们接到特殊部门的邀请他们去处理云湖卫生所的事,就索性,各个门派都派了几个人一起来了。

因此,张鸣师父和师伯,就还没有跟其他门派说齐橙的事。

不过,因为齐橙直播间的热点,其他几个门派的人差不多也算知道齐橙这么一号人物了。

他们觉得龙虎山的蕴山把人留下来,大概也是看中了齐橙的特殊血液。

“高阳道长,这怎么回事?”齐橙问的当然是自己为什么会被留下来的事。

“那位是我师父,你的事情,我都跟我师父师伯们说了,包括你第二人格的事。这算我欠你一个因果吧,以后要是有什么事,你来找我就行,只要不是什么逆天的事。”张鸣直接跟齐橙坦白了,不过他后面说的话,也明显不是跟齐橙说的。

第二人格的事情,张鸣大概知道,齐橙和齐仙都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

但他却没经过齐橙和齐仙的允许,就把这事说给自己师门的人,也确实担了点因果。

“你说都说了,这事也不是我说怎样就怎样的啊。”齐橙觉得这事有点不可控了。

主要,她也不晓得自己的第二人格到底怎么想的,会不会给自己造成什么困扰。

张鸣一噎,确实齐橙做不了啥决定,欠不欠因果的事,还是要看齐仙怎么说。

“那她啥时候能出来?”张鸣握着茶杯,紧张兮兮的。

“我哪儿知道啊,之前她最后一次出来,让曹敏给我带话,说她这段时间都不会出来了。大概可能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她才会出来?”齐橙也想自己第二人格出来,处理完废弃医院的事,这样这单就还算她的业绩,她就还能有钱拿。

就现在这个情况,她估计这单,她有是有酬劳拿,但估计不多,她也才解决一个魅。

医院地下室,被困住的厉鬼,可还没收拾掉,现在道门和特殊部门的人都来了,也没她什么事了。

两人在附近的茶馆谈事情,特地避开了曹敏和阿青。

曹敏无所谓,也知道高阳道长找齐橙是有什么正事,她就不掺和了,毕竟她就是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凡人。对于废弃医院的事,她碰都不想碰了。

人一进去就被鬼迷住,她这是有多弱鸡啊。也不知道脐橙儿能不能教我点本事。

既然走不了了,曹敏又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旅店门前晒太阳。

还好这两天的天气都不错,大太阳的,估计再晒个一两天太阳,吃一两天的中药,身体里的阴气就祛得差不多了。

齐橙和张鸣两人回去的时候,带了两杯奶茶给曹敏和阿青。

中午刚吃完饭,齐橙的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齐橙立即去开门,却见是上午来的中年道士之一。

“齐橙小友叨扰了,现在可有时间跟老道我聊聊?”中年道士体型很壮,看起来就很方刚正气,现在笑起来,看着也还算和蔼。

“嗯,不忙,不知道道长找我有什么事?”齐橙一愣,立即询问道长的来意。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小友移步。”中年道士做了个请的动作。

齐橙只好跟着出去了。

两人来的是小镇一间比较幽静的茶馆。

中年道士进来就让人沏了一壶茶。

给齐橙倒好茶后,中年道士才开口说了找她的目的:“不知道小友能否舍点血液给贫道,画符用?”

齐橙皱紧了眉头,没回答中年道士。

“当然,如果小友不愿的话,贫道也不强迫小友。贫道也是想尽快祛除厉鬼。”中年道士把齐橙面前的茶杯往她面前推了一下,“小友请喝茶,既然小友不愿意,那就当贫道之前说的是放屁,这次出来,就是贫道请小友喝喝茶。”

齐橙还是没说话,不过倒是拿起茶杯,小口抿茶喝。

“高远师兄,我师父要找齐橙道友去聊聊,人我就先带走了。”

齐橙听到张鸣的声音愣了一会儿,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张鸣拉走了。

出了茶馆,张鸣立即松开齐橙的手,板着脸训齐橙:“你也真是心大,什么人请喝茶都答应?他找你该不会是问你要你的血吧?”

齐橙一脸惊讶的看着张鸣:“高阳道长真神了,这都被你算到了?”

“这还用算?你昨天直播除魅的时候,很多道门的人,都知道了,甚至一些游方术士也知道了。”张鸣看着齐橙这傻样子,恨不得揍她两下子,要不是怕齐仙报复回来,他真会上手,“你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块唐僧肉啊?”

齐橙拧紧眉头:“是我大意了。”

她也没想到自己的血液还有这么大能量。

她应该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就应该对周围的人警惕起来的。

“那,那你师父找我,是不是也……”

齐橙话还没说完,就被张鸣敲了个脑瓜崩:“我那只是把你拉出来的借口,虽然是借口,但样子我们还是要做一下的。先跟我去我师父那里。”

张鸣转过头瞥见了跟在他们身后的高远道长。

“哦。”齐橙唯唯诺诺的跟在张鸣身后,就想犯错的学生,整被教导主任抓去办公室罚站一般。

几个门派在旅店,都是按门派来订的房间。

基本每个门派都派了两三个人。

所以,为了节省经费,每个门派一间双人房。

门派里来了三个人的,就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用。

张鸣带着齐橙回了龙虎山的房间。

“师父,我把齐橙带来了。”张鸣看着自己师父在打坐,说话声音放轻了点。

“怎么把齐橙小友带过来了?”蕴山睁开眼睛,停止打坐。

“高远师兄把她约出去了,我怕高远师兄起什么心思,就把人带过来了。”张鸣如实跟蕴山说了情况。

“那小子,还是老丨毛病没改。不修自身,总喜欢走些捷径。要不是他没做什么太出轨的事,怕是早被武当除名了。”蕴山道长很看不起高远的作为。

“齐橙小友还有得学啊。”蕴山道长又意味深长的跟齐橙说了一句,随后又吩咐张鸣,“高阳啊,回头把面相一类的资料,都发给齐橙小友看看吧。可别再被人的面相给骗了。”

齐橙被蕴山道长说得有点心虚了。

张鸣让齐橙在房间里待了会儿,就护着她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阿青看着齐橙跟着中年道长离开,这会儿回来却是位年轻的道长送回来的,好奇地打量起齐橙。

齐橙被阿青毫无避讳的打量视线盯得很不自在:“为什么盯着我看?”

“他们该不会都向你要血了吧?”阿青很直白的问出口。

“你怎么也知道?”齐橙觉得,好像就她没警惕性。

连阿青看见有人请她出去,是为了跟她要血液。

“现在的你可是……”阿青正要说出“唐僧肉”三个字,就被齐橙打断了。

“好了,我知道我自己是‘唐僧肉’!”齐橙瞪了阿青一眼,就往床上扑,“怎么你们都能猜出来啊。我血液厉害,难道就不该是我自己修为厉害,才会引起血液里的质变吗?”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齐橙猜测的。

毕竟,她的第二人格确实很厉害,都能凌空画符了。

而且,她真不觉得是自己的血多特殊。

唯一特殊的,就是道法厉害。

这也是齐橙下意识知道自己血液的问题后,却忽视了别人对自己血液的看法。

哎,这种事情,她要怎么处理啊?

难道得天天担惊受怕,自己会被人敲闷棍,放血?

这样她会累死啊,而且,要防的都是道门或者游方术士!她怎么防都防不住的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主播她才是真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侦探推理 主播她才是真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章:小友有得学啊

100%
目录
共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