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缘份

106.缘份

看来缘份如此,那便由它吧。把这位施主请到后堂来。

众目之下,内心多少有点飘,那感觉就像36度的夏天,喝冰红茶,还中了一瓶。

只见守石人,清了清嗓子道,夹谷法阵已消失,左盟主有令,各施主,一切随缘。

从此大夹谷,不再设防。各施主不论武学高低,大可前往大夹谷,务必注意安全。

你跟我走。

听左盟主口气,不太友善,但也并非凶狠之人,去去也无伤大雅。

哎,对缘份好点,好不?往年也没这种怪事吧,你就不怕我是你们这什么圣子,天选什么的?

老夫一个看石头的,管不着这些了。

话不能这么说。

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精粹。你看那电话销售员,简单的一句你好,听着就能让人感受到,她是微笑的,她阳光的,她有活力的,她是向往美好生活的。

来,跟我一起读,你-好!职业不分贵贱,每个人都有属于他的位置,那怕是一砣屎。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在这位置上,感受到快乐。

别动气,我不是说你是一砣屎。

跟在后面一直侃。守石人并不怎理会。脸还跟铁板烧一个样。

一直到了大殿前。

只见守石人道,到了,自己进去。要不是看你要见左盟主,打死你。

对对对,我啰嗦了,听过太多道理,依然过不好一生,我就应该什么都不说,人说四十而不惑,六十知天命,等死的人生。但是谁叫我人美心美,尊老爱幼!红线草,三碗水煮成两碗,每天三次哦。

它能医我暗疾?

它能让你尿意来的又快又急,急解的快乐,有利于心情调节!

我的药中有此一味草药。

青乌中的望字决与中医的望,一脉相承,只不过青乌还窥视天机。看他面相浮肿,头重脚轻。虽没医过人,十之八九湿热阴虚有结石。果然一说就对上了。

这其中的理,只因山野之人都有研究药书习惯,说个八九便会对号入座,信以为真。

也是为什么没有道士乞讨,道家大多以此谋生。但是庸医怪谈这种事,比比皆是,袜子掉色,引发截肢。

进去吧!

果然客气多了些。守石人远去,这才推门而进。

宝殿一样的陈设,中间盘坐着一人,两鬓斑白,眼眸清朗如湖水。一时让人生畏,看这场合,不敢多言。

于是静静等待。

只见那白毛老者,一分一秒的流逝,依然在盘坐着。令我内心忍不住怀疑他,是否是睡着。

叫我来,却又不说话。想让我去猜什么?看这势头,也不是什么着紧的事。最凡就是这种人,自以为是,谁先说话谁失了先机。我还年轻就不担待他。

想了想,那石头的金光对我而言,就像肚子痛的时候,坐在被晒热的石头上,一股热流直通菊花而上,游走五脏六腑一般的舒服。除了类似感觉,也说不岀什么特别。更不会有所谓的交集,我来这里主要来别人打架。就像小时候看赛车,主要看翻车,谁得冠军并不乎。

果断的转身往外走。

施主请留步。

我装作没听见。跟我装逼呢!

施主请留步。

施主请留步。

叫我吗?大师!

这里还有其他人吗?公子莫不会生气了。老夫等你数百年,你就不能等老夫片刻吗?

千年等一回,你这才几百年,我这不是来早了,我改年再来。拜。心里面想,我信你个鬼,我这才多少岁?等我几百年?

走到门口。白发老者身形一动,公子请跟我来。

心里暗想跟我玩心机,不是主动,变乖乖了。一直到转到大佛后,老者打开一地下密室。

里面有零星宝剑与藏品。左盟主直往最深处的石台而去,而石台上放着一盒子。尘封已久,看不清是何质材。只见左盟主到那便跪拜说道

师傅有缘人已带到。

我瞬间感觉危机重重,这不是坑我吗?这么大的组识,还找什么有缘人。

我不是什么有缘人,我最多也就是个有钱人。

就在此时,盒子瞬间打开,一把金色的逐命刀缓缓升起,变成一位老者。

老者哈哈大笑。道,何等孽缘啊,居然集六把逐命刀于一身。老夫一把,已是傲游八荒。假以时日。……。

金色逐命刀?可我的逐命刀,为何黑色?

那是帝尊法器。

逐命刀主人升为帝尊,逐命刀也随之升为九品仙器。

帝尊在这世间,也不过廖廖数人。小子,你可知武道之巅峰,乃肉身,灵魂,法,丹,符,同修方能见大道,正如那五行之天地。

此帝刀,怕你一时半会,也承受不住,话语间,帝刀空中急旋,一瞬间转黑,往脑门冲来。

六把逐命刀从体内窜岀,护在身傍。也不知过了多久,脑中多了一位老者道,

七把逐命刀,变成七把帝刀的时候,这天地间,还有谁能争锋?小子的运气,实在太好了。特别是这具身体,居然得到如此多的逐命刀认同。

小子,可愿意拜老夫为师。

逐命刀乃山乌之物,前辈承山乌之宝,也是山乌之子弟。

正是!

我是掌门!

你小子……。

不知道谁说的,道德高尚的人,才能走的更远。你总不能因为艺高,而无视我这个掌门啊。

是掌门。

快快起来。

逐命刀以刀传承,又何来师傅一说,或者说每把刀,都是我的师傅,又何来要拜师一说。

哈哈,你小子说的是。

你说什么!

掌门说的是。

以后叫我封少,别叫什么掌门!前辈。

硬着头皮侃下来,整个过程无数次担心被一把掌拍死。但是脑中的老头子,都快够两桌麻將了。不得不在思想上有所震慑,正所谓烧香拜佛,杀人诛心。

金刀帝尊,这地方……

你说了算!

掌门,掌门,你也看到了,我就是那个,你们等了几百年的有缘人。有没什么优待。

掌门亲自陪同,游历山门。

那走。

叫我封少。

左盟主来了,快快请。众星捧月般拥来,左盟主却不敢快我半步。一直到那高台大宝座前。

左盟主道,封少,请上座。老夫先来个开幕式!

我看了看雕了九条龙的椅上,看了看,周边疑惑的眼神。思考着是否合适。

前方一声无赖传来。正是之前那两女子。

不知是否自尊心作怪,果断坐了上去。

众人纷纷起立拜见武林盟主,去又发现座位的人不对,一瞬间一片哗然。

左盟主当即完场道,从现在开始,由封少担任武林盟主。

我不服!我不服!小毛孩何德何能!

封少乃金刀帝尊的传人。

台下一片寂静。想必找这有缘人没少下功夫。

左盟主,开始吧。

左盟主道,古武大会,一改以往规则,前方夹谷为武台,人人可参与。生死不论,战败者为输,认输者为输,已输者当停手。现在开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的青乌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侦探推理 我的青乌路
上一章下一章

106.缘份

100%
目录
共10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