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援手

第5章 援手

等再回到别墅,将近凌晨三点。

雨已经停了,空中没有月亮,黑漆漆的天涌动着乌云。

江晚感觉疲惫不堪,草草洗了漱变趴在床上。

床头柜的闹表滴答滴答的响,秒针转动的声音在夜里变得清晰。

困意很快席卷,上下眼皮沉重的阖上。

也许是窗户没有关严,窗帘幽幽的飘动,风吹进来,有丝丝凉意。

半睡半醒的时候,模糊的视线仿佛看到一个黑影,站在门的边上。

“谁!”江晚瞬间清醒,她挣扎着要坐起来却惊恐的发现身体仿佛不受大脑的控制,丝毫动不了。

在她挣扎的片刻,黑影已经移到面前。

隐在黑暗中的脸深深埋下,一双手像毒蛇一样紧紧缠绕住江晚的脖颈。

“乖,别动……一会儿就好。”男人单手束缚住江晚,吐出舌头一寸一寸的舔过江晚的肌肤。

久违的声音仿佛是毒咒一样,从脑海深处蔓延开,江晚浑身颤栗着,四肢无法动弹,无力感与恐惧感席卷全身。

她呜咽着嘶哑的声音哀求:”不要,不要……“

男人喘着粗气,粗暴咬在江晚的脖颈间,铁钳般的手制住她的头,使她动弹不得。

不尽的窒息感,江晚想求饶,深入灵魂的痛使声音堵在喉头,只能无声的张着嘴哈出气声。

周遭一团黑暗,忽然变成涌动的黑水,铺天盖地的将江晚吞噬。

刺骨的寒意见缝插针进来。

江晚失声惊叫:“不要!”

她喘息着从床上翻身起来,双手紧紧攥着被子,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她敛眸努力调整呼吸,企图平静下来。

昏黄的夜灯点亮卧室,床头柜的闹钟哒哒的转,刚过凌晨四点。

江晚伸手摸到桌上的玻璃杯,将早已失了温度的水吞下。

她喝的又急又快,仿佛急于安抚心里的不安。

冰冷的水刺激着江晚的胃,一阵抽痛。

她弯着腰躬下身子,想要缓和。

“别怕……”粗糙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沙哑像是锯齿拉扯的声音,异常刺耳。

男人油腻的圆脸贴过来,咧着嘴露出焦黄尖利的牙。

目光交接的刹那,江晚的心直提到嗓子眼,全身的血液涌上头顶,叫嚣着想要逃走,四肢却沉重的像石头一样动弹不得。

“很快就好了,不疼……”

江晚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男人欺身压倒江晚,起坐在她身上。

重如千斤,压得江晚喘不上气。

“求求你,别过来!”江晚颤着声音哀求。

男人的脸忽然又变得分崩离析,血肉往外翻着,汩汩的血往外冒着血泡。

他右手攥着惨白的匕首,高高扬起。“一会就好,别怕……”他重复了一遍,重重的砸下来。

巨大的恐惧从江晚心底喷薄而出。

嘀嘀嘀——

催命符一样的铃声乍响,急促又热烈。

江晚怔怔的平躺在床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微微翕动的鼻翼证明她还活着。

凉的风从窗户缝挤进来,窗帘微微晃动,外面早已大亮。

环视一周风平浪静,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早晨。

江晚缓过神,关掉闹钟翻身下床。

她趿上拖鞋走进洗漱间。

打开水龙头,捧一簇水拍在脸上。清凉的水总能有效的叫人清醒。

她双手撑着盥洗台,抬头盯着镜子。满脸的疲态,青黛的眼底显示浓郁的倦怠,水珠顺着脸颊,汇聚到下巴尖。

江晚扯起嘴角,镜子里的人淡淡的笑着,那笑意却不及眼底,苍白无力。

已经很久没再想起那段地狱般的经历,她甚至快要忘记,却突如其来的有冲进脑海,像是一根刺插在那里,永远也拔不掉。

彻夜的困倦,使江晚不得不在上课的时候熟睡。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巧的是,偏赶上这节课是刘向花的课。

刘向花踩着铃声进班,高跟鞋像是催命符一样,哒,哒,哒,踩在班里每一个人的心尖。

张雯彩仍没放弃在后面小声呼喊江晚,她还是第一次见江晚在学校睡觉。

在她看来,江晚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就算全班都睡了,她也是那个唯一清醒着,认真的听课的那个人。

但现在可不是惊奇的时候,张雯彩紧张的心就要跳出来。

今天刘向花的表情不满阴霾,可见是憋着怒气,如果这时候还被火上浇油,恐怕班里就会爆炸。

“江晚,快醒醒,别睡了!”张雯彩趴低身子,伸着胳膊拍江晚的后背。

江晚不为所动。

啪——

重重的声音打断张雯彩的动作。

万幸江晚终于抬起了头。

刘向花站在讲台上,手里厚厚的卷子拍在桌子上。

她怒目环视教室里的学生。

“上个星期的小测成绩出来了,考的很不理想!”

“都高三的人了,你们脑子怎么想的!”

“我就是给傻子讲那么多遍,都能比你们学的多,一天天都不带着脑子上课,都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

“谁在那趴着呢,把她叫起来!”刘向花一眼看见顶风作案的人,她愤怒的手指对着趴在桌子上的学生怒斥。

命令自然而然的被程明月的前桌执行。

要搁平时,前桌这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哪敢招惹后桌这女疯子,但现在前有狼后有虎,面对活阎王的怒火,她只能醒着头皮上。

前桌推了推程明月的肩,试图把她叫醒:“程明月,老师叫你。”

这样推了几下,程明月转醒,以极慢的速度坐起来,偏头看女生,眼神茫然。

女生怕她没听见,又说了一遍:“老师叫你。”

程明月反应了几秒,清醒了点,顺着女生的话往前看,果然对上了刘向花凶神恶煞的脸色。

“程明月,你上了多长时间的学了,上学是让你来睡觉的吗!”刘向花站在讲台上破口大骂。

“成天不是睡觉就是打架闹事,你以后是想进监狱吗!你就这么混吧,别在我这班坐着,以后我上课你就给我滚出去!”

刘向花骂的怒目圆瞪,捉着黑板擦砸在桌子上。“给我滚出去站着!”

听了这话,程明月猛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眼前忽然黑了,一阵目眩。

她扶着桌子闭眼缓了几秒,等眩晕感过去了,才出了教室。

教室里还响着刘向花的训话,“以后谁想跟她一样出去站着,你也给我睡!”

一节课四十五分钟,刘向花骂了足足有半个小时。

嗓音之大,几乎整栋楼都能听见。

后边几分钟,刘向花骂累了,也不讲课,草草的把卷子发下去,下令让学生自己改错。

全班鸦雀无声,静悄悄的,只能听见笔和纸摩擦的声音。

江晚支着脑袋犯困,却还强打着精神。眼神偶尔还不自觉的瞟向敞开的教室门。

终于熬到下课,放学铃响。

刘向花放下狠话,“明天我叫人上来给我讲,再有错就抄卷子三百遍。”

班里的气氛直到刘向花离开教室也久久不能活跃起来,一片死气沉沉。

“这老妖婆是更年期犯了?谁又招她了,跟个炸弹似的。”

“真无语,明天我就等着死了,一点不会啊真是。”

“……”

张雯彩反着坐在江晚前桌的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拉着江晚吐苦水。

“怎么办啊,我错了那么多,明天还得上去讲,我完了呀!”

“怎么办啊啊……”张雯彩埋头惨叫。

江晚伸出手,犹豫片刻轻轻抚上她的头发,“我可以给你讲,其实挺简单的……”

她说着,余光看到教室门口,眼熟的身影一闪而过。

江晚抬头望过去,看到程明月从门口过去。

她心中一紧,蹭的站起来。

张雯彩被吓了一跳,懵懵的问:“怎么了,江晚?”

江晚意识到失态,调整了一下情绪,轻柔一笑慢慢说:“我先去一下厕所。”

这看起来是真的着急,不然也不会这么突然的就站起来。

张雯彩急忙应到,“那那那你快去。”

江晚抱歉一笑,急忙出了教室。

如果没看错的话,刚才注意到的人,是路林玉。

程明月跟在路林玉身后下到一楼,出了教学楼又往左拐,走了大概五分钟到体育馆后面的小道的尽头。

墙根处蹲着站着三四个人,有男有女围在一块抽烟嬉闹。

这里是学校的偏僻地带,和学校旁边的小区楼之间由一座矮墙隔开,翻墙逃课的必经之路,也是不学无术的学生聚集的地方,偶尔有人抽烟或者打架都在约到此地。

因为地方隐蔽,平时没什么人问津,所以不论闹出多大动静都不会被人发现。

路林玉往前推了一把程明月,自己走过去和那些人站在一处,把一个锅盖头男生叼着的烟抽出来咬在嘴里抽了几口。

蹲着抽烟的一个壮硕卷毛女生站起来,猛吸了一口,把烟屁股扔在地上,用脚碾了碾。朝程明月走过来,停在她身前,冲着她的脸吐了口烟气问:“钱呢?”

程明月皱了皱眉,头偏到一边没说话。

卷毛挑了挑眉,来了兴致,她抓住程明月的头发,强迫她和自己对视。“妈的,问你钱呢?”

程明月吃痛,眉头皱成一团,盯着卷毛的眼睛压着情绪说:“没带。”

“艹。”卷毛嗤笑一声,伸手就去掏她的裤兜,空无一物。卷毛看了程明月一眼,转头朝后面的人重复一遍她的话:“她说没带。”

人群一阵哄笑,还有人戏谑的吹了声口哨,看热闹不嫌事大。

卷毛回过头,猛地扇了程明月一个耳光,边骂:“我他妈给你脸了,胆挺肥啊。”

卷毛身形肥硕,宽厚的大手一巴掌下去就见了血。

程明月颓然不语,低头吐了口血沫,耷拉着眼皮一副任人处置的样子。

卷毛又照着程明月的脸左右开弓,程明月的脸肿了老高,还是一声不吭,也不反抗。

见她没什么反应,卷毛打了几下失了兴致。她停下甩了甩手,勾住程明月的肩,油腻的肥脸探过去凑在她耳边,说:“怎么,视频不想要了?”

听到这句话,程明月猛地抬起头,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一把掐住卷毛的脖子,把她推到旁边的墙体上。她紧紧盯着卷毛的眼,神色狠厉,低声一字一字嘶吼“我说了,别动视频!”

程明月发了狠,手上青筋凸起。卷毛被掐着脖子,声音卡在喉咙,喘不过气脸憋得通红,眼开始不自觉的往上翻。窒息间她冒出个念头:这个疯子真打算要了她的命。

“砰!”

一声闷响,程明月整个人一震,毫无防备的直直摔在地上。

路林玉不知道从哪拾来一根钢管,一棍子招呼在程明月后脑。

卷毛终于得救,咳嗽着喘了半天粗气,指着程明月叫骂:“他妈的……愣着干嘛,咳咳,给我揍她!”

几名男女围上来对着程明月一通狠踹。

程明月疼的几乎要晕过去,整个脑袋懵懵的发麻,耳朵里嗡鸣听不清声音。血顺着头皮流到脸上,又流到眼睛里,视野里一片猩红。

她跪起身子,手撑着地想站起来。但又软下去,尝试几次又摔在地上。

卷毛一脚踹上程明月的肚子,唾沫吐在她脸上,脚上动作不停,喘着粗气挑衅:“牛啊你,打我,再打一个啊你。”

程明月疼的咳嗽出声,身子本能的蜷缩成一团。

卷毛心里憋着火,疯狂发泄,她一手夺来女学生手里的钢管,高高举起,重重的砸下去,“他妈的,叫你狠。”

程明月只觉着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她的意识开始涣散,疼的发不出声,张着嘴哈气,下意识的蜷着胳膊护住脑袋。

血流了一地,有人看不下去,拦住卷毛。“陈青,差不多行了,再打该出人命了。”

陈青推开那人:“我他妈就要她命!”钢管又抡上去。

“陈青,别打,有人过来了。”路林玉喊了一声。

陈青闻声果然没再动手,咳了口唾沫吐在地上,抬头看过去。

一个人影从远处踱步过来,停在三步外,背着光看身形是个女的。

陈青吐了口唾沫,大大咧咧的往前走了几步,有恃无恐的眯着眼骂道:“滚滚,这边不让过。”

江晚没搭理她,视线掠过陈青落到程明月身上,神色冷了几分。

出来就看不见了人影,为了找过来费了些时间,还是来晚了。

江晚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冷眼扫过前面的男男女女。

陈青见来人不为所动,上下打量一眼,跨出一步挡在她前面,扬起钢管指着她:“干嘛的,听不懂话了?这不让过。”

江晚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抬手,不等陈青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背过身,猛地用力。

一个过肩摔,陈青被扔到地上,钢管滚到一边。

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只在瞬息之间。

“啊!”陈青哀嚎,“都别愣着,上啊,艹”

来者不善。

锅盖头率先反应过来,抡起拳头冲江晚砸过来,江晚略一偏头躲过去,胳膊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膝盖弓起来往上顶,直击小腹。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被铁锤重击,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咳。”锅盖头窝着身子直直跪倒在地,小腹抽痛。

又有两个男生抡着棍子冲过来,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江晚的腰,束缚住她的行动。两条棍子迎面砸下来,千钧一发之际江晚双腿往后借力,飞起身,两脚离地蓄力往前踹。

四人一同仰倒在地,陈青仍死死搂着江晚不放,使上全身的重量,江晚仿佛被千斤重的铅块绑在地上,动弹不得。两个男生爬起来又扬着木棍冲来

江晚扣住腰间的手指,用力一掰。“咔吧”一声,竟硬生生扳断。

陈情惨叫一声松开江晚。

挣脱束缚,江晚原地空翻到两步外,拾起陈青刚才掉在地上的钢管,迎着男生上去,踩上墙高高跳到半空。

钢管重重砸下去,木棍裂成两截,直直的招呼在他们脑袋上。

一棍双雕。

见了红,男生后退两步,仰倒在地再没了反抗之力。

江晚突然抬头,钢管直直抬起来,眼神带着狠厉,刀锋一样扫过去。

身前的路林玉顿住步子,双手举过头顶,不敢动作。

江晚动了动手腕,钢管随着往旁边指。

路林玉僵硬的松手,一块红砖随之掉在地上。

“滚。”江晚低喝。

路林玉知道碰上了硬茬,她用余光扫过身边,几人都没了气势。

路林玉僵硬着身子点头,拉扯起一地伤残,溜出江晚的视线。

耳根终于清净了,江晚扔掉钢管,快步走到程明月身边。

程明月蜷着身子趴伏在地上,一身狼藉,地上阴湿一大片暗红色。

血腥气扑面而来,江晚心底突然一阵悸动,贪婪的迷恋这诱人的香甜。

她情不自禁的盯着鲜红的血,挪不开视线。

“咳。”程明月微弱咳响。

江晚猛然反应过来,稳住心神。

“明月,你怎么样?”她问,伸出手想要扶起程明月

血留下来模糊了双眼,程明月眯着眼看不清来人,听声音知道是江晚。

“死不了。”她拂开江晚的手,咳嗽几下,稳了稳气息,手掌撑地吃力的坐起身子。

都这样了,还竖着一身锋芒。

江晚眉头压了压,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拽着她的胳膊,扶她站起来。

程明月依旧强撑着,推开江晚试图自己走。

奈何受伤太重,程明月脚下虚浮,刚走一步腿就软了,整个人跟着往前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侦探推理 江行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援手

46.15%
目录
共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