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菜

第52章 菜

她一边计算着日子,一边在脑海中描摹逆转符。

终于到了京都。

进入城门是一般的盘问流程。

知道几人是来参加殿试的之后,城门处的官兵们对他们的眼神多了几分尊重。

“又是一年秋日大比啊。”

“如今的国师大人就是曾经秋比的状元,还有谢邪将军、李谢月女官,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也能出现当年那般厉害的人物。”

“希望能吧,现在那处涌入的异族越来越多,我们陆国每年都在加派士兵赶过去,就像飞蛾扑火一样。”

几声长长的叹息弥散在空气里。

*

沧溟府入围殿试的,同样是文斗五十人,武斗五十人。

陆国的首都名为平景。

何无从县比一路走到殿试,恍然间便又想到了曾经一步步朝着顶端爬的光景。

从小镇到中等都城,一路到大都城,最后到首都。

从清冷到繁华。

这中间所经历的历程,是很现实的,但是规则却一目了然。

强者生存,弱者淘汰。

只有最强者,才能聚集到权利、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而那些平庸者,便注定要在边缘地带度过一生。

何无比谁都了解,都城这种地方代表着什么。

虽然她凭借智慧轻而易举地得到过很多东西,但是这里依旧是斗争和杀人都不见血的地方。

和秋比的规则类似的,还有所谓的各个家族族内大比。

从各个分支吸纳新生力量,强大的新生代父辈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在种种规则之内,一个人,若是只有力量,而没有头脑,大部分会成为棋子。

如果在一个团体内,不想遭受摆布和利用,便只有一个办法——永远不要想着只当一个无名小卒,从一开始便要殚精竭虑,思考怎么成为发号施令的人。

尽管胃内翻涌,但何无拉开帘子,看着窗外的繁华景象,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

宋玉捕捉到了这个笑容,他挑了挑眉,有些诧异。

他似乎在何无脸上,看到了一丝带着久违意味的——怀念?

宋玉觉得,这京都豺狼虎豹盘踞,算不上什么好地方。

孙源和周江峰却一路上叽叽喳喳,两人谈论着一些路上看到的新奇玩意,很是兴奋的样子。

*

江四海自然是没有入围殿试。

江四海回到家的那天,听说了父亲卧病在床的消息。

下人的汇报江四海听明白了,但江四海想不通,为何香火宝阁背后的势力以及牵扯到的各方商业脉络的源头,会忽然齐齐抵制起江家来。

他如何也想不明白。

*

而远在魏新镇的武叙随这天早上也见到了许慧。

许慧和武叙随礼貌地问了好,然后把何无的话以及储物袋里的东西都交给了武叙随。

许慧走后,武叙随察看了何无的符篆,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他看向天的北面,仿佛透过天空在看什么人。

半晌后武叙随才嘿嘿笑起来。

“我这徒儿,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能行啊!”

正手舞足蹈间,头顶屋檐上一匹瓦面滑落了下来,并且精准地砸在了武叙随的脑袋上。

武叙随痛呼起来。

正要指着鼻子骂老天爷,不远处走来了一个端着碗面条的老妪。

何无让许慧带给武叙随的话是:“师父,我正要参加殿试,中途顺利,没有停止学习,另外,请记得帮徒儿去探望一下刘家的长辈。”

“徒儿啊徒儿,都怪你啊,瓦片又开始砸我了。”

“为师又要开始倒霉咯。”

武叙随挠了挠头,语气带着几分幽怨。

“该死的老天爷……”

*

何无进入客栈的日常,仍旧是径直上楼睡觉。

何无上楼的时候,能感觉到有几道视线一直停留在她身上,但是何无身体难受,便没没兴趣了解。

在这天子脚下,没人敢像在沧溟城那里那样放肆。

有人抬眼看了看何无背影消失的方向,拿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

这里,说不定便有人在暗中注视着你。

*

第二天起来,何无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孙源和宋玉吃饭。

这些天何无对这些食物有了些不一样的执念。

宋玉说自己对京城的美食也不太熟悉,于是一行人当即决定自己出门去寻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店铺之类的。

孙源和周江峰对于吃东西这件事也上了瘾。

就是……有些东西吃起来真的很快乐啊!

两人一路上东瞧瞧西看看,时不时给出建议。

“阳春面?阳春面可以啊,九文钱一碗,这也太贵了,沧溟城才三文一碗呢。”“这里没多少人,看起来口味就不怎么好。”

“有道理!”

兜兜转转,几人在一处看起来很华丽的店铺门口停了下来。

店的牌匾名字叫做——上品佳食。

几人在这里停下来是有原因的,这店内不知从哪里传来阵阵芳香,正在还没吃早饭的几人,闻到这香味,立刻便走不动道了。

“好香,就这里吧!”孙源吞了吞口水,眼神很是明亮。

几人都没有意见,交换了一下眼神,便一起走了进去。

谁知刚刚踏入店门半步,便有人拦下了他们。

“几位是想要干什么?”

被拦住的周江峰有些奇怪地反问:“你们这里是吃饭的地方,我们来这里自然是吃东西啊。”

那店小二将几人打量了一遍,这四人当中除了宋玉穿得好一些外,其他几人,尤其是中间的何无,身上的衣服质量都入不了店小二的眼。

因为还没有参考,所以今日大家穿的都是自己的便服。

周江峰和孙源平常不是注重穿着的人,周江峰没钱,孙源被他父亲带着审美偏向粗犷,所以也不爱精细的服饰。

宋玉是出来吃早点的,顺便套了套衣服便出了门,哪里管什么打扮。

何无就更加不起眼了。

她身上穿的衣服是临走前刘家老妪送给她的衣服,小地方的布料,虽然针脚缝得很仔细,但是在店小二看来,完全就是穷人穿的服装——粗布麻衣。

何无朝店内看了一眼,装潢确实是很别致雅趣的。

而且与别处不同的是,何无还未进店,便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灵气。

那窗边看似随意摆着的盆栽,里面栽种的竟然都是灵草。

却见那店小二看似对他们笑着,实际上眼神却带着几分轻蔑。

“几位是来吃饭的么?”

“那你们可知道我们店内吃饭的规矩。”

店小二见周江峰脸上闪过疑惑,不由得意地说:“我们这里最少消费额度是三十块中品灵石,在我们店里,是不接受金银交易的,只接受灵石交易,若是几位能吃得起,便可以进来。”

周江峰回头看了两眼,看到孙源眼神中闪过几分古怪,而何无则是一脸平静。

三十块中品灵石确实很贵。

若是之前的周江峰和孙源听到了三十块灵石的数额,估计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三十块灵石一餐,这里面的饭菜都是用灵丹灵散做的调料吗,卖这么贵,得怎么样的家庭才能天天在这样的地方天天吃饭啊。

可是现在……他们虽然觉得三十块中品灵石还是很多,花起来也很肉痛,但是要拿出来的话,轻轻松松啊。

没想到在京城的第一顿饭,就这么被人瞧不起。

要是没有店小二这一出,两人可能甩甩手就走了,但是店小二说了这么一番奚落的话,浪费了灵石事小,但是被人看不起事就大了。

“人生在世,不争馒头争口气。”周江峰老爹生前常常这么说。

二楼有人听到动静朝下面看了一眼。

周江峰想到储物袋里的灵石,半只没进门的脚朝里面一踏,便稳稳的站在店小二面前,周江峰人高马大,这么站着直接比店小二高了一个头,店小二下意识朝后退了两步,便听到周江峰道:“你怎么就在知道我们吃不起饭了?三十块中品灵石罢了,说得谁拿不出来一样。”

店小二:“若是你们要打肿脸冲胖子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们这里的……”

孙源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块上品灵石,看起来很随意地朝店小二丢去。

店小二的声音戛然而止,连忙慌乱地去接那灵石。

看到手里流光溢彩的灵石,以及面前杵着的四张面无表情的脸,店小二虽然心中疑惑至极,但是刻在骨子里的欺软怕硬让他连忙道歉:“几位客人,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进!请进!”

虽然是一块上品灵石,但是店小二知道几人出得起钱吃饭就够了。

看着店小二瞬间变得谄媚的脸,周江峰和孙源心中暗爽,但是又不由升起点疑惑。

怎么回事,这人变脸速度这么快的吗?

店小二虽然笑容分辨不出来是否真诚,但是满脸堆笑的样子让人一时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

二楼一名玄衣男子朝对面的蓝衣男子调侃道:“你这激将法向来用得好。”

蓝衣男子笑笑:“不过是顺应了人的本性。”

两人谈笑间,却见下方传来了点动静。

他们不经意地朝楼下看去,却见其中长相最不起眼的那名少年叫住了店小二。

何无虽然饿,但是也不傻。

主要是周江峰和孙源两个人看起来心思一眼就能看到底,何无不希望这两人没什么长进,傻是要吃亏的。

“等一下。”

少年的声音很冷淡。

店小二闻言停住了拿菜单的脚步。

他回头一看,正好对上少年那泛着几分冷意的眼神。

“既然你态度差在先,那么给我们赠送两份招牌菜品不过分吧?”

说着,少年便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张黄纸来。

那黄纸朝店小二袭去,化为点点金光,此符真是金刺符。

眼看杀气就要袭去,何无收一挥,所有的攻势便消失了。

“这符篆价值两百一十块中品灵石,劳烦你上报一下。”

“问问你的老板够上多少的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65亿人看我弑主证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65亿人看我弑主证道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章 菜

100%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