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027-千冬

第27章 027-千冬

七月初旬,下午,东京市,某家商场门口。

「你现在连跟踪都不跟踪了吗?直接改成明目张胆的纠缠了。」

「哈?谁会纠缠你们啊?你以为我想见到你们吗?那个黑葡萄眼的妹妹一直给我打电话,非要我出来看电影!我都快被吵死了!」

「你为什么要给人取奇怪的外号?你不能好好叫人名吗?」

「三七分,早衰脸,小眼睛,你管我!」

身形修长的少年抱臂而立,浅金色偏分刘海下的眉头紧锁,深棕绿眼盯着站在他对面的人。

个子小巧的女孩叉腰站着,菖蒲紫色的长刘海下的细眉拧得更紧,她毫不示弱地狠狠回瞪着比她高出近两个头的浅金发少年。

「呵,那你就是炸毛小矮子,噪音制造机,易燃易爆物。」

「你说什么?!我杀了你!」

「好了好了,别吵啦。」

黑短发少年合上翻盖手机,他站在浅金发少年和紫发女孩的中间,正如一块缓冲地带。

「我刚刚收到直美的短信,她说她还有5分钟到商场。——难得有休息日,大家一起吃好吃的,吃完去看新上映的电影,这么开心的日子,你俩别吵架了。」

「千冬,你不能叫七海「小眼睛」。」

黑短发少年看向紫发女孩,他语气认真道:「七海的眼睛确实不大,但不算最小的。我有一位很敬重的前辈,他的眼睛才是真的小呢。」

他又竖起大拇指,笑道:「不过那位前辈很帅哦!是小眼睛的大帅哥!」

「不过前辈最近看起来有点憔悴,好像心情不太好……他明明从前还挺有朝气的……」

被七海用「噪音制造机」一词嘲过后,千冬按捺着脾气,把音量降到正常范围,她拧眉道:「你觉得我在乎你的前辈长什么样吗?黑葡萄眼,你话太多了,没必要的话就不要说了。」

「可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聊天,不就是这样的吗?」

「……我才认识你一个月!谁跟你是朋友了!!!」

千冬激动起来,音量再次飙升,引得好几个路过的人扭头看她,七海用死鱼眼盯住她,他的目光透出嘲讽。

「偏分头,你那是什么眼神?!」她咬牙切齿道,「信不信我揍你!」

七海冷淡道:「我真怕你哪天把你的牙咬碎了。」

「我觉得我们就是朋友啊,」灰原雄继续方才的话题,「你之前跟踪了我半个月,跟着我去了好多危险的地方,我们已经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伙伴了!」

千冬的表情既暴躁又无语,「我那是为了还钱!钱,我都还过了!我和你早就两清了!」

「还没彻底两清!」灰原雄灿烂一笑,「你还没有跟直美道谢。」

「你妹妹也是够奇怪了……为什么非要约我出来?!」

千冬掏出手机,怼到灰原雄的眼前,屏幕上都是同一个号码的来电记录。

「她最近十几天,给我打了三十多通电话,我快被吵死了!我好多次正在杀咒灵,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害得我差点放跑了咒灵!」

「因为直美想和你成为朋友啊,直美她今年十三岁,只比你大一岁。」

「直美在家里排行第二,她一直想要个妹妹,可我们家的老三和老四,都是男孩子。」

「千冬,你不可以拒绝直美的请求哦,她帮过你,你还没有还人情呢。」

「诶……说到祓除咒灵……」

黑短发少年面露好奇之色,那双黑葡萄似的圆眼睛,注视着紫发女孩。

「千冬,你的」生得术式」是什么呢?」

被问到这个问题,她的神情浮现出得意,语气嚣张道:「我没有术式!我不靠术式,就能把咒灵打得落花流水!」

「哦。」七海满面冷漠,「那你的就是只有咒力没术式,将咒力注入咒具的类型,你这种术师挺常见的。」

「你那轻蔑的语气是什么意思?!」千冬一脸恼怒,「你以为我是三流术师吗?我可是有着一级咒术师的水准!」

「暴躁小鬼,你别说大话了。」七海眯起眼,「你以为一级咒术师遍地跑吗?整个咒术界都没多少一级咒术师,特级就更不必说了。」

眼看着千冬要跳起来去打七海,灰原雄赶忙转移她的注意力,「啊,原来千冬不靠术式祓除诅咒啊!好厉害呢!」

「我们高专的日下部笃也老师,也是用这种方式战斗呢!他是一级咒术师,他的「真·阴流」剑术超级强的,千冬肯定和日下部老师一样强!」

「你的眼力倒是比偏分头好一点。」紫发女孩撇着嘴,压着火气道,「我就是很强!我祓除咒灵没有失手过!」

「灰原,你最好让你妹妹远离这种狂暴、聒噪、爱吹牛的奇怪家伙。」七海淡淡道,「近墨者黑。」

紫发女孩怒瞪着浅金发少年,她正要回怼,一道娇俏的少女音响起。

「哥哥!」

一抹纤细的身影扑到了灰原雄的身上。

「对不起,我迟到了,让你们久等了,作为补偿,我请大家吃吉事果!」

「七海哥哥!你也来啦!我都好久没见过你了。」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秀丽少女,她披着一头发尾微卷的黑色中长发,眼尾下行的大眼睛乌黑晶亮,她和灰原雄有六分相像,一看便知是兄妹。

少女眨着那双黑亮的眸子,目光转向紫发女孩。

她松开自己的哥哥,扑向了她。

措不及防地被不熟悉的人一把搂住,千冬无比震惊地瞪大双眼,成了木头人。

灰原直美的身高已有一米六多,她把比她自己矮小得多的紫发女孩,整个儿搂在怀里。

「小千冬!我们终于又见面啦!」

「我约了你半个月,你一直不答应跟我出来玩,小千冬你真的好过分呀!」

千冬今天和往常一样,穿外套、戴兜帽,灰原直美松开她,打量着她。

「现在可是七月,天气超热的,你穿的也太厚啦,捂坏了怎么办?」

紫发女孩从灰原直美的「突袭」中回过神,她的表情介于惊愕和暴怒之间,整张小圆脸颇为扭曲,却因五官着实可爱,一点也不吓人。

她浑身的气息好似一颗倒计时中的炸弹,灰原直美却仍笑盈盈地看着她。

「小千冬,你喜欢吃吉事果吗?这座商场里有一家特别有名的吉事果店,我们一起去吃吧~」

「你喜欢夹娃娃吗?我夹娃娃可在行啦,我带你去夹娃娃,好不好?」

「你喜欢漂亮的小裙子吗?我知道超棒的店,我们去买小裙子吧!」

「我想换发型呢,小千冬你觉得我适合什么发型呀?我想听你的建议!」

这连珠炮式的、不容打断的问题,直接堵住了紫发女孩将要爆发的火气,她如同被踩灭了引火线的炸药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瞪着那双大大的菖蒲紫眼眸。

她看灰原直美的眼神像是看到了不可理喻的奇异生物。

「……我跟你很熟吗?!」千冬憋出了一句话,「你这人怎么回事!」

灰原雄挠了挠头,灿笑道:「我们全家人的性格都比较自来熟,我老爹说过,这是我们灰原家代代相传的大优点呢。」

千冬:「???自来熟怎么可能从一代遗传给下一代?!你当我是傻子吗!你别以为我没看过书!」

「那是你见识短浅,你不能不信,他们家确实各个都是这种性格。」七海面无表情道,「我见过灰原的家人,他的父亲是他的放大版,他的妹妹是他的性转版,他的弟弟们是他的缩小版。」

千冬:「…………」

「七海,你也像是七海夫人性转版啊。」灰原雄说,「我第一次去你家时,见到你的母亲,还以为见到了女装后的七海……」

「你到底是怎么看错的……我妈比我好看多了。」

「乍一看真的很像!因为七海夫人是浅金色头发,她的个子又很高……定睛一看,我发现区别还是挺大的……七海夫人的长相比七海更欧式,眼睛也更大。」

「基因真是神奇的东西啊……」灰原直美感叹道。

她接着挽起自家哥哥的胳膊,看向七海和千冬,她笑道:「走吧!我请大家吃吉事果!」

*

黑发兄妹走在前面,满面不爽的紫发女孩走在后面,一脸冷漠的浅金发少年走在她的旁边。

千冬扭头瞪向身旁的人,「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你以为我很想和你并肩走路吗?」七海没看她,目不斜视地走着路,「我只是要提醒你一件事。」

「灰原是烂好人,他的妹妹同样是烂好人。」

「他的妹妹能看见咒灵,却没有术式,战斗力只是普通人。」

「你对我和灰原的态度暴躁,说话恶劣,时常嚷嚷着要杀了我们,我们都无所谓,因为我们是咒术师。」

「但你不能在言语上恐吓普通人,更不能对普通人动手。」

「灰原非常重视他的妹妹,你要是敢伤害他重视的人,我不会放过你。」

千冬「啧」了一声。

「偏分头,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我才不再乎你们这些人类的死活,我想伤害谁,就伤害谁。」

七海转头看她,他目光冰凉,「咒术师伤害普通人,是违反咒术法则的,你想堕落成诅咒师吗?」

千冬用活见鬼的眼神回看他,「***才会当诅咒师!咒术师是差劲的狗屎职业,诅咒师是比咒术师更差劲的狗屎职业!」

「我为什么要从一个X坑,跳进另一个更深的X坑?!」

「诅咒师活得跟老鼠一样,天天东躲西藏,只有大大大***才会当诅咒师。」

「我祓除咒灵是为了钱!等我攒够钱,我再也不干这一行,我最讨厌工作了!普通人被咒灵杀死,死就死呗,关我屁事。」

「你啰里八嗦说了一大串,意思不就是,你不会像诅咒师一样,伤害普通人吗?」七海说。

「我才没那样说!」千冬的音量再度升高,七海眼中流露出几丝嘲讽,她怒目圆瞪,愠恼地压低声音,「惹到我的人,我都会杀掉!」

「你知道吗?威胁说多了,就不是威胁了,是搞笑。」

浅金发少年丢下这句话,走远了。

「你这可恶的偏分头小鬼!你给我等着!我绝对要报复你!!!」

*

电影院里一片昏黑,四周尽是人们的低低哭声。

七海一脸平静地抱着爆米花桶,看着散发幽幽光芒的大荧幕。

从左边传来的两道哭声是他所熟悉的。

一道哭得轻一点,一道哭得非常惨。——前者属于灰原雄,后者属于灰原直美。

大荧幕上,高楼天台,女人蓬头垢面、形容憔悴,可她的目光坚毅决绝,她蹲着,动作飞快地用极其肮脏的被子裹住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的怀里抱着个不足一岁的熟睡的小婴儿。

泪流满面的小女孩注视着女人,她不停地摇着头,她说,妈妈,我不要你离开我们。

不,亲爱的,你要听我的,女人说。

她用双手捧住小女孩的脸,她流着泪,亲了亲小女孩的脸蛋。

救援队还有30分钟抵达,莎伦,你要当个乖孩子,我需要你在天台上待着,你绝对不能发出声音,绝对不能乱动,脏被子会掩盖你和爱拉的气息,你会没事的。

直到你看到天上有直升飞机,当你看到直升飞机,你就跳起来挥舞胳膊,救援队会带你和爱拉离开,去到没有沦陷的安全城市。

我已经给爱拉喂过了一点儿安眠药,她会很安静,莎伦,照顾好你自己,照顾好你的妹妹,妈妈必须走了,妈妈永远爱你们。

大量丧尸已涌到35层,再往上5层,就是母女三人的所在。

天台的金属门纵然结实,却没办法抵御丧尸群。

母亲决定离开天台,用自己引开丧尸群。

在女儿含泪的注视中,她打开天台门,走入楼内,她带着一把大挂锁,她从楼内锁上了天台门。

她视死如归地飞奔下楼梯,冲入密密麻麻的丧尸群。

被撕咬,被吞食,她不在乎,她拖着血肉模糊的身体,奋力地下着楼。

为了让天台之上的两个女儿有更大的存活几率,她要尽可能地将丧尸引向更低的楼层。

这惨烈的一幕,令电影院中的观众们哭得更厉害了。

内心毫无波动的七海,伸手拿爆米花吃。

一片哭声中,从他右边传来的「咯嘣咯嘣」的爆米花咀嚼声,听着非常格格不入。

七海瞥向千冬。

女孩总是皱着眉,此刻也不例外,她戴着3D眼镜,镜片后,一双浓紫瞳孔幽亮,没有一滴泪水,眼底情绪极不耐烦。

她的超大桶爆米花已见底,她拿起超大杯可乐,吸了一大口。

察觉到他的注视,她斜眼看他。

[偏分头臭小鬼!!!你看***嘛?!!!]她用眼睛大吼道。

七海转回视线,不再看她。

怎么有人可以这么吵?七海想,他单是看着她,都觉得被严重地吵到了……

可有一个事实……他不想承认却必须承认……

他从这个暴躁小鬼头身上,感到了一些共鸣。

他也认为咒术师是狗屎,工作是狗屎。

电影里刻意煽情的夸张剧情,也无法在他古井无波的心里激起一丝涟漪。

而他绝非恶人。

人性是复杂的,具有多面性。

冷漠,厌世,善良,守序。——这些特性,可以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

他就是如此,他能感觉到,炸毛小矮子也是如此。

总之……她不是坏人,只是性格超级暴躁且超级奇怪。

听她的口气,她从事自由咒术师这一行已经颇有时日,她能独自祓除咒灵,必然不弱。

她年纪小小就有这种实力,无疑是好苗子,有潜力在将来成长为极优秀的咒术师。

等她国中毕业,咒术高专极有可能会找到她,招募她入学。

灰原是热爱人类的烂好人,遇到这样一个好苗子咒术师,又是潜在的高专学妹,灰原肯定会放心不下她,把她视为需要照顾的后辈。

七海也不是不愿意照顾后辈,他今年在高专读二年级,和一年级生们相处良好,他只是真的太烦千冬的性格了。

他不喜欢吵得要死的后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用两个马甲虐哭朋友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用两个马甲虐哭朋友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 027-千冬

29.03%
目录
共9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