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029-千冬(修!!!)

第29章 029-千冬(修!!!)

乍看普通的蓝白水手服校服,实则由特殊面料制成,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身体。

此刻,露在校服外的皮肤,胳膊上,小腿上,如同被酸性液体腐蚀过。

形似蛞蝓的一级咒灵的表皮的有毒黏液,具有高度腐蚀性。

若千冬是真正的人类,她的皮肤现在大概已经融化到可见白骨。

幸而她是半人半骨女,全身从皮肤到内脏到骨头,远远比普通人类强韧得多。

13水手服女孩,单肩扛着16昏阙少女,像忍者一样在夜晚的公园树林中上蹿下跳,这着实是一副奇景。

咒灵紧追不放,树林面积不大,女孩冲出林子范围,窜到了公园的中心广场。

[我觉得我可以碰瓷一下美O女战士!在月色下飞扬的水手服裙摆,这真的很武O直子!]

[宿主大人,您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系统语气平平地吐槽道,[您的神经真是太粗了。]

[小场面,我根本不在怕的。你黎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黎米不以为然道,[你跟着我这么多年,你何时见我慌过?]

[哎,我真庆幸千冬的百褶裙是裙裤式,不然早走光了!]

[宿主大人,您先想办法解决目前的状况吧……]

紫发女孩跳上高高的路灯,狂暴的咒灵疯狗般追着她,她不断向前飞跃,足下掠过一盏又一盏路灯,撵着她的咒灵用巨大身躯撞碎每一盏灯。

一级咒灵太过危险,黎米不敢将灰原直美放下,可掮着少女,她无法战斗,只能到处乱窜。

公园里有许多监控摄像头,等咒灵被祓除,负责写结案报告书的辅助监督,会观看监控录像。

因此,黎米不能让系统给她开挂,那样她自己就暴露了;她不能使用半妖半骨女的力量,那样千冬不是人类这件事就暴露了。

——千冬对外人宣称自己是没有「生得术式」、利用咒具消灭咒灵的咒术师,黎米只能依此行事。

正如系统提醒过的一样,这一场战斗,为了不OOC、不掉马,她只能束手束脚地打。

[宿主大人,您要是实在觉得这样打太憋屈,我可以帮您屏蔽所有监控。]

[哪怕乱拱的咒灵破坏了很多摄像头,可这公园里还剩至少20个完好的摄像头,要是它们全坏了,只会显得我更可疑。]

黎米表示拒绝。

[万一有人对我起疑,我又要消耗好多能量去修改他人的思想,那我亏大发了。]

[宿主大人,有两名咒术师抵达公园正门。]系统微微一停,说,[我扫描到是七海和灰原雄。]

[这么危险的一级咒灵,他们两个二级咒术师跑来干嘛……]

黎米绕着方形广场狂奔着遛咒灵,遛完第一圈,开始遛第二圈。

[不过他俩来其实再正常不过了……]黎米感慨着,[灰原小天使知道他妹妹陷入危险,不可能不行动,哪怕他要越级挑战一级咒灵……而酷哥七海,也愿意陪挚友奔赴任何战场……这真是无比美好的羁绊啊!]

[宿主大人,七海和灰原雄将在3分钟内来到广场。]系统提示道,[请您小心,别掉马。]

[安心,我才不会掉马。]黎米回道,[这还是个好机会呢,可以演一波美强惨剧本。]

***

「帐」已放下,笼罩住整座公园,公园正门站着辅助监督。

负责本次紧急案件的辅助监督是一名黑西装女子,她心急如焚地等待着,反复地检查手机。

「一级咒术师都出任务了,眼下没人能赶过来……」黑西装女子低头看手机短信,没有任何来自一级术师的回信,「这可怎么办……一旦咒灵突破「帐」,情况会更糟糕……」

急匆匆的脚步声传入耳朵,她抬起头,看到两名少年飞驰而来。

劲风掀起乌黑的刘海,掀起浅金的发丝,他们满面凝重,跑得风驰云走。

黑西装女子是资深的辅助监督,经常同高专人员打交道,她立刻认出了来者是何人。

「你们——」

不等她说完一句话,两名少年疾奔着越过她,她转过身,他们的背影已没入「帐」,消失不见。

「……你们只是二级……」她喃喃着,「不能去……」

***

平日的无信仰者,在极度绝望时,也会难以自控地祈祷。

[不论是何方神佛……拜托,拜托了……请保佑直美……]

[还有千冬……拜托了……请一定平安……]

当上咒术师后,灰原雄总是奔跑,或是为尽快赶赴事发地,或是和咒灵对战时拉开距离,而今夜,是他此生奔跑得最快的一次。

「■■■■■!!!」

可怖的怪叫划破夜空,七海面色沉沉,「灰原,声源是公园广场那边!」

两人循声而去,步履如飞。

***

他们差点没能认出那道身影是谁。

个头小巧的女孩,没穿那件宽大的纯黑外套,白色水手服上衣染着鲜红刺目的斑斑血痕,露在校服外的四肢上,有许多处血肉模糊的伤口,像是被酸液腐蚀过。

她背对着他们,双马尾散落,紫得鲜丽浓郁的长发在夜风中飞扬,她的前方是卡车般巨大的恬愉似的咒灵,她的肩上是昏迷的黑长发少女。

小手攥着一把无剑锷的短剑,利刃银亮,剑尖直指咒灵。

她与咒灵对峙着,纵然伤痕累累,她周身的气势却极为骇人,如同一头被彻底惹怒的狂暴野兽,将要狠狠地撕裂自寻死路的挑衅者。

灰原雄率先回过神,他奔跑着,离她仅剩几十米,他大喊道:「千冬!!!」

她没有回头看。

「弱鸡小鬼跑来这种地方干嘛?!找死吗?!!!」

她忿怒地骂着,手上发力,大力地将她掮在左肩的少女向后掷出去。

「接住你妹妹!!!」

「我要收拾这个丑东西!别碍事!」

下一瞬,她弯腰、俯冲,正握短剑,向前突进。

「回来!!!」七海吼道,「那是一级咒灵!!!」

暴怒的咒灵猛扑而来,紫发女孩正面迎击,它那张到极致的大嘴像是黑洞洞的井口,暗黄绿色口涎冒着泡往外涌,满嘴硕大的牙齿能轻而易举地嚼碎女孩整个人。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啊?!!!」

女孩疾速似一道紫色闪电,她以惊人的弹跳力,腾跃至十米多的高空,锋芒迫人的森寒剑光,落雷般迅猛地劈下。

那样小巧的身体,那样短的剑,理应绝对无法击倒那样巨大的一只咒灵。

可她做到了。

女孩自黑蓝色的夜空落下,紫色长发向上飞扬狂舞,短剑破开空气,破开咒灵的头颅、躯体,将它从中劈裂成两半。

咒灵发出死前的最后一声嘶鸣,它表皮的密密麻麻的大疙瘩爆破,喷出大量的高腐蚀性毒液,女孩对此早已预料,削开咒灵的下一秒,她再度猛地纵身跃向空中。

——咒灵毒液四处迸溅,降下一场毒雨,她站在高于毒雨范围的路灯之上,阵风吹拂,紫长发与墨蓝色百褶裙摆,一齐在黑茫茫的夜幕中飘动。

她遥遥地睥睨着两名少年,小脸的神情比平日更为躁郁,鲜艳的紫瞳烁亮摄人,右眼下方的一道长长的划伤,凝固着赤红的血迹,令她浑身弥漫着诡奇的压迫感。

短剑不堪重负,蛛丝似的裂纹在剑刃蔓延开来,伴着轻轻的一声「咔嚓」,剑碎,化为银白.粉末,她的右手五指松开,刀柄自六七米高的高空坠落地面。

「一级咒灵?」

女孩发出冷冷的嗤笑。

风吹乱她的长发,她扬手,将沾到面庞上的发丝,尽数向后拨去。

刘海撩起,秀眉紧拧,可人的眉目间戾气与傲气共存,女孩扬起下巴。

「小鬼,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她如此嚣张,却令人不能不折服。

一时,无人敢言语,静默持续了许久。

***

七海打破了寂静。

「我在和身负重伤却犯中二病站在路灯上不下来的伤员说话。」

浅金发少年望着紫发女孩。

「你伤得很重,快下来。」

「千冬,你受伤了!」

灰原雄快步地跑到路灯下,他张开双臂,一副要接住人的架势。

「你需要治疗,你快跳下来,我接着你!」

「哈?!」

千冬一脸狰狞,她稳稳地踩在路灯顶上,她双手叉腰,低头瞪着地上的灰原雄。

「我刚刚可是秒杀了一只一级咒灵!!!」

「就这点破高度!你觉得我会需要你接住我吗?!你这个蠢货!」

「我从二十层楼跳下来都不会死!!!」

「千冬你真的很厉害!超厉害的!可是再厉害也不能不疗伤啊……快点下来吧……」灰原雄说。

「你想在路灯上站一夜吗?」七海仰头看她,「你的伤必须处理,下来。」

***

是天才咒术师也是中二病小孩的千冬,拒绝接受治疗,拒绝见到辅助监督。

「我自己有药膏!我会处理伤口!不需要医生!」

「我是完全的自由咒术师,从不和辅助监督合作!我烦死了那群管东管西的家伙!」

「你们现在不准出「帐」、不准把辅助监督招过来,等我处理完伤口离开,你们才可以出去!」

从路灯顶下来后,紫发女孩高度骤降,气焰却不减,她仰着头,盯着比她高近两个头的少年们,嚣张地说着威胁话。

「敢不听我的,我揍扁你俩!」

她这话不假,她真有能力能揍扁他们。——灰原雄和七海如今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们以为她是小有实力的好苗子咒术师,却不料她是强得过分的一级咒术师。

论实力,他们才是她的后辈……

七海和灰原雄很快就接受了千冬很强这一事实,而且接受得很良好。

——咒术高专当前的三年级生们,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一个能无上限地收服并操控咒灵,一个能让人起死回生,七海和灰原雄长时间和这些开挂选手打交道,锻炼出了强健的心脏,对天才型人物已见怪不怪。

他们新发觉的小天才,正皱着一张小圆脸,在公园的露天洗手台,清洗着胳膊上的伤。

***

清水冲洗着小臂上被咒灵的毒液腐蚀出的一块块伤口,女孩像是不知道疼,竟把水龙头拧到最大,让流得更激烈的水冲走伤口表面的残存毒液。

一只修长的手握住水龙头,将水流调小。

黑短发少年收回手,乌亮的下垂眼目光蕴着关切。

「真的很谢谢你救了直美……如果不是你,直美她肯定……」

「千冬,你伤得太严重了……水流开太大,伤口会疼的。」

「我知道你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可你的伤口,还是找医生处理比较好……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带你回高专,拜托我的学姐用术式帮你——」

「闭嘴。」紫发女孩打断了他,「走开,别烦我。你想挨揍吗?」

这些伤必然让她不好受,她说话不如以往凶,稚气且清脆嗓音,隐约透出几分疲惫。

大且圆的浓紫眸微微下三白,眼神总是恶狠狠的,跟想咬人似的,此刻却有点没精神,只是阴沉沉地看着他。

如同一头有点力竭的小野兽,没力气再龇牙咧嘴,暂时地敛起利齿,兽瞳阴郁地盯着人类。

「千冬,你很累吧……你住在哪里?我晚点送你——」

「闭嘴!」紫发女孩再次打断少年,她升高音量,「在我杀了你之前,走开!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黑短发少年还想说些什么,有人却拍了拍他的肩膀。

「灰原。」

浅金发少年面无情绪,他的视线掠过女孩满胳膊的伤。

「直美好像快醒了,你过去守着她。」

灰原直美正躺在距离洗手台十几米外的长椅上,才十三岁的小姑娘,从未经历过像今夜这般可怕的危机,她是被吓昏的,身上毫发无损。

小姑娘受了惊吓,醒来第一时间最想看到的,必然是亲人。

黑短发少年点点头,走向他的妹妹。

***

千冬继续用水冲洗伤口。

七海抱着臂,站在一旁,她看都没看他一眼,当他不存在。

「药呢?」缺乏起伏的语调,让他的疑问句总是听着像陈述句,「你不是说你有药吗?」

紫发女孩冲净了最后一块伤口,她关上水龙头,掀起眼皮看少年,「你管我。」

「这是你的口头禅吗?」

「你管我,」她瞪了他一眼,「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受了伤,她那暴躁且凶狠的气势弱了许多,说话也没那么聒噪,倒是像个正常的女孩子。

原来她也有没那么吵的时候……七海想。

紫发女孩从百褶裙口袋掏出了一只小白瓷瓶和一小卷纱布,开始给自己涂药、包扎。

动作利落而娴熟,左手给右手包扎也稳又快,把药膏往伤口里捺时如同不知疼为何物,最后用牙咬断绷带,单手打出牢固的结。

……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究竟经历过什么,才成长出这种性格?

七海想。

尽管他能自行处理伤势,可他毕竟比她年长,比她更能忍疼。

她真是个不可思议的谜团一样的小孩……

紫发女孩纤瘦的胳膊上、腿上,现在裹满了白绷带。

她正用绷带揩去右眼下方那条长划伤渗出来的血,灰原直美醒了。

黑长发少女睁开眼,看到熟悉的自家哥哥的面容,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

灰原雄一下下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

千冬无视了不远处的灰原兄妹,无视了站在她旁边的七海,抬腿就走。

「你去哪儿?」七海问。

大抵是真累了,她甚至没回一句「你管我」。

她一言不发地向前走。

七海意识到她去的方向不是公园出口,而是人工湖所在。

……这暴脾气小鬼要做什么?

无法置之不理……

他跟了上去。

***

从陆地通向湖心岛的两座石板桥塌了一座较宽的,还剩一座细窄的。

紫发女孩走上窄桥,走向湖心岛。

浅金发少年正要跟上,他顿住脚步,望向远处。

——从湖的岸边爬上来两个浑身湿透的人,一男一女,似是夫妻。

这年轻的夫妻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满脸苍白,却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七海想起了辅助监督发来的短信的内容。

[湖心岛上仍有4名普通人。]

今晚,一级咒灵的出现地点有4个普通人。——辅助监督不认识千冬,将她判定为和灰原直美一样的寻常国中生。

被困者,除开她俩,还有两人。

七海以为那两人已经被咒灵杀死了。

「刚才那场地震实在太惊险了……我以为我要死掉了……」年轻女子拧着长发上的水,她看向她的丈夫,「好在那个小女孩把我们扔出了凉亭,不然我们一定会被埋在坍塌的凉亭里……」

「是啊!」年轻男子不住地点头,「那个小女孩真是机敏,这人造湖不深,深度大约是一米八,她把我们丢进湖里,远离有崩塌风险的建筑物,她救了我们的命……」

「湖水虽浅,水里却有不少大石块……」年轻女子揉了揉脑袋,「我俩的脑袋都撞到了石头,直接在躺在大石块上,昏过去了……不知道我们昏了多久……手机进水了,我也不知道现在几点。」

「撞到头不要紧,能活下来就很好了。」年轻男子摸了摸额头的大包,「那个女孩子的力气也太大了……她是超人吗?被她抛出去,我感觉我像是当了一次铅球……」

这对夫妻注意到了几百米外的浅金发少年。

「哎!那边的小哥!你也是地震的幸存者吗?你没事吧?」女子高喊着,「有救援队赶来吗?」

七海一向不擅长应对从咒灵袭击中存活下来的普通人。——要用巧妙的谎言隐瞒真相,要用温和的话语心灵,这对他而言,很累。

幸好灰原兄妹在此时来到了湖边。

灰原直美不是软弱之人,她的性格柔软而坚韧,这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虽仍因为受惊过度而面色微白,大体上却已无碍。

灰原雄很擅长咒灵灾难的灾后工作,他长得面善,笑得温煦,他的话听起来总是极其可信,他的目光和言语,也能使得惊魂未定的存活者变得宁静。

将年轻夫妻留给好朋友应对,七海走向湖心岛。

***

湖心岛上是震后的狼藉景象,身形娇小的紫发女孩,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像一只灵巧的小兔子一样四处跳来跳去。——当你看着她的背影,你会这样想。

当你看到她的表情,你会撤回你的比喻句,因为世上绝没有如此面目阴狠的小兔子。

七海不知道她在找什么。

直到她用穿运动鞋的小脚,猛地踹飞地面的一块大碎石,接着,她弯腰捡起一件纯黑色的连帽衫外套。

……原来是在找外套。

面料沾了许多灰,女孩抖了抖,直接穿上身。

她拉上拉链,遮掉沾满血迹的白色水手服上衣,又戴上兜帽。

七海站在完好的窄石板桥的桥头,她越过他,朝公园的陆地走去。

灰原雄走上窄桥,与她在桥的中间点迎面撞上。

他站在她的面前,她抬起紫瞳看他,蹙眉道:「让路。」

「千冬,你要回去了吗?」

黑短发少年一动不动地笔直站着,挡住紫发女孩的去路。

「你那样处理伤口是不行的,会感染化脓。」

「你要是不愿意跟我去高专找我的学姐治疗,那我陪你去医院……」

她大概是真累了,语气堪称平静,只是讥刺,「我看你脑子有病,你自己去医院吧。」

「受了重伤却只是潦草处理,拒绝接受治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打算自愈吗?那不是可以自愈的伤。」

疏冷嗓音从背后响起,紫发女孩扭头瞪向浅金发少年,他微微攒眉。

「三七分,我看你也有病,你和锅盖头住同一间病房得了。」

——窄窄的桥上,千冬的前方是灰原雄,后方是七海。

她没再搭理后者,盯着前者。

「让路。」紫发女孩冷冷道,「还是说,你想被踹下水?」

「我不让。」黑短发少年摇头,明亮澄澈的圆眼眸看着她,「千冬,你的伤需要好好处理。」

「啊……真是……」女孩抬手扶额,她怒极反笑,唇角勾起瘆人的弧度,「烦死了……我现在是真的……很烦啊!!!」

她动了,她如此快而猛,灰原雄只觉有一道劲风扫来,下一刻,他感到坚硬的小腿胫骨猛地踢上他的侧腰。

电光石火间,他的身体腾空,被踢飞到十几米外,掉入湖水。

「你!」七海罕见地情绪激动,音量升高,「灰原小时候掉进过水里!他怕水,不会游泳!」

——浅金发少年纵身跳进夜间漆黑的人工湖。

湖里种着许多莲花,他扒开一片片莲叶,游向好友的落水点。

「灰原!!!」

「咳咳咳!」黑黢黢的湖面上响起呛水者的咳嗽声,「我……我没事……这湖很浅……我踮脚站着,水面只到我下巴……」

七海骤然想起,他不久前听到过那对夫妻说,湖水深度约为一米八。

他停止游动,鞋尖随即踩到了湖底满是柔软淤泥的地面。

——他身高17灰原雄比他矮这湖水完全淹不到他们。

可灰原雄怕水,他在水中不敢动弹。

七海扬声道:「你等一下,我现在过去找你。」

***

浅金发少年拽着黑短发少年,回到窄窄的石板桥边上。

「啊,真可笑啊。」

紫发女孩竟然没有趁他们游水时离开。

她仍在桥上,她恢复了许些精神,白皙的圆润小脸上,露出平时常见的张牙舞爪的凶狠相。

浅金发少年和黑短发少年仍泡在湖水里,他们如同落汤鸡的狼狈模样取悦了她,她抱臂站着,面带狞笑,抬起下巴,俯视着桥边水中的少年们。

「活该!」

「这就是惹怒我的下场!」

她抬起右脚,黑运动鞋的鞋底冲着他们的面庞。

「再惹我,我踹烂你俩的脸!」

七海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他几乎从不动怒,可当前,他浸在发腥的湖水里,旁边是面色惨白、浑身不停地打着颤的好友,面前是性格恶劣的、身负重伤却拒绝接受治疗的小屁孩。

冷不丁地,他伸手揪掉了她的鞋子。

——手一扬,将那鞋随意地抛出,丢进夜幕下一片黝黑的人工湖。

「可恶!你干什么?!!!」紫发女孩怒目圆瞪,她不可置信地疯狂咆哮着,「你还我鞋!!!!!」

浅金发少年用双手按住石板桥的桥面,发力、跳起,整个身子脱离湖水,跃上桥面,他一手将前额凌乱的湿刘海拢向脑后,一手伸向仍在水中的黑短发少年,他攥住他的手腕,一把将他拽了上来。

湿透的金发被拢成背头,少年那清癯深邃的面容水漉漉的,剔透的水珠自他的颧骨宛延流淌,流至下巴尖,再坠落,他那深棕绿瞳孔冷冷地看着女孩,他显得冷峭而迫人。

「你不是很强吗?缺一只鞋会妨碍你走路?」他拧着眉,说,「你就单脚跳着,爱去哪里去哪里吧。」

紫发女孩的神色怒不可遏,竖起食指指他,「你!你!!!我要杀了你!!!!!」

倏地,响起一串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冬和七海齐齐扭头,看向笑声来源。

黑短发少年坐在桥上,他笑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爽朗开心的笑声飘荡在夜晚的湖面,他笑了好大一会儿,最后实在笑不动了,他左手捂着肚子,右手抬起来,拭去眼角的生理性泪水。

「……灰原,你没事吧?」七海语气迟疑,「你耳朵进水了吗……?」

——这是「你脑子进水了吗」的礼貌问法。

「没有。」

灰原雄站起身,那双黑亮的眼眸沾了水,更显得清澈透亮,如同从清潭中拾起的黑玛瑙珠子,他粲然一笑。

「我没事,我只是有一点点开心。」

「尽管出现了一级咒灵,大家却都平安无事,没有人残废,没有人死去。」

黑短发少年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满面愠怒的紫发女孩。

「千冬,谢谢你救了直美……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你……」

「千冬,你救下的那对年轻夫妻,他们有一儿一女,儿子五岁,女儿三岁,今晚孩子们去奶奶家玩了,如果没有你打败咒灵,这两个年幼的孩子,会永远地失去爸爸妈妈。」

他的视线转向浅金发少年,他的眼中流露出浅浅的取笑意味。

「七海,我认识你两年了,从没见过你幼稚的一面。——我以为我一辈子不会看到我的好朋友做出幼稚的事情……没想到,今天晚上,我竟然看到了。」

「我是万万没想到……七海你会揪掉千冬的鞋子,这完全是小学生的行为啊!」

灰原雄又笑了起来,他笑到微微弓腰,捂住肚子,他丝毫不顾忌板着脸的七海。

「我自从六岁那年被水淹到,再也没有游过泳,今晚久违地下水,在种满莲花的漂亮人工湖里游泳,意外地感觉还不错呢。」

「今晚,是个很糟糕,却又没那么糟糕的夏夜呢。」

灰原雄浅笑着。

「不过……把鞋子随手扔进湖里,可不行……千冬也不能没有鞋子的,虽然我可以背她,送她回家,但她大概不会乐意……」

「七海,我们来打捞鞋子吧。」

「等找回鞋子,我们带千冬去治伤!她的伤治好了,今晚才算圆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用两个马甲虐哭朋友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用两个马甲虐哭朋友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029-千冬(修!!!)

31.18%
目录
共9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