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034-莲

第34章 034-莲

「你应该把莲当作人类看待。」

有一天下午,高专的屋檐下,立在长廊上的深棕发女子,如是说道。

「她不是植物,不是宠物。」

「她虽是式神,却是拥有完整的思想与人格的个体,与人类没区别。」

这番话出乎他的预料。

说话者的面容,他再熟悉不过,从十六岁至今,他看这张脸看了十年,亲眼瞧着那短发成了长发,棕瞳之下的黑眼圈越来越重。

他颇为了解这位同期,很清楚对方性子凉薄。——她不是天生凉薄,而是后天行医救人所导致的。

目睹了太多血腥的创口,解刨了太多僵冷的死者,书写了太多份白纸黑字的死亡报告,家入硝子深谙生命的无意义与死亡的无规律,她早已学会用淡漠的态度去处理自身与他人的关系。

——谁都可能在明天死去,一切皆没有意义,漠然地活着即可。

他轻快地笑道:「硝子,你竟然会在乎莲的事?你平时可从不多管闲事。」

「莲是不一样的。」

「比起复杂的人,我更喜欢心思简单而耿直的莲。」

棕长发女子面色平静,她身着白大褂,双手插兜,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青翠山峦。

「每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

「没有哪个人,完全属于另一个人,谁离开了谁都能活。」

「极少有人,会将另一个人,永远置于高过自己的位置上……」

「莲却很特别……她和人类一样,她的灵魂是独立的。」

「——她和人类又不一样,她的躯壳无法独立地存在,她离不开契约者。」

此言确凿,人形式神无契约者时,能依靠体内的大量的储备咒力单独行动,可那些咒力终将耗尽。

所有式神都不能像人类咒术师那样,自行地生产咒力,必须由契约者提供咒力补给,人形式神也不例外。

「五条,莲是一个完全属于你的、为你而活的人。」

「她把你置于她自身之上。」

「她或许将在某天为你而死。」

家入硝子看向他。

「五条,你要珍惜她。」

阵风吹来,四面八方的蓊郁山林簌簌作响,他转头去瞧碧蓝天际的一群飞雀,笑着回答。

「她说到底,又不是人。」

「硝子,你想太多了。」

***

此刻,压在人形式神的身上,被犹如暗涌着赤血的纯红眸子凝视着,五条悟莫名其妙地回想起那天下午,他和家入硝子的对话。

他确实不把人形式神当作人看待。

硝子说的话,并非全错。

她说,莲是完全属于他的人,这话的前半句是正确的。

——在他看来,莲是完全属于他的式神,是他的所有物。

有能者,总是强势。

强势者,总是有着好胜欲、控制欲、占有欲。因个体性格不同,这些强欲,或多或少。

五条悟天生是有能者,他自然绝不弱势,只是平日里轻浮的言行举止,很大程度上掩盖了他那强势的一面。

轻佻恶劣的表象下,是唯我独尊的内核。

他生来不凡,极少有人拿他与别人做比较,他厌恶被比较,谁能比得过他?

他总能控场,因此他厌恶事态脱离自己的掌控。

属于他的,他绝不让旁人染指,他对自己的学生一项护短,正是出于此心态。

五条悟眼下颇为烦躁。

被频频拿去和朝露做比较,发现自家式神最重视其他人,他不可能不烦。

朝露算什么?一个千年之前死去的,不知实力究竟如何,在历史上碌碌无名的咒术师,她凭什么和他比较?她凭什么在他的所有物上刻满印记?

看到人形式神像是犯了PTSD,好似小猫生了病,又可怜又可爱的……五条悟本着饲主的心态,想耐着性子哄哄小猫,没想到……这小猫,一边咬他,一边喊她的先代主人的名字。

试想一下——你的猫心里没有你,只念着它从前的主人……你的盆栽,跟你絮叨它过去的栽培者有多好……你的助理,把你和Ta的前任上司做比较……

真的,很烦。

纵使心头不悦,他钳着人形式神的下巴的手,力度却不重。

人是视觉动物……五条悟也难免落几分俗。

……太漂亮了,不舍得伤到她。

毕竟是男性咒术师,他的手,仍是稍稍粗糙的,且生着一点薄薄的茧。

大拇指与食指捏着的人形式神的下巴,是与自身手部肤质完全不同的,软缎似的柔滑细腻。

白长发如同莹洁的月光般铺散了满床,她仰着面,看着他,血色的眸,朱红色的眼尾莲纹与饱满唇瓣。

如此的绝丽、妖邪、摄人。

如此的迷惘、哀伤、脆弱。

她看起来似乎即将破碎了。

「……莲。」

五条悟再度发问,音量不自觉地放轻了些。

「你现在清楚我是谁了吗?」

「不是朝露大人……」

「妾身错看了……」

白发式神哑声呢喃着,赤色的眼眸定定地注视着他。

「朝露大人……没有这样的蓝眼睛。」

「您是五条先生……」

很好,失去理智的猫咪,终于认出了主人。

烦躁感散去少许,五条悟松手,放开百花莲的下巴。

刚才一时烦了,直接把她按倒了……他现在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姿势……太不妥,太不妙了。

他早已成年,而对方更是活了上千年的,成年「人」中的成年「人」。

继续维持这种姿势是要出大事的……

他立刻下了床。

「……究竟恢复了多少理智啊?眼睛怎么还是红的……」

五条悟立在床边,瞧见白发式神缓缓地坐起身。

「莲,你能回你房间睡觉吗?你不会还发疯吧……」他抬手掐了掐眉心,「你回去吧,不许再发疯了,我对付你真的很心累啊。」

他下达了逐客令。

「五条先生……」

白发式神仰头看他。

那双血眸,仍是红的,却稍稍褪色,不再那般冶艳。

她听起来恢复了些许理智,可语气跟平时还是大相径庭。

「您……您会抛弃妾身吗?」

百花莲很轻很轻地颤声道。

「求求您……请不要厌恶妾身……请不要抛弃妾身……」

那动听的嗓音过于柔软和脆性,充满不安的哀求……令听者概不由己地微微心悸,不由自主地想疼惜这谁见了都会爱怜的说者。

她垂着眼帘,方才哭过,泪水沾湿的洁白睫羽仍是一簇簇的,她浑身轻轻战栗着,那睫毛也微颤着,似两只在风雨中无处可去的飘摇白蝶。

「请您别扔了妾身……」

……她没恢复多少理智。

五条悟想。

正常状态下的人形式神,绝不会说这种话。

语气听着颇为幼稚,估计是迷你莲后遗症。

说实在的,今晚她总需要被哄,真的很麻烦人。

可看着她这副楚楚可怜样子……又做不到不管她。

对美人狠心,还是挺难的……哪怕对方并不是人……

其实五条悟现在倒也没那么烦躁了。

仔细想想,是迷你莲经常和硝子说关于朝露的事迹,不是大莲。——迷你莲苏醒后,统共上千年的记忆缺失了后八百多年,压根不认识他这个第二任契约者,总挂念朝露,是很正常的。

大莲和他签订契约将近半年,她仅在他面前提起过两次她的初代契约者,甚至没说过「朝露」俩字。

「朝露」这个名字,还是他从迷你莲那儿听来的。

今晚,也是他提了不该问的问题,才导致她PTSD发作似的,念叨着朝露。

他好像不应该把「失忆迷你莲」和「犯病莲」的所作所为,怪罪到正常状态的大莲身上……

不过……他在大莲心中的地位究竟如何,这件事仍待找出答案。

说安慰话又不费事,随便敷衍几句,把尚未彻底恢复理智的人形式神安抚住,让她回她屋睡觉去。

他归根结底是不讨厌他的式神的。

「莲,关于你的问题,我没法给出答复。」

「我是术师,你是式神,我要是明确地答应你什么事,会成为「束缚」,那样我会很苦恼的。」

「你别胡思乱想那么多。」

五条悟揉着太阳穴,语气漫不经心道。

「恭喜你变回正常体型啊,你先前迟迟变不回来,我还以为你要永远当迷你莲了。——我看到你的咒力已经彻底恢复了,这是好事。」

「时间很晚了,我要休息了,你也回你房间吧。」

「妾身知晓了……」

白发式神站起身,双足落到地板上。

五条悟不由得微微扬眉。

她竟然没飘着?PTSD发作后,改成落地走路了……?

就是怎么感觉走得不太利索?是太久没走路,脚不好使了吗……还是PTSD症状没结束,导致她大脑混沌,飘不起来,又走不好路……

每一步都走得很慢,小心翼翼的,像是刚会走路的小动物。

「五条先生,晚安……」

她终究是走到了门旁,向他告别。

眸色仍泛着红。

「祝您好眠……」

门被关上了。

*

[啊……外面还在下雨啊……]

黎米躺在床上,用心音感叹道。

[这雨,多符合我此刻的心境……我的心儿好悲伤,我在雨里听肖邦……]

[宿主大人,需要我帮你播放肖邦的钢琴曲吗?]

[不需要,求求你别刺激我了。]

[我好恨啊,我恨五条老板……他为什么要问不该问的事?害得莲姐姐必须黑化一把…]

[莲姐姐一犯PTSD就喊朝露的名字……这又让五条老板不开心……他不开心,好感度就掉……]

[宿主大人,您不用这么悲伤。]系统用冷漠的电子音宽慰道,[五条悟不是意气用事的人,他冷静下来后,对百花莲也不是很生气。——好感度一共只掉了2个点,从58.2掉到了56.2.]

[那可是2个点的好感度啊!!!都是迷你莲辛辛苦苦卖萌换来的!]

黎米激动到在脑海内直拍大腿。

[您别难过了……之后一定会有其他机会,可以赚取好感度。时间已经很晚了,您先睡吧。]

[唉,不想这些烦心事了……我睡了。]

*

次日,清晨。

[等等……!系统,你说什么?!]

黎米是个睡眠时间很短的人,不需要睡太久,照样能保持精力充沛。

尽管昨晚很晚才入眠,她还是早早地醒来了。

系统扫描到,主卧的五条老板也醒了。

[我说……我刚刚监测到,五条悟对百花莲的好感度,出现了异常的浮动。]

[他醒来后,先是涨了3个点,接着,又全掉回去了。]

黎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哈?这是什么操作?不愧是你啊!魔鬼男人五条悟……大清早的,他是经历了什么曲折的心路历程?!]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无法监测人类大脑的想法。]系统顿了顿,说,[他过来了,到侧卧的门外了。请您准备好,别OOC了。]

*

门从外面被敲响。

随即,从内部被打开。

「终于,彻底变回来了啊。」

银发男人端着盛了水的玻璃杯,倚着门框,嘴角翘起那一贯的轻悄弧度。

「你可真是休了个好长的假期啊,莲助理。」

屋内窗帘拉起,浅明黄的阳光穿过大落地窗撒了满室,也为那浮空的女子身形,镀上一层朦胧的淡金薄纱。

纯白瞳静静地看着他,犹若无风无雪的渺茫雪原般静谧。

「请五条先生责罚。」

她微微颔首,姿态秀雅,语调平静。

「这些时日,妾身劳烦您了。」

「多谢五条先生的照料,妾身感激不尽。」

「……缩小后的事,你记得多少?」五条悟不禁问道。

有直球属性的人形式神从不说谎,她答道:「全部记得。」

神情毫无变化,她依旧沉静自若。

对黑历史感到羞耻,这类情绪,不会出现在历经千年岁月的人形式神身上。

不论面对何种情况都永远从容不迫,成长后的百花莲正是如此。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你终于可以重归岗位了。」

五条悟喝了一口水。

「今天还有另一件好事。」

「莲,关于你的妹妹的下落,有了新线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用两个马甲虐哭朋友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用两个马甲虐哭朋友们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034-莲

36.56%
目录
共9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