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042-莲

第42章 042-莲

若语句不通,CTRLF5强制刷新即可!

五条悟更加确信做梦。

梦见的「剧情」,一段一段的,正如同梦境一般零散而连贯。

落满鲜血浸红的积雪的冰封湖面,类术师为非妖怪撑起一把朱红伞,邀请一同赏雪品酒。

那着实一副意境极美的景象,胜生以看的所电影。

随后,浓稠白雾袭又消散,五条悟发觉地图已换了。

——从隆冬的森林,变为简单的房间。

房间,仅几样必备的家具。

最为突兀的一书架,面摆满了各种书籍,都平安京的贵族才会看的风雅而深奥的读物。

矮桌摆着一只陶土花瓶,盛着一朵白色的莲花。

五条悟由得多看了几眼那朵莲花。

梦,的「六眼」虽远远如平日敏锐,却没全然失效,看那花真花,用咒力凝结而成的假花。

地图换了,的角色没换,仍一只猫。

好眼能随意动弹了。

——看完了必看剧情,就以自由活动,游戏都如此,梦见的「RPG游戏」也遵循了种设定。

五条悟低着头,抬起左手,凝视着覆满雪白茸毛的猫爪,淡粉肉垫。

爪子央的掌球呈现一粉粉的爱心形。

把爪子放到木地板,按了按。

猫爪肉垫富弹性,梦的体感该死的真实……

为什么会梦到自己扮演猫咪?难潜意识里,想当猫吗?

五条悟感到无语,接着又想——

就算猫,老子也最强的猫!

当猫哪里打游戏好玩……好想从梦苏醒,好想杰一起打游戏……

能能强行醒?

该如何强行醒?破坏梦境世界会用吗?

梦里,的武力值虽然降了一些,如果想,还能够破坏想破坏的东西。

五条悟却听到内心深处,自己的声音说,绝对行,千万能毁灭儿,救……

……救?救什么啊?

五条悟思索着。

好像确实救什么。

想起救谁,脑内一部分记忆如同蒙着厚厚的白纱,任凭怎么努力,也掀开那层厚纱。

梦到底怎么回事啊?!真的离奇古怪了!

总之……姑且先动手,保持观望吧。

样想着,五条悟探索起了所身处的房间。

平安京代的屋子真的好简陋,连一面镜子都没,还想看看自己现的模样呢。

五条悟听到了一串很轻的脚步声。

拉门被推开,寒气涌入屋内。

门外的长廊立着一名白发女子,的后方一方竹篱笆围起的院子。

久一场雪,薄而松软的白雪铺满院,明丽日光闪熠着澄净的微光。

的目光由得身停住——那粼粼的雪光,与那柔顺白发的光泽,很相称。

当的,冰湖的,区别极。

穿着样式素净的若叶色袖,外罩青竹色的袿,白长发松散地梳成一条三股辫落颈侧,浑身洁净,沾一丝鲜血。

仍能一眼看并非类。——眼尾弯曲而镂空的莲花妖纹,左为朱红,右为雪白,双眸则从纯红变为纯白。

纯度100%的外啊。

五条悟感叹着。

看多了咒灵那种丑陋的外,看到种漂亮的,还真点习惯。

真的,好漂亮。

「砂糖,走吧。」

「朝露很快就回啦,妾身,如果未能完成交予的任务,受罚的。」

白发女子笑着走向,将捞入怀,温柔地抚摸着背的猫毛。

——百花莲声音改变,像先那样沙哑,变得羽毛似的柔动听。

的语气很轻快,带着几分俏皮,少女的调子,与那二十三四岁的外表年龄点符。

种声音外表的反差蛮趣的,还挺爱,五条悟心。

只外,好会撸猫啊……哪怕也得承认,被顺毛真的好爽……

——

百花莲搂着,走到庭院。

院放着一只看着就很重的木桶,用纤细的手,费吹灰之力地单手提起了桶。

「最近入春了,山的山泉也开始流淌了,朝露今早门说,汲水回,今日的晚饭,煮望粥(1)。」

望粥平安京代每逢新年才吃的食物吗?五条悟纳闷地想,那朝露为何非节日,吃节日食物?

呃……以对方神经粗条的性格,概想吃就吃了,也会考虑其的……

百花莲一手抱着,一手拎着桶,走了院。

「莲砂糖,发啦!」

———

一栋坐落于山的木房子,庭院外面即山林。

初春节,阳光温煦,地面的薄雪融化成一块儿一块儿,褐色空地处布满星星点点的绿意,树木枝桠冒柔嫩新芽,枝头麻雀叽叽喳喳地跳跳,转瞬又飞走了。

五条悟正趴白发女子的肩头,将放的。

梦境于古怪,保持着观望态度,让梦顺其自然地发展。反正又没遇到危险,等危险再说。

发现的身香气,像混合型花香,具体说哪种花,很清新淡雅。

知因为变成了猫,嗅着芬芳,觉得分外清晰。

阳光晒得身暖融融,被好闻的气息环绕,五条悟感到点散漫。

记得只式神叫「百花莲」,确实像的名字一样,连闻着都花香味。

「间真的得好快呢,说呀?砂糖。」

百花莲带着,走山间路,的步履极轻,踏积雪只留浅到几乎察的足迹。

「今年十二岁啦,一只年长的猫咪了。」

「妾身追随朝露已十年……朝露的生辰将至,又涨一岁了。」

「世那么多术式,为何就没暂停间的术式呢……」

百花莲碎碎念着。

「砂糖,至少活到三十岁,哪怕届浑身动了也无妨,妾身会一直照顾。」

「妾身希望能多陪妾身一些日子……约定好了哦,砂糖,以早地离开妾身。」

真很孩子气的发言……五条悟暗忖,怎么能求一只猫活到三十岁?那猫岂成怪物了。

自然会回应的话。

身体受控制的感觉再度现,感到自己张开嘴,发一声声殷勤的「喵」,猫尾巴也动了,亲昵地蹭着的脖颈。

……恶!真的很讨厌RPG游戏里的强制剧情!

百花莲笑着,摸了摸的脑袋,「别闹啦,好痒的。」

强制剧情还没结束,五条悟听到自己还喵喵叫。

「砂糖,怎么会么爱的猫咪呀。」

卧的肩,竟转首,亲了亲的脸颊。

吸猫浅吸还够,又亲了好几。

生平第一次被异性亲,还被亲了好多次的五条悟:……???!

梦境就真的很离谱!算了,又吃亏……

剧情终于结束,重获猫身的控制权,立即停了猫叫。

———

到潺潺流淌的清澈山泉边,白发女子用木桶汲了一桶泉水。

回的路,没按原路返回,走进了更深处的山林。

五条悟闻见淡淡的硫磺味,明白了百花莲打算哪里。

到一片温泉边。

「片温泉仍像以往一样好,好久都没泡了呢。」百花莲看着白雾缭绕的浅湖绿温泉,柔声,「砂糖,改一起泡吧。」

对方好像很喜欢温泉,语气透雀跃的期待。

……哪里带猫泡温泉的?猫会怕死吧?五条悟颇为无语。

也绝对一起泡温泉,打死也。

「砂糖,最喜欢水里游泳了,每次一水,叫都叫回,真的好调皮。」

五条悟顿了然……原只叫砂糖的猫,异于常猫的奇葩猫。

——

非类带着毛绒绒,一起踏回家的路。

返程路,白猫像睡着了,安静地趴白发女子的肩头。

——五条悟想事情。

尽管梦境的「六眼」弱化了,仍看百花莲再妖怪,已变成了式神,的躯壳内流动着咒力,性质变得咒灵差多。

活了十五年,见数清的式神,却没见种独立思想还会说话的形式神……

很高级嘛,像究极V龙兽(2),样想到。

还看见,变成了式神的白发女子,的心脏仍那枚明灭着柔彩辉的剔透圆核,原先的那些详的丝丝红光都消失了。

那枚核蕴含着极其强而复杂的力量,矛盾地溢勃勃生气衰败死亡的气息……更奇怪的,的眼睛,看穿它到底什么。

唯一合理的解释,那枚圆核,咒术的产物。

的眼睛分析咒术就像阅读母语文字一样简单,心脏处的核,看如同完全读通的另一语系的异国文字。

好烦啊,想了……想那么多干嘛?一切只梦罢了。

——

门午,回程临近傍晚,色稍暗。

走山间,视线穿一根根树干,隐约地看到那栋木房,视线升到空,望见一缕炊烟。

百花莲加快了步伐,像守家的孩迫及待地想见到归家的亲似的。

「朝露,您回啦!」推开院的篱笆门,扬声,「您为妾身带了点心吗?您今早离家许诺了,会从山外的镇子给妾身买椿饼的。」

厨房单间的,修建院子的角落,门敞开着,传一清朗的女声。

「啊,忘买了。」

百花莲变得沮丧,提着盛满水的木桶,走向厨房,嘴里声嘟囔着:「朝露,您怎能忘了呢?妾身好想吃那椿饼……」

「其实买了好多椿饼啊。」

只闻其声见其的朝露,笑着说。

「回家的路,肚子好饿,于把饼全吃掉了——今晚吃望粥,莲很喜欢望粥嘛?喝粥就以啦。仗着绝对吃胖,就吃起东西毫节制呀。」

「妾身也想吃椿饼呀!」百花莲语调透着掩住的委屈,「您竟然独自吃掉了全部点心,好分……」

语气逗乐了厨房里的朝露,笑了起,「哈哈哈哈哈……次一定补偿,给买一堆椿饼,再给买一张饼。」

心里委屈的百花莲却没忘了自己被赋予的任务,拎着水桶,走到厨房门口,像乖巧的孩子。

趴肩头的懒洋洋的白猫,抬起脑袋,竖起耳朵。

——都好奇心,五条悟同样例外,很好奇朝露长什么样。

百花莲就抬脚迈入厨房,马就能看见朝露。

强制剧情蓦地发生,五条悟感到身体受控制,先转身,再轻巧地跳到地面,慢悠悠地走到院里。

接着,踱步到屋檐的长廊,卧成一团,阖眼帘。

根本想睡觉,却睁开眼。

……好烦呐!那朝露到底长啥样?!恶的RPG游戏梦境,迫使剧情……

——

眼睛闭着,听声音听得倒更清楚了。

五条悟听见厨房里响起一阵哗啦声,木桶里的山泉水,被倒入了水缸。

百花莲轻轻地笑着,「砂糖,又困了吗?真贪睡呀。」

「那家伙睡觉了?当猫真好,想睡就睡。」朝露感慨了一句,「莲,从山外镇子买了许多调料品,麻烦帮拿,摆到灶台,熬粥,腾开手——喏,东西都那只布袋子里。」

「好。——诶!,椿饼!」

「哈哈哈,骗的,许诺了给带点心,怎会食言呢。」

「您又捉弄妾身……」

「回家途真饿了,吃掉了三四椿饼吧。」朝露笑,「莲,一直想向学习厨艺吗?今再教一遍,如何制作美味的望粥。」

「妾身每次做饭,都做能咽的食物……」百花莲踌躇着,「妾身抵真的适宜厨……妾身会努力学习厨艺的!」

「莲实学会做饭,也必勉强。莲以后签订新的契约者,以找厨艺优秀的,谁让一厨房暗杀者呢。」

「朝露,您为何又说种话……妾身绝会其类签订契约。」

「那行,总一会死,一会很孤独。更何况,作为式神,需术师为提供咒力,虽然那……那东西的作用限,至多能维系再活几百年……那东西的力量,契约者的咒力,两者相加,能使一直存,会消散。」

「请您别说样的话,您还很年轻……您若老,便随您而。」

「莲,妄言。」朝露仍笑,声音却微沉,「只活着追随,追随而死。既然拥能一直活的条件,就绝能轻易地放弃自身的生命。」

「能够活着,却自行寻死,对生命的亵渎,被允许的行为,莲,懂吗?」

「妾身懂得了……」

「好啦,说些没意思的,煮粥吧!还从镇子为砂糖买了鱼干,晚喝望粥,它吃鱼干。」

「嗯……」

「突然想起一件事——莲,今门,嘱咐家重读《枕草子》,读了吗?」

「……」

「哎,就知偷懒了……莲,为例哦。虽说式神,做一位修养的式神,当的精神富足,会活得更开心。」

「妾身知错了,以后会学习偷懒了……」

——

朝露真的好奇怪,竟然让式神读书,难把式神当作孩子养吗?

无法睁眼的五条悟,闭着眸想到。

对方好像还挺会做饭,从厨房里飘的粥味,闻着好香。

才吃鱼干,堂堂五条悟怎么能会吃鱼干!

梦里的式神使式神的组合,双方的相处模式,像密友,又像姐妹,还像母亲孩子。

尽管局外,也能清楚地感觉到之间的深厚情感,迄今为止已朝夕共处了十年。

寿元限的类术师,还能陪非式神,走多远呢?

而还奇怪的梦境里待多长间啊……会还待很久吧?

——

地图又换了。

五条悟一睁眼,看到四面皆青翠的树木。

被抱怀里,森林行走着,正值夏季,绿茸茸的草地开满各种颜色的野花。

怀抱满清香,瞬间知了百花莲抱着。

走了没多久便停了脚步,远处一黑发女子的背影。

五条悟也瞬间知了那女子谁。

立于春日森林的繁茂草木之,阳光穿葱翠树冠,浅金色的光斑落那玄红相间的狩衣的肩头,的脊背仿若生长得极好的树木般端直。

墨黑长直发利落地束成高马尾,发尾垂直腰际,相当高,高挑劲瘦的身形,充斥着将阴柔阳刚融合得恰如其分的力量美,纤细一分则柔,茁壮一分则糙。

手持一把玄色弓箭,弓弦拉满,箭弦,露狩衣外的单衣的面料较薄,隐约地显臂处的流畅肌肉线条,与箭矢,皆蓄势待发。

「咻——!」

铁镞刺破空气,箭尾的赤红翎羽带鲜红残影,直刺数百米之外,目标重重树影、低头吃草的一头鹿。

目标实际却鹿。

箭射了鹿旁边的一棵树的一条毒蛇。

仅两指粗的毒蛇被深深地钉入树干,剧烈地扭动着,鹿受到惊吓,眨眼间窜走见。

百花莲唤:「朝露。」

「莲,怎么了?」

那女子回首,乌黑如墨的长马尾空划弧度,林光影笼罩着轮廓分明的面容,深眉骨薄眼皮,嵌着眼尾微挑的丹凤眼,笑成了弯月牙,无边的爽朗朝气自的粲然笑容外溢。

算看清朝露的长相了……五条悟心说,长得以啊,杰一样单眼皮,眼睛蛮的。

一种浓浓的爽感莫名其妙地浮的心头。

感觉如果长得很丑,会更加满意。

嗯……对方还没好看,最好看!

百花莲抱着,走向朝露。

「妾身方才家,一只信鸦飞,它腿的筒里,放着信件……」

百花莲递一份用细绳缠成卷的信。

朝露接信卷,手指摸到纸质的那一刻,的面色微微一沉。

「纸……家主专用。」

「平安京容得一,便离开了平安京……那群,如今还烦扰作甚?」

「本家的竟然能找到,看并非全废物。」

朝露看都没看那信卷,直接将其抛入了背着的箭筒。

「收到东西真晦气,拿回家丢灶里烧了。」

「朝露,信……」

「无妨,忽略即。」

平安京容?怕整平安代的咒术界都容。

被百花莲用手掌轻柔地摸着脑袋,五条悟耷拉着耳朵,微微眯眼,打量着朝露。

终于能用双眼直视黑发女子,看清了的生得术式。

——【取舍】。

,能剥夺其咒术师的咒力术式。

拥种生得术式,绝对无法善终,早晚会被其咒术师杀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用两个马甲虐哭朋友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用两个马甲虐哭朋友们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章 042-莲

45.16%
目录
共9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