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 1 章

第1章 第 1 章

乾安末年,朝堂内有奸佞,外有狼子野心的叛军,山河动荡,民不聊生。

毓北王在北漠起兵造反,只用了三年的光景,已经兵临城下。

乌云压顶,两军剑拔弩张的对峙着。

城墙之上,官兵手持弓箭,箭锋对准城下压境的二十万北漠大军。

寒风萧瑟,吴永深把剑架在舜音细白的脖颈上,剑刃寒芒闪闪,只要多挪一寸,就能划破舜音娇嫩的肌肤。

“萧从恕,你的王妃在我手里,你若再不退兵,我便手起刀落,让你们永远天人永隔!”吴永深声音高扬,手里的剑握得紧紧的。

舜音一袭白衣站在高高的城墙上,身姿纤细,虽衣着素浅,容貌却极为明艳,灼若芙蕖,肤色冷白,一双桃花眸既媚且娇,如织墨发随风轻扬。

她垂目望去,神色平静。

萧从恕一身银色铠甲,骑在黑色的高马之上,威风凛凛,他五官端正,眉眼冷戾,一双薄唇看起来冷血无情。

对于吴永深的威胁,萧从恕眼底没有丝毫波澜。

舜音面上亦不见半点惊惧。

明明是最亲近的夫妻,却隔着二十万大军,冷漠的对望。

吴永深看着无动于衷的萧从恕,忍不住皱眉,人人都说毓北王与王妃是少年情谊,二人感情深厚,毓北王虽然娶了长孙家二女,却独宠妹妹舜音,冷落姐姐瑶芸,对舜音宠若珍宝。

如今看萧从恕的表现,他心里却有些没底了。

副将沉不住气,已经急了起来,低声道:“将军,萧从恕怎么没有反应,难道我们的威胁没用?”

舜音轻轻笑了一下,望着城下黑压压北漠军,缓声开口:“你们不知道么?三年前萧从恕决定起兵造反,为了能够顺利回到封地,他故意将我和全府留下掩人耳目,只带走了侧妃瑶芸和他们的儿子。”

曾经她也跟外人一样,以为萧从恕爱她至深,直到她被留下成了弃子,沦为人质,才知道萧从恕心思缜密,早已算到今日之祸,一切宠爱不过是一场虚无云烟,拨开云烟,方能看到萧从恕对瑶芸的细心爱护。

萧从恕举兵起事后,长孙府被连累诛了九族,而她则被扣下做人质。

她与萧从恕一别三年,今日才再重逢。

这三年里萧从恕从来没有设法救过她,吴永深自以为手握筹码,她心里却清楚,萧从恕绝对不会为了她而放弃攻城。

“儿子?”吴永深狐疑,“我听说你们成婚第二天老毓北王就死了,萧从恕一直在孝期,不能行房,侧室瑶芸是在你之后进门的,他们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儿子?”

舜音看着不远处的萧从恕,声音不含情绪,“他们的儿子是在我与他成婚那夜怀上的。”

吴永深哽住,眼睛圆瞪,“那不就是你们的洞房花烛之夜?这两个混账!”

洞房花烛夜放着新婚妻子不管,跑去跟妻姐行苟且之事,还有了孩子,这干的是人事么!

最可恨的是萧从恕还抛弃发妻,带着侧妃和儿子跑了,把发妻一个人留在这里给他们拖延时间。

吴永深忿忿不平,想了想,却不由不解,“你外祖父是长孙老将军,他怎么没来救你?”

舜音眸色更冷,眼底像蕴着化不开的寒冰,“萧从恕逃离途中,被围困在安木塔,他以我为诱饵,告诉外公我在那里,引外公前去营救,最后他抛下外公的鹰戎军,自己带着瑶芸和孩子偷偷逃了,鹰戎军全军覆没。”

吴永深听得触目惊心,鹰戎军曾是大邺最骁勇善战的一支队伍,没想到最后却这样殁了。

“鹰戎军里的长辈,个个都是看着我长大的。”舜音看向城楼下的萧从恕,眼中涌动着血色的恨意,“外公直到死都不知道,我其实不在那里,而是被萧从恕留下为人质,连给外公收尸都做不到。”

“坊间传言长孙雄是因为背叛大邺,帮萧从恕造反才会被诛杀的,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吴永深内心极受震撼,他身为武将,曾经也很敬佩长孙雄,听闻这样的事忍不住唏嘘。

“正是因为萧从恕屡次试探外公,外公都不愿意跟他同流合污,他才会故意用我引外公入局,设计陷害外公,实则是一石二鸟之计,一来方便他逃跑,二来借此铲除他日后最大的敌手,为他造反之路提前清除障碍。”

如果鹰戎军还在,将会成为萧从恕造反路上最大的阻力,有长孙雄坐镇,他没这么快攻打到皇城。

吴永深同情地看着舜音,却没有放下手里的剑,从萧从恕叛变起,他们就已经在不同的阵营。

舜音是萧从恕明媒正娶的王妃,口说无凭,他不能完全相信她。

他现在手里已经没有筹码,必须以她为威胁,试着让萧从恕退兵,如果今天真让萧从恕攻进城内,那么大邺就真的要亡了。

“当初是你自己在殿前选婿,挑中了萧从恕。”吴永深狠下心肠。

他记得当时舜音殿前选婿的事还成了一出佳话,庆陵帝给长孙家小女郎赐婚,让她自己在殿内的公子中挑选夫婿,舜音最后选择了萧从恕。

舜音轻轻闭了闭眼,往事历历在目,她还记得自己选萧从恕时,萧从恕在烛火下看向她的复杂眼神。

当时灯火阑珊,她竟然将他眼中的算计和利用看成了爱意,一步步错到了今时今日。

天空阴沉,乌云凝聚,眼看着要落雪了。

吴永深看着刀刃在舜音雪白颈上留下的血痕,生出怜惜之心,心中的想法却更加坚定,就算舜音所说的事情都是真的,他也不信萧从恕会舍得这么貌美的小娇娘死在他面前。

“王妃,对不起了,我也是为了大邺百姓!”吴永深心中愧疚,却把刀架得更紧了一些,扬声对萧从恕威胁,“毓北王,你的铁骑若再敢往前一步,你的王妃可就要香消玉殒于今日了!”

萧从恕抬起深黑的眸子,打马向前数步,看向城楼上的舜音,默默良久,扬声开口:“长孙舜音,作为夫君,我该救你,但作为北漠军统帅,我不能救你!”

舜音看着他向前的马蹄和他背上的弓箭,露出一抹了然的微笑,“你向前一点,让我再好好看你一眼。”

萧从恕看着舜音美丽动人的眸子,鬼使神差的打马往前走了几步,离城门更近。

他身边的护卫举着盾牌围在他周围严阵以待。

萧从恕靠近看到舜音眼中的冷意,方才回过神来,他轻轻眯了一下眼睛,声音冷硬无情,“舜娘,今日就用你的血,来为我萧家盛世开路,若有来世,我再偿你!”

萧从恕话音一落,他身前的护卫立刻训练有素的矮下身去,他抽出背上的箭,一箭射出,直冲舜音而来。

吴永深大惊,舜音是长孙雄唯一的外孙女,他本来也不耻用女子威胁的行为,根本没想真的杀了舜音,只是两军对峙,逼不得已他才出此下策,却不料萧从恕如此狠心,竟然想要杀妻!

他立刻撤了刀,拽着舜音往旁边躲,两人齐齐摔到地上,

萧从恕的箭羽落了空,掉落在城墙上。

吴永深心有余悸地看向舜音,却见舜音面容平静,神情不见伤心,也不见惧怕,好像早就料到萧从恕会这样做一样,只是冷冷地嗤笑了一声。

她站起身,从容地拍了拍身上沾到的灰尘,还不忘回答萧从恕刚才的话,“何必等到来世?我向来喜欢今世债今世了结,从不寄希望于飘渺的来生,我不亏欠于人,亦不喜欢旁人亏欠于我。”

舜音捡起落在城墙上的箭羽,看了两眼,“萧从恕,你的箭法一直都不行,不如让我来教教你,这断情箭究竟该怎么射!”

舜音夺过旁边副将的弓,根本未给众人反应的机会,直接弯弓射箭,一箭射了出去。

她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犹豫。

“今日便用你的血,来祭奠被你害死的长孙家和鹰戎军两万零八十六条性命!”

谁都没料到看起来柔弱纤细的舜音竟然会射箭,萧从恕的护卫们想举起盾牌已经来不及了。

萧从恕瞪大眼睛,眼看着他刚才射出的那支箭朝他而来,根本来不及闪躲。

利箭破空而出,直中萧从恕的胸口,比萧从恕刚才那一箭更狠、更快,更令人猝不及防。

利箭穿透心脏的瞬间,萧从恕才倏尔想起,舜音是将门之女,她从不像他想象的那般柔弱。

她敢爱敢恨,也有仇必报。

雪花落了下来,天地苍茫,覆上了一层白,仿若在为谁送葬。

舜音双目赤红地盯着萧从恕,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萧从恕从战马上摔下去,直接闭上了双目。

她苍凉浅笑,丢掉弓箭,“萧从恕,若有来生,你我不必再重逢!”

她活到今日,就是为了亲手杀了萧从恕,给自己、给外祖父、给整个长孙家和鹰戎军报仇。

外祖父曾经教导过她,长孙家的子女,即使穷途末路,也绝不惧怕。

舜音站在高高的城楼上,抬眸望去,远处山河,近处长街,都尽收眼底。

寒风猎猎吹拂起她的裙摆,雪花飘落在她的身上,冰凉而纯白。

本该远在千里之外的墨醉白骑骏马而来,因为速度太快,骏马跪地摔倒,墨醉白从马上跌落,身上沾了尘土,脸上的面具摔掉了。

他飞快的爬起来,顾不得面具,大步朝舜音跑了过来,可惜隔得太远,舜音看不清他的面容。

墨醉白向来矜贵自持,气度不凡,她临死前能看到他如此狼狈模样也算值了。

舜音含泪浅笑,从城墙上一跃而下,白衣胜雪,如一片雪花飘飘坠落。

周围都是惊呼声,舜音却觉得整个天地安静极了。

真遗憾,一直没有机会告诉萧从恕,其实她也不爱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十里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十里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第 1 章

1.49%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