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 12 章

第12章 第 12 章

夜色漆黑,整个将军府里静悄悄的。

曲氏默不作声地伺候着郑恒庸躺下,双眼红肿,委委屈屈地躺进被子里,低低的啜泣着,啜泣声在夜色里格外明显。

“行了!”郑恒庸面色铁青,粗声粗气道:“事已至此,就别给我添堵了!”

曲氏又落下一滴泪来,神情悲怆,“老爷,我受些委屈倒没什么,只是舜音这样说,分明是在暗指你靠长孙家养活一家老小,这让你以后可怎么出去见人啊。”

郑恒庸恨恨地瞪了她一眼,表情阴沉的能滴出水来,“我还不是为了你?如果不是你非要闹着做正妻,吵得我不得安宁,我今日何必这么丢人!”

曲氏立刻露出一个讨好的笑,给他抚了抚胸口,“老爷,您别气,我们一起想想法子,只要我们一家人一条心,还能斗不过一个老家伙和一个不喑世事的小姑娘么?早晚有一天长孙府得改叫郑府,无论家财还是爵位都是我们的。”

他们现在已经基本掌控了整个长孙家,差的就是长孙雄和长孙舜音这两个心头大患,只要解决了他们,他们就可以安枕无忧了。

郑恒庸坐起身来,语调阴沉,“还有什么法子?”

曲氏笑了笑,挨着他坐,靠在他的肩膀上,“老家伙年纪大了,早晚都得死,我们大不了多等几年就行了,至于小的那个,女儿嘛,嫁出去不就解决了么。”

郑恒庸哼了一声,用鼻孔出气,“如果她像她娘一样找个上门女婿回来怎么办?”

这就是他们目前最担心的,如果舜音找个上门女婿回来,那么这偌大长孙家以后就都是舜音的了。

长孙雄除了是大邺的将军之外,还是庆陵帝亲封的镇国公,他们最想要的就是镇国公这个爵位,如果这个爵位将来给了舜音的夫君,那么他们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只要给她找一个高门不能入赘的夫君,不就行了吗?”曲氏嬉笑着靠进郑恒庸怀里,只要能把舜音嫁出去,剩下的事自然就可以慢慢解决。

曲氏幸灾乐祸的想,最好给舜音挑一个门第虽然高,但人品极差的夫君,等长孙雄过世,舜音没了依靠,以后有她受气的地方。

郑恒庸拥着她,眸色沉了沉,“等长孙雄回来,你我就齐心协力想办法将舜娘嫁出去,等我继承了候位,长孙家的一切将来就都是我们延庭的,过几年他自可以改回姓氏,不必再姓长孙。”

曲氏巧笑着应了一声,眼睛转了转,嘴角笑意泛冷。

她莫名想起了当年被她扔掉的那个孩子,如果不是把那个孩子扔了,郑恒庸现在未必就能这么死心塌地的向着她的儿子。

这世上再无人知道长孙若儿当年生的其实是一对龙凤胎,实际上舜音还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弟弟。

曲氏躺回床上,冷冷的想,这怪不得她,要怪就怪那孩子福薄,挡了她的路。

……

上辈子舜音被关在宫里,见不到这些背叛她的人,憋着一肚子话无处可说,如今终于把上辈子想说的话痛痛快快的说了出来,心情舒畅,回去后好好睡了一觉。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到了长孙雄回京的日子。

舜音提前给墨醉白送去消息,约定好晚上见面。

白日,她装作若无其事,上午去街上逛了一圈,下午到花园里赏花喂鱼,一切如往常,晚上用过晚膳后,她装作早早入睡,吹熄了屋里的蜡烛,不让任何人过来打扰。

待夜深人静,舜音披着斗篷,从后院偷偷溜了出去。

墨醉白带兵等在门外,明月高悬,他骑着高马,脸上的面具泛着冷光。

舜音看到他愣了一下,有一瞬间晃神,总觉得他骑在马上的身姿莫名熟悉,仿佛深深篆刻在她的脑海里一样。

她很快回过神来,并没有太当回事,只当是上辈子看过。

舜音快步走到马前,仰头看着墨醉白,“你亲自来了?”

她以为墨醉白会派江非过来帮她,没想到他亲自带兵来了。

墨醉白伸出手,“上来。”

舜音犹豫了一下,将手放到他手心里。

墨醉白眉心一跳,感觉到手心柔若无骨的温热触感,微微皱了皱眉,稍微用力,将她拉到了马上。

舜音坐稳后,墨醉白没有停顿的打马向前,带着兵马往城外奔去。

夜风萧瑟,马匹飞速的向前行去,舜音坐在颠簸的马背上,起起伏伏,几次差点坐不稳,她不得不伸手拽住墨醉白的衣襟,可这样坐起来还是不舒服,她总觉得快被甩飞了。

偏偏墨醉白很少跟女人打交道,根本不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主,压根没注意到舜音的窘况。

舜音想起墨醉白是个宦官,忽然释然了。

宦官自然不会怜香惜玉,可宦官也有宦官的好处,那就是不必设男女大防!

她想通之后,毫不犹豫地伸手抱住了墨醉白的腰,还趴到了墨醉白的背上,利用墨醉白的身体来给她挡风。

这次终于舒服了。

墨醉白感觉到背上忽然覆上的柔软,身体猛地一僵,差点松了手里的缰绳。

小姑娘身上又软又香,相触的地方带着温热的气息,让人想忽略都难。

他脸庞漆黑,差点把舜音甩下马。

江非抬头看到这一幕,惊讶地瞪大眼睛,心里对舜音的敬佩陡然拔高。

还从来没有人敢靠墨醉白这么近!更别提胆子大到敢抱着墨醉白的腰,无论是男是女,舜音这待遇和胆量都是头一份的,江非着实是敬佩,因为太过惊讶,他甚至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舜音对江非投来的目光毫不知情,她靠在墨醉白的背上,开心地晃了晃腿,终于感受到了一点策马奔腾的潇洒和愉悦。

反正她看不到墨醉白的表情,便心安理得地靠在他身后。

墨醉白的背很宽,靠起来很舒服。

墨醉白额头跳了跳,强忍着把舜音扔下去的冲动,黑着脸继续打马往前走。

马蹄声阵阵,速度加快了不少。

城郊的树林里,枝叶繁茂,树影重重,他们一行人隔得远远的,就看到林子深处亮着明亮的火光,还听到了刀光剑戟相碰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突兀。

真的有刺客!

舜音心里咯噔一声。

墨醉白面色严肃起来,“抓牢。”

舜音抓紧墨醉白的衣摆,墨醉白立刻扬鞭打马,加快速度策马飞奔,直奔火光的地方而去。

长孙雄此次回京并没有带太多兵马,刺客隐藏在树林里,毫无征兆地出手,他们被打个措手不及,连连败退,此时正被刺客们围在中间,长孙雄带兵负隅抵抗着。

舜音看到外公,霎时眼眶一热。

她仔细望去,将长孙雄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幸好长孙雄模样虽然有些狼狈,但还没有受伤。

她松了一口气,同时庆幸墨醉白愿意跑这一趟,这些刺客比她想象中要多,情况比她预计的危险。

墨醉白带的护卫们瞬间将刺客团团围住,有了他们的助力,战况很快被控制住,扭转了局面。

长孙雄抬头望来,苍老坚韧的面容在看到舜音后,瞬间软化下来。

舜音对上外公和蔼的目光,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

她从马上跳下去,不顾周围的刀枪剑戟,直直奔向长孙雄。

墨醉白想叫住她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赶紧下马追了上去,替她挡住周围刺过来的剑。

明明火光当中,舜音扑进外公的怀中,心里两辈子的委屈和后怕都涌了上来,泪如雨下。

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外公好好的活着,不会再受伤。

她靠在外公怀里,感到久违的安心。

长孙雄把手上的血污在衣服上蹭了蹭,然后才抬手拍了拍舜音的背,笑道:“傻丫头哭什么,外公没事。”

舜音抬起头,噙着泪点了点头。

郑恒庸本是赘婿,按理来说,舜音应该唤长孙雄为祖父,可长孙雄却从未这样要求过。

长孙雄只有长孙若儿一个独女,向来疼宠有加,当初他会给长孙若儿招上门女婿,不是为了有人能够继承他的家业,而是为了不让长孙若儿去婆家受委屈。

所以他只让舜音叫他外公,一个称呼而已,无论叫什么他都一样疼爱舜音。

周围的砍杀声渐渐偃旗息鼓,刺客们逐渐都被制服。

火光晃动,墨醉白抱胸靠在树边,看着泪光盈盈的舜音,轻轻挑了下眉。

江非把刺客带到一旁审问。

长孙雄看向墨醉白,摸了摸胡子,拱手道:“今日多谢九千岁前来营救,日后老夫自当……”

墨醉白抬手,打断他的话,冷淡道:“老将军不必客气,我今日前来是因为受了长孙小姐所托,我之前欠了长孙小姐人情,如今正好还清,您不欠我什么。”

长孙雄神色略有些惊讶,他看向舜音,疑惑问:“舜娘,你怎么会认识九千岁?”

舜音神色复杂,一言难尽,“……说来话长。”

总不能说是她被墨醉白的手下绑去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十里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十里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章 第 12 章

17.91%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