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 27 章

第27章 第 27 章

正要行礼,一位不速之客却来了。

师羲和带着几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他身穿国师道袍,两鬓泛白,总像困倦一样微微耷拉着眼睛,手里拿着拂尘,嘴角绷得很直。

四周安静下来,庆陵帝面色不悦的沉了下去。

两侧人群自动自觉退让,师羲和从容不迫走过来,对庆陵帝微微行了一礼。

庆陵帝沉声道:“你怎么来了?”

师曦和弯唇一笑,“九千岁是您的左膀右臂,他成婚这样的大喜之事,臣当然要来给他贺喜,况且臣也想来见见九千岁的新夫人。”

他转过头看向舜音,眸色微深,轻轻眯了一下眼睛,“长孙姑娘,久闻大名,今日终于得见了。

他会听说过舜音这样一个闺阁女儿,自然是因为舜音半月前的壮举。

舜音面色不变,遮着羽扇不卑不亢地颔首。

庆陵帝不悦地拧着眉,开口道:“国师,有事日后再说,不要误了吉时。”

师羲和笑了笑,语出惊人道:“陛下,臣今日前来,正为了阻止九千岁和长孙姑娘的婚事,现在不说恐怕就晚了。”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庆陵帝御赐的婚事,师羲和竟然敢阻止!

庆陵帝脸色彻底冷了下去,凉凉的看向师羲和。

师羲和丝毫不以为意,依旧笑着,“臣刚才掐指一算,九千岁和长孙姑娘八字不合,乃极差之姻缘,如果强行在一起,恐怕轻则琴瑟失和,重则一人会非死即伤,最后恐怕会落得一个生死永隔的下场。”

舜音心中嗤笑,师羲和明明是因为上次的事记仇在心,故意挑今天过来破坏他们的婚事。

庆陵帝神色不变,丝毫不以为意,师羲和就算真的算过,算的也是墨家二公子和长孙舜音的八字,而不是萧晏琅和舜音的八字,所以不管好坏都无妨。

墨醉白淡淡道:“师大人,陛下给我们二人赐婚,那么我们二人就是金玉良缘,你如今说我们俩八字不合,莫非你觉得你的话可以凌驾于陛下之上,阻挠这桩婚事吗?”

周遭寂静,夜色浓稠,菡萏在池中吐露着荷香,众人心有戚戚的闭紧嘴,连大声呼吸都不敢。

萧从恕站在人群当中,安静的看着这一幕,目光阴沉沉地落在舜音的身上,恨不能让师羲和现在就彻底搅黄这桩婚事才好。

师羲和望着墨醉白,轻轻一笑,“我也是好心,才来提醒二位一句,免得日后真的酿成灾祸,二位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舜音神色平和,“师大人放心,我们婚后必定琴瑟和鸣,白头偕老,不劳您惦记。”

师羲和神色阴晴不定,打量他们须臾,意义不明道:“你们夫妻二人一唱一和,如今还未成婚,倒是已经夫妻一心。”

墨醉白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来者是客,师大人若是有时间,可以留下观礼,若是没有时间,那就慢走不送了。”

师羲和冷着脸,抖了抖袖子,“既然九千岁和长孙姑娘不听劝,那我便回去了,不过大家都记住我今天的话,且看你们婚后是否能如意。”

众人噤若寒蝉,师曦和这般说,分明是诅咒他们夫妻,不管真假,故意说出来都是连一点面子都不留。

师曦和对庆陵帝拱了拱手,又带着一群人像来时一样大摇大摆的离开。

“……且慢。”舜音看着师羲和的背影,缓声开口:“既然师大人如此‘好心’,特地前来提醒我们,不如我也提醒师大人一件事。”

师羲和停住脚步,微微侧头,“哦?”

舜音在羽扇后露出的一双眸子明亮而璀璨。

她美眸一转,看向他来,声音轻轻柔柔,仿佛真的是好心提醒,“师大人命中犯水,近日最好离水远一点。”

既然师羲和在她的大喜之日找他们晦气,就别怪她以牙还牙。

师羲和轻哂,丝毫不以为意的应了一声:“知道了,长孙姑娘,回见。”

师羲和离开后,周遭安静了一会儿庆陵帝才重新扬起笑脸,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摆了摆手,让婚礼继续,大家也赶紧重新扬起笑脸,气氛逐渐热闹起来。

月色当空,吉时正好。

舜音和墨醉白踏上铺好的喜字长毯,带着清香的花瓣撒在他们身上,他们并肩而行,手中的红绸相连在一起,随着他们走动而摇摇晃晃。

远处烟花绽放,照亮整个夜空,所有的美好仿佛都汇聚在他们的身上,同时府内升起百盏天灯,照亮整个夜空,缓缓飞向天际。

良辰美景,郎才女貌。

人们欢声笑语,含笑看着他们。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最后便是夫妻对拜。

舜音隔着羽扇,墨醉白隔着面具,两人深深看了对方一眼,躬身拜下。

他们身上的喜服跟灯笼上的囍字交相呼应,一片喜气洋洋。

萧从恕站在人群中,只能眼睁睁看着舜音和墨醉白一步步行礼成婚,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如刀割。

恍惚中他想起了他与舜音成婚的那日,那时舜音平素总是穿着沉闷古板的衣裙,成婚那日却是一身鲜红,艳丽卓绝,令所有人惊叹,而他也是其中之一。

他至今忘不了初见舜音穿嫁衣时的那一眼,当时仿佛心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他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所以很快就将那种感觉遗忘了,现在才突兀的想起来,夹杂着沉重和酸涩。

他当初娶舜音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拉拢长孙雄,就算拉拢不成功,也要利用长孙家做掩护,找机会铲除长孙雄。

这是他来京城之前就制定好的计划,他按部就班的执行了这个计划,可结局却出乎意料,这个意外就出在舜音的身上。

他不了解她,不知道她会射箭,所以被她一箭阻了前路。

也许这就是他的报应。

成婚三载,但凡他有认真了解过舜音,都不至于落得那个下场。

他射出那一箭的时候以为万无一失,却不料挟持舜音的人会出手救了她,他说不清自己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好像是失望,又好像是庆幸。

一直以来,他都规规矩矩的进行着他的计划,冷心冷情的处理着他跟舜音的关系,可是那一个瞬间,他好像还是发现了一丝多余的情愫,早已存在,却被他一直忽略。

前世他被箭击中,倒在地上的那个瞬间,脑海里最后浮现的竟然是舜音成婚那日对他盈盈笑着的画面,心动如初,却恍若隔世。

他得到过却不知道珍惜,现在上天就惩罚他眼睁睁看着舜音嫁给他人的过程。

多可笑,当他意识到舜音对他来说有多重要的时候,舜音正在嫁做他□□。

或许这也是上天对他的报复。

“礼成!”

萧从恕恍然回神,抬眸望去,舜音被婢女扶着送回新房。

他悄无声息地跟了过去。

瑶芸望着萧从恕的背影,含羞带怯的咬了咬下唇,终于下定决心,将自己的丫鬟叫了过来,附耳说着什么。

夜色浓黑,众人心思各异,只是前堂喜宴上的欢声笑语不断传过来,笑声阵阵。

*

舜音被冰兰和萌兰搀扶着在喜床上坐下,明明墨醉白已经不能人道,床上却按照规矩摆放了许多花生和大枣,微微有些硌屁股,但舜音站了那么久实在是有些累了,顾不得那么多,安安稳稳地坐在了上面。

萌兰赶紧给舜音端了一杯热茶,“小姐,快喝点茶水,累了吧?”

“是有点累。”

舜音轻轻抿了几口清茶,才觉得干涩的喉咙好受了一些。

门口传来敲门声,冰兰出去开门,跟外面的人窃窃私语了一会儿。

她面色疑惑地走回来禀报,“小姐,您提前让人盯着瑶芸小姐和她的丫鬟果然没错,现在护卫来报,说瑶芸小姐的丫鬟去咱们小厨房要了一盘糕点,丫鬟出去后,偷摸的拿着纸包不知道往糕点里撒了什么,现在正端去给瑶芸小姐,此事十分蹊跷,您说她们想做什么?”

舜音微微沉眸,心中已经了然。

上一世瑶芸在她洞房花烛夜中了媚药,中途拦住了要进洞房的萧从恕,跟萧从恕行了苟且之事,后来还偷偷在萧从恕面前说这媚药是她下的。

舜音当时只知道萧从恕和瑶芸做出了那等丑事,自此对萧从恕冷心,却不知道背后还有这些事,直到她被幽禁在宫中,瑶芸才写信把这一切告诉她,却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媚药从何而来,这也是舜音一直不解的地方。

而萧从恕从始至终都没有在她面前提过这些事,所以舜音连替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这次她担心瑶芸再惹出事端,早早提防她,命令护卫一直盯着她们,没想到竟然意外找到了答案。

原来这媚药竟然是瑶芸自己给自己下的!

舜音轻轻嗤笑一声,觉得实在荒唐又可笑,上辈子萧从恕竟是被瑶芸玩于股掌之中,萧从恕以为自己英雄救美,孰不知那一切都是瑶芸精心策划的。

看来这一次瑶芸是想故伎重施,用相同的方法得到萧从恕。

舜音吩咐道:“派人去把那盘糕点换了,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换成没有下药的糕点。”

今日是她的大喜之日,她绝不会让瑶芸再破坏一次!

“是。”

冰兰知道事关重大,赶紧派了个机灵又面生的丫鬟去换掉糕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十里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十里锦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 第 27 章

40.3%
目录
共67章
倒序